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到手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刚才夏平安第七次举牌的时候,这颗“唐太宗梦得薛仁贵”的孪生召唤界珠的价格已经突破了7800金币。
     说实话,出价出到这里,已经完全超出夏平安的预料了,原本夏平安以为一颗梦师界珠,最多四五千金币就能得到,没想到这颗界珠居然能冲到这么高。
     夏平安在咬着牙加价,因为这颗界珠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一旦融合,除了可以成为梦师,居然还能得到“白袍神将”的召唤位,这诱惑让夏平安无法抗拒。
     拍卖师口中所说的那个白袍神将,应该就是薛仁贵。
     而“唐太宗梦得薛仁贵”的这个典故传说,夏平安同样也非常熟悉,融合起来轻而易举。
     但……
     在这拍卖场里,有钱的就是爷啊!
     喊出一万金币的那个人就坐在拍卖场的前面,这个出价,直接比刚才的价格一口气就多出了2200金币,上万金币一颗界珠,直接击穿了很多人的心理底线。
     夏平安朝着那个出价的人看去,只见出价的那个人是一个穿着黑衣面容冷漠的老头。
     拍卖厅中一片安静,那个老头出价之后,主动站了起来,环视一周,吹了吹嘴上的胡须,手上拿出厚厚的一叠金票,仰着脸继续开口,“我们家公子刚刚得到这颗孪生梦师界珠的神念水晶,所以今天这次的拍卖会这颗孪生梦师界珠我们公子势在必得,我这手上有十万金币的金票,诸位有谁想要与我争一争的,尽管开价,大家可以争一争……”
     看着那个嚣张的老头,夏平安也沉默了下来,迅速在心里评估着。
     他不知道那个老头的身份,但那个老头背后的公子,在这种场合能让一个仆役或者是手下带着十万金币来拍卖一颗界珠,那个公子的家世身份绝对不普通。
     自己手上的全部金币只有两万多。
     用这两万多的金币去买一颗界珠,太亏了,对自己来说绝对划不来,而且在抬高了那颗界珠的拍卖价后,自己既得不到那颗界珠,同时还会让自己惹上一个未知的敌人,这买卖实在太亏,完全是损人不利己。
     只是在心中斟酌评估了一番之后,夏平安就暗暗摇了摇头,明智的选择放弃了。
     刚才其他那些在争夺拍卖这颗界珠的人,也不是傻子,各自评估了一下,也一个个的放弃了。
     等了几秒钟,看到拍卖场内没有人再开口,台上的拍卖师开始说话了。
     “还有人出更高的价么,还有么,没有的话,那三,二,一……”拍卖师的小木锤在拍卖台上干脆利落的敲了一下,“恭喜112号买家,这颗孪生梦师界珠是你的了!”
     听到锤声落下,那个站起来的老头才重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座位上的夏平安苦笑着,心里有些失落,奶奶的,没想到要拍一颗梦师界珠这么难?
     看来,这次不行,以后再找机会了。
     后面的二十多分钟,拍卖场里又拍卖了一些界珠,随后又拍卖了一些神念水晶,夏平安都没有出手。
     神念水晶对他来说无用,而拍卖场里的界珠,价格炒得都很高,对资金有限的夏平安来说不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所以也就放弃了。
     就在夏平安以为这次拍卖会自己会一无所获的时候,一个女子走到拍卖台上,对着拍卖师耳语了几句,随后又下了台离开了。
     “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刚刚我们拍卖行又接到了一个客户的委托,那个客户是一个赏金猎人,刚刚从海上得到了一颗梦师界珠,因为那个客户急需用钱,所以我们拍卖行决定临时加拍一颗梦师界珠,关于那颗界珠的资料,请大家看我身边的幕布……”随着拍卖师的介绍,又有一颗界珠的投影出现在了幕布上,看到那颗暗红色的界珠,夏平安精神一震。
     因为新来的那颗梦师界珠上,就有四个小篆,“晏婴解梦”。
     “在众多的梦师界珠之中,这颗界珠比较特别,熟悉梦师界珠的人都应该知道,这颗梦师界珠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死亡梦师界珠,是最危险的梦师界珠之一,它没有刚才的那颗孪生梦师界珠有名,同时融合这颗梦师界珠的死亡率还非常高,几乎是所有梦师界珠里最高的,如果没有相应的神念水晶配合,单独融合这颗梦师界珠,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三十五以上,而成功率却非常低,迄今为止我们知道这颗界珠融合成功的案例,都是由神念水晶配合融合的,这一点在拍卖之前我先给大家介绍清楚,请想要拍卖的人慎重决定!”
