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七十章 挑战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只成立一天的D组,因为完成任务太利索,在第二天就解散了。
     没有任务,夏平安就只能和其他镇魔卫的人一样,每日就在基地训练,失去了外出的资格。
     不过好在新川的煤老板很爽快,只是隔了两天,第三天下午,颜夺就拿到了任务赏金,找到了夏平安,当面给夏平安的卡里转了1000万的任务酬金。
     拿到酬金,夏平安钱都没摸一下,就给夏宁打了一个电话,就把这笔1000万的酬金转给了夏宁。
     “哥,你干嘛去了,怎么有这么多钱?”夏宁被这一笔巨款吓住了,连忙打电话过来。
     “没干什么,放心,这钱来得很干净,你不想想我是在什么地方工作,这不干净的钱我也不敢转给你啊,会给你惹麻烦!”夏平安知道夏宁的脑袋瓜里在转什么念头,不得不点了她一句,免得她胡思乱想。
     “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那也不用给我转这么多啊,我现在自己也会挣钱了,刚刚我一查银行余额,看着那些零,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眼花了!“
     “我不会管钱,这钱你帮我管着吧!好了,我还有事,就不和你聊了,未来一段时间,如果你打不通我电话,有可能我是在执行任务,不要着急,对了,你们快要放暑假了吧,暑假期间你如果还在香河市,记得就住光洲酒店,不要找其他地方,你如果要和同学到其他地方去,记得也住各地的光洲酒店,不用给你老哥省钱,记住了吗!”
     “好的,我记住了,哥,这钱我就给你先管着,留着给我找嫂子……”
     夏平安挂了电话,颜夺在旁边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还有一个妹妹?”
     “当然,亲妹妹!”
     颜夺揉了揉脸,“我还以为你会拿着这些钱再去买一颗界珠呢?”
     “一颗界珠对我来说没有本质的提高,大不了多掌握一个术法再提高一点神力而已,搞不好融合失败还会失败打水漂,但这一千万却能让我妹妹以后不需要再为钱发愁,就算我出了什么意外,一个女孩子有一千万傍身,一年利息也够她花了,这我放心一点!”
     “怎么看起来像交代后事?”
     “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我要到训练场,你要来么……“夏平安已经在自己的房间内换好了衣服,正准备出门。
     “哈哈,那地方适合你们这样的新人,我就不去了,有任务我再找你……”
     两个人离开了夏平安的房间,颜夺回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衣服的夏平安则乘坐电梯,直接来到了地下综合训练场。
     夏平安还是在进行400米加强版的军事障碍训练,这个项目对身体素质是一个巨大考验,同时还能最大程度的锻炼到人体的速度与应变能力。
     镇魔卫的成员因为不能随意离开基地,所以这两日大家没事的时候都会来训练场进行各种训练,场地里也有不少人,就算是400米加强版的军事障碍训练,也不止有夏平安一个人在跑。
     开始两个小时的训练一切正常,但两个小时后,就在夏平安跑完一圈返回到起点位置稍作休息的时候,几个不速之客悄然来到了训练场。
     看到夏平安正在这里休息,那几个不速之客直接就来到了夏平安的身边。
     “呵呵,原来你在这里,听说你叫夏平安是吧,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的召唤师都这么没种么,就只会训练一下跑路的能力!”牧青晨带着一脸欠揍的笑容,居高临下的讽刺着夏平安。
     夏平安放下手上的矿泉水瓶,漠然的看了牧青晨一眼,“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的召唤师有种没种,你脸上的那道疤应该最清楚!怎么,难道你觉得那道疤对你来说算是美容?”
     牧青晨的眼中闪动着冷光,看着夏平安,“我之前还真没发现你嘴这么硬,到有些小瞧你了!”
     “现在发现也不晚,怎么,找我有事?”
