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二百零二章 梦师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那卖界珠的女子很泼辣,不好惹,刚刚围在摊位前的那两个人看样子似乎是刚来上京城没多久的预备召唤师,想来这里见识一下,所以也没有和那个女子争吵,嘀咕了两句,也就走了。
     1100金币,说来简单,但上次夏平安从这里换到的福神童子和扁鹊的界珠,总共也就500金币左右,1100金币这个价格在界珠之中,算得上是小贵了,可以买三四颗普通界珠了,哪怕在上京城,这1100多的金币,也可以买一套房子了。
     界珠的定价就是这种,那些融合的成功率相对偏高,可以有召唤位而且就算融合失败也不会死人的界珠,价格往往都卖得非常贵,这种类型的界珠非常受人欢迎。
     上京城中不缺有钱有势的召唤师,对那些召唤师来说,这种界珠是他们的最爱。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要买么,不买赶紧走!”那个女子看了夏平安一眼,看到夏平安穿得体面,看起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语气才稍微缓和了那么一点。
     夏平安笑了笑,“姑娘,我站在这里,当然是想买的,诚心想买,不过这个价格的确有点贵了,能再便宜点么?”
     听到夏平安想买,那个女的来了一点精神,又上下打量了夏平安一眼,“行,我就给你便宜20个金币!”
     “也别便宜20个金币了,我看姑娘你也是爽快人,姑娘你对这个界珠的心理价位应该是1000金币左右,把那100金币的零头抹了,1000金币我就买!”
     1000金币对夏平安来说也不算小数目,但这颗界珠召唤的可是刺客啊,可以神出鬼没的杀人不说,召唤出来的刺客还能不断的融合其他界珠提升自己的能力,夏平安觉得这颗界珠会有大用,所以也就不吝啬这1000金币了。
     果然,听夏平安这么说,那个女的眼睛亮了一下,“你能现在就付钱么?还是要让我封着珠子等你?封珠的话就不是这个价了……”
     封珠,也是这夜市里卖界珠的一个规矩,某人看上了某颗界珠,但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就可以和卖家商量,让卖家封珠几日,等他凑够钱来再来买,封珠的话买家会先预付一点订金,然后卖家在双方商量好的封珠日期之内,不得再把界珠拿出来展示或者交易给其他人。
     因为这买家和卖家不熟,又是大额交易,封珠的话会涉及到交易的诚信问题,所以这夜市里的保行也就应运而生,只要出少量费用,保行为双方的封珠交易提供担保,卖家把珠子寄存在保行之内,等日期到了,卖家就能把珠子取出来卖出,如果买家失信,那就会承担相应损失。
     “我给你金票,现在就可以交易!”
     “好,那就1000金币卖给你!”那个女的很干脆的说道。
     夏平安直接从随身的装备空间里拿出一张1000金币的金票,递给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检查了一下金票,发现金票没有问题,就把那颗“田光论勇”的界珠递了过来,双方很干脆的就完成了交易,各自分道扬镳。
     前两日夏平安还感觉自己这一万金币左右的“身家”应该挺经花的,没想到眨眼间,一颗刺客界珠到手,身家一下子就缩水了十分之一。
     夏平安一边在夜市里走着,瞄着街边的那些界珠,夜市里那些摊位上的界珠很多,不少都是夏平安之前融合过的,刚刚花了一大笔钱,下面再买界珠的话,夏平安就找着那些便宜的界珠来买了。
     只是很快,夏平安就又花了700多金币,在几个摊位上买了四颗界珠。
     这四颗界珠有两颗神力界珠,一颗神力界珠上写着“徐杲”两个小篆字体,另外一颗界珠上写着“邵溥民”三个小篆字体,这两颗神力界珠,融合成功只增加神力,失败的死亡率非常高,特别是后面那颗,所以价格就相对便宜,这两颗界珠加起来刚刚200多金币。
     除了这两颗界珠之外,还有两颗有召唤术法位的界珠,一颗界珠上写着“句龙”两个字,另外一颗界珠上有“汤誓”,听说融合成功“句龙”界珠可以掌握土系的召唤术法,而融合成功“汤誓”界珠可以给被召唤出来的人物施加增益类的术法,让被召唤出来的任务战力大增,这两颗界珠搞不好融合失败也会死亡,所以价格也不贵。
     在夜市里转了一圈,眨眼就1700金币花出,夏平安的身家一下子就缩水六分之一,着实是花钱如流水一行。
     不过夏平安没有停下来,他在继续逛着夜市,还准备再买几颗界珠,夏平安盘算着,他剩下的资产,省着点用,应该可以让自己达到二阳境。
     一阳境需要新增630点神力突破,而二阳境就需要新增840点神力才能突破了,要突破到二阳境,自己秘密坛城中的神力上限至少要超过1470点……
     夏平安一边在夜市中逛着,一边在心里嘀咕和思量着,还是要找一份赚钱的生意,不然他的那点钱实在不够花,而赚钱的生意的话,穷人的钱不好赚,最好是赚富人的钱,上京城中的富人最多,而这个群体有什么消费习惯呢?
