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除恶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嗤……”夏平安手中的长剑如灵蛇,电光石火之间,就洞穿了一个男人的脑袋,而那个男人刚刚想要伸手从身上掏出手枪。
     与此同时,夏平安召唤出来的两个精英奴兵,就在房间内几个男人惊恐的眼神之中,把手上的投枪投掷了出去。
     短短几米的距离,精英奴兵的投枪投出,那锋锐的枪头直接把两个刚刚想要站起身来的男人的胸膛洞穿,投枪上的巨大力道,直接把那两个人的身体带着朝后飞去,重重撞在身后的墙壁上。
     精英奴兵的投枪可以击杀魔鼠,那投枪对付普通人更是不在话下。
     投出两根投枪的两个精英奴兵一个身体前冲,手上的长戈刺出,直接在此洞穿一个刚刚想要起身的男人的脖子,长戈一挑,那个男人的脖子几乎被切断一半,整个人被精英奴兵的长戈挑飞,人在空中飞舞着,重重摔在了地上。
     还有一个男人想要跑,已经跑到了窗口,但却被另外一个精英奴兵追过来,那个精英奴兵还在数米之外,隔着一张桌子,手上的长戈就勾了过去,戈头如镰,勾住那个男人的大腿,往后一扯,那个男人惨哼一声,就被勾得倒在了地上,还不等他起身,长戈的戈头像是凿子一样从空中凿下来,直接贯穿他的后脑,那他钉在了地上。
     对这些在港口区横行,只能欺凌女子的混混来说,房间里的那两个精英奴兵,不啻于双眼闪动着红光的杀神。
     “你是什么人,我们无冤无……”房间内有一个男人推到了身后的椅子,整个人一脸惊恐的后退,在后退之中喝问了一句,想要逃。
     夏平安身如猛虎,在房间内的桌子上一蹬,整个人就扑了过去,还不等那个人推到门边,夏平安手上的长剑如一点流星,直接洞穿了那个男人的咽喉,那个男人捂着脖子,眼睛瞪大,看着夏平安缓缓倒了下去。
     下一秒,夏平安手上的长剑投掷而出,那长剑化为一道寒光,直接把十米之外一个浑身哆嗦着刚刚想要拿出手枪的男人的胸口洞穿,那个男人也缓缓倒在了地上。
     “我和你拼了……”一个穿着短褂的男人双眼通红,在恐惧中爆发出巨大的潜力,居然从身上掏出一把短刀朝着站在门口位置的夏平安冲了过去。
     夏平安冷冷的注视着那个男人,就像看一只蝼蚁,一直到那个男人冲到近前,夏平安才一拳轰出,直接轰在那个男人的心口位置。
     “噗……”男人红着的双眼猛的凸出,双眼一下子布满血丝,变得通红几乎要被从眼眶里震了出来,男人心脏背后的短褂瞬间就被一股力量震碎,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然后那个男人像一根煮熟的面条一样,软软倒在了夏平安的面前。
     夏平安这一拳,直接把那个男人的心脏震碎。
     同一时间,两个精英奴兵的投枪飞出,长戈刺出,房间里最后仅剩下的几个人
     “嗤……”
     “嗤……”
     “啊……”
     在破空声中,在几声低沉的而短暂的惨哼之中,房间内最后几个人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从夏平安破门而入到战斗结束,时间不到十秒钟,刚刚还在这个房间里开会碰头商量着徐贵死后牙行今后要怎么办的那些人,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变成了地上的尸体。
     这里是上京城港口区徐贵控制的牙行的办公室,此刻的时间,差不多是夜里九点多。
     在徐贵白天的死讯传来之后,这个牙行里的那些头目就迅速聚集在了这里,一个个在商量着今后要怎么办。
     徐贵虽然死了,但这门生意却还是可以做下去的。
     对徐贵的死,牙行里的这些徐贵的手下真心难过的几乎没有,不少人反而很高兴,很兴奋,以为终于轮到自己发财了,一干人都在商量着怎么继续做生意,继续给妓院供货,然后怎么分钱。
     而就在这个时候,夏平安如杀神一样突然出现,短短几秒钟后,这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夏平安用冰冷的目光扫视着房间,那两个精英奴兵就像两台冰冷的杀戮机器,在房间里牙行里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人再能站起来之后,那两个奴兵还拿着长戈,在那些尸体上冰冷的补着刀。
     此时此刻,徐贵身边的那个召唤师保镖在把徐贵送回家之后,卷着徐贵的一些家财,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徐贵身边的那个召唤师是聪明人,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而且徐贵死得很诡异,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在出手,在徐贵死后,那水下的透明冰刺被捞了起来,但没过两个小时就完全化成了水,连证物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那个召唤师知道徐贵平时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再加上徐贵死后,他是在场的唯一的召唤师,证物什么的一没了,最后连徐贵是怎么死的都说不清,跳个水游个泳就浑身窟窿的死了,那个召唤师怕连累到自己最后扯到自己身上,直接一不做二不休,卷铺盖跑路了。
     徐贵身边的几个女人,此刻的在徐贵的家中哭哭啼啼的为了那点细软财产吵吵闹闹,徐贵的尸体送到家中,有几个警察围着,做着笔录,也只能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夜晚的港口区,外面的大街上依然热闹无比,对这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外面丝毫未觉。
     徐贵的手下自然不止这些人,但这些都是徐贵手下牙行的大小头目,这些人都死了,徐贵的牙行也就四分五裂了。
     眨眼的功夫,夏平安把房间里的尸体全部收到了自己的空间仓库内,房间里没有再留下一具尸体。
     夏平安在房间的几个文件柜里找了一下,很容易就找到了房间里的大把契约和借条。
     那些契约和借条,都是这个牙行诱骗威胁那些被坑的女子签下的东西,也是这个牙行胁迫控制那些弱女子的工具。
     那些契约和借条上面按着手印,所有的契约和借条加起来,足足有一个柜子。
     “嗒……”在离开房间之前,夏平安弹了一下响指,被召唤出来的那两个精英奴兵就瞬间消失,一个团火光出现,那些契约借条就开始燃烧起来……
     ……
     一分钟后,夏平安从牙行所在的那栋小楼的另外一边的巷子里平静的走了出来。
     街上的煤气路灯已经点亮了。
     港口区的大街上依旧熙熙攘攘,来来往往都是行人和车流,港口区码头上的乘客、船只和货物的往来,几乎是一天不休的,哪怕是深夜,这里依然比其他地方要热闹。
     一辆四轮马车就停在巷口的路边。
     赶车的车夫看到夏平安来了,连忙笑着给夏平安打开了马车的车门,“客官,你给朋友的东西送到了?”
     “嗯,送到了,劳烦你久等了!”夏平安和赶车的车夫说着话,脚已经踩到了马车车厢的梯子上。
     “没有久等,没有久等,只是一会儿而已,抽半根烟的时间,对了,客官你现在要去哪里?”车夫笑着问道,夏平安这样的客人,其实不容易遇到,说话客气,给的车资又大方,如果车夫可以给乘客打分的话,夏平安绝对是五星级的乘客。
     “就去雨虹路码头……”
     “好勒……”看到夏平安上了车,车夫爽快的一抖缰绳,就驾着马车离开了。
     雨虹路码头距离这里不远,码头旁边就是秦安河,码头旁边有渡轮和一些画舫,也是热闹的地方。
     在夏平安乘坐着马车离开这里几分钟之后,在这里巡街的警察才发现了牙行建筑里的火光,警察吹响了哨子,十分钟后,一路上打着响铃的救火队的马车才赶到这里,开始灭火。
     那大火,已经把牙行的小楼烧塌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