     “没想干什么,只是告诉你一声,刚才在格斗场的搏击擂台上,李云舟在场上的时候胳膊不小心被我打断了,现在送到医院去了,明天早上,我会在擂台上等你,想要给李云舟报仇,尽管来找我,要是你没种,不敢来,我也可以像放个屁一样,把你放了!”牧青晨轻飘飘的看了夏平安一眼,嘴角泛起一个冷笑,转头就走。
     基地的搏击场在上面一层楼,夏平安一直没去过,李云舟的胳膊被牧青晨打断了,估计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基地内禁制私人斗殴,敢私斗的处罚非常严厉,但是在训练场擂台上徒手搏击比武较量却是允许的。
     夏平安看了牧青晨的背影一眼,也不练了,他直接离开了训练场,去了基地的医院,很快就在一个房间内找到躺在床上,胳膊已经吊了起来的李云舟。
     基地的医疗条件,特别是骨伤之类的处理,那不用说,绝对是顶级的。
     李云舟刚刚被送来一个多小时,很快就得到了救治,除了有点鼻青脸肿,断了胳膊,其他看起来倒没有大碍。
     对召唤师来说,身体上的伤势,只要不是致命的,都不影响召唤术法的施展,这也是省部能允许召唤师在擂台上比划的原因,拳脚可以较量,别打死人就行,但术法和兵器的较量,一个是更加凶险,二是还会消耗大家的神力,那是坚决杜绝的。
     看到夏平安出现,李云舟还显得有些尴尬,“你怎么来了?”
     “前辈,听说你在擂台上和人较量被人打伤另外,我来看看,没事吧!”
     李云舟一下子就骂了起来,“牧青晨那个杂碎,等我伤好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妈的,这次大意了,没想到那混蛋最近抖了起来,融合了一堆界珠,经历过几次神力灌顶伐体,实力大增,身体战力已经快要接近一元境,我之前还是有些低估他了,这次一不小心被他踢断了胳膊!”
     召唤师的等级体系很复杂,一直到现在,就算在地球上,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甚至是同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召唤师群体中,对召唤师的等级体系的划分也会有不同的意见和流派,难以统一。
     李云舟所说的一元境最初只是召唤师身体物理战力划分的一种标准,所谓的一元境指的是召唤师秘密坛城凝聚的神力超过210点后,经受过210点神力的灌顶伐体,召唤师身体就像被打开一个枷锁,体力和战力比起之前会有一个明显的质的飞跃。
     过了210点神力,就等于过了一道门槛,这就是一元境。
     如果神力将来增加到420点,那就是二元境,神力达到630点就是三元境,如此类推。
     在召唤师群体中,有一部分召唤师比较认可用一个召唤师的神力点数的多少来划分召唤师的实力等级,直接用一元境二元境三元境之类的境界来划分召唤师境界的强弱。
     而更多的召唤师却并不认同这个标准,大多数召唤师依然觉得一元境二元境之类的标准,只能划分召唤师的身体战力,这个划分标准,更接近武道的划分标准。而召唤师真正的能力,却不是身体的战斗力,而是召唤术法,而术法的威力和作用,却不是用神力多少能划分的。
     以神力多少来划分等级最容易造成的问题是让那些只融合了一些神力界珠却没有掌握多少召唤法术的召唤师,等级看起来很高,身体素质也很强,但在真正的战斗中,有可能直接就被一个低阶的召唤师用术法秒杀。
     在这种情况下,各种召唤师等级的划分流派和标准也就多了起来。
     有的流派和标准建议用召唤师融合界珠的多少颗来划分,融合三颗筑基界珠之后的召唤师算是一级召唤师,三颗之前的都是预备召唤师,而以后每融合一颗神力界珠召唤师的等级就提高一级。
     但这样的划分标准,同样也有争议,在这样的标准中,你融合的界珠包不包括神力界珠?包不包括宝藏界珠?包不包括其他一些特殊类型的界珠?
