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七十三章 苍天岂可无眼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弋阳王急着想要把宁王的罪状写出来,也没有关注到那是什么桌子,看到笔墨已经抬了上来,他拿起笔,就在那桌子上刷刷刷的写了一大堆宁王的“罪状”,在把纸吹干之后,才把纸递给了夏平安,“韩大人现在可看清楚了,宁王要造反了!”
     夏平安接过那张“罪状”看了一遍,立刻正色说道,”果如弋阳王所说,本官一定要把宁王要造反之事上报朝廷……”
     听到夏平安说要上奏朝廷,弋阳王终于满意了,他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行了,那本王就等你消息了……”
     弋阳王朱奠壏说完就走了。
     看着弋阳王朱奠壏离开,再看看手上弋阳王朱奠壏亲自写的告宁王的“状子”,夏平安摇了摇头。
     这弋阳王朱奠壏恐怕想不到,他此刻诬告宁王朱奠培谋反欲致宁王于死地,之后朝廷派钦差来调查,他又东摇西摆,在吃了点宁王给的甜头后,和宁王关系缓和,又矢口否认自己曾告过宁王,一下子就把韩雍推到火上烤,差点就把韩雍弄成了离间诬告亲王的大罪。
     但刚好十年之后,也就是明英宗天顺五年,他就会被太监逯杲抓诬告他有母子乱L之事,最后母子一起被英宗赐死。
     十年间,大明朝廷物是人非,曾经想要诬告别人的王爷,最终被人诬告死了,恶人自有恶人磨,弋阳王朱奠壏最后成了大明朝第一个死在太监手下的王爷。
     历史的因果律有时就是如此的戏剧,莫道苍天无眼,害人者,最终害了自己。
     “韩雍可以装聋,苍天岂能无眼……”夏平安心有感慨的轻轻说了一句。
     “大人,要是查清宁王谋反之案,那可是大功一件啊!”韩雍身边的谋士师爷立刻就从侧门进了客厅,刚才这师爷一直在门外,现在一脸兴奋。
     “大功一件?”夏平安摇了摇头,“这弋阳王的状子,搞不好就是勾魂的白绫要命的毒酒,原本我不想见弋阳王就是怕他弄出事情来,现在这事情果然来了,我躲都躲不开……”
     “大人何处此言?”
     “陛下姓什么?”
     “朱!”
     “宁王姓什么?”
     “朱!”
     “我姓什么?”
     “大人自然是姓韩!”那谋士一下子有些明白过来了,脸色也微微变了变,“大人是担心……”
     “历代皇家之事,外臣卷入,有几个有好下场的,无论宁王想不想造反,宁王之弟举报其兄,宁王兄弟不睦,我一个外臣卷入进来,已经让皇家家丑外扬,哪里有好结果!”
     “那这弋阳王的状子就留下?”
     “我有几个脑袋,连王爷上报来的事关谋反的消息都敢扣着不上报朝廷呢!”
     夏平安让人把弋阳王写的状子和那张写状子的桌子收好,然后连夜就写了奏章,八百里加急,上报朝廷。
     一切和夏平安预料的一样。
     扯淡的事情发生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朝廷接到韩雍的奏章,直接派了钦差大臣到江西调查宁王谋反之事,只是等到钦差大臣到达江西的时候,看到的景象却是弋阳王朱奠壏与宁王朱奠培已经言归于好,两兄弟又搂在一起喝酒了。
     弋阳王朱奠壏绝不承认自己告过宁王谋反,也不承认自己找过韩雍,反而说是韩雍诬陷他和宁王,要离间他和宁王的兄弟之情。
     弋阳王朱奠壏这一翻脸,韩雍一只脚就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钦差大臣回京复命。
     皇帝震怒,再次派出钦差,只是这次派出的钦差,却是要来捉拿韩雍,罪名就是离间诬陷亲王,这是要命的大罪。
     要来捉拿韩雍的钦差带着一队锦衣卫气势汹汹的来到韩雍府上的时候,韩雍不慌不忙,把当初弋阳王朱奠壏写的“状子”拿了出来,给钦差过目。
     “状子上的字迹可以伪造,韩大人有什么事情,等到了京城大狱再说吧!”钦差看了那状子,平静的说道。
     “状子上的字迹的确可以伪造,不过有一件东西伪造不了?”
