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贵客上门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夏平安融合界珠的进阶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在走到地下室的时候,夏平安估摸着,最多再过半个月,他就能正式进阶三阳境。
     不过这半个月来随着界珠融合得越来越多,新的问题也逐渐产生,那就是夏平安发现,他可以在天元桥夜视中买到的相对便宜而且自己又没有融合过的界珠正越来越少。
     是的,常见的界珠就那么多,数量固定,你融合得越多,遇到的可融合的也就越少。
     而有些界珠就算没有融合过,但价格实在太夸张,就算夏平安知道怎么融合,但核算下来,动辄数千金币乃至数万金币一颗的界珠,也毫无性价比。
     不仅如此,夏平安发现,在15号上京城清剿血魔教一役过后,上京城看似风平浪静,不过天元桥夜市中出售的界珠在不知不觉的慢慢涨价,短短半个月不到,夜市中的界珠,无论是商店中还是那些赏金猎人摆摊的界珠,价格都上浮了百分之二十以上……
     界珠在涨价,上京城的米面粮油的生活物资,最近这半个月来也有些小幅的波动,但还不明显。
     界珠涨价的原因,按照报纸上的说法,是大商国北方边境有些不太稳定,北方魔狼一族的几个大部落有南迁的迹象,一些嗅到风声的团体和组织开始囤积界珠——这是老套路,只要有风吹草动,局势一紧张,就会有人开始囤积界珠和米粮等物。
     而根据夜市中一些赏金猎人的说法,是最近一个月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上京城外海和地下的魔物出现的数量开始减少,这些魔物的数量一少,出现在市面上的界珠的数量也就开始减少,价格自然就开始上涨了。
     出现在外海和地下的魔物为什么会减少,那些赏金猎人也不知道,因为这情况很反常,不是经常可以遇到的。
     总之,似乎有点不对劲……
     夏平安敏锐的感觉到了上京城平静局面下的暗流。
     来到地下室,盘膝坐好,夏平安就拿出了一颗闪动着淡紫色光华的界珠。
     界珠中有四个小篆“七步成诗”,这颗界珠昨日在夜市夏平安花了八百多金币买到的,卖界珠的人说,这颗界珠是“神技界珠”,所谓的“神技界珠”,是融合之后可以让召唤师掌握某些特殊技能的界珠,“神技界珠”不会让召唤师拓展新的职业,也不会让召唤师可以召唤什么人物和术法,只会让召唤师掌握某些可以用神力施展的特殊技能。
     这颗界珠在召唤师群体中,叫做“步步莲花界珠”,融合成功之后,他赋予召唤师的技能就是一种可以用神力施展的莲花步,一步一莲花,无论是用来战斗还是用来在关键时刻跑路,躲避各种攻击,都是一等一的强悍技能。
     如果没有神念水晶配合,融合这颗界珠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只是这颗界珠的神念水晶非常稀少,所以界珠才卖得那么“便宜”。
     滴血之后,夏平安很快就被一个光茧包裹,进入到界珠的世界内。
     ……
     夏平安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在一个大殿之上,大殿四周,都是虎视眈眈身强体壮的侍卫。
     一个穿着龙袍,头上戴着天子冠冕,鹰鼻狼目,面目有些阴鸷的男人高坐在宝座之上,正冷冷的盯着他,大殿上的几个太监,也悄悄用余光打量着他,神色复杂。
     大殿上安静一片,气氛压抑,杀机暗涌。
     “四弟啊,天下人都说,我曹家,除了父亲之外,我们兄弟数人,就数你才华冠绝天下……”坐在宝座上的那个男人开口了,脸上还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我许久没有听四弟作诗了,不如今日四弟就在这大殿之上以《兄弟》为题为我作诗一首,以四弟的才华,要作一首诗想必也不需要太长时间,就在七步之内好了,四弟这诗要作得好,我有赏,要是做不好,那就是四弟不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不屑为我作诗,那就是欺君之罪,我就只有让四弟到刀斧台上走一遭了!”
     夏平安抬头看着面目可憎的曹丕,心中暗暗叹息一声,这个曹丕,为了继承曹操的基业,曹操才刚刚去世,就开始杀自己兄弟,可谓不择手段。当年曹昂活着,这个曹丕是绝对没有希望继承曹操大业的,也不敢有什么想法,只是曹昂一死,这个曹丕就蹦出来了。
     当年曹昂死后,曹冲是曹操最喜欢的儿子,然后曹冲就死得不明不白,现在曹丕则要杀自己,逼曹熊上吊,夺曹彰的兵权,明年,曹丕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曹彰会被进爵为公,后年,曹彰会被封王,大后年,曹彰再次来洛阳朝见曹丕,随后,自幼英武强壮能与猛兽肉搏的曹彰也莫名其妙的突得疾病“暴毙”在了洛阳。
     曹丕杀干净自己的兄弟,以为可以保住自己的位置,却不知道他曾经极力力保的“好朋友”司马懿就等着他这么做呢,到头来,曹丕只是为司马懿做了嫁妆。
     是不是司马懿在鼓动曹丕不择手段清除自己的兄弟,在借曹丕的手来清除曹家的势力,这个问题,恐怕只有曹丕和司马懿才知道。
     曹操为汉相却挟天子以令诸侯,夺了大汉天下,但最终,老天爷送曹操一个儿子曹丕,曹操辛苦一辈子夺了的天下,他一死就被曹丕这个败家子转手送了人,天道昭昭,着实可畏啊。
     夏平安估摸着自己与曹丕之间的距离,心里想着自己这个时候暴起干掉曹丕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自己此刻距离曹丕只有十多步,走上七部,自己距离曹丕就只有不到十步,要是自己突然暴起……
     夏平安在心里斟酌一下,又看了看曹植的细胳膊细腿的文人身体,叹了一口气,算了,改变历史得到的奖励的确诱人,不过这次行险风险太大,收益又不确定,搞不好就挂了,还是求稳比较好。
     “陛下有命,曹植自当遵命!”夏平安摇头,开始迈出一步,口中开始作作诗,郎朗的声音响彻在大殿之中。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一步一句,六句诗作完,第七步才落地……
     ……
     周公楼的外堂,草草就像是这里的“前台”,双手杵着下巴,眼巴巴的看着前面的玄关,眼睛都要看得瞌睡了,可是还是没有一个人出现。
     时间都要快到中午了,就在草草肚子叽里咕噜的叫起来开始怀念夏平安的手艺,以为不会有人来的时候,一个脸型坚毅气质高贵的三十多岁穿着一身便服的男子,手上拿着一把折扇,在一个青衣老者的陪同下,从屏风后面平静的转了进来。
     走进来的那个男子,正是大商国的皇太子北堂忘川。
     草草看到北堂忘川,脸上露出一丝惊愕和心虚之色,还偏过头朝着内堂看了一眼,连忙从桌后走了过来,小声说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北堂忘川打量着这房间里的一切,随后才把目光放在草草脸上,“我听姨娘说你这几日不在宫中,又跑出来到处胡闹,所以过来看看!”
     草草吐了吐舌头,然后就不客气的把北堂忘川朝着门外推,“我哪有胡闹,我现在找了一份工作,哥哥你快走,别影响我做事……”
     北堂忘川站着不动,就像一块石头,只是笑着说道,“我也是上门的客人啊,你在这里干活,哪有把上门的客人往外面推的道理,就不怕我找你们掌柜告你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