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变化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周公楼外面的路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而就在北堂忘川从周公楼内走出来的时候,路过的一辆由两匹白马拉着的铜色马车中,车内的人原本正在马车里看着街道两边的景色,却突然看到北堂忘川从周公楼内走出来。
     那车里的人几乎以为是自己眼花。
     再看去,等看到跟在北堂忘川身边的那个老者的时候,车内的人才心中猛的一震。
     北堂忘川的马车就停在周公楼的门口,是由两匹黑马拉着的马车,北堂忘川眉头微锁,从里面走了出来,上了马车,那马车就在路上快速的跑动了起来。
     “车靠路边,停下,把路让出来,让那辆黑色的马车先过……”
     铜色马车中,坐在车里的人吩咐车夫。
     铜色马车就放慢了速度,靠路边,让北堂忘川的黑色马车超到前面,驶了过去。
     等到北堂忘川的马车驶过去,那辆铜色的马车就调转车头,又原路返回。
     在路过周公楼的时候,铜色马车的车窗窗帘掀开,马车的车窗后面,露出一张五十多岁养尊处优白白胖胖的中年男人的面孔,那个男人眯着眼睛惊奇的再次打量了一眼周公楼的门面,心中惊奇——皇太子北堂忘川居然来这里占梦,什么鬼?
     不过车里的男子没有下马车,只是在路上一闪而过。
     ……
     北堂忘川乘坐的马车里,还在微微皱着眉。
     说实话,他对夏平安的占梦,将信将疑,夏平安应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吧?还是夏平安在用那梦境在暗示着什么,在邀功?不过就算是暗示,这也不对,占梦都是占的未来,没有占过去的。
     夏平安是胡诌,还是真的有用梦境揭示吉凶祸福的本事呢?
     对上京城中那些占梦师的手段,北堂忘川太清楚了,可以这么说,上京城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占梦师,基本都是骗子,是那些走投无路想要发财的低阶召唤师们的江湖把戏,那些占梦师骗人的手段,就是先用高价买下梦师界珠和相应的神念水晶,在融合梦师界珠获得演梦术之后,以演梦术为幌子,以江湖骗子察言观色算命的那套说辞,在上京城招摇撞骗。
     这些骗子占梦师,在上京城大行其道,往往还能获利颇丰,只要口才好,用不了两年,就能把买梦师界珠和神念水晶的钱完全赚回来,以后就有混饭吃的本事了。
     “刚刚在路边让路的是大方院的副院长辜奉燊,他已经认出殿下了……”马车内,跟在北堂忘川身边的那个老者平静的说道。
     “辜奉燊么?”北堂忘川终于把自己的思绪从周公楼内解脱了出来,“他来天元桥干什么?”
     “大方院负责管理赏金猎人公会和上京城中的那些浪荡召唤师,辜奉燊又喜欢收集神念水晶和魔龙宫中的奇珍异宝,听说他经常去鹏万拍卖行挑东西,他来天元桥倒不奇怪,应该是刚刚从拍卖行中出来……”
     北堂忘川点了点头,心中却还在盘算着拿那个夏平安怎么办。
     夏平安毫无疑问应该是个人才,又是渡空者,应该很有用,只是不太好控制,而且夏平安又和草草扯上关系,草草长这么大,还真没有对其他男人这么上心过,只是,夏平安现在的身份,又怎么配得上草草呢,或者,草草可以把夏平安彻底拴住,然后通过夏平安把那些渡空者聚集起来,为我所用……
     皇太子的心思,已经半是君来半是人,让人难以揣测。
     北堂忘川的马车刚刚驶出天元桥,一只翠色的小鸟突然从空中飞来,快如闪电,赶车的车夫一把抓住,然后从马车的前窗处的小孔,把翠鸟递了进来。
     翠鸟飞到车厢里,落在北堂忘川的手上,从嘴里吐出一颗用符文和蜜蜡包着的小球。
     北堂忘川接过小球,捏碎,手上就出现了一张纸条,那翠鸟也瞬间化光消散。
     看到那张小纸条,北堂忘川整个人脸色就变了。
     小纸条上有一行字。
     ——卫戍十八军团第三师一千两百余人感染尸毒发生尸变,第三师驻地已经完全封锁,十八军团军团长卫天雷和裁决军所部已经前往处置。
     在看到“尸毒”两个字的时候,北堂忘川拿着字条的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尸毒,那是血魔教最丧心病狂的手段,普通人一旦感染,片刻之间就能成为血魔僵尸,嗜血好杀,六亲不认,而且尸毒完全无解,一旦感染,只有肉体消灭这一条路可走。
     这是血魔教的报复,血魔教已经卷土重来,让卫戍军团感染尸毒,这就是一个赤裸裸的下马威。
     要是尸毒在上京城中扩散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北堂忘川突然就想到了刚刚夏平安给他占梦时说的那些话,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速回皇宫……”
     马车内传来声音,那黑色的马车还在街上行走,但车内却弥漫起黑色的浓雾来,等那黑色的浓雾消失,原本坐在车里的北堂忘川和那个老者,已经瞬间消失不见。
     马车内,一直在北堂忘川眼皮底下,在车厢内像蝙蝠一样倒挂着的福神童子身体灵动一转,头上脚下的重新落在了车内的座椅上,福神童子眨了眨眼,下一秒,也从马车的车厢内消失了。
     ……
     几秒后,福神童子就出现在一个军营之中,这军营四周都是山,看样子应该在上京城外几十公里外爱的地方。
     那军营之中一片混乱。
     地上有不少穿着军装的尸体……
     “哒哒哒哒……”在重机枪的扫射中,从一个营房内冲出来的军人身体爆出一团团的血花,有的军人,身体中弹,依然像不知疼痛一样在在往前冲,张开血盆大口,狰狞的怒吼着,还有的,被重机枪的子弹打断身体手脚,倒在地上,还在扭动,就像僵尸一样。
     从营房内冲出来的那些军人,一个个眼睛血红,身体关节僵硬,诡异的扭动着,一个个军人正不断从一个营房内冲出来,而那营房内,枪声四起,拿着枪的军人在厮杀。
     那场面,犹如地狱。
     福神童子的身形在无数的子弹和正在殊死搏杀的身形之中穿过。
     一队裁决军的终于“飞来”……
     只是瞬间,无数的火球飞出,落在那些红着眼睛身体扭曲不知疼痛的军人身上,把那些人化为灰烬。
     有两个裁决军的人在火光和枪声之中,身形如电,迅速冲到了那个营地的餐厅和厨房,最后从餐厅之中拿了半锅汤出来。
     “尸毒来源已经查明,那些战士的餐厅之中的这锅汤里被人下了尸毒……”
     “传令整个军团,立刻检查军团所有食堂食物水源粮食储备,在清查完成之前,所有人不得进餐……”一个大商国的将军在营地外面怒吼起来。
     ……
     “都中午了,我肚子早饿了,能不能吃点东西,你这个做掌柜的不能让员工饿着肚子干活吧!”草草来到了内堂,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肚子,对似乎在闭目养神的夏平安说道。
     此刻的夏平安,也在震惊之中。
     因为,他刚刚也看到了福神童子传来的所有画面。
     没想到上京城中的卫戍十八军团都出事了。
     尸毒?
     毫无疑问是血魔教回来了。
     尼玛,这上京城也不是平安之地啊。
     看着草草,夏平安站了起来,想了想,“要不,我们煮面吃!”
     草草一下子高兴起来,吞了一口口水,双眼放光的说道,“好啊,好啊,我想吃上次你做的那个蟹黄面……”
     ……
     ps:今天第二更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