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厉归真学画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厉归真,这就是你画的老虎,简直太可笑了……”
     “这样的老虎还要拿来卖钱,莫不是欺我们没见过老虎!”
     “就是啊,这哪里是老虎,看起来就不像,一点也不威风,我觉得就像狗一样……”
     夏平安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正在大街上,自己面前,放着一张桌子,那桌子上铺着画纸,纸上正画着一个老虎,他手上拿着笔,旁边的不少人正在对着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夏平安再看向自己的身后,他的身后有一个架子,架子上挂着两副画,画上画的是耕牛,那耕牛倒画得不错,栩栩如生,颇有功底。
     夏平安一看就明白了,自己此刻正在街上卖画。
     厉归真从小生活在乡下,喜欢绘画,乡下牛多,厉归真见得多,所以厉归真就学着画牛,牛画得多了,厉归真渐渐在乡间就有了一点名气,成了画师,平时就来这天台城里摆摊卖画,也算是有了一个谋生的路子。
     此刻的厉归真,年龄不大,名声只在江西天台的乡里,还没有后来那么大名鼎鼎,让梁太祖都忍不住把他请到宫里去聊天问话。
     夏平安瞬间就捋清了自己现在的局面。
     就在画摊前,一个穿着绸缎,看样子像是一个乡绅的人指着那纸上画出来的老虎,一脸不满的瞪着夏平安,用手指着那副画,“你这虎画得,像死了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狗呢,我已经和你说了,这画我是要买回去挂出来见人的,你这画让我怎么能见人,还一百钱呢,我一个钱都不给……”
     那个乡绅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夏平安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那副画上的老虎,那个……的确不太像啊……都没有老虎的那股子精气神在……软绵绵的……
     估计是厉归真以前看到过虎皮才画得出这种画来。
     旁边的画摊上,一个专门卖山水画的留着山羊胡子的画师走了过来,盯着夏平安面前的那副老虎图看了看,一下子就嗤笑了起来,山羊胡子骄傲的翘着,对着夏平安,“小子,我估计你连活着的老虎都没见过吧,居然就敢来卖猛虎画,你可知道那些买猛虎画的都是要把画挂到客厅或者花厅书房让人欣赏的,乡下人就是乡下人,你还是回去画你的牛吧!”
     周围的人哄堂大笑。
     生意做不成了,夏平安忍住当场再画一只猛虎的冲动,直接把那副画撕了,然后默默开始收摊。
     一边收着画摊,在心里,夏平安则冒出一个疑问,要是自己此刻重新画出一只栩栩如生的猛虎来,彻底改变了厉归真的历史轨迹,那这颗界珠自己到底算不算融合成功?
     想了一会儿之后,夏平安就得出了结论,厉归真画虎那可是激励无数人的历史典故,要是没有了厉归真后面的那些经历,这典故也就不存在了,那此刻会画虎的厉归真也就泯然众人矣,和其他能画出猛虎的画师那有有什么区别?
     夏平安想了想,觉得自己此刻画出来的猛虎的水平,应该还不足以让厉归真在历史上留下大名,搞不好这颗界珠就融合失败了,所以,自己就把融合这颗界珠的过程当成是一次难得的向厉归真致敬,提高自己绘画能力的一次机会吧。
     夏平安想看看按照厉归真提高自己画技的这条路试试,自己的画技能提高到什么水准。
     这个世界,特别是华夏国的小朋友一说起画画的,大家经常想到的就是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把达芬奇视为画画之人的偶像,厉归真对很多人来说反而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达芬奇之前500年,华夏五代时期有个叫厉归真的少年,为学好画画付出的努力,比达芬奇画鸡蛋牛多了,那才是真正的工匠精神与大师精神。
     夏平安不知道厉归真住在哪里,所以只能沿途问着人才一路返回到自己家中。
     “厉归真怕是傻了吧,连自己家在哪里都忘了……”有知道厉归真的人看到厉归真在问自己的家在哪,还一脸诧异的嘀咕着。
     “听说厉归真今日在集上闹出了大笑话,脸都丢到家了,有些失魂落魄也正常……”
     厉归真的家在天台城外的乡下,不算太富裕,也不算穷,家中父母都还建在,有上百亩地,养着几头牛,他这些年因为在乡里画画有些名气,也有一点身家。
