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九十二章 打算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你这个贱人,你说什么,没有高家哪里有你的今天,你们何家的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高欣和高悦两姐妹都愤怒了起来,都要被气得发疯了。
     “我再贱没有做对不起自己男人的事情,只是你们两姐妹的那点破事谁不知道,也就刘琦荣与牧青辰做了乌龟还在自己装糊涂,以为别人都不知道,要放几百年前,你们两姐妹都要被抓去浸猪笼……”
     这么一说,客厅内又乱了起来,鸡飞狗跳,高欣又拿东西去砸何美媛,当被何美媛的大儿子拦住……
     连来做笔录的那几个警察也互相看了看,默默在旁边吃瓜。
     这没了体面遮掩的所为豪门大族,那些糟烂事,简直不堪入目。
     高鹏高举两人在的时候这高家看起来还一团和气,之前徐局长也来过高家做客,没想到现在高家一出事,男人一走,下面的女人就变成了这样。
     徐局长心中感叹,最后还是咳嗽了两声,走入到客厅内。
     “局长……”客厅里的几个警察看到徐政走进了客厅,一个个连忙打起了精神。
     那些正在争吵的女人们看到徐局长进来,也收敛了一点。
     “诸位,我此刻有事想与你们商量一下,要不先让孩子回各自的房间休息……”徐局长开口说道。
     徐局长在高家的这些女人面前还有几分威严的,那些女人听到徐局长这么说,似乎也感觉这些事情让家里的孩子掺和进来不好,于是纷纷让自己的孩子回房间。
     徐局长也让几个警员先出去,等客厅内的气氛有些缓和,几个女人各自气呼呼的坐到一边,扭过头互相不理会,徐局长才在客厅内说出自己的来意。
     高家的那些女人一听,也都惊了。
     “徐局长,你说,那个87军团的军团祭司说有秘法可以知道当时在会议室里发生了什么事,能找到凶手?”高欣立刻问道。
     “不是能找到凶手,那秘法能还原当时这屋子里发生的部分事情的细节,有助于我们找到凶手和线索,会对破案有帮助,如果你们家里现在还有界珠,可以拿出来让人试一试……”徐局长解释道。
     “什么秘法这么厉害?”高家的一个儿媳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是召唤师!”
     “那个87军团的军团祭司叫什么名字?”高悦直接问道。
     “叫夏平安!”
     高家一群女人一听这个名字脸色就古怪起来,高悦更是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脸怒容,“夏平安,徐局长你没搞错么,他居然还敢来高家?”
     “怎么,你们认识?”徐局长一脸懵逼。
     “我丈夫牧青辰的腿就是被夏平安打断的……”高悦大声说着,一脸愤愤。
     夏平安这个名字,这段时间来对高家的人来说并不陌生。
     “怎么回事,你们越说我越糊涂了……”徐局长真是大吃一惊,牧青辰的腿居然是夏平安打断的,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事。
     几个高家女人一解释,徐局长也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在秩序委员会的擂台上公开比武较量被打伤的,怪不得高家能吃下这个哑巴亏,没有宣扬,以高家的能量,要是他们能占到一点理,恐怕早就闹得天翻地覆了。
     “夏平安现在的身份是87军团的军团祭司,是军管委员会派来协助调查凶案的召唤师,既然你们不想让他继续寻找线索,那就算了……”
     徐局长站了起来,也懒得再理会,高家的人既然不配合,他更不愿意夹在中间,他点出夏平安的身份,也是看在曾经和高鹏认识的面子上,让高家的这些女人别不识好歹再去为高家树敌,这种时候高家的人再为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招惹一个前途无量的军团祭司可不是明智选择。
     “夏平安已经勘察过现场,没有超自然因素介入,军管委员会不会再派其他召唤师介入后面的调查,凶手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后面的侦破我们警局会尽力跟进……”
     “让军管委员会重新换一个召唤师来勘察不行吗,为什么要让那个夏平安来,军管委员会难道只有一个召唤师了么?”高欣不满的质问道。
     “就是,这是什么意思,军管委员会为什么派这么一个人来,是想看我们高家的笑话么……”高悦也在旁边一脸不快。
     两位小姐,你当军管委员会是你们家开的,就算是你们父亲高鹏还活着,他也不敢和唐国风提这样的要求,你们高家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难道也要让军管委员会去调查迁就?
     高家的这两姐妹从小娇生惯养惯了,一身的大小姐脾气,真不是一般的蠢。
     徐局长责任尽到,已经懒得再说,直接准备走人了。
     “徐局长,请稍等一下……”之前一直没有开口的何美媛一下子叫住了徐政。
     “高夫人,还有什么事么?”
     “那个召唤师的秘法真能找到线索?”
     “我没见过那种秘法,但是我想军管委员会派来的人应该不会在这种时候胡说,我只能说如果你们愿意尝试一下的话我愿意帮你们说服夏先生让他施展一次秘法,这有可能会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会利于侦破,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
     “他施展秘法的时候我们可以在旁边观看么?”
     “夏先生说可以……”
     何美媛咬了咬牙,似乎一下子下定了决心,“我丈夫生前收藏过两颗界珠,只要能有助于找到真凶,我愿意把那两颗界珠拿出来让他尝试一下,人命关天,至少能给我丈夫和公公他们一个交代……”
     “何美媛,你什么意思?”高悦瞪着何美媛。
     “你的兄长,父亲,叔伯都死了,现在是找到凶手重要还是纠结着别人是不是打断过你男人的腿重要?你以为军管委员会的召唤师是你想让人派来就能派来的么,再说当时牧青辰是和人在擂台公开比武较量,牧青辰也打伤过别人,伤了就伤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高悦有些语塞,旁边的高欣拉了拉她,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她才没有说话。
     徐局长发现,高家的这个儿媳妇反而在这种时候有点魄力和担当,至少能分得清楚轻重缓急。
     “徐局长,你稍等一下,我去把我丈夫收藏的界珠取来,就在旁边的别墅里……”
     “好的!”
     看到何美媛离开了客厅,高欣才把高悦拉到了旁边的茶厅。
     “姐,你刚才为什么拉我,那个夏平安和我们家里有过节,难道这种时候我们还要给他送界珠?那个人搞不好就是想趁火打劫来骗东西的。”高悦责怪的说道。
     “两颗界珠值不了多少钱,反正也不是我们拿界珠出来,要是夏平安有本事找到凶手的线索也就罢了,要是他收了界珠找不到线索,咱们就刚好可以用这事去军管委员会告他,说他在咱们高家骗了界珠,让他在新川市声名狼藉,也算报仇!”高欣回道。
     高悦脸色变化着,最后终于点了点头,当似乎又想到了一点什么,一下子放低了声音,“姐,你说,那夏平安……会不会……会不是就是昨晚的凶手?”
     高欣吓了一跳,脸色剧变,连忙朝着门外看了看,“你这话别胡说,他只是打伤过牧青辰的腿,怎么就成凶手了?”
     高悦犹豫了一下,“我之前听青辰说要让他好看,青辰不会放过他,我之前和爸爸说起这事,爸爸说让我别管,现在家里出事,我想……会不会是他做的……”
     “青辰怎么他了?”
     “我也不知道,爸爸他们开会商量事情,从来不让我们参加啊!”
     高欣想了想,“先看看他拿了界珠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他要是真凶,他断然不敢把自己做的事情给挖出来,到时候我们再看看……”
     “好,就这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