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九十一章 一地鸡毛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施展秘法有困难,并不是完全不能施展。
     徐局长敏锐的把握到了夏平安话中隐藏的意思。
     这起案件这么棘手,徐局长自然不会让看到的希望又这么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
     夏平安一说完,他就连忙追问道,“不知道夏先生如何才能再次施展秘法?不如说出来,大家想想办法,或许警局这边可以解决呢!毕竟这案件影响太坏太大了,只要能有助于案件侦破的事情,我们都应该尽力试一试嘛!”
     “只要满足这两个条件,我都能再次施展秘法,一个条件是等上几个月,在这几个月中,让这间屋子里的一切保留原样,屋子里的所有东西,包括那些尸体都不要搬动,等我神力和伤势恢复一些,坛城稳固下来,如果没有其他变故,就能施展秘法!”
     几个月?真要等上几个月,这屋子里的尸体恐怕都要生蛆了,不说警局不能这么干,就是高家的人也不会同意让这些尸体在这里摆几个月不动的。
     而且,谁知道几个月后夏平安在哪里,会不会又有什么任务或者又受伤或者又神力不够?军团祭司可不是什么没事干的闲人啊……
     这个条件明显是不可能的。
     徐局长急得火气差点要上来了,不过夏平安的身份在这里摆着,他也不敢冲夏平安发什么火。
     “这个,第二个条件是什么?”徐局长又小心的问道。
     “第二个条件很简单,如果有一两颗神力界珠或者是其他界珠,我融合之后能增加一些神力,又稳固坛城,就能施展秘法!”
     界珠?
     “啊,需要一两颗界珠么?”徐局长确认了一下。
     夏平安点了点头,“嗯,一颗界珠融合的成功率可能不高,提供的神力也可能不够,两颗界珠就比较把稳一些,要是三颗就绝对可行……”
     徐局长傻眼,这东西他真没有,至少现在他拿不出来,那东西对普通人来说都是价值巨万的奢侈品,许多人或许见都没见过。
     不过,他没有,不代表高家没有……
     徐局长心里转眼就想到了解决办法。
     “这个,有了界珠是不是就能找到真凶?”徐局长想最后确认了一下。
     “我可没说有界珠就能找到真凶,我的秘法只是能在一定程度上还原当时这屋子里发生的部分事情的细节,能不能找到真凶只在两可之间,具体要看那个凶手在这里留下多少线索,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秘法能保证找到真凶,
     我知道徐局长也不可能掏出界珠来,我刚刚就随口一说,这事就算了吧,我实在无能为力……”夏平安说着,就朝着门外走去。
     “等等,等等……”徐局长连忙叫住了夏平安,抹了抹自己头上的汗水,“还请夏先生在这里稍等片刻,给我二十分钟的时间,我去想想办法……”
     “二十分钟?”
     “是,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要是我没拿出界珠,夏先生再走也不迟,就当在这里休息片刻!”徐局长脸上对着笑。
     “好的,那我就等徐局长二十分钟!”
     徐局长又问了几个细节性的问题后,就急匆匆的走了……
     ……
     高家大宅一楼的客厅内,连来办案询问的警察都无奈的站在了一变,看着高家的一堆女人在大屋内争吵哭闹。
     之前因为遭遇大变一下子变得六神无主的高家后人们,在争起家产的时候,所有的亲情,一下子就荡然无存,一下子势同水火。
     争吵的起因,只是因为高天赐的妻子何美媛说高家的煤炭企业不能没有人看着,提议让自己的大哥何思成去接替高天赐的职位,担任矿业公司董事长。
     这话就像汽油仓库里的一点火星,只是一说出来,高天麟和高天祥的妻子立刻就跳起来反对,凭什么你大哥可以去接任矿业公司的董事长?我家里也有兄弟亲戚啊,我娘家的人也可以的……
     高家的几个儿媳妇首先就开战,开始争吵起来。
     就在几个高家的儿媳妇吵得难分难舍的时候,高举的两个女儿高欣和高悦表态了,高家的产业现在理应由姓高的打理,这话一说出来,更是招致所有高家儿媳的一致反对。
     随后一家人就争吵起来个,连高家的几个小辈都加入了战场。
     高鹏的发妻两年前已经去世,高举的妻子也是卧病在床,一直在疗养院,所以这个时候的高家,都没有长辈能压得下来已经吵做一团的高家后人。
     徐局长刚刚从楼上下来,来到客厅门口,一个昂贵的水晶玻璃杯就啪的一声砸在了他的脚下,亮晶晶的玻璃碎片在昂贵的大理石地板上四散,一些玻璃碎片,直接溅到了徐局长那亮锃锃的皮鞋上。
     徐局长走到客厅,就看到高欣站在客厅之中,脸都气白了,在指着高天赐的妻子,也是她的堂嫂何美媛在大骂,气势凛人。
     “……现在我爸我哥他们刚刚不在,你们何家就想要来瓜分我们高家的财产么,你大哥何思成是什么货色谁不知道,当初让他管理一个酒店,他都能有本事把一个赚钱的酒店弄得一年亏损了几千万,把几个女员工弄得离婚,我们就当喂狗了,你们何家都当高家的人是傻子不成!”
     高欣长得像他爹高举,脸有点方,并不是很漂亮,只是那颐指气使的豪门千金的气势,却是拿捏得死死的。
     何美媛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贵妇模样的女人,面容姣好,盘着头发,身上一身奢侈品,此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犀利的反驳,也不是好惹的,“话说得这么难听,我儿子不是高家的人,身上没有流着高家的血么,你刚刚有句话说对了,这高家的产业,自然由姓高的继承,
     倒是高欣你已经是嫁出去的人,你的儿子女儿都姓刘不姓高,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这些,我哥哥管理企业不行,难道你和你妹妹找的那几个健身教练和小白脸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