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风波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巫战风召唤出来的精英奴兵是很强,但是夏平安召唤出来的精英奴兵却更加的强出一线,就是这一线之差,造成了最后的局面。
     三与三的对决,最后的结果呈现出来的时候,却是夏平安的奴兵只死了一个,巫战风的奴兵却已经全部挂了。
     巫战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双拳紧握,整个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着。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召唤出来的精英奴兵居然输了,他召唤的精英奴兵的属性值中,武力是16点,智慧有3点神文的加成,是52点,在奴兵之中,这个数值几乎已经顶天,他还没见过属性值比他的精英奴兵更高的。
     没想到,竟然还会输了!
     还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
     难道夏平安召唤的精英奴兵的基本属性比自己的还要高?
     “呵呵呵……”颜夺看着巫战风变幻的脸色,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在旁边轻描淡写的说着,“某些人要输不起想要赖账的话请随便,这种人我们也见得多了,我们就当放了个屁把他放了也行,要是某些人还觉得自己是个男人,说话算话,还承认这场赌战结果的话,就过来叫一声大哥和二哥听听,以后大家就是好兄弟!”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巫战风的脸上。
     巫战风的脸色彻底僵硬了,他机械般的迈着步子,全身的关节就像生锈一样,一步一步走到夏平安和颜夺的面前,双唇开闭了几次,终于咬着牙,闭着眼睛,从嘴里冒出了四个字,“大……哥……二……哥……”
     只是说了四个字,巫战风就一头汗水,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好了。
     颜夺哈哈大笑,伸出手重重的拍了拍巫战风的肩膀,“三弟,放心,以后有大哥和二哥罩着你,到了那边,遇到有人欺负你,就报我们的名字!”
     夏平安看了颜夺一眼,示意颜夺差不多了,适可而止,他笑了笑对巫战风说道,“俗话说不打不相识,颜夺刚才有一句话说得好,大家以后都是战友,理应同心协力,刚刚就是一场切磋,颜夺和你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
     巫战风看了夏平安一眼,咬着牙,“你不用安慰我,我巫战风不是输不起的人,输了就输了,什么结果我都认……”
     “咳咳,三弟,怎么和大哥说话的,也太没礼貌了,知道什么叫长幼有序么?”颜夺在旁边又一本正经的来了一句。
     巫战风喘着粗气,一语不发,扭头就离开了甲板。
     “海上风大,我们也回去吧……”夏平安打了一个哈哈,也和颜夺离开了甲板,返回自己的舱室。
     热闹没了,海上的确风大,其他人也就跟着散了。
     这场发生在甲板上的小小风波也就此结束,不过夏平安,颜夺和巫战风的名字,却也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知道了。
     这艘万吨级的巡洋舰的船体内部还算宽敞,上舰的召唤师,每个人都受到了优待,分到了一间小小的独立舱室,舱室内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那床和桌子,都是和船体连接在一起的。
     颜夺和夏平安的舱室紧挨着,两个人就直接来到了夏平安的舱室内。
     关上舱室的门,颜夺环视舱室一周,才又开了口,用玩世不恭的口吻说道,“咱们那个三弟实力不错,够胆色,也够聪明,就是太着急了一些,或者说太自信了,咱们54个人,还轮不到他跳出来当班长吧,想用踩下别人的办法来确立自己的地位,这法子其实也行,简单粗暴有效,只是他没想到会踩到了地雷上,把自己给炸飞了,三弟这运气也够呛的……”
     争风吃醋?那是小孩子做的事情,刚才的巫战风,只是想要借着姜朵儿的这个由头和鲜花,来确认自己在大炎国这54名召唤师中头狼的地位,想要扛起领袖的角色。
     只是巫战风没想到自己遇到了颜夺这个刺头和夏平安这颗地雷,当真是在所有人面前赔了夫人又折兵,领袖没当成,自己还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两个大哥,成了三弟,当真是够憋屈的。
     “不止是巫战风,那个姜朵儿也不是省油的灯……”夏平安轻轻说道,“那个女人已经看到巫战风在关注着她,跃跃欲试,是故意接近我们来找我们说话的!”