     回到家中的夏平安在厉归真的卧室里找了一番,就在一个箱子里找到了厉归真这些年积攒的不少钱。
     后面的两天,夏平安哪里也没去,就在家里等着,准备着进山的东西,厉归真的父母知道厉归真被人嘲笑,还来安慰了厉归真几句。
     等到十五这一天,城里赶集,整个天台城里一下子又热闹了起来,十里八乡的人涌到城里参加集市,夏平安才带着一些钱,带着自己准备进山的东西,重新来到城里。
     今天城里的人流可比平时多了好几倍,街上热闹非凡,大姑娘小媳妇还有做买卖的人都来了。
     夏平安来到城里转了一会儿,就来到了城里卖山货的集市上。
     在这里卖山货的,都是山里的农民和猎户。
     夏平安在这里转了一圈,就发现一个老猎户的生意特别好,那个老猎户五十多岁的年纪,身体健壮精神,背着一把菜刀,一脸朴实,他卖的东西,有几张豹子皮,两张狼皮,几只锦鸡,还有两只兔子,锦鸡和兔子就装在两个笼子里,其他的皮货直接就放在地上出售。
     因为那个老猎户卖的东西比别人卖的始终便宜几个钱,所以来买他东西的人很多,而且看样子都还是熟人,都不怎么讲价,其他人的生意有些才刚刚开始,那个老猎人的东西就已经全部卖完了。
     卖完东西的老猎人收拾了一下,随后到附近的店里买了一点盐,打了一壶酒,再扯了一点布,然后就准备回去了。
     “这位大叔请了……”夏平安从街边走了出来,拦在那个老猎人的面前,给那个老猎人行了一个礼。
     “这位小哥有何事?”老猎人把酒葫芦挂在腰上,问道。
     夏平安笑着,“我看大叔刚刚在街上卖东西,卖得都比别人要快啊……”
     “哈哈……”那个猎户大叔豪爽的笑着,“一样东西就少几个钱,都是老顾客了,没必要斤斤计较,有这点功夫,我上山打只豹子,就什么都补回来了,小哥若想要什么东西,我下次打到了,可以给你留着……”
     “大叔是豪爽人,不知道大叔可知道附近山里哪里有老虎?”
     “那大虫山里自然有,小哥问此作甚?”老猎户好奇了起来。
     “实不相瞒,我想进山看看那老虎长什么样,近距离的好好观察观察,不知道大叔能不能带我到山里看看,就当我雇佣大叔带我上山,给大叔你一笔费用……”
     老猎户的脸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小哥可莫要开玩笑,那大虫,见到了搞不好就好出人命,你活腻了么?”
     “大叔放心,我不是活腻了,我只是想好好看看那老虎究竟是什么样的,我是一个画师,画的老虎始终不太像,被人笑话,所以我想去看看!”
     “小哥居然还是一个画师?”老猎户的脸上一下子显露出几分对“知识分子”的敬重。
     “这是我画的耕牛,就送给大叔做个见面礼!”夏平安拿出一副裱好的耕牛图来,送给了那个老猎户。
     老猎户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才接过画,好奇的打开,然后就啧啧称赞起来,“不错,不错,这老水牛画得真好,小哥你这画画的本事不俗啊,可是进山看老虎这事还是太危险了,我带你去那是害你了。”
     “大叔,你听我说,我不是想凑到老虎面前去看,我也没这么大胆子,我只是想到山上有老虎出没的地方,在树上搭一个木屋,我就在木屋上看,再弄点东西把老虎引来,老虎上不来木屋,我也就没有危险了!”
     老猎户的神色动了动,摸了摸他那满脸胡须的下巴,想了想,“在树上搭个棚子,就在树上看,这倒可以,只是小哥你可想好了,真要去么?”
     夏平安下定决心的点了点头,“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定要去!”
     “行,那就跟我走,我带你去……”老猎户豪爽的说道。
     ……
     只是三日后,就在距离天台城五十多里外的一座叫仙人峰的山上,一个小小的树屋就出现了,那树屋搭建在距离地面十多米高的一颗高大的楠木的树冠处。
     那颗楠木的树干又粗又直,老虎爬不上来。
     仙人峰附近经常有老虎出没,那个猎户大叔和他的儿子,就在这里和夏平安一起动手,给夏平安找了一个地方。
     夏平安给了那个猎户大叔一笔钱,让那个猎户大叔每隔三天给自己送点吃的和笔墨之类的东西来,要是打到野鸡野兔什么的,也可以送来,就当卖给自己,在这里就用野鸡野兔的把老虎引来。
     猎户大叔一口答应了,夏平安的这些要求,都是举手之劳,也不费事,而且夏平安也不是他们白忙活。
     就在夏平安住到树屋的当天,猎户大叔就弄来了一只野鸡,把野鸡拴在附近的一颗树上,然后洒了一点鸡血在附近,说这样就可以把老虎吸引过来。
     弄完这些,夏平安就在树上等着山上的老虎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