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燕赵男儿(一)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地下密室之中,夏平安身上的紫色光茧再次粉碎,夏平安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刚刚,他又融合了一颗界珠。

     这已经是他今天晚上融合的第六颗界珠。

     刚刚融合的这颗界珠的名字,是“孙康映雪”,这“映雪”的故事和“囊萤”有异曲同工之妙,各自得到的术法也有相似之处,唯一不同的,是融合“囊萤”界珠之后,得到的术法是召唤萤火虫,用萤火虫的发出的光芒看清周围的环境,而融合“映雪”界珠之后,得到的术法,却是可以加强别人的双眼在黑暗中的视力,两者,一个是自己用的召唤类的术法,一个是给别人施加的增益类的术法。

     这两个术法都是“小术”,不算强,但有时候也能用上,对召唤师来说没有嫌弃自己掌握的术法多的。

     对夏平安来说,融合界珠就像吃饺子一样。

     只要界珠在手,他基本上看一眼界珠上的文字,就知道该怎么下肚。

     那界珠中的时间流速与现实世界完全不一样,所以他融合完这六颗界珠,用时也不过是三个小时而已。

     在夏平安的秘密坛城中,融合完“孙康映雪”这颗界珠之后,夏平安的秘密坛城的神力上限,已经达到了1437点,距离二阳境,已经近在咫尺。

     融合了六颗界珠之后,夏平安的秘密坛城的神殿之中也有了一些变化,除了孙子三令五申训练宫女嫔妃的石质浮雕之外,刚刚又得到了一个“孙康映雪”的石质浮雕。

     在“孙康映雪”的浮雕上,那雪地白茫茫的一片,空中飘散的一片片六边形的雪花都清晰可见,那些雪花晶莹剔透,一点神力就能召唤一片雪花,为人赋能。

     除了这两个浮雕之外,神殿的周围还多了四副画卷,那四副画卷,是夏平安今晚融合的四颗神力界珠,那四颗神力界珠都很好融合,也很有意思,夏平安当了一次商鞅变法的围观者,在商鞅徙木立信,在城门口赏十金让人搬木头的时候,夏平安成了搬木头的那个人。

     搬完木头,夏平安又成了淝水之战时与客人下棋的谢安,啥都不需要干,只是在接到淝水之战胜利的消息后,继续风轻云淡的与人下棋。这颗界珠看起来是最简单的,但其实是最难的,要融合这颗界珠最难的一点,不是要点干什么,而是什么都不干,继续下棋。

     谢安的这颗界珠,也把神殿之中的“静”字点燃。

     下完棋后,夏平安又再次成了晏子,出使楚国,“晏子使楚”这颗界珠也是贡献神力最多的,直接让夏平安的神力上限暴增60点。

     晏子不卑不亢,机智绝伦,轻轻松松化解了几次“外交危机”,让自己和齐国在楚国尊严不失,还弄得像楚国灰头土脸,堪称外交典范。

     当了一回身材矮小的晏子之后,夏平安又化身身高八尺的战国美男子邹忌,讽谏齐威王,因此一谏,邹忌也留下美名。

     “再来一颗,应该差不多可以进阶二阳境了吧……”夏平安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就拿出了第七颗界珠。

     第七颗界珠,是青色的,界珠里面像风暴在肆虐,风暴中有金戈铁马之气,这颗界珠,夏平安在买的时候,卖界珠的说这颗界珠是“骑兵”界珠,一旦融合成功,就能召唤出的骑兵,可以拥有轻松击杀魔火蜘蛛的能力,而这颗界珠能召唤的最强的骑兵,号称风暴铁骑,摧枯拉朽,号称大商国最强地面骑兵部队,镇守大商国北方边境的风暴军团的主力,就是全部由能召唤风暴铁骑的召唤法师团组成的。

     这颗界珠的特别之处,就是历来都没有任何神念水晶能与之搭配解锁,同时,融合这颗界珠的平均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三十,勇猛无畏之人融合这颗界珠的成功率高一些,胆小畏惧之人融合的死亡率会高一些。

     不少条件好的召唤师,都会拒绝融合这种充满危险而且又没有“标准答案”的界珠。

     所以,这颗界珠贩卖的价格不算贵。

     敢融合这颗界珠的,都是胆肥无畏的召唤师,换种说法就是愣头青。

     界珠上,闪动着四个小篆文字,“燕赵男儿……”

     这还是夏平安第一次碰到这种界珠上没有具体人名和事件,而是以地域范围和群体人物形象出现的界珠。

     未知带来的好奇,是夏平安决定买下这颗界珠的最重要的原因。

     燕赵?骑兵?

