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二十章 掌控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两道人影在海上急速飞驰,风驰电掣,而北海港的一切,只不过是片刻之间,就已经完全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
     皇太子北堂忘川身边的黑袍老者,紧紧追着前面那个脸上戴着黄金面具的人。
     密集的火球不断从黑袍老者的身边飞射而出,朝着前面那个人轰去。
     而前面那个人也不断释放火球朝着后面轰来。
     两人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音速,在两人贴着海面飞过去的时候,两人的身边会响起巨大的音爆声,海面就像被两道无形的犁划过一样,海水翻滚,在海面上留下两道白色的痕迹……
     偶尔有火球入海,都会瞬间爆炸,那高温把海面上的海水蒸腾出一大片水蒸气。
     如果夏平安在这里,一定会觉得这在追击搏杀的双方,犹如驾驶着战机在空中搏杀一样,双方的强悍,普通人已经完全难以想象。
     就在这两人在海面上迅速飞驰着的时候,那个脸上戴着黄金面具的人,突然看到前面的海平面上,出现了一幕奇景——一轮红日从海面上跳跃而出,光芒万丈。
     太阳就在两人的头顶上,怎么还会有太阳从海面上升起?
     眨眼的功夫,第二轮太阳也接着从海面上升起……
     第三轮……第四轮……
     身前,身后,天上,地下,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升起了八轮红日。
     一个穿着白袍,白袍上绣着八只三足金乌的男人背着双手,站在满天红日之下,冷冷的看着那个冲过来的脸上戴着黄金面具的那个人。
     看到八轮红日的瞬间,那个脸上戴着黄金面具的人一下子停了下来。
     脚下的大海已经消失了……
     戴着黄金面具的那个人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到处都是火焰的世界,那八个太阳,就是这个世界的一切,这个世界的天空之中,浮现着一个横跨天际图案,那个图案,是三道横线,中间那道横线从中断开。
     要是夏平安在这里,一定能认出那横跨天际的三道横线,就是一个离卦。
     离,代表火!
     穿着白衣的男人身上的气息,犹如这个世界的君王,冷漠,无情,强大,俯视一切。
     脸上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抬起头,看着天空之中那充满了浩荡天威的三条横线,声音一下子苦涩无比,缓缓吐出四个字,“离火天君!”
     穿着白袍的男子冷冷的说道,“临死之前,你都要戴着脸上的那个东西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你!”离火天君平静的说道。
     “哎……”脸上戴着黄金面具的人幽幽叹了一口气,轻轻取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露出面具后面一张温文尔雅的清瘦老者的面孔,此刻,那一张面孔,有着绝望的死灰色。
     “没想到上京城中大名鼎鼎的医圣居然是血魔教的坛主!”白衣男子微微摇头。
     “你我到了最后,不过是求一丝封神不朽的契机而已,此刻也不过是各为其主!”清瘦老者彻底平静了下来,还莞尔一笑,双眼一下子变得血红,身上的气息也开始迅速攀升,“魔门即将大开,世间汹汹,众神的战火已经重燃,站在众神之上的那两位主宰会再次争锋,宇宙反复大道轮回之间,我或许只是比你先走一步而已,我在下面等你……”
     “死到临头,那么多废话!”白衣男子伸手一指,那三道带着浩荡天威的横线压下,八轮红日绽放万丈光芒,整个虚空之中的温度,一下子就攀升到了难以想象的境地,整个空间都在高温之中扭动着。
     三道横线临头。
