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何止于画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那只野鸡就拴在距离夏平安所在树屋三十多米外的另外一颗树下,那里周围就是一片草地,没有东西可以遮挡住夏平安的视线。
     野鸡叫唤着,在草地上有些不安的踱来踱去,还拍动着翅膀想要飞走。
     在老猎人父子离开之后,山林里是喧嚣的,也是寂静的,夏平安就在树屋里闭着眼睛盘坐,耐心的等待着,真正把自己当成了历归真,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画技锤炼到极致。
     当年的历归真为了画虎,所付出的努力和牺牲,所下的决心,真是让人惊叹。
     老虎爬树能力不行,但这山林之中,会爬树的毒虫猛兽太多了,豹子会爬树,毒蛇也会爬树,毒虫会爬树,在这种环境下来山林里定居看老虎,那基本等于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这股精气神,才是一个人成事的根本。
     树屋里放着几块饼,还有两个水瓶,这就是夏平安的食物。
     附近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可以解决水源的问题,想要方便的话,只能从树上下来到附近的草丛里解决,这生活,和有巢氏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了,彻底活成原始人的状态。
     前面两天,那只野鸡都在咯咯咯的叫着,夏平安连一根老虎的毛都没看到。
     一只到了第三天的早上,夏平安在树屋内凝神静坐,突然之间,就感觉到外面的林子中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一股森然的杀机若有若无的回荡在林子中,那之前还在草地上叫着的野鸡,在这个时候突然就不叫唤了。
     夏平安猛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不远处的树上,一群鸟儿突然被惊得飞起,草丛一震晃动,随着嗷的一声虎啸,一只雄壮无比的吊睛白额猛虎就从附近的山坡上猛的冲了下来,那气势,说是风从虎,一点也不夸张。
     带着一股恶风就扑了下来。
     那只野鸡被吓得缩成了一团,看到猛虎扑来拍动着翅膀就想飞走,但那只野鸡刚刚跳起来,就被那只猛虎凌空一跃,血口大张,直接一口咬住,扑了下来。
     那只猛虎,生猛,霸气,带着狂野无尽的生命气息和百兽之王的气势,眼睛杀机毕露,动作刚猛有劲,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血腥,阳刚,力量的气息,难以形容。
     那不是养在动物园的猛虎,也不是关在笼子里的猛虎,而是一只鲜活的,随时能撕裂一切猎物和敌人的猛兽。
     看到那只猛虎,你才知道什么事真正的百兽之王的气质。
     猛虎扑食那只野鸡之后,瞬间钻到草丛之中消失不见,但是刚刚它出场扑食的那一瞬间的画面,却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夏平安的脑袋里。
     夏平安感觉自己心灵深处的某根神经被触动了一下,但又“欲辨已忘言”,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最后,他只拿出画纸和笔,在木屋之内抓住心中的那一点感觉,连续画了好几张画,想把那种感觉在纸上展现出来。
     但不管怎么画,夏平安总感觉自己画出来的猛虎,无法把自己心中的那一点感觉表达出来,总是欠缺着一点什么东西。
     之前夏平安觉得自己的国画已经不错,这个时候画了几张猛虎图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的画出来的猛虎还是欠缺着一点东西,这一点东西,或许正是历归真也在寻找着的。
     第二天,老猎人父子又来了,给夏平安送来了一只兔子和一些烙饼,那只兔子继续拴在那颗大树的附近,老猎人父子在大树附近撒了一点羊血。
     当天晚上,有一只野狼来,夏平安在树上用石头丢下去,大吼大叫,终于把那只野狼吓跑了。
     过了一天,那只猛虎又来了,很快就把那只兔子给叼走了。
     夏平安在心中记住老虎捕食的每一个动作,不断在画纸上一遍又一遍的想要把触动自己心中的那点东西画出来。
     过了两天老猎人父子又来了,夏平安让老猎人父子给自己带一点笔墨和纸张,因为他带来的笔墨纸张,已经彻底用完了。
     夏平安每天都在画虎,在学虎,在琢磨那只猛虎,脑袋里做梦睡觉想着的都是那只猛虎扑杀猎物的一举一动,整个人已经完全沉浸在那种状态之中,彻底忘记了这是在界珠里的世界,彻底忘记了自己此刻就是历归真,他画的老虎画像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像,他耗费的笔墨纸张越来越多,连带来的几只画笔都画秃了。
     让夏平安心中震撼的那一点东西,触动夏平安的并不仅仅只是猛虎身上的形象,而是猛虎身上的那一股百兽之王的精气神和一切生灵身上最原始最澎湃的那一股“兽之力”,那是一种韵,一种悟,一种道,难以言说。
     夏平安已经彻底沉浸进去了。
     猎人父子每隔三四天就给夏平安送一次东西,顺便看看夏平安还有没有事,每次来,都看到夏平安要么如痴如狂,要么静默不语。
     夏平安画的猛虎画,开始的时候他们父子俩感觉越来越像了,到了后来,看到夏平安画的那些东西,他们父子俩已经完全看不懂了,因为夏平安画上的东西越来越奇怪,有各种而言杂乱无章的各种线条,有时则是山川流云,有时则是摇动的树叶,或者是流动的溪水,有时甚至就是猛虎身上的一块斑纹,眼中的一点凶光,日出日落……
     猎人父子甚至怀疑夏平安是不是疯了。
     夏平安在树屋上一住就是两年。
     这一天,老猎人父子又来给夏平安送东西,然后老猎人突然说了一句话,“对了,今日我出来的时候我听到一个消息,隔壁村的几个猎户,在另外一个山头狩猎了一头猛虎,正要出售……”
     夏平安听了,心中一动,“大叔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我想把那只猛虎买下来……”
     “啊,你要离开这里了……”
     “我暂时下山一趟……”
     “要买整只虎,那可不便宜,那只老虎最贵的是皮,然后是骨,其后才是肉……”
     老猎户说的不便宜,其实只是相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对夏平安来说,这个时代的这些被狩猎的猛兽价格,像猛虎这种东西,并没有多贵,如果不是像白虎之类的珍惜品种,一只狩猎的老虎,身上带着几个叉子眼或者箭眼的,皮毛废了大半的,并不比一头活着的牛值钱多少。
     当然,要是有没有被破坏的完整的虎皮,那价格就是另外一个价了,想要完整的虎皮,狩猎老虎的难度就提高了不止十倍,那虎皮的价格也就高了。
     “没关系,我还有点积蓄,应该可以买得下……”
     看到夏平安这么干脆,那个老猎户点了点头,“行,我带你去问问,看看要多少钱!”
