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混乱之始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山洞内的五百多的人群身体完全麻痹,已经无法动弹,就像待宰的羔羊,唯一还能动弹的是他们的眼睛,舌头,喉咙,所以他们恐慌着,惊叫着,发出最悲惨的哀嚎,茫然无措却又无比恐惧的迎接着他们接下来的命运。

     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深井,深井的底部,像一个巨大的角斗场,而深井的四周,是上百米的石质高墙,这里像是一个天然的山洞,只有一线天光从头顶上投下来。

     深井的下面,人类的骸骨堆积如山,深井四周的墙壁上,到处都是带血的划痕,那划痕,是一只只绝望的手在这里留下的最后痕迹。

     除了划痕之外,深井四周的墙壁上,还有着无数让人头皮发麻的孔洞,也不知道那些孔洞里有什么东西。

     对深处这个绝望深井中的人来说,这里,就是活生生的地狱,也是屠宰场。

     “救命……”

     “我还不想死,救救我……”

     “我有钱,我有钱,只要让我离开,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

     几乎所有人都在惨叫着,求饶着,涕泪齐流,惨嚎声惊天动地,所有人倒在地上,身下就是无数的骸骨,那些骸骨有些还挂着腐肉,恶臭扑鼻,还有蛆虫在爬行。

     那骸骨的地面下,是不知道被多少鲜血浸泡得已经变黑的石头和泥土。

     不少人已经完全被吓得失禁。

     深井地下的一道门打开,幽深阴暗的光线中,一队木质的傀儡人偶开始迈着僵硬的步伐走入到深井之中,开始像机器一样的工作起来。

     傀儡人偶和正常人一般高大,全身都是染血的木头,脑袋也是木头,木头的脑袋上,画着一张苍白的脸,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木质的傀儡人偶手上的力气巨大,它们的手捏在那些不能动弹的人的手腕,脚脖子,像钳子一样,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可以把人的骨头捏碎,那些原本就惊恐无比的人一下子被傀儡人偶捏断了手脚,痛苦难以忍受,惨叫声更大了。

     木质的傀儡人偶不顾被拖着的人的惨叫,机械般的执行着命令,它们拖着那些身体麻痹僵硬的人的手脚,像拖一个个货物和没有生命的物体一样,把人拖到深井的中间,摆弄成特定的图案,那是一只恶魔的眼睛。

     有的人被堆成一团,变成眼睛中的眼珠,还有的人,组成眼睛周围的眼眶。

     没有用多长时间,深井底部的所有人都被木质的傀儡拖到了深井的中间,一个个人躺在地上,用自己的身体,构成了一副画面——那是一个用五百多个活人组成的恶魔之眼的献祭图腾。

     木质的傀儡人偶开始退场,被献祭的人,有些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痛哭的,咒骂的,吓晕的,惨叫的声音,像一团巨大而嘈杂的噪音,在深井的底部回荡着。

     不过那些人不知道,更悲惨的,还在后面。

     木质的傀儡人偶完全退出之后,深井的四周墙壁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孔洞之中,一条条像蛇一样的怪虫从那些孔洞之中爬了出来,朝着场地之中的恶魔之眼的献祭图腾迅速涌去。

     那些黑色的怪虫在地上和骸骨上爬过,整个深井下面都是让人头皮发麻的沙沙声。

     片刻的功夫,一只只的怪虫就爬到了一个倒在地上的女人的面前,在那个女人的惊恐的尖叫声中,怪虫开始啃噬那个女人的血肉,有的则钻到了那个女人的耳朵里,鼻孔里,嘴巴里,一团团的鲜血就从那个女人的眼耳口鼻之中冒了出来。

     女人的身体不能动,但却因为恐惧和痛苦在剧烈的颤抖着,双眼瞬间布满了惊恐绝望的血丝。

     无数的黑色怪虫眨眼把人体恶魔之眼的图腾覆盖。

     深井下面的惨叫声,立刻尖锐了十倍。

     ……

     “宁坛主,你听,这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只要方法得当,同样的献祭,能压榨出来的贡品会比普通的献祭多十倍以上,如何压榨出凡人的恐惧,用那些凡人的话来说,是一门艺术……”

     深井的最上面,是一个宫殿,一个穿着黑色长袍,面容邪异俊美,双眼之中带着一丝血色的少年端着猩红的酒杯,脸上带着一个笑容,就像欣赏一幅美妙的图画一样,低着头,俯视着下面那漆黑深井中犹如人间炼狱的场面。

     在这个少年旁边,则是一个低着头,眼神冷冽危险的中年男人。

     男人对少年的态度毕恭毕敬,“殿主说得是!”