     颜夺一下子吃了一惊,这一点,他还真没看出来,“你说,是那个姜朵儿挑起的?”
     夏平安摇了摇头,“她未必想要故意挑起什么,她只是想借机看看大家的实力,同时在挑选评估进入到那边之后可以合作的伙伴,不经历事情,怎么能看出一个人的能力人品!”
     颜夺咂咂嘴,“那个女人也够狠,把自己当成诱饵丢出去了!”
     “她连这种九死一生的任务都敢报名,何况是把自己当成诱饵,能成事的女人,有哪个是单纯靠美色就通行无阻的?”
     “刚才其实你可以争一争巫战风想要的东西的,你只要让他低头就行!”颜夺觉得有些可惜,刚才夏平安太宽容了。
     “能参加《补天计划》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巫战风想争的东西,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他或许是想着到了那边之后让大家联合起来一起行动,力量更大,但我的想法则与他相反,我们只有分开,各自寻找自己的机缘,尽可能的有不同选择,才有机会!”
     颜夺问道,“你担心我们聚起来虽然力量是大了,但同时机会却少了,风险也大了?”
     夏平安点了点头。
     ……
     自甲板上的一场小小风波过后,战舰上就重新恢复了平静。
     战舰上的活动空间很有限,除了自己睡觉的舱室之外,上舰的召唤师们能活动的地方,就只有舰上的前后甲板,餐厅,浴室,和一个多功能的娱乐室。
     而那多功能的娱乐室内,就在还有几台游戏机和一个乒乓球桌,那是供舰上官兵们娱乐的地方,比起那个多功能娱乐室,召唤师们自己的秘密坛城都比那有趣多了。
     除了一日三餐之外,夏平安他们每日不是在自己的舱室之中,就是在甲板上看看大海上的风景。
     而那大海上的风景,一旦没了新鲜感之后,也就无聊了起来。
     在过了几天相对平静的日子之后,在上舰的第五天,天气开始变坏,海面上的风浪陡急,那万吨级的巡洋舰,在海面上开始大起大落,如山的巨浪一个接一个的拍来,那战舰的舰首,就像钢铁巨斧,一次次的劈向浪头,击碎巨浪,从巨浪之中起伏着,穿过去。
     这种时候,身在舰上,就像每时每秒都在坐着过山车一样,没有一秒钟,你的脚下是平静的,战舰那巨大的舰体,在每一秒钟都在颠簸着,晃动着,不是朝左就是朝右,不是被巨浪压下就是被巨浪抬起,除了那些老练的水兵,几乎没有人可以在这战舰上站稳,就连睡觉都要把自己捆在床上才行,而就算在睡觉的时候,你也能听到那巨舰身上传来的那种让人牙齿发酸的巨浪拍打着钢铁特有的那种声音。
     在这自然和天地的伟力面前,就算是万吨巨舰,也如一叶扁舟一样,就是被大海操弄的小玩具。
     在这种情况下,连夏平安都吐了。
     不少召唤师晕船,吐得天昏地暗。
     夏平安的这具身体,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就算身为召唤师,身体的生理运行机制也是需要时间来适应的。
     不止是人,连战舰上的老鼠,都受不了这种颠簸。
     夏平安亲眼看到有老鼠从舱室中跑到了外面的甲板上义无反顾的跳海自杀……
     颜夺这个家伙倒是无事一般,用他的话说,这样的场面,他以前早就经历过,身体早就适应了。
     从那天过后,巫战风就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了,他故意避开了夏平安和颜夺,就算偶尔在餐厅见到,巫战风的神色也僵硬得很。
     大炎国内倒是每天都有消息传来,那些传来的消息,都是某省某城被光复的信息。
     就在这样的颠簸中,海面上的气温越来越冷,舰队也逐渐靠近了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