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黎俏商郁 > 第1266章:贺琛教育黎三
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粑粑,妹妹来了吗?”

     小家伙仰头站在商郁的面前,眼睛里仿佛有星星。

     男人揉了下他的脑袋,对着后方昂首,“自己去看。”

     商胤迈开小腿就往后面的车跑去,但是车身太高,看不见里面的景象,他拍了拍虎头,“白白,快找妹妹。”

     此情此景,黎俏踱步到商郁的身侧,偏头看了眼车队后方的欧陆车,“琛哥来了?”

     男人整理着袖口,唇边泛起淡笑,“嗯,路上刚好遇见。”

     自打上次尹沫把女儿送到公馆睡了两天之后,贺琛再也不敢让尹沫独自带孩子出门了。

     贺言伊无所谓,主要是贺言茉。

     就好比此刻,贺琛抱着宝贝女儿坐在车厢里,沉着俊脸不想下车。

     干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小小年纪老惦记他闺女。

     贺琛甚至还梦见过小商胤带着贺言茉私奔了,气得他半夜灌了两瓶啤酒才恢复冷静。

     这会儿,尹沫单手抱着贺言伊,皱眉看着身边的男人,“老公,不下车吗?”

     贺琛掂了掂怀里的女娃娃,小心翼翼地整理好她的公主裙,“乖宝,爸爸的话还记得吗?”

     贺言茉眨巴着那双深邃宛如洋娃娃的眼睛,似懂非懂地点头,“记得。”

     “是什么?”贺琛一脸欣慰地亲她肉呼呼的脸蛋,“给爹重复一遍。”

     贺言茉张开软软的小手,“不要和哥哥拉手手。”

     “乖,好宝,真乖。”

     而贺言伊全程嘬着手指,一脸懵懂地趴在尹沫怀里,不吵也不闹,乖巧极了。

     没一会,得到了贺言茉承诺的贺琛,终于打开了车门,抱着贺言茉倾身而出。

     前方,小商胤奶声奶气的呼唤顺势传来,“干爹,干妈,妹妹……”

     贺琛抱紧了怀里的贺言茉,老觉得带着白虎跑来的商胤要抢孩子。

     偏偏向来很少哭闹的乖女儿在他怀里踢着腿要求,“粑粑,下去。”

     见状,贺言伊也开始折腾,“麻麻,我也下。”

     两个孩子看见小商胤就跟看见了亲人一样。

     尹沫赶忙弯腰放下孩子,同时朝着商胤叮咛,“意宝,别跑,小心摔了。”

     “粑粑,我要下去……”贺言茉还在挣扎,贺琛无奈,只好将她放到地上,再三要求,“乖宝,记住啊,女孩子不可以和别的男人牵手。”

     贺言茉敷衍地点头,“嗯嗯。”

     然而,贺琛万万没想到,贺言茉确实听话的不和哥哥牵手了,但不是商胤,是她亲哥贺言伊。

     只见贺言茉抱着自己的小胳膊躲开了要牵她手的贺言伊,还理直气壮地说了句:“粑粑不让拉手手。”

     然后,贺琛亲眼看着自家的白菜朝着商胤跑去,“哥哥……”

     再然后,贺言茉和小商胤手牵手带着白虎走向了别墅。

     至于贺言伊,也抬起小腿奋起直追,“哥哥,妹妹……等等我。”

     贺琛抹了把脸,扶着车门感觉要心绞痛了。

     远处,目睹整个过程的黎俏,她看向商郁,微微挑眉,“琛哥会不会离开南洋?”

     “不会。”男人勾起薄唇,沉声戏谑,“有尹沫在,他不敢走。”

     黎俏扯唇点头,“琛哥可以走,但二姐和茉茉要留下。”

     她儿子这么喜欢贺言茉,要是个养成系的儿媳妇,好像也不错。

     闻言,商郁的喉间溢出磁性低沉的笑音,他揽住黎俏在她额角亲了一下,“嗯,听你的。”

     ……

     临近傍晚,公馆里依旧热闹非凡。

     三个小幼崽坐在窗前玩玩具,大人们则凑在一块闲聊打发时间。

     很不巧,黎三坐在了贺琛的身旁。

     贺琛慵懒地叠着双腿,用鞋尖碰了他一下,“你女人搞定没有?”

     “嗯。”黎三端着酒杯闷闷地应声,“和好了。”

     贺琛扬眉,轻佻地打趣,“你这德行不像和好,倒像是南盺跟人跑了。”

     黎三不悦地抿了抿唇,“你不打击我能死?”

     “这叫打击?”贺琛左臂搭着靠背,肆无忌惮地嘲笑道:“不就是个女人,喜欢就上,不喜欢就踹了,你这一副郁郁寡欢的死样可真不像个土匪。”

     黎三闭了闭眼,“你他妈说的真轻松,追尹沫的时候你也这么不着调?”

     “你跟我比?”贺琛俯身捞起酒杯,仰头喝了两口,“我能把命给尹沫,你能么?”

     黎三冷嗤,“有必要?”

     他喜欢南盺,但可能是根深蒂固的大男子主义在作祟,黎三并不认为谈个恋爱还需要搭上命。

     贺琛鄙视地捶了他肩膀一下,“你回头看看,这屋里的男人有一个算一个,你猜他们会不会为自己的女人豁命?”

     ‘不会’两个字就挂在嘴边,可黎三却突然说不出口了。

     少衍会为了黎俏豁出性命吗?答案人尽皆知。

     贺琛更是敢说就敢做,而宗湛铁血的冷阎王似乎也为席萝变成了绕指柔。

     至于商陆,哦,他有病,不算。

     黎三隐约有点烦躁,像是迷途困兽般,低声问贺琛,“你为什么结婚?”

     贺琛一言难尽地盯着他看了三秒,“不结婚你是想白嫖不负责?”

     “操,什么叫白嫖!”

     “玩女人不是你这么玩的。”贺琛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教训道:“玩就别动心,动心就别玩,把人追回来还不赶紧扯证,我看你是没遭过背叛,真当女人都是傻白甜?”

     黎三仰头饮尽了杯中酒,“我没玩,也没说不结婚。”

     “但你在犹豫。”贺琛拿起酒瓶再次给他倒满,“黎三,别怪我没提醒你,女人的安全感来自男人的责任,你要是担不起这两个字,趁早出家或者出柜,可别耽误人家寻找真爱。”

     “结婚就是责任?”

     贺琛和黎三碰杯,尔后耐人寻味地笑了,“结婚顶多是履行责任。真喜欢的话,巴不得整天抱着疼着,谁敢看我女人,老子挖了他的眼睛。”

     黎三如醍醐灌顶般恍然,转眸调侃,“还别说,跟情场浪子聊天,果真受益匪浅。”

     “这就受益匪浅了?”贺琛摇了摇头,“你们黎家男人的情商可真他妈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