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明天也喜欢 > 第44章 小鱼仔
最快更新明天也喜欢 !

    不管她怎么变,不管她现在看起来和以前怎样的判若两人,她骨子里依旧是那个温柔善良的陆惊宴。

     盛羡眼神变得有些温柔。

     维持了不过半分钟,他忽然想起他那会儿问她的那句:“你以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

     她回他的语气很自然,表情看起来很轻松,不像是在说假话。

     但他知道她一定是发生过什么事。

     以前的她是挺温柔干净的一个女孩子,跟谁说话都礼貌客气,不像是现在骚话张口就来,脏话出口成章,冷漠傲慢脾气大,满脸写着颓和丧。

     能把她变成这样的,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

     看得出来,她并不是特别想跟人讲她自己的事,她在他面前虽然话什么都敢说,像是真的在追他,实际上一点真心都没有。

     她不是不合群。

     她是画地为牢困住自己拒绝去相信任何人。

     …

     陆惊宴推开KFC的门,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盛羡。他手里拎着她的包,黑色的长款风衣衬得他身高腿长。

     等陆惊宴走过来,盛羡拉开车门:“走吧,送你回家。”

     陆惊宴钻进车里,刚想去系安全带,盛羡已经拉着安全带,“啪”的一声帮她扣好了。

     陆惊宴凑到挡风玻璃跟前看了眼外面的天。

     黑漆漆的夜空,并没有太阳。

     盛羡发动车子,在前方的路口调了个头。

     刚刚他们在的酒吧,变成了马路对面。

     经过的时候,陆惊宴想起来自己还没付酒钱,然后她瞬间懂了盛羡为什么突然如此贴心的给自己系安全带。

     呵,男人。

     干脆点不好吗?

     陆惊宴转头看向盛羡:“说吧,多少钱?”

     盛羡:“嗯?”

     “就刚刚的酒钱,多少钱。”陆惊宴一边翻包数钱,一边说:“盛教授,你以后可以直接点,犯不着那么拐弯抹角,这是我聪明,要是换别人,哪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盛羡瞥了一眼陆惊宴:“我什么意思?”

     “要钱的意思。”陆惊宴见盛羡一副死不承认的样子,又补了句:“你给我系安全带,不就是提醒我给你钱吗。”

     盛羡:“……”

     静了三秒钟,盛羡忍着头疼:“不是要钱。”

     “……”

     盛羡:“是喂食。”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

     “吃撑了吗?小鱼仔。”

     “……”

     “要是不够,我再喂点?”

     “……”

     …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陆惊宴的家门口。

     她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面色如常的说了句再见,十分平静的推开车门。

     盛羡目送着她推开大门,踏进院里。

     随着门被关上,她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盛羡默了会儿,拿起手机。

     …

     陆惊宴借着院子里的地灯,往里走了没几步,感觉到包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她摸出来,按亮屏幕,发现盛羡给她发来了两条消息。

     盛羡:“对不起。”

     盛羡:“圣诞节快乐。”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

     是指地下停车场那回的事吗。

     其实他犯不着给她道歉,那天的事他也没错。

     陆惊宴停在别墅门口的台阶上,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动了下手指。

     陆惊宴:“哦。”

     陆惊宴:“圣诞节快乐。”

     消息前一秒发送成功,后一秒手机上方的时间变成了0:00。

     陆惊宴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但她总觉得今天的自己,在盛羡面前显得特别弱势。

     在酒吧先撩的人是她,先败下阵来的还是她。

     在车里先误解他意思的是她,先被他噎的没话说的还是她。

     她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弄得她之前谈的那一群男朋友都跟摆设一样。

     陆惊宴想了会儿,又按起了屏幕。

     陆惊宴:“哥哥,我想问你件事。”

     盛羡:“?”

     ……我晚上可以去梦里找你吗?

     这话刚打完,她的手机连震了好几下。

     屏幕上方也跟着连弹出好几条提醒。

     是Emotion的私信。

     那个从她和薄暮打完架到现在一直没出现的乱码账号又出现了。

     乱码:“陆惊宴,想我了吗?”

     乱码:“我倒是挺想你的。”

     乱码:“虽然已经过了圣诞节,但还是要祝福你一句圣诞节快乐。”

     乱码:“这个人你还记得吗?简末。”

     陆惊宴握着手机的指尖开始发抖,她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一样,无法呼吸。

     那些画面,混乱的、残忍的在她脑海里一帧一帧的闪过。

     她捂着脑袋想要忘掉,但那些画面变得越来越清晰。

     她转身冲着门外跑去。

     她慌乱的推开门。

     盛羡听见动静,连忙下车:“陆惊宴?”

     她停下脚步,直勾勾的看着他。

     盛羡快步走到她跟前:“怎么了?”

     她张了张口,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捏住一样,“救我”那两个字,怎么都吐不出来。

     盛羡皱了下眉,视线从她脸上一路落到她的脚上。

     她穿了一双小白鞋,鞋带在她刚刚乱跑中散开了。

     他看了两秒,蹲下身,捡起她散落在地上的鞋带,用袖扣擦了擦上面的土,帮她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