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明天也喜欢 > 第47章 盛教授好叛逆
最快更新明天也喜欢 !

    陆惊宴:“……”

     不给穿就不给穿,怎么还砸人。

     明明一开始拿的就是白衬衣,她不说还好,一说立刻给换了。

     盛教授好叛逆。

     陆惊宴扯下衣服,刚想不满的去瞪盛羡,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整个人跟没骨头似的懒洋洋的往更衣室门框上一靠,歪着头:“哥哥,你是不是怕我穿白衬衣呀?”

     盛羡看了眼陆惊宴,没理她,径自的往更衣室外走。

     陆惊宴也不恼火,好整以暇的欣赏着他的脸,等他走到自己跟前,目不斜视的正准备当自己不存在一样从自己面前走过,陆惊宴才慢悠悠的又出了声:“哥哥,你那会儿听到我要白衬衣,是不是想歪了?”

     盛羡:“……”

     “哥哥,你是不是在想我洗完澡,头发半干,穿着你衬衣,勉勉强强的遮到大腿,领口扣子解开三颗……”

     “……”

     盛羡慢慢的转头,眼神充满了警告:“陆惊宴。”

     陆惊宴噗嗤笑了:“哥哥,别生气,人家就是背段小说而已。”

     盛羡:“……”

     “真的,真的就是背段小说。”陆惊宴懂的见好就收,抱着浴巾和白T往浴室跑去:“哥哥,我去洗澡了。”

     盛羡没说话。

     陆惊宴推开浴室的门,钻了进去。

     看着关上的门,盛羡抬起手揉了下泛疼的太阳穴。

     动作刚进行到一半,门被拉开,露出陆惊宴白净的小脸:“哥哥,我没锁门哦。”

     “……”

     盛羡闭了闭眼睛。

     三秒后,他磨了下牙齿,又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声音比刚刚沉了很多:“陆惊宴。”

     随着他话音落定,门砰的一声的被关上。

     盛羡看着紧闭的门,轻叹了口气。

     他本来想给她换套干净的床单被罩,身后的浴室很快响起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他整个人突然变得有点躁儿。

     顿了几秒,他走出主卧,顺带着拉上了门。

     …

     陆惊宴洗完澡,擦着已经不滴水的头发,从主卧一路找到了厨房,看到了盛羡的身影。

     盛羡听到脚步声,往后看了一眼,然后端着一杯刚热好的牛奶,走到她面前:“喝了。”

     陆惊宴把毛巾挂在脖子上,接过牛奶,双手捧着喝了一口,忽然呀了一声:“我刚刷完牙。”

     “再刷一遍。”盛羡说着,往主卧那边走去。

     陆惊宴跟在他身后,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奶。

     盛羡拉开柜子,从里面拿了一套干净的床单被罩。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停下喝牛奶的动作:“哥哥,你不用换。”

     盛羡看了她一眼。

     “我喜欢床上那一套。”陆惊宴指了下盛羡的床:“因为上面有你的味道。”

     “……”

     盛羡感觉头快要疼炸了。

     他忍着把她丢出去的冲动,大力的一拽,把铺在床上的床单扯下来丢在了地上。

     陆惊宴冲着站在床前忙活的盛羡,翻了个大白眼,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牛奶,进了浴室。

     重新刷了个牙出来,盛羡正好刚把床铺好。

     他把换下来的床单被罩丢脏衣篮里,看了眼陆惊宴。

     她皮肤很白,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柔和细致。

     她在女生里,个子属于高的那一款,他白色的T恤勉勉强强的遮住了她的臀部。

     盛羡盯着她看了片刻,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一样,飞速的移开视线:“早点睡。”

     说着,他转身往外走去。

     陆惊宴哦了声,走到床前。她掀开被子,刚坐下,突然扭头:“哥哥,你呢?”

     盛羡回头,以为她问的是他睡哪儿:“我去次卧。”

     陆惊宴:“不是,我是说,你现在还不睡吗?”

     盛羡语气淡淡的:“睡。”

     “那你不洗澡吗?”没等盛羡说话,陆惊宴转了个身,趴在床上,抬着两条腿一晃一晃的又说:“算了,哥哥,你还是别在这里洗了,我怕我忍不住。”

     盛羡:“……”

     这他妈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女人说听人洗澡忍不住。

     盛羡什么话都不想说了,端着她喝完的牛奶杯,走出卧室用力的带上门。

     陆惊宴慢慢的啧了声,心想,还挺能忍。

     越王勾践都没他能忍。

     她在床上翻了个滚,把脸埋在被子里,闻着清爽的洗衣液味,看了眼旁边的镜子。

     她撑着脑袋,侧卧在床上凹了个造型。

     就挺完美的。

     要什么有什么。

     盛教授怎么就那么能把持得住呢。

     陆惊宴不死心的拿着手机开始发微信。

     陆惊宴:“哥哥,你确定你能睡得着吗?”

     陆惊宴:“哥哥,你怎么不理我呢?我还以为哥哥会因为我在睡不着呢。”

     陆惊宴:“哥哥,你要是睡不着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陆惊宴:“哥哥,我洗澡洗的可干净了呢。”

     卧室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正准备继续打字的陆惊宴,抬了一下头。

     门在她的注视下猛的被推开,盛羡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火是她点的。

     看着这么直直走来的盛羡,陆惊宴突然变得有点紧张。

     她现在认怂还来不来得及。

     短短的数秒钟,陆惊宴脑海里转了好几种想法。

     没等她想出来对策,盛羡人已经站在了床前。

     她冲着居高临下的盛羡张了张口,刚想说话,盛羡突然附身。

     陆惊宴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然后她感觉到身上一重。

     是盛羡把被子盖在她身上。

     她愣了愣,睁开眼睛,看到盛羡拿着旁边的遥控器,按了下开关。

     室内的灯瞬间灭掉,只留了床头柜上一盏睡眠灯。

     盛羡放下遥控器,看了眼被自己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来一颗小脑袋瓜的她,顿了两秒,弯下身,揉了一把她的脑袋:“睡吧,小鱼仔。”

     PS: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