     “多谢大叔……”
     ……
     夏平安随着老猎人下了山,也没花费多少周折,就把那只被狩猎的猛虎买了下来。
     买了猛虎的夏平安就在老猎人家住了几日,这几日,夏平安亲自动手,把那只猛虎给一点点的解剖了,解剖完猛虎,夏平安把虎肉给了老猎人,自己则带着虎骨和虎皮重新上了山。
     夏平安继续在树屋里作画,这次他画的就是没有皮的老虎,只画老虎身上的那些肌肉……
     只是那些肌肉他就画了半年,随后,他有开始一点点的把老虎的那些骨头拼接起来,开始在画上画一只只只有骨骼的老虎。
     这期间,夏平安对山上老虎的观察并没有停止。
     骨骼画了一年之后,夏平安披着老虎的皮从树上下来了,把自己打扮成老虎,每日就像老虎一样用手脚走路,扑腾,跳跃,模仿老虎的一举一动。
     如此,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多……
     一年多后,夏平安脱下了虎皮,在山林之中打起拳,整个人在山林之中龙腾虎跃,健步如飞。
     夏平安再次开始作画,他用石头,用树枝,在树上,在地上,在流水之中,在自己的脑海里,在天空之中作画,看到什么就画什么,已经不限于猛虎,天地万物皆在画中……
     这一日,夏平安正披着虎皮在溪边喝水,正在喝水的时候,旁边树丛一动,一只不连尾巴都有两米多长的猛虎一下子就从树丛之中钻了出来,就像没有看到夏平安一样,也来到了夏平安的身边喝水。
     夏平安转头看了那只猛虎一眼,那只猛虎也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老虎龇了龇牙,对着夏平安低声的咆哮了一声,夏平安起身一脚踢在那猛虎的身上,把那只猛虎踢得翻了一个身。
     那只猛虎咆哮一声扑过来,夏平安伸出手,就像捏一只猫一样,抓着那只猛虎的脖颈处的皮就把那只猛虎给丢出去了。
     夏平安瞪着那只猛虎,那只猛虎被丢在几米之外的地上,居然不敢和夏平安对视,身体趴在地上,慢慢后退,然后打了一个滚,把肚皮朝着夏平安露了一下肚皮。
     就这一下,夏平安脑海之中银瓶乍破,霞光万道,江河日圆。
     夏平安哈哈大笑,下山,在山下经过一个县衙的时候,正看到县衙的衙役,正在搭着楼梯清除着县衙门头上的雀鸽鸟粪,一边清理一边还在抱怨,那些雀鸽就喜欢落在这门头上面的屋檐之上,每日在这里拉屎,清理衙门门头上的鸟粪都成了这些衙役的苦差事了。
     甚至就在那些衙役在清理着鸟粪的时候,还有雀鸽飞来,落在门头上面的屋檐上,下面的衙役吆喝了两声,那些雀鸽就飞走,没吆喝,那些雀鸽就又飞来了。
     “哈哈哈,这有何难,我有办法解决!”听到衙役的抱怨,夏平安就直接说道。
     “啊,你有什么办法?”看到夏平安披头散发,似是狂士,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一个衙役就问了一句。
     “去取笔墨和梯子来,我做给你们看!”
     笔墨梯子都简单,衙门里就有,那几个衙役也想看看夏平安的本事,再加上好奇心作祟,就真把笔墨和梯子找来了。
     夏平安把梯子搭到县衙旁边屋檐下的墙壁上,自己拿着笔墨爬上梯子,就在那屋檐下面被刷得雪白的墙壁上,运笔如飞,眨眼的功夫,就画了一只雕枭。
     夏平安画出来的雕枭,简直就像要从墙壁之中飞出来一样,那已经不是栩栩如生能形容的……
     最后一笔画出,点在那雕枭的双眼之上,之前还在那墙壁屋檐上站着的雀鸽,猛的一惊,全部飞走,逃命一样,周围的天空为之一净。
     夏平安从梯子上下来,大笑着,把笔墨丢给了衙门的衙役,整个人就离开了。
     那几个衙役看了看似乎要从墙壁上扑出来的雕枭,又看了看那些眨眼之间飞得影子都看不到的鸟雀,全部都惊了。
     连在大街上看热闹的人都惊了。
     “那个人怎么有点眼熟……”
     “对了,那个人是历归真,一个画师,好多年没听到他的消息了……”
     得到消息的县令从衙门里出来,抬头看了一眼那墙壁上画着的那只雕枭,再看看周围没有一只鸟的天空,也一下子就呆住了,连忙让衙役去追夏平安。
     夏平安还未回到家中,追他的衙役还在路上,界珠的世界就已经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