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九十三章 刻舟求剑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当徐局长带着那两颗装着界珠的盒子从楼下来到楼上,在走道楼上阳台边上的时候,正听到站在阳台上的夏平安和郭唯聊着天。
     二楼的阳台对着高家庄园里的花园,夏平安和郭唯就在这里等着他。
     “……事情的起因就是这么回事,那个牧青辰就是一个垃圾,之前和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的召唤师有过恩怨,又想来找我麻烦,所以那次在擂台上他的腿就被我打断了,他回家休养,世事无常啊……”
     夏平安在阳台上叹息着,“原本我以为教训他一次他会老实一点,没想到我和他再次见面,就成永别了,说实话,对他的死,我一点都不可惜……”
     “你在这里说起这事,不怕高家以为是你干的么?”郭唯问道。
     “擂台上的恩怨擂台上解决,为了那点事,还不至于让我铤而走险搭进去这么多条人命……”夏平安回应道。
     夏平安的确没说谎,擂台上的恩怨擂台上解决,他的确不是为了那点事才出手,他出手,是因为高家和牧青辰想要他的命,一码归一码,一报还一报。
     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徐局长心中其实也悄然的冒出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夏平安干的,但上楼之后,听着夏平安说起和牧青辰的恩怨,徐局长心中的那点怀疑,也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徐局长心中还自嘲一笑,想想也是,要说恩怨,高家死去的那七个人,任何一个人在外面惹出来的恩怨纠葛都比一次擂台较量严重得多。
     不说别的,仅仅是高家的那些企业惹出来的各种官司纠葛在法院那边就有数百起,前两年还有闹得跳楼的,为了处理这些官司,高家都有律师团,其他的涉及到各种商业竞争官场矛盾男女关系的恩怨也不少,牧青辰身为召唤师,又喜欢招摇,他的仇人更不止夏平安一个,那嫌疑人就太多太多了。
     心里这么想着,徐局长已经来到了阳台上,把手上的那两个盒子递给了夏平安,“夏先生,这是高家准备的两颗界珠,请过目!”
     夏平安接过那两个盒子,打开上面第一个,只见盒子里的那颗界珠有些眼熟,细看,居然是“刻舟求剑”。
     夏平安差点笑了起来,这颗器物召唤界珠当初在脸谱俱乐部的售价是900万,搞不好就是被高家的人给买了,没想到兜兜转转的又落到了自己的手上。
     夏平安关上第一个盒子,再打开第二个盒子,盒子里的界珠是一颗看起来很普通的神力界珠,界珠中间有20点缩小的神力光团在漂浮着,里面还有四个神文——管仲识人……
     这两颗界珠对普通人来说很昂贵,当对高家来说,应该只是他们能拿出来的最便宜的两颗。
     “可以!”夏平安看了看这两颗界珠,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徐局长有没有和高家的人说清楚,这两颗界珠我要是融合成功了可是没法子再还给他们的,当然,我要是融合失败死了也和他们无关!”
     徐局长点着头,“当然,夏先生能冒着危险融合界珠施展秘法寻找线索已经算是给高家和我徐某人天大的面子了,高家自然不会那么不懂事,刚才高家的人还和我说,要是夏先生能找到有用的线索,高家还会有重谢!”
     “实不相瞒,我与高家的牧青辰之前在镇魔卫有点矛盾,没想到高家的人这个时候倒还分得清轻重,愿意把界珠拿出来!”
     徐局长脸上的表情微微有点奇妙,“咳咳,这两颗界珠是高天赐的妻子何美媛拿出来的,现在高家有些乱,有些事情意见也没有统一,高家姐妹对夏先生还是很有意见的……”
     “我明白了!”夏平安收起界珠,“我就在这里找个房间融合界珠,期间不能被人打扰,时间长短还无法确定,短的话可能要一两个小时,长的话可能要七八个小时,还请徐局长稍等……”。
     “没关系,这二楼的书房里就可以,我就在这里等着!”徐局长巴不得夏平安马上就能把这两颗界珠融合掉。
     “融合界珠有些凶险,这个,要不要通知主席一声……”郭唯想了想,征询的问了夏平安一句,要是夏平安融合界珠真出了事,87军团刚刚被委以重任的军团祭司和他出来执行一次任务就没了,他就是87军团的罪人了。
     “召唤师要是连融合界珠都害怕,就像鱼儿怕水一样,那就没法活了,放心吧,这两颗界珠只有这颗长剑的器物召唤界珠有点风险,我会注意的!”
     看到夏平安下定了决心,郭唯也只能点了点头,“那我帮你守在门口吧!”
     “嗯!”
     二楼的书房就在不远处,夏平安拿着界珠就进入到书房内,书房的门关了起来,郭唯和徐局长等在外面。
     看看这间书房,夏平安估计牧青辰和高家的那些人打死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第二天转身就能在高家的书房里融合高家媳妇拿出来的界珠,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杀害他们的真凶的线索……
     这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夏平安脱下鞋,在书房的沙发上盘腿坐好,直接拿出第一颗“刻舟求剑”的界珠,转动手指上的戒指,露出银针,刺破自己的手指,在界珠上滴了一滴鲜血。
     界珠吸收鲜血,眨眼间就绽放出青色的光华,把夏平安整个人包裹了起来,变成了一个蛋形的光茧。
     ……
     “啊,剑掉水里了,剑掉水里了……”夏平安睁开眼睛,就听到身边有人在叫着。
     那声音,是楚地的口音。
     他坐在船上,船正在渡江,船上除了他之外,还有七八个人,大家都看着夏平安身边的江水。
     江水滔滔,深不见底,夏平安看去的时候,只见那波涛荡漾的江水之中,一把宝剑,如在水中晃动的一条银蛇,他看到时候那长剑已经沉到数米深的水下,眨眼间晃动了两下,就沉到了水中消失不见了。
     船夫无奈的看着他,一脸不关我的事的表情……
     “哇,那是一把好剑啊,居然掉水里了……”
     “现在跳下去捞,不知能不能捞到?”
     “不要命了么,这么深的水谁敢下去?”
     船上一起渡江的人议论纷纷,一个个人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夏平安,这个时代的剑,可是奢侈品,价格不菲,普通人可买不起。
     这种情况下,敢跳到江里捞剑的人大有人在啊,比如那些被淹死的召唤师就是!
     夏平安在心中感叹一声,然后不慌不忙的摸了摸身上,果然摸到一把匕首,然后他就在剑掉下去的船身上,用匕首在船上刻着一个痕迹!
     比起一把宝剑的价值,用一把宝剑换一个名传千古的机会,警醒后人,这才是一个二货该做的事情啊。
     “客官,你这是何意?”船夫问道。
     “这是宝剑落水的地方,我在这里刻上一个记号,等船到了水浅的地方,我再从这记号的地方下去打捞就是。”夏平安一本正经的对着船上的其他人说道。
     船上的人呆了呆,然后轰然大笑……
     界珠的世界粉碎。
     ……
     第一颗界珠,闭上眼睛不到十分钟,夏平安就睁开了。
     他的秘密坛城又增加了十点神力,同时多了一个长剑的召唤位。
     对别人来说死亡率高达七分之一的这颗长剑召唤界珠,对夏平安来说,简单得就像是读着报纸上了一个厕所。
     夏平安没有多等,继续打开第二个盒子,把那颗“管仲界珠”拿了出来。
     片刻之后,夏平安再次被一个光茧给包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