薇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科技之锤 > 232 2022年度学术明星
最快更新科技之锤 !

    毫无疑问,这种学术会议的确是交朋友的好场合。

     从第二天开始,宁为房间的访客也开始多了起来,有专门来跟他探讨课题的,也有就是来攀攀交情的,还有邀请宁为参加其报告会的。本次会议除了三场特邀报告外,还在各个分会场安排了三十多场专题报告会,涵盖了代数与数论、几何与拓扑、常微动力系统、偏微分方程、概率统计、计算数学等等多个数学分支领域。

     对于这些报告者来说能有重量级的听众显然也是对其研究的一种肯定。当然对于这种事情宁为全部推给了鲁东义。反正鲁师兄决定去听谁的报告会,他就屁颠颠的跟着去便好了。人情都是鲁师兄的,同理得罪人那也是鲁师兄得罪人。反正宁为就一句,田导来的时候专门交代过,让他一切都听鲁师兄的。

     用宁为自己的话说,反正他不打算混圈子,自然也不需要什么人情。主要是在宁为看来跟大家混得太熟了也不太好,毕竟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万一有时候需要翻脸了,还要顾及一下双方情谊,不太爽利。

     对于宁为的想法,鲁东义并没有表态。反正他早早就已经从会议纪要中选择好了他觉得可以去听听的报告会,得不得罪人这种事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纯粹的学术判断便好了。

     就这为期三天的会议很快就过去,参加完闭幕式后,鲁东义便直接带着宁为离开了酒店,直奔机场准备赶回了京城。昨天鲁东义便已经订好了开幕会后两个小时回京城的飞机。

     对于鲁东义雷厉风行的行动风格,宁为自然是极为赞成的,只是他还是很疑惑:“鲁师兄至于这么急吗?”

     “呵呵,不要给学校反应过来的时间,难道你想一群人去接机,然后在机场祝贺你拿到了今年的陈省身数学奖?顺便在机场给你来个采访?”鲁东义笑了笑道。

     “呼……还是鲁师兄你有经验。那画面想想都挺尴尬。”宁为连忙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这一刻他想到了还在江大的时候,他开完SODA大会返程在江城机场出现的那一幕,想到一起下飞机的一群人侧目的样子,宁为感觉真的能让他尴尬到用脚趾头把机场地板抠出一个洞来。

     “不过采访肯定少不了的,在研究院里肯定比在机场要自在的多。没办法,谁让你太年轻破纪录了,又太有钱有足够的话题性呢。就算是田导也没法帮你推掉的,认命吧。”鲁东义看了看宁为说道。

     “会是央视的记者来采访我吗?”宁为问了句。

     “不然呢?”鲁东义看了宁为一眼,问道。

     “我就是觉得吧,现在央视记者就来采访我了,这级别直接到顶了,再过几个月咱们把大事做出来,没法升级了啊。”宁为很认真的说道。

     鲁东义眨了眨眼,想了想后,很配合的说道:“别怕,这次新闻联播可以只露面三分钟,下次再给你安排十分钟,这样如何?”

     ……

     上飞机,关手机,飞机抵达京城之后,鲁东义才给田言真去了个电话。知道两人已经回了京城,田言真也就只能在电话里数落了鲁东义两句,两人直接打了个车低调的回到了学校。

     不过车到了研究中心门口还是让宁为颇为不好意思,他获得陈省身数学奖的横幅已经做好了,并挂在研究院大门口了。

     把东西丢到了办公室,宁为建议道:“这时候食堂也没啥吃的了,不如去我家吃碗面吧,我家晨霜做得油泼面很好吃的。这时候应该差不多准备好了,就等着下锅了。”

     让宁为没想到的是,他就随口这句邀请,竟让鲁东义怔了怔神,半晌才开口道:“小师弟啊,说真的,你得奖我到一点不羡慕,但这句话让我破防了,总感觉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合适。”

     听到这话,宁为也来了精神,严肃的看着鲁东义说道:“鲁师兄,你今年多大了?”