     如果不包括神力界珠,那么融合了神力界珠提高了秘密坛城神力上限的召唤师的实力怎么计算?如果包含神力界珠,那么也会产生用神力划分等级的那种逻辑错漏。其他的特殊界珠也有这个问题。
     而且,不同的界珠融合成功后得到的神力点数不同,召唤出来的术法也不同,怎么能把所有界珠放在一起一概而论。
     一千多年前的华夏国师周天翼,连上筑基界珠在内,一生只融合了七颗界珠,但是周天翼融合的第七颗界珠却能召唤出大力天神,一次性就得到五百多点的神力灌顶。
     周天翼召唤出的大力天神只用了两年时间就直接在华夏开辟了举世瞩目的天神大运河,相当于数百万劳工几十年的工作量,创造不世伟业。
     按照以融合界珠数量多少来划分标准,一千多年前的华夏国师周天翼,岂不是只能算是一个五级的召唤师,可以被许多召唤师轻松超越?
     靠神力点数评断召唤师等级标准有问题?
     靠融合界珠多少评断召唤师的等级标准也有问题?
     还有人觉得召唤师的等级标准应该用评比的标准来衡量,但是谁来评价,怎么评价又是一个难以解决的困难。
     一些国家的军方对此倒是意见相对一致,军人们的标准简单粗暴,直接用召唤师能召唤出来的人物的数量来给召唤师评定等级,比如说什么班级召唤师,排级召唤师,连级召唤师,营级召唤师等等,还有军团级召唤师。
     但是召唤师召唤出来的人物的战力和属性是有差距的,有些强大的召唤人物都具有唯一性,怎么可能给你召唤出一大堆来?而且有些召唤师发展出特殊的职业,根本就不以召唤普通的战斗人物见长,对那些拥有特殊能力和术法的召唤师,这个标准就无法适用,同样存在巨大的局限。
     也因此,从夏平安成为召唤师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属于什么等级的召唤师,就连在大炎国的秩序委员会内部,对召唤师的能力划分,也就只谈基本工资不谈等级,能力强的,完成的任务多的,基本工资就高,就这么简单。
     至于用一元境二元境之类的标准来给召唤师的身体战力划分等级,这倒没有什么争议,大家都能理解和认可。
     听到牧青晨的身体战力已经快要接近一元境,夏平安也微微有点惊讶,因为据他所知,整个香河市秩序委员会中,只有屠破虏的身体实力,据说已经快要接近一元境。
     “那个牧青晨的身体实力已经快要接近一元境了?”
     “绝对错不了,我和老屠也在擂台上试过几次,老屠身体原本就强悍,再加上有神力灌顶伐体的效果,他身体实力就是已经快要接近一元境,而那个家伙在擂台上给我的压力,和老屠比起来,已经感觉差不多,对了,他是不是去找你了?”
     “是啊!”
     “你别去,那个混蛋早就放出话,要让咱们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的召唤师都进一次医院,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你要去了,咱们两个人都躺在这里,那丢人就丢大发了……”李云舟连忙阻止。
     “放心,前辈你好好休息,我心里有数的!”
     和李云舟聊了几句,安慰了一下李云舟,夏平安也就离开了医院。
     刚刚离开医院,颜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牧青晨那个垃圾是不是激你明天上擂台较量?”
     夏平安的眉毛动了动,“你怎么知道的?”
     “他已经让人把话传开了,镇魔卫所有人都知道了,你明天早上要不去那就是打你的脸,你以后就没办法抬头做人了,你要去了,就打你的人,搞不好你也和李云舟一样,要被他打伤打残住进医院,你们整个香河市秩序委员会都会弄得没脸,那个垃圾和你们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的几个召唤师都有恩怨,脸上的疤就是老屠之前留下的,这事你知道吧……”
     “这事我知道,对了,你和那个牧青晨很熟?”
     “那个家伙走了狗屎运,融合了一颗宝藏界珠,成了铸器师,已经能够铸造法器长剑,身份不一样了,他又是高家女婿,在益州的召唤师圈子里炙手可热,这次他之所以进入镇魔卫,就是来捞功劳混资历为将来铺路的,野心不小!”
     “听起来牧青晨很难对付啊!”
     “嘿嘿嘿……“颜夺在电话里怪笑了两声,”不如咱们做个交易,只要你以后答应跟我混,我提前上台去把那个家伙打残,免得你为难,这个建议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