     清瘦的老者的面孔瞬间狰狞,身体一下子暴增到五米高下,全身的肌肉凸起,指甲变长,头上生角,皮肤上开始出现了坚硬的鳞片,身上血气翻滚,发出怒吼,无数的召唤物像潮水一样出现在他的身边,人类,战士,奴兵,各种怪异的生物,还有术法的防护……
     一切的挣扎都毫无意义,就像泰山压顶,落在鸡卵之上。
     “嗤……”的一声……
     血魔教的坛主和所有的召唤物与术法在三道横线之下瞬间化为轻烟,一下子消散,半点渣子都没有留下来。
     三道横线八轮红日消散,大海重新出现……
     白袍男子站在虚空之中,不远处,黑袍老者安静的等待着,自始至终,其实只过了不到半分钟,两人脚下还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头上苍穹,也只有一个太阳。
     “是上京城的医圣,已经杀了!”白袍男子平静的说道。
     黑袍老者行了一礼,转身就朝着北海港飞去。
     白衣男子站在空中,白衣猎猎,他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烈日,轻轻叹息一声,“魔门大开,世间汹汹,哎……”
     ……
     北海港北面的天空之中,一时间,血色的火光与闪电布满天际,恐怖的虚空神雷在天空之中爆开,一下子就笼罩了方圆十余里的天空,如一把血色的大伞,把皇太子北堂忘川和北堂忘川身边的一干侍卫都笼罩了进去……
     “哈哈,给我死,北堂忘川又如何,也要成灰,哈哈哈哈……”一个戴着鬼脸面具的人在虚空神雷的下面狰狞狂笑。
     那种成功刺杀大商国皇太子的成就感,一下子让那个人上头了,欲罢不能。
     但转眼间,那个狂笑的人的笑声一下子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到,北堂忘川和他身边的侍卫们,在恐怖的虚空神雷之下,身形瞬间变得单薄,一个个人居然变成了纸片。
     纸片上绽放出淡淡的黄光,抵御了虚空神雷不到半秒,但眨眼之间,纸片就成了灰烬。
     不好,是替身傀儡!
     血魔教耗费了那么多珍贵的虚空神雷布置的绝杀大阵,最终居然是炸了几张纸片?
     中计了!
     戴着鬼脸面具的人想要飞退,但却看到一个挑着扁担的老头出现在他面前。
     “七海鲨妖,别来无恙,上次的伤好了么……”
     “毛毛大师……”七海鲨妖见鬼一样的惊叫起来。
     那个老头对着戴着鬼脸面具的人微微一笑,下一秒,老头的竹扁担就变成了一个翠绿色的钓竿,钓竿一甩,七海鲨妖的嘴巴和脑袋就被一个金色的鱼钩勾住了。
     七海鲨妖整个人被老头用钓竿钓着,重重的甩出,像一颗炮弹一样,撞击在附近的一座山峰之上,整座山峰轰然粉碎,七海鲨妖的面具也掉了下来。
     面具下的七海鲨妖骨折经断,吐血三升,一张脸,从中裂成三瓣,丑恶如魔。
     还不等那个老头再次甩出钓竿,七海鲨妖已经惊恐的一拳轰碎自己的脑袋,脱掉金色的鱼钩,整个人的身体一下子化为三股血烟,朝着海上的方向疯狂逃窜。
     翠绿色的钓竿再次甩出,金色的鱼钩勾住一股血烟,老头收杆,伸出一只手,捏向那一道血烟,直接把血烟捏爆。
     一个穿着书生长袍的男人出现,拿着一支笔,用笔写了四个字,两个“困”字,两个“焚”字,第二股第三股血烟就被困住,然后剧烈燃烧起来。
     第二股血烟眨眼成灰。
     第三股血烟也成了灰,但在那灰烬之中,却飞出一颗红色的珠子,光芒一闪,就从原地消失,下一秒那珠子出现在远处的海面上,一下子没入到海里。
     翠绿色的钓竿和金色的鱼钩想要把那珠子勾住,但却勾了一个空。
     “劫魂宝珠,没想到七海鲨妖手上有这保命的宝贝……”拿着钓竿的老头飞来,看着那颗珠子消失的方向,惋惜的说了一声。
     穿着长袍的书生飞来,也摇了摇头,“那老东西在海上可弄了不少宝贝,估计是私藏的,算漏了,不过他这次就算能活命,也只有一缕残魂,不知道能寄生在什么东西身上,今生修为再也无望恢复到今日的地步,下次见到再收拾他……”
     “说得也是……”
     北海港中,被召唤出来的军团已经出现,开始清剿那些混入到城中的海盗……
     一切尽在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