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占梦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听北堂忘川说自己是顾客,草草也只能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叉着腰,“行,你是顾客,解梦一次100金币,一个铜板都不少,拿钱来!”
     100金币?
     北堂忘川微微一笑,就算是100万金币对他来说也不过如此而已,他随手就掏出一张100金币的金票,递给了草草,“现在我能进去了么?”
     草草接过金票,还不忘警告了北堂忘川一句,“你要是胡来,我就找父皇说你欺负我!”
     “放心啦,我就占个梦,这上京城中的占梦师中骗子太多,许多人只不过掌握一点演梦之法,就到处招摇撞骗,说自己是占梦师,我就看看这周公楼的掌柜是不是骗子!”
     “你在这里等着,我先去里面看看,可以再叫你!”草草说完,收起金票,就朝着内堂走去,片刻之后,草草走了出来,“行了,跟我来吧,只能你一个人哦!”
     北堂忘川笑了笑,让跟着他的那个人留在外堂,他则随着草草走到了内堂,穿过一道门,一道回廊,就来到一栋在竹林的小阁楼内,看到了夏平安。
     “七步成诗”这颗界珠整整给夏平安提供了30点神力,七步诗30个字,一字一神力,刚才融合完之后,夏平安就在阁楼内默默体会着“步步莲花”的技能。
     这“神技界珠”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只要一旦融合,夏平安就能用神力激活这个步法技能,这个技能,似乎是召唤师战斗和逃命用的辅助技能,刚才夏平安默默在院子里试了试,这个技能居然可以让他踩着院子池中的莲叶健步如飞,整个人飘飘欲仙,当真有用。
     夏平安原本以为今天不会有人上门占梦呢,没想到,今天一早居然就有生意上门了。
     坐在桌案背后,看着走在草草背后的北堂忘川,夏平安眨了眨眼睛,这草草的面容和北堂忘川依稀有点相似啊,特别是两人的鼻子,又高又直,简直就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这个男的年纪比草草大,不会是草草的大哥吧……
     要是自己有个妹妹莫名其妙的从家里跑出来半个月,自己也应该会去看看吧?
     夏平安心中若有所悟。
     而相比起夏平安,在看到夏平安的那一瞬间,北堂忘川眼中神光闪了闪,心中的震惊更是难以言表。
     草草这些天到底和什么人在一起,自然有人去查,大商国的皇室不可能放任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接近公主,只是,下面去查的人却无法查到这个“阳城”在来上京城之前的任何信息,只知道这个阳城似乎不差钱,之前在靠近屏山的长乐巷租了一个院子,阳城也并非刻意接近草草,反而是草草在刻意接近这个阳城,而且这些日子草草和他在一起颇为开心,阳城也没有半点不轨之处。
     今日听说这个阳城居然以占梦师自居,开了一个占梦楼,北堂忘川刚好今天早上出宫办事,到某个生病大臣家中探视,在回来路过天元桥的时候,忍不住想来看看这个把草草收拾得服服帖帖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而一看到夏平安,北堂忘川的“真实之眼”的神技就被动激发,他一眼就看穿了阳城脸上戴着一个如意面具,而那面具之下的面孔,不正是之前加入裁决军的那个夏平安又是谁。
     夏平安上次立了大功,算是救了自己一次,这些日子,裁决军也在上京城到处找夏平安,只是这夏平安就像消失了一样,北堂忘川甚至还以为夏平安已经逃离了上京城,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摇身一变,又成了占梦师。
     有趣,有趣……
     看到夏平安面具下的真实面孔,北堂忘川脸上不动声色,只是目光更深邃了。
     “这位公子要占梦么,请坐!”夏平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北堂忘川在自己面前的桌案对面坐下。
     草草关门离开,离开之前,还用眼神警告了北堂忘川一眼,让北堂忘川别捣乱。
     草草警告北堂忘川的眼神,夏平安注意到了,心中对北堂忘川和草草的关系,更加笃定,草草和这个男的,应该是兄妹。
     房间内燃着一只袅袅的檀香,颇为闲静,很有气氛,夏平安正想开口问北堂忘川他要占什么梦,福神童子自己就从夏平安的秘密坛城中蹦了出来,跳到了两人面前的桌上,福神童子的脸上幻化出一个戏俑面具,福神童子取下自己的面具,指了指夏平安,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指了指北堂忘川,比划了一番手势。
     夏平安也愣住了,那福神童子的意思,是对面的这个男的已经看穿了自己脸上戴着的面具,知道了自己的真面目?怎么可能……
     然后,福神童子就在夏平安的面前,用手在虚空中写了三个字——皇太子。
     我靠!
     这个男的要是皇太子,那草草岂不是大商国的公主?
     北堂忘川丝毫没有发现福神童子出现在他面前,已经把他的老底泄露给了夏平安。
     夏平安一个机灵,再看北堂忘川,夏平安的眼神也深邃了起来。
     两个人在房间里互相打量了十多秒,你看我,我看你,气氛略显诡异,最后还是夏平安心念电转之间,打破了沉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了一句,“这位公子是要占梦么?”
     “不错,今天我来,就是要占梦!”北堂忘川也开口了,“你这里占梦,为何比别的地方贵那么多,上京城中不少有名占梦师,占梦一次,也不过几十金币,你一次占梦一百,凭什么?”
     “这位公子问得好,我占梦,自然是凭我的本事,公子既然是周公楼的第一个顾客,我就免费为公子占梦一次,这一百金币,公子可以收回!”夏平安说着,拿出那100金币的金票,放在桌上,推了过去。
     北堂忘川哈哈一笑,“哈哈,只要占得准,这一百金币算什么,我可以给你一万金币……”
     “行,那就请公子说出想要占之梦,我为公子占之!”夏平安说道。
     北堂忘川的脸色稍微认真了一些,想了想,说道,“我前日得一梦,看到大军溃败,我就在败军之中,身边有烈焰熊熊,焚烧我的身体,不知此梦是吉是凶?”
     “待我为公子演梦一观……”夏平安伸手一指隔空点向北堂忘川的额头,那迷蒙的梦境,就像投影一样出现在夏平安的面前。
     梦境之中,夏平安看到兵败如山倒,北堂忘川一身甲胄,就在大商国的败军之中,想要挽回局面,但突然之间,北堂忘川的身前的地面上,燃烧起熊熊的大火,那大火开始煅烧北堂忘川的身体,把北堂忘川的身躯烧得红光大盛,犹如火炉,而在那大火之中,北堂忘川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痛苦……
     梦境的诡异之处就在于梦中的一切,都不是按逻辑出现的,而是光怪陆离,就像北堂忘川的这个梦,军队怎么败的,不知道,但那败军之中,他的身边突然燃起大火,一起来得无头无尾。
     “如何?”北堂忘川问道。
     “公子此梦,一分为二,有凶也有吉!”夏平安说道。
     “怎么说?”
     “见军兵败主有凶,这是凶兆,但公子在败军之中,却有烈焰焚身,这是有贵人相助之相!”夏平安在解梦,这解梦不是他瞎诌,也不是他在给自己脸上贴金,而是北堂忘川这个梦境的确是这样的寓意。
     听到夏平安这么说,北堂忘川的神色又严肃了一些,“除此之外,这梦还预示着什么?”
     “公子梦中兵败得毫无缘由,完全突如其来,一出现就把公子卷入其中,这就说明那凶事也会突如其来,让公子毫无准备,或者就在近日,或者已经发生,而公子还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