     手上把玩着了这颗界珠片刻,脑子里闪过一些历史片段,夏平安微微一笑,用银针刺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两滴鲜血到那界珠上,很快,夏平安就被一团青色的光茧给包围了。

     ……

     刺痛,锥心的刺痛……

     夏平安一睁开眼眼睛,意识重新出现,就感觉到自己的左肩上火辣辣的,同时身上还压着重物,让他的呼吸有些困难,同时他的耳边,还传来一阵阵的惨叫,马蹄声,哭嚎声响彻一片……

     夏平安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倒在地上,自己的左肩,插着一只箭矢,他的身体被一匹倒地的马压住,他的眼前,是暮色之中,一个到处都有浓烟和火光的村落。

     一间间的屋子被点燃,在燃烧,冒出滚滚的浓烟。

     女人们在无助的哭喊,男人,老人,孩子被一群骑着马上的骑兵肆意射杀,砍杀。

     那些正在这个村子里肆虐的骑兵,一看就是异族人,他们大多数的人都身材矮而粗壮,头大而圆,阔脸,颧骨高,鼻翼宽,上唇胡须浓密,而颔下仅有一小撮硬须,长长的耳垂上穿着孔,佩戴着一只耳环,厚厚的眉毛,杏眼,目光凶狠如狼。

     那些人身上穿着长齐小腿的两边开叉的宽松长袍,腰上系有腰带,腰带两端都垂在前面,由于寒冷,袖子在手腕处收紧,一个个的肩膀上还有一条短毛皮围,个个头戴皮帽,拿着弓箭,长矛,正在村落之中肆虐。

     他们哈哈大笑着,女人被他们掳到马上,正在反抗的男人,甚至包括小男孩和少年,年老的人,则全部一个个的射杀,刺死。

     村里的男人们没有等着屠刀和箭矢降临,而是在咬着牙和这些凶狠的骑兵们搏杀着,异常顽强,但因为这些骑在马上的骑兵数量太多,而且村子里猝不及防,武器也没有那些骑兵精良,村里那些反抗的男人们都被骑兵给分割开来,各自为战,完全不是这些骑兵的对手。

     那些骑兵们的箭术非常厉害,夏平安刚刚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大吼着,从屋子里拿着菜刀冲出来的男人,刚刚把一个骑在马上从他身边一掠而过的骑兵揪着从马上扯下来,骑在那个匈奴骑兵的身上,狠狠一刀砍在那个骑兵的脖子上,几乎把那个骑兵的脖子给砍断一半,但眨眼间,远处的一个骑兵一下子转过头来,张弓,弓弦一响,一箭就从那个拿着菜刀的男人的眼中射入,把那个男人射杀,扑倒在地上。

     那些骑兵的模样和打扮,一下子就让夏平安的脑袋里闪过两个字——匈奴。

     再看那些匈奴骑着的马匹,没有马镫,而周围那些被射杀的村民的装束打扮,一下子就让夏平安明白了自己所处的时代——战国时代。

     夏平安再看了看自己倒地的旁边,还有一把短矛。

     压在自己身上的马已经死了,马身上有几只箭矢,马的肚子被长矛刺穿,哗啦了一个一尺多长的大口子,马的肠子血水什么都出来了,马的脖子和小半个身子就压在夏平安的左腿上,异常沉重。

     夏平安咬着牙,闭着眼,想先把自己的腿从马脖子下面抽出来。

     一个匈奴骑兵骑着马冲到了夏平安的面前,那个匈奴骑兵以为夏平安已经死了,看到夏平安身边掉在地上的短矛,匈奴骑兵一手控缰,身体从马上侧倾而下,弯下腰,展露了一手漂亮的骑术,就要把地上的短矛捡起。

     短矛的矛头是铜制的,非常锋利,这些金属武器,对匈奴来说异常珍贵。

     看到那个匈奴弯下腰来捡地上的短矛,夏平安一咬牙,在那个匈奴骑兵的手想要够到短矛的瞬间,他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匈奴骑兵的手腕,借着匈奴骑兵马上的力量,一下子就把他从那被压的马匹下拖了出来。

     那个匈奴骑兵大吃一惊,没想到夏平安还活着,在他把夏平安从马匹身下拖出来的时候,夏平安却已经把他从马背上扯了下来,滚倒在地上。

     “#$#&·……”那个匈奴骑兵大叫了一声,说了一句匈奴语。

     夏平安听不懂那个匈奴骑兵在说什么,不过却能看清那个匈奴骑兵的动作,那个匈奴骑兵一倒在地上,就把夏平安压在身下,一只手就掐向夏平安的脖子,用凶狠的眼睛瞪着夏平安,同时另外一只手就摸向自己腰间的短匕首。

     而夏平安左手肩膀受伤,已经使不出多少力气。

     这种搏命的时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所以他只做了一件事,他用还能动的用手的拇指和食指,直接从那个匈奴的两只眼睛之中扣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