     “什么东西?”钦差好奇问道。
     韩雍让人把当时弋阳王写状子的那张白木桌搬了出来,让钦差过目。
     “这就是当时弋阳王写这张状子时的桌子,我一直小心保管,大人一看便知……”
     钦差大人一看那白木桌,只见白木桌上的墨痕与状子上的笔迹完全一致,毫无修饰,这说明这张“状子”就是垫在这张白木桌上写的,而如果状子的笔迹是伪造的,伪造者难以一气呵成完全模仿弋阳王笔迹把状子写出来,势必要修饰润色,那留在桌子上的笔墨的痕迹也就会不同。
     钦差好歹也是要脸的,还干不出颠倒黑白的事情,知道韩雍被人诬陷,最后就只带着那张弋阳王写的状子和那张白木桌回京复命。
     皇帝看了状子和那张白木桌,也无语,这是朱家子孙之间的糟烂事,由此追究朝廷大臣也说不过去了,因此皇帝也就不再追究韩雍的罪责,加上宁王也不想再追究,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韩雍一场大劫,最后就靠着他的老奸巨猾准备的一张白木桌躲了过去。
     界珠的世界眨眼粉碎。
     ……
     夏平安的意识再次返回到了他的秘密坛城之中,坛城神殿的藻井苍穹上,一下子多出了30点神力。
     义犬黑龙让夏平安秘密坛城中的神力上限暴增到了115点,此刻再加上这30点神力,夏平安秘密坛城中的神力上限,已经达到了145点。
     秘密坛城神殿内的一面墙壁上,同时多了一副挂画,那挂画的左边正是韩雍装聋时在客厅请弋阳王在白木桌上写下诬告宁王状子的场景,而挂画的右边,却是弋阳王朱奠壏母子被赐死的场景,弋阳王朱奠壏是一杯毒酒,他母亲,则是一根白绫。
     那挂画上配了十二个字——韩雍可以装聋,苍天岂能无眼。
     夏平安完美融合完这颗神力界珠,享受完神力灌顶伐体,在密室中睁开眼,时间才下午五点多。
     夏平安起身,身体肌肉骨骼关节又一阵炸响。
     之前看完监控录像他的获胜把握是五成,而现在,随着身体素质增强,这获胜的把握,已经变成了七成。
     每次融合完界珠后,身体都会非常饥饿,急需补充能量,看到世间差不多了,夏平安就到楼下的餐厅吃饭。
     来到餐厅,夏平安受到了更多的瞩目。
     整个镇魔卫的所有人都应该知道了,那些看夏平安的目光,大多都是同情的。
     一个刚刚成为召唤师的菜鸟和牧青晨这样的人对上,结果不问可知。
     牧青晨也来了,看到夏平安,他故意来到夏平安身边,居高临下,阴阴一笑,“今天多吃点,明天你有没有牙,还能不能这么吃东西还不好说呢。”
     “你也多吃一点!”夏平安笑了笑。
     “嘴硬没用,希望你明天能比李云舟坚持得更久一点!”牧青晨瞥了夏平安一眼,然后离开。
     夏平安坐的桌子,空空荡荡,没有人坐过来。
     这里的其他人和夏平安都不熟,这种时候,没有人愿意坐过来和夏平安一起吃饭,免得让牧青晨误会,莫名其妙的得罪一个有着大家族背景的铸器师,实在犯不着。
     在餐厅内,夏平安孤零零的坐在一张桌子上,有些惹眼。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头白发的颜夺也来了,他看到夏平安,毫无顾忌的端着餐盘一屁股就坐到了夏平安的对面,一双眼睛在夏平安的身上打量了两遍,然后微微倒吸了一口冷气,小声的问了一句,“成了?”
     夏平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颜夺无语,他原本以为夏平安融合那颗神力界珠的成功率不会很高,能活着就不错了,没想到夏平安还真成了,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刚刚吃完饭,走出餐厅,夏平安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是漠言少打来的,
     “去停机坪,我们给你送来一颗罗网界珠,那颗罗网界珠融合失败也不会死人,成功后可以召唤罗网,还能有一次神力灌顶伐体的机会,对你明天上擂台,会有帮助!”
     漠言少居然会给自己送来一颗界珠,夏平安还真没有想到,这可真是雪中送炭了。
     “主任,这是谁的界珠?”
     “这是大家一起凑钱买了送给你的,这是我们整个特别行动处的事情,你明天在台上好好表现就行,不要有什么压力!”
     被牧青晨找茬还有这待遇?
     夏平安的心情一下子变好了不少,他来到省部的停机坪,就看到来自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的一架直升机已经停在那里,有些面熟的驾驶员让夏平安签收了一个小包裹,片刻不停,就直接驾驶着直升机返回香河市。
     拿着小包裹的夏平安再次返回自己的住所,拆开包裹,里面就是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一颗光彩琉璃的界珠躺在里面,界珠上就四个“神文”——“网开三面”。
     原来召唤罗网的界珠就是这个?
     前段时间自己还是商纣王手下的奴隶,没想到眨眼的功夫,又要成为商纣王的祖宗了,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