     “32了,怎么?”

     “那的确应该谈个女朋友了。”

     “那我问你啊,你跟江同学是怎么快速达到这种纳什均衡状态的。”鲁东义严肃的问道。

     好吧,几句简单的话,两人已经自然而然的朝着宁为家的方向走去,这让宁为心里非常舒坦,于是认真的答道:“不对,鲁师兄,爱情这种东西你不能用简单的双方博弈来理解,如果你只是考虑如何将双方参与者的收益函数映射到全局的势函数,也就是最终的婚姻,那可能一辈子都没法达到纳什均衡。因为要达到纳什均衡需要势函数跟每个参与者都有一致的趋势,最关键的爱情跟婚姻并不一定有全局唯一解。”

     “哦,你继续。”鲁东义点了点头,继续道。

     “如果一定要引入博弈,那也是很复杂的博弈。首先你得知道自己的需求吧?比如你是希望未来的另一半能跟你合作发paper那种,那你就要多去跟一些未婚女教授交流,去享受那种随时随地能进行学识交流、智商碰撞的游戏……”

     “停,我觉得数学思考是件很私人的事,一般情况下,我不希望有太多无效交流这种。”鲁东义打断了宁为。

     “哦,所以你需要一个很懂事,只要默默照顾好你的生活起居就好,比如按时提醒你吃饭,帮你把衣服洗好,你没事了当然也能跟她聊几句,但开始思考数学的时候她能善解人意的照顾你的工作,完全不会去打断你思路那种,对吧?”宁为很善解人意的说道。

     鲁东义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宁为拍了拍鲁东义的肩膀,认真说道:“这样的女孩子真有,可惜鲁师兄你晚了一步,我打算明年就跟她结婚了。不过你放心,鲁师兄,我们从现在开始努力,争取在十年内打造出可以根据个人要求量身订制的机器人女友,等我们拥有这种技术了,第一件事就是给你开发一个这种辅助机器人。”

     “真这么难找?”鲁东义很困惑的问了句。

     “当然啊,我来跟你分析一下啊,还是用你能理解的理论,按照你的需求特点便是你的效用在这场婚姻博弈中是无限小的,如果要达到纳什均衡,就需要对方的效用无限放大,这样带入到效用势函数中才可能达到纯粹的纳什均衡没错吧?”宁为问道。

     鲁东义点了点头。

     宁为双手叉腰不无得意道:“所以啊,你去哪找一个愿意在博弈中让自己效用无限放大来满足你无限小的效用?如果再把所有需要的维度都算上,忠诚、感恩、善良、持家……你说难不难?当然啦,如果十年内你真能碰到一个这样的女孩子,我建议你绝对不要放过!到时候你可以咨询我,毕竟我是过来人,这方面经验非常丰富。”

     ……

     不管如何,鲁东义还是沾了宁为的光吃了顿很美味的油泼面,当然这得感谢江同学准备的分量很足。吃完饭,鲁东义很坚决的告辞,把空间留给了分别许久的两个人。

     没错,在江晨露回来之前,家里只有这两个人。于是在江同学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时候的时候,便发现她已经在宁为的怀里。

     “跟你说,鲁师兄动春心了。”

     “哦,以鲁师兄的能力肯定能找到很好的。”

     “我看很难。”

     “啊?为什么?”

     “你难道不觉得鲁师兄很懂数学但根本不懂女孩子?”

     “这个,难道你很懂呀?”

     这个问题让宁为有些卡壳,仔细想想不得不承认,他好像也不太懂的样子,便理直气壮的答道:“但我比鲁师兄运气好啊!”