     健康长寿,这是所有人都希望的,不止是富人,自己能召唤扁鹊和一级的丹药师,应该有点竞争力,但这个竞争力不是核心竞争力,自己有的别人也有,所以想靠这个赚大钱有点不太现实。
     除此之外,那些富人还关心什么呢,自然是怎么继续把荣华富贵的生活和日子千秋万代的继续下去,这个说起来就有点宽泛了,但应该是一个切入点。
     黑吃黑的生意来钱最快的,但像孙皓那样的送财童子,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自己一个小小的一阳境的召唤师,在上京城这种卧虎藏龙的地方,想要做黑吃黑的生意,那是活腻歪了。
     夏平安在夜市中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夜市的一个热闹所在。
     那街边有一栋四层楼高的阁楼,那阁楼灯火辉煌,阁楼上的风铃,在夜风中叮铃作响,就像奏乐一样,阁楼外面有一个和夜市连在一起的院子,院子里有水榭回廊,柳叶荷风,颇为幽静,那院子外面是一个小广场,几十辆华丽的黑色四轮马车就停在那小广场上,似乎是在排着队。
     就在夏平安打量着那栋阁楼的时候,一个穿着墨绿色的天鹅绒披风戴着黑纱帽子遮着自己脸的贵妇在一个侍卫一个侍女的护送下从那阁楼上走了下来,穿过纡回的水榭回廊,从院子的侧门出来,上了一辆黑色的四轮马车,直接离开。
     下一秒,就有一个模样神气穿着青衣的十二三岁的少年从阁楼上走出来,穿过院子来到外面的广场上,面不改色的大声说了一句,“拿到八号牌的人请上无忧楼……”
     听到这话,小广场上的一辆由四两匹纯白骏马拉着的马车的门打开,然后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徐老板,你也来无忧楼了?”一辆马车的窗户打开,露出一个戴着眼镜模样文质彬彬的中年人和那个下车的男人打了一个招呼。
     “最近做了一个怪梦,那梦境一直在我脑袋里翻腾,好不容易让人来排了一块牌子,想请水月大师解一下,看一下是吉是凶……”那个徐老板笑着说道。
     “好的,好的,你先去,我是十一号,过一会儿再来……”戴眼镜的中年人笑着说道。
     徐老板点了点头,快步来到那个穿着青衣的少年面前,恭敬的掏出一块牌子递了过去。
     那个少年接过牌子看了看,点了点头,然后才带着那个徐老板进入院子,穿过水榭,然后登楼。
     而那些马车上的不少人,一个个都羡慕的看着那个登楼的徐老板。
     和人解个梦都有这么大排场么?居然让这么多人在这里等着。
     夏平安看了一下等着的那些四轮马车,尼玛的,没有一辆是出租马车,都是私人马车,而且都带着车夫或者是侍卫,还有侍女,都是上京城中的有钱人啊。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看到前面路过一个模样和蔼的男子,夏平安连忙拦在那个男子面前,问道“这位兄台请了,请问一下,这里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多人在排队?”
     那个男子看了夏平安一眼,看到夏平安说话客气,穿着也不俗,就耐心说道,“这里是无忧楼啊,水月大师给人解梦的地方,水月大师是上京城中最出名的解梦师,能用梦境预知吉凶,观人祸福,你不知道么?”
     夏平安眨了眨眼,解梦师?上京城还有这职业,他孤陋寡闻,之前还真不知道……
     “哦,那些来排队的人都是来解梦的么?”
     “当然!”
     “请问一下,水月大师给人解梦一次要多少钱?”
     “呵呵,你以为有钱就行么,还要排号呢,在水月大师这里排号,一个号就30个金币……”
     给人解一次梦就30个金币?夏平安看看那些排在外面的几十辆马车,心中一算,瞬间惊了。
     尼玛,这么干下来,一个晚上岂不是就能挣上千金币,黑吃黑都没这么赚钱。
     “哈哈哈,一看兄弟你的模样估计就刚来上京城没多久,解个梦30个金币算什么,有些卦师,随便一个卦就要几十上百金币的多了去了,那些有钱人就信这个……”被夏平安问话的那个人还鄙视了夏平安一眼,然后带着优越感摇头离开。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不到三分钟,夏平安就看到刚才上楼的那个徐老板从楼上下来,坐着马车离开。
     这么一会儿就30个金币到手了?
     之前那个神气的青衣小厮又在外面喊了一句,“拿到九号牌的人请上无忧楼……”
     一辆马车的车门打开,然后,同样有一个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面目的女子,戴着黑纱帽子,在一个侍女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然后和那个青衣小厮走进了院子,穿过水榭回廊。
     不知道那个水月大师解梦有多厉害?
     夏平安心中想着,直接念头一动,用遥视能力跟着那个女人和侍女一起进了无忧楼。
     无忧楼内富丽堂皇,又透着一股典雅,楼内有熏香。
     进入到楼内,那个进楼女子身边的侍女留在了外面的小厅,只有那个戴着面纱的女子在青衣小厮的带领下穿过一道槅门和珠帘,然后来到了里间。
     一个穿着白袍的老头端坐在一张茶几之后,看起来那老头卖相还可以,白发白须的,不过夏平安一看,就感觉那个老头有些过于精致和刻意了,似乎少了一点高人才有的那种真正的风范。
     进来的女子取下了帽子,露出了本来面容,那是一个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妇人。
     那妇人就坐在了那个老头的对面,忧心忡忡,“水月大师,我前日做梦,在梦中梦到自己在家里突然有人给我们家中送来很多布帛,说要给我做衣服穿,不知这是何征兆?是不是我丈夫又在外面养小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