     黑色的怪虫在蠕动着,那只恶魔之眼轻轻颤抖着,犹如恶魔从睡梦之中苏醒,刚刚睁开眼睛一样。

     无数人的血流在地上,让那只恶魔之眼从空中看去,变得血红而狰狞。

     端着酒杯的男人闭上了眼睛,感觉着从深井之中升腾而起的一股股因为绝望,恐惧,痛苦,怨恨带来的强大负面能量从深井中像水一样的溢出,然后被周围的空间一点点的吸收。

     深井中所有人的生命,最后会全部转化为那些黑暗负面的意识和能量,这些负面的东西,就是恶魔之眼献祭仪式的贡品。

     无形的虚空之中,似乎有一张大嘴,在贪婪的吸食着那些从深井之中涌出的负面意识和能量。

     深井之中的惨叫声一直存在,嘶声力竭,始终没有停下。

     一团黑雾从远处飞来,直接出现在那个少年的面前,黑雾散开,是一个戴着鬼脸面具的男人,单膝跪在地上,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启禀殿主,大商国上京城中传来急报!”

     “哦,什么事,翟坛主之前策划想要刺杀北堂忘川,搅动大商国的局面,成功了么?”

     “刺杀北堂忘川的行动失败,大商国上京分坛被裁决军摧毁,翟坛主和七位执事全部被杀,一位执事被捕后自爆,我教上京城中损失惨重,在大商国的不少布置也被连根拔起,许多教众都被杀或者隐匿逃走了……”

     啪的一声,酒杯在少年手上粉碎,化为轻烟。

     “怎么回事?”

     “刺杀行动是一个陷阱,翟坛主等人全部中计,无一生还!”

     “好……好……好一个北堂忘川,好一个大商国……”少年的眼睛血红,声音突然凄厉如魔,在整个宫殿之中轰鸣起来,“让五魔来见我!”

     ……

     几分钟后,在宫殿之中,少年端坐在一个血色宝座之上,五个戴着同样的金色鬼脸面具身穿红黑紫金白五种颜色长袍的人,就站在宫殿之中,向那个少年行礼。

     宫殿中的那五个人,有的人的身上气息诡异绝伦,有的人的气息充满杀戮血腥,还有的人带着死气沉沉的灾殃病疫之气,还有的人的,犹如虚无……

     “见过殿主!”

     “我教在大商国上京城的分坛已经全军覆没,我准备派你们五人率领各自手下前往大商国上京城,魔门即将大开,九洲即将大乱,我教火种,在哪里被扑灭的,就在哪里重新燃起,就用上京城来给我们的分坛陪葬吧,上京城中凡人亿万,具体如何做,就看你们各人的本事了,这次你们谁的功劳大,以后你们就以谁为首……”

     “是!”

     接过任务之后,五个人的身形缓缓变淡,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宫殿之中。

     ……

     “客官,长乐巷到了……”车夫为夏平安打开车门,夏平安付了车资,然后就朝着巷子里走去。

     从洪府回到这里,穿过整个上京城,路上就花了差不多五六个多小时。

     今日的上京城中,气氛略显紧张,到处在搜捕血魔教的余孽,大街上不时可以看到一队队的警察还有裁决军的人马,一些路口都设置了检查的关卡,连叫一辆出租马车都不容易,不少人听说是在抓捕血魔教的人,都被血魔教这几个字吓得不敢出门。

     夏平安等了半天才叫到一辆马车,再加上沿途经历的各种排队关卡检查,等到夏平安回到长乐巷的时候,夜色已经降临,太阳都快要落山了。

     是不是应该自己买一辆马车再买一匹马了,不然在这上京城出行,实在不方便。

     要买马车的话,还要请个马夫。

     夏平安心中嘀咕着,走回了自己租的小院前,掏出钥匙,打开院门。

     黑龙一下子迎了上来,舔着夏平安的手,表明院中一切正常。

     就在夏平安想要朝着地下密室走去,准备融合界珠的时候,啪嗒一声异样的轻响出现在夏平安的耳中,他转过头,就看到他院子靠东边的墙壁上,一颗桂花树的旁边,垂下一长长一截拴好的被单。

     被单上打着节,像一根绳子一样,从墙头的另外一边甩了过来。

     夏平安走到那一截被单的面前,抬头看了看,他记得这小院东边的邻居也是上京城中了不得的大户人家,隔壁这宅院,比洪府还要气派堂皇。

     夏平安看了看那截被单,也懵逼了,这是什么意思?旁边大宅里的笨贼要顺着这条被单爬过来么。

     就在夏平安抬着头朝着上面的墙壁打量的时候,一声低低的惊呼,一个提着裙子爬上墙头的人影,直接从墙上掉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