     这个回答很无敌,让江同学无言以对。

     “对了,晚上田导给我打电话,明天会有记者去研究中心采访我,指不准我又能上电视哦。”

     “那你明天要穿得正式点,等会我去帮你把明天的衣服选好吧,别穿得太随便了。”

     “嗯,这些都听你的。”

     ……

     宁为获奖之后带来的喧闹持续了整整三天,最先是接受了央视的采访,面对镜头,已经是博士的宁为表现得沉静了许多,少了几分本科时的轻狂,当然多了几分云淡风轻的凡学风范,并为互联网又贡献了不少金句。

     “其实我觉得媒体完全没必要用最年轻这种噱头来吸引大众,因为历史很多数学大神成果其实都是年轻时做出来的。比如拉格朗日19岁开创了变分法,跟这些历史上的数学天才比起来,23岁其实已经很老了,实在没什么好骄傲的。”

     “我觉得自己不属于富豪,因为我的财富跟我的许多想法比起来,实在太过贫瘠了。大概就是我想做的事其实很多,但我的钱太少,起码目前来说还太少,根本负担不起把我脑子里很多想法一一实现,所以我对大钱还是很感兴趣的。”

     “拿奖的感悟么,大概就是非常开心有人能认可我的研究吧。奖项嘛,主要就代表一种认可。至于未来能不能拿菲尔兹奖,怎么说呢,我觉得还是有困难的。最大的困难大概是我自己都不知道得做出多少让人认同的成绩,才能让一些人捏着鼻子把这个世界性奖项颁发给我。”

     “说实话,这其实的确挺有挑战性的,我也有自己的消息途径嘛,因为之前我得罪了在国际上都很有实力的一些人,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大人物,他们中许多人不希望我能有更大影响力,想拿奖难度自然很大。”

     “不得罪人?哈哈,不得罪人就目前来说大概是不可能的。这是没办法做到的,到不是说个性使然,不止是有科学理念的冲突,关键是一个对世界的认知问题,一个标准掌控在谁手上的问题。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嘛。”

     “而且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这其实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觉得对一位有立场的科学家来说,最高奖励并不是拿到各种奖项,那都是附赠的功勋,相反能让无数国外同行看到我咬牙切齿,但又不得不用我的理论来指导他们的研究才是最高褒奖。套用网上的话说,那便是最喜欢国外同行们明明很想干掉我,却又拿我无可奈何的样子。”

     ……

     事实证明央视还是靠谱的,并没有将这次访谈毫无保留的全部放出来,其中许多话还是经过了剪辑的。甚至这段访谈相对温和的部分再次上了新闻联播。

     但在发达的网络媒体上,宁为这次访谈还是火了起来。尤其是那句我不但已经得罪了许多人,我还要继续孜孜不倦的得罪下去那番言论更是被无数网友津津乐道,并亲切的为宁为创造了个新词——“牛人牛语”。

     这个词的网络释义,像宁为这么牛逼的人,就得说牛逼的话。

     当然诸如“今年我23岁,但其实已经很老了。”、“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学术的最高褒奖是让国外同行恨得我咬牙切齿,还得捏着鼻子用我的理论。”这些话也火了,翻开小视频软件,已经被翻译成了各种段子。

     这些访谈惹起的争议自然还是有的,而且很大。

     主要争议大概就集中在宁为现在的成就能否支撑起他说的这些话,这显然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所以评价也是各有不同,有认为年轻人就应该要有这种劲头的,也有人认为宁为这种态度就不是一个正经学术人的态度,太过狂傲太过飘,甚至后者的观点还占了主流。

     至于数学界内部到是真没太多的人发声,到是其他跨界评价的其实也不少,大体也跟外行差不多,喜欢他的人有,看不惯宁为的人更多。只是整个华夏学术界正儿八经的大佬们大都没有发声。

     但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喜欢宁为的那些人大都是真爱,虽然正主压根没在网络上发声,但网络上随处可见各种维护的言论。

     于是,就这样,拿到陈省身数学奖之后,宁为凭借实力跟相当出位的言论,成了华夏这2022年度影响力最大的学术明星,这一点跟他拿奖不同,绝对是毫无争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