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仙人收徒(一)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秦舍长,这位老丈就是连日劳累,身感风寒,所以才发热晕厥,我刚刚已经给他开了三副汤药,这些汤药一日三次小伙煎熬,连服三日,只要发汗,这位老丈的风寒就可祛除,等待祛除风寒之后,让这位老丈多休息几日,应该就无碍了……”
     馆舍之内,夏平安随着请来的大夫走出房间,那个大夫五十多岁,姓白,背着一个药箱,是周围十里八乡有名的医生,夏平安让馆舍之人用马车请来,刚刚给长桑君看完病,正从屋子里出来。
     “好的,除了服药休息之外,不知还需要注意点什么?”夏平安恭敬的问道。
     “嗯,这几日那个老丈脾胃虚弱,不宜吃太多东西,最好只喝一点小米粥,等到那老丈康复之后,再吃一点肉汤补补,应该就无碍了!”
     “多谢白大夫!”夏平安亲自把那个大夫送出馆舍,给足诊金,然后让阿牛驾着马车送白大夫回去。
     白大夫开了一些麻黄、葛根、紫苏叶、防风、桂枝、白芷等药,已经用草叶包好。
     等重新回到馆舍,夏平安拿着药到了厨房,亲自给长桑君熬起药来。
     药罐什么的是馆舍常备之物,煮药倒也方便。
     扁鹊这个酒店总经理干得挺不错的,这座馆舍位于渤海郡,很有规模,整个馆舍占地二十多亩,围了一个巨大的院子,就在通往城里的道路旁边,有四十多间房,除了夏平安这个舍长之外,馆舍内还有个人,都是扁鹊的手下,在馆舍里负责厨房,马厩,客房的活,扁鹊这个舍长就负责记账和管理馆舍。
     因为扁鹊为人忠厚聪颖,又会文书写字,虽然年纪轻,但在馆舍里颇有威信,深得馆舍东家信任,对馆舍众人也厚道体恤,所以深得众人信服,这馆舍里每日迎接南来北往的客商旅人,生意不错。
     “啊,舍长,你怎么来厨房煮药呢,我来就好了……”夏平安煮了一会儿汤药,那负责厨房活计的郑观看到夏平安在厨房烧火煮药,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想要替夏平安煮药。
     “不用,不用,现在馆舍人多,你召唤外面的客人就好,莫要耽搁了馆舍的生意,这事我来就行……”夏平安连忙摆手,让郑观去忙活别的事情。
     这伺候老神仙的事情,夏平安怎么可以假手他人呢,必须自己亲自动手,才显得有诚意啊。
     “好的,那舍长有事你叫我!”
     “好,去忙吧!”
     不到一个小时,夏平安就煮好了药,他取了药,等药稍冷,他亲自端着药去了房间。
     长桑君还在假装发烧昏迷中,整个人显得有些迷迷糊糊的,夏平安把长桑君扶起来,亲自一勺勺的给长桑君把药喂了下去。
     等吃完药,长桑君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人看起来也稍微清醒了一点,“啊,我这是在哪?”
     “老丈,你在馆舍之内!”
     “我怎么在这里!”
     夏平安就把怎么把长桑君带到馆舍的经过说了一遍,“老丈你身体疲累,又感风寒,就好好在这馆舍之中休息一些时日,等身体好了再说!”
     长桑君双眼定定的看着夏平安,突然叹了一口气,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多谢秦舍长相救,只是我逃难至此,身无分文,恐怕无力支付馆舍所需……”
     “老丈哪里话,有钱要救人,没钱也要救人,我与老丈相见,就是有缘,老丈安心在这里修养就是,这馆舍里我说了算,老丈在馆舍里的一切开销,由我负责,老丈无需多虑,老丈好好休息!”
     把长桑君安抚了再躺下休息,等过了一会儿,夏平安又端来煮好的小米粥,让长桑君喝了一些。
     在夏平安的照顾下,长桑君的身体逐渐恢复,等长桑君的身体逐渐好了一些,夏平安就给长桑君端来肉汤,让馆舍中的人烧了热水,给长桑君泡澡沐浴,还给长桑君买来新衣服。
     如此不过五日时间,长桑君就逐渐恢复了过来,气色一日好过一日。
     ……
     这一日,夏平安正在馆舍之中核算账目,突然听到门外传来马嘶和喧哗之声,夏平安起初并未在意,这馆舍里南来北往的客人多,在马厩休息的马偶尔互相撕咬踢打是正常的事情,马厩那边有人照顾,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只要把打架的马拉开就行了。
     只是一会儿,阿牛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看阿牛的脸色,几乎要哭出来,“舍长,不好了,马厩里有一匹骏马晕倒了,那骑马来的几个客人说是我们馆舍里给马喂食的草料有问题,要让我们赔他们一匹马……”
     这个时代一匹马的价值,几乎和后世的人买一辆车一样,一般的人要买一匹马,那可要出不少钱,家里条件不好的,一匹马就能让一个家庭伤筋动骨,借债才能买得起。
     “阿牛,有事馆舍当着,你别急,我们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夏平安对阿牛说道,然后随着阿牛一起走出了房间。
     听到夏平安说有事馆舍当着,阿牛感激的看了夏平安一眼,然后才随着夏平安走出馆舍,来到外面院子里的马厩那边。
     马厩里有七八匹马,还有一匹枣红色的大马身体有些僵硬的躺在地上,马嘴里不时有白色的口沫,看样子已经不行了。
     几个背着包袱的客人激动的围在马厩旁边,正在和客栈里的几个伙计争吵着,火药味浓重。
     “这马我们昨天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就是一晚的功夫,这马就不行了,肯定是你们给我的马喂食的草料有问题,你们要么赔钱,要么就给我重新买一匹上等好马来……”
     那几个背着包袱的客人走南闯北,身上还带着刀剑,态度强硬,一看就不好惹。
     “这几位客官,我们喂食的马料都在这里,你们可以查看啊,其他马吃了没事,就这匹马倒了,这说明不是我们马料的问题,要是我们的马料有问题,这里的马都要倒下才对,这匹马应该是生病了,要是生病了可不管我们的事情……”客栈里的一个伙计在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