     台上的拍卖师在非常严肃的介绍着这颗界珠。
     随着拍卖师一介绍,夏平安立刻就明白了,历史上的晏婴,也就是晏子,比较出名的是给齐景公解过两次梦,其中最危险的一次解梦,就是在齐景公征讨宋国的时候的那次解梦,那次晏婴随军出征,要是梦解得不对,齐国大军和晏子搞不好就玩完了,这也应该是这颗界珠融合失败后死亡率高的原因。
     “这颗梦师界珠的拍卖底价是1500金币,每次加价不低于50金币,现在开始拍卖!”
     拍卖师话音一落,夏平安就开始举牌。
     比起刚才的那颗“唐太宗梦得薛仁贵”的孪生召唤界珠,这颗死亡率高,而成功率低到令人发指的“晏婴解梦”的界珠,明显就人气不行,刚才追拍那颗“唐太宗梦得薛仁贵”的孪生召唤界珠的拍卖者,不少人只是犹豫的举了两三次牌后,就对这颗界珠失去了兴趣。
     夏平安只是举牌几次之后,这颗梦师界珠的价格就被夏平安举牌到了2650金币。
     “2650金币,还有更高的么,还有更高的么……”台上的拍卖师看着刚才举牌到了2600金币的那个人,那个人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再举牌。
     “三……二……一,啪,恭喜1569号拍卖者,以2650金币的价格拿下这颗梦师界珠!”
     听着拍卖台的木槌声响,夏平安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2650金币,这个数目也算是夸张了,几乎是夏平安买过的最贵的界珠,这颗梦师界珠的价格,实在是贵得有点离谱了。
     不过好在,拿下了!
     二十分钟后,拍卖会结束。
     夏平安凭着自己手上的入场券,来到拍卖行的交付处,在付了2650金币之后,就把那颗“晏婴解梦”的界珠拿到了手里。
     走出鹏王拍卖行,外面的夜市,还正是热闹的时候。
     今晚用2650金币收获这颗界珠差不多了,夏平安不想再花钱引人注目,所以走出拍卖场后,他就在路边,准备叫辆出租车返回他租住的院子,先把这颗界珠融合,成为梦师再说。
     “这位公子请稍等一下……”身后传来一阵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和一个男人的声音,夏平安回头,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气喘吁吁的胖子,从后面追了上来。
     那胖子一身穿得油光水滑的,嘴唇上有两撇漂亮的八字胡,还戴着一幅金丝眼镜,看起来像是一个体面的生意人。
     “你在叫我么?”夏平安转过头问道。
     “敝人叫卢林杰……”那个男人微笑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纯银的名片盒,抽出一张烫金名片,递给了夏平安。
     夏平安接过来一看,那名片上印着这个卢林杰的名字,同时还有他的身份——富安牙行掌柜。
     牙行就是中介公司,但这富安牙行是干什么的?夏平安莫名其妙。
     卢林杰笑了笑,“刚才我在拍卖厅中看到这位公子举牌拍卖了一颗梦师界珠,公子可是有在上京城中做梦师的打算?”
     夏平安一下子警惕了起来,“我做不做梦师与你何干?”
     “公子不要误会,我其实就是为上京城中的梦师们服务的牙人,无忧楼的水月大师公子应该认识吧,那水月大师最早也是我的顾客,他的第一个顾客就是我给他介绍的!”
     那个卢林杰开始给夏平安解释起来,“在这上京城中,可是有不少人幻想着靠梦师这个行当日赚斗金,所以梦师这个行当竞争也非常激烈,公子可能不知道,仅仅在这天元桥夜市,做梦师的人就有十多个,但真正赚大钱的,也就一个水月大师而已,在上京城其他的地方,梦师很多,没有八百也有五百吧,但像水月大师这么赚钱的却不多,那些不赚钱的梦师,有些除了自己占梦的本事不行之外,大多数,也就是没有顾客上门,特别是一些新入行的梦师,名声不显,想要赚钱则更难,公子若成为梦师,可以来找我,我可以给公子介绍客人。”
     听这个卢林杰这么一说,夏平安明白了,原来这个卢林杰是给上京城中的梦师们介绍客人的,看来这上京城中的占梦行当已经发展到相当规模水平了,居然连给梦师拉客人的中介牙行都应运而生。
     “好的,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来找你!”夏平安收起那张名片,看到有出租马车过来停下,也没有和卢林杰多聊,随后就上了马车,让车夫到屏山脚下的长乐巷。
     在路上,马车再次路过无忧楼!
     看着无忧楼外面小广场上排着队的那些马车,夏平安越发确定,这梦师,还真是一个赚钱的好行当。
     只要今晚过后,融合了这颗“晏婴解梦”的界珠,他也可以靠这个在上京城混饭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