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零六章 心悸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北堂忘川?
     这个名字夏平安可是太熟悉了,不熟悉都不行。
     那是大商国的皇太子,黑暗战神教的宗主教,在整个上京城,整个大商国,北堂忘川都是站在金字塔顶尖的那种人物,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对北堂忘川这个名字,夏平安自然是知道的。
     没想到血魔教居然要对大商国的皇太子下手。
     这个消息价值太大了。
     哪怕坐在马车里,夏平安的心脏也剧烈的跳动着。
     海琴号游轮舱底的会议还在继续着,刚刚那个人说出来的话,也让与会的其他人感到有些震惊,房间里有短暂的安静。
     “如果北堂忘川好杀,那何须等到现在?”坐在唐家长老对面的一个人冷冷的开了口,“北堂忘川已经是五阳境的强大召唤师,我们在座的诸位,恐怕无一人是北堂忘川的对手,更何况,北堂忘川身边强者如林,听说北堂忘川身边还有七阳境的皇室供奉秘密保护,这怎么下手?”
     “是啊,真当裁决军那些人是吃干饭的么?”旁边又有一个人说道,“虽然我们的实力也不弱,但在大商国,必须要承认,还是他们占优势!”
     “北堂忘川会在下个月的5月15日会离开上京城,乘坐飞艇到北海港参加大商国海军的新将舰下水仪式和随后的舰队阅舰式,那时北堂忘川身边的护卫最薄弱的时候,坛主已经有了安排,到时候坛主会牵制住北堂忘川身边的皇室供奉,你们负责牵制住北堂忘川身边的其他护卫和舰队的那些高手,到时会有人负责出手击杀北堂忘川,这次行动,事关重大,坛主要求你们倾尽全力,哪怕暴露我们的在上京城和大商国的部分实力也在所不惜……”
     说着话的那个人一边说着,手一动,就拿出了七块黑色的水晶,递给了在座的其他人,一人一块,“这是坛主给你们每个人安排的任务,你们看一下吧!”
     那七个人各自接过一块黑色的水晶,把心神浸入到水晶之中,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就了解了水晶中的内容和信息,然后一个个就把黑色的水晶捏碎。
     哪怕夏平安有福神童子在房间里,福神童子也无法得知那些水晶中的具体内容和安排,夏平安自然也就不会知道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木蛟州大廷国以前在火器制造领域并无出奇之处,我一直没有听说过大廷国有什么了不起的巨匠,那巨炮和高爆炸药一直是各国军方都在重点研究的项目,但其难度非常大,各国的进展都很缓慢,为何大廷国现在一下子就有了这样的能力呢,居然能同时在巨炮和高爆炸药两个方面完成了突破?”房间里一下子有人开口问道。
     “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说的第二件事,大廷国的火器研究之所以在短短时间内突飞猛进,给我们带来巨大的麻烦,那是因为大廷国得到了一个渡空者的帮助!”
     “渡空者,就是那些从被主宰魔神的黑暗之塔镇压的次位面进入到元丘世界的人?”
     “不错,正是他们,那些渡空者都是自不量力想要挑战主宰魔神对次位面主宰秩序的叛逆者,他们一般实力都很低微,不足为道,但有些渡空者在火器和机械上面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能力,能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这次让大廷国的火器研究突飞猛进的,就是一个有这种能力的渡空者。”
     “坛主有什么指示?”
     “根据坛主指示,我们金月洲也来了几个渡空者,其中有渡空者可能已经到了大商国,血魔教上下,如果有遇到那些渡空者,格杀勿论,绝不放过,要是能击杀一个渡空者,就能得到一颗不死丹的赏赐……”那个人用森林的语气说着话。
     “不死丹……”房间里戴着面具的几个人都惊呼起来,似乎这是什么了不得的丹药。
     “那几个人长什么模样,怎么寻找?”有人开口问道。
     刚刚说话的那个人手一动,手上就多出了四幅画像,“这是有可能已经来到金月洲的几个渡空者的样子,你们记住了,吩咐下去,以后要是遇到,绝不能让他们活着!”
     四副画像放在桌上,画像上的人物面目清晰,栩栩如生,福神童子跳到桌子上一看,那画像之中的几幅面孔,就出现在了夏平安的意识之中。
     看到那四副画像的时候,夏平安的心跳几乎停了下来。
     因为夏平安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画像。
     除了夏平安自己的画像之外,其他三副画像,分别还有颜夺,巫战风和一个叫林青的召唤师。
     看着桌上的那几幅画像,唐家长老放在大腿上的手指颤抖了一下,面具后面的目光也在夏平安的画像上微微停留了一刹那。
     夏平安的面孔,他当然记得,只是唐家长老老谋深算,在这个时候没有表现出半点异常。
     很快,聚集在这个房间里的几个人就一个个通过船舱底部的水下通道离开了这里——一个个化为黑烟,没入到水中,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
     拿着避水珠的那个人最后离开,在关闭了水下的舱门之后,那个人从舱底的另外一条密道顺着楼梯一路往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进入到了游轮的一个豪华套房之内,脱下黑袍和面具,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长相英俊的中年男子,拿着一堆筹码,去了赌场。
     中年男子刚刚走出房间一会儿,就一下子遇到了一个搂着两个漂亮女子的油腻男人,那个油腻男人一看那个中年男子,微微吃了一惊,一下子连搂着那两个漂亮女人的手都松开了,身体有些僵硬,“啊,徐都尉……”
     “啊,别紧张,别紧张,我就来玩两把……”那个男子笑呵呵的说道,“这里没有徐都尉,只有来找乐子的徐公子,懂么?”
     “懂,懂,懂……”那个油腻男人连忙点头不已。
     中年男子拍了拍油腻男的肩膀,毫不客气的在其中一个漂亮女子的脸上捏了一下,笑了笑,“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好好享受……”,说完,就走了。
     “那个人是谁啊,这么没礼貌,还捏人家的脸,你也不说说……”一直等到那个徐都尉离开之后,那个油腻男身边的一个女子才撇了撇嘴,不满的撒娇道。
     “要想不变成这河里的白骨,把我伺候好就行了,就别问那么多懂么?”油腻男有些心悸的交代道。
     那两个女人点了点头,变了脸色,再也不敢多问。
     福神童子身形一闪,嘻嘻一笑,从这个男人的脑袋上离开,眨眼功夫就再次追上了唐家长老,骑在了唐家长老的脖子上。
     ……
     唐家长老返回大宛会馆,刚刚躺在床上没多久,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啊?”
     “长老,是我,唐龙……”
     “这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不行么?”唐家长老故作威严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长老,这个,我刚刚在外面发现了一张通缉令,感觉有些奇怪,所以拿来给长老您看看!”
     “通缉令,什么通缉令?”
     房间的门打开,唐龙进来,手上就拿着夏平安的那张通缉令,“长老,你看,这个人不是之前那个中了失魂术的人么,没想到这个人也在上京城,居然还被通缉了……”
     看到通缉令上夏平安的面容,唐家长老的脸色微微一变。
     ……
     “客官,长乐巷到了……”不知何时,马车停了下来,车夫下了车,态度恭敬的给夏平安打开马车车门。
     一直到这个时候,夏平安在马车上才如梦初醒,一下子回过神来。
     外面的路边亮着煤气灯,几栋豪宅大院在黑暗中若隐若现,打更人的声音在夜色中回荡着,紧挨着屏山的大街上一片宁静祥和。
     只是对夏平安来说,他只感觉上京城的夜色中,危机四伏,让人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