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五十六章 武王打来了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看到那些奴隶被押上来,围在场地中的那些衣着华丽的贵人们停止了交谈,一个个看向被押上来的那些奴隶,在那里评头论足一番。
     一个中年贵人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日头,轻轻的说了一声,对着周围的那些士兵比了一个手势。
     有一些随从拿出香,插在地上,点燃,那些贵人们就开始跪在地上对着点燃的香在祭拜祷告。
     随后,又有人拿出一个铜器,把铜器内的一些草木灰围着那片空地洒了一圈,在地上圈定了一个范围。
     然后,一个穿得像神婆一样,浑身插满了五颜六色的羽毛,手上拿着一根绑着五颜六色的布条的木杆的巫婆开始出现,在那片空地上跳起大神来,两只脚在地上换来换去,颠颠倒倒,口中念念有词,不时还拿着手上的木杆朝着周围挥来挥去……
     等跳完之后,那个巫婆下场,那些贵人们点了点头。
     “吉时已到,开祭!”
     随着这个声音出现,那十多个被押上去的奴隶们哭喊挣扎了起来。
     “妈妈,我怕,我怕……”奴隶中的小女孩惊叫起来,拼命的想要躲到她妈妈的怀抱里。
     一个头发花白的年老的奴隶,流着泪,把另外一个小男孩搂在自己的怀里,用一只手捂着那个小男孩的眼睛,还有几个奴隶在挣扎着。
     但那些奴隶的挣扎是无用的。
     押着他们的士兵把所有大人按得跪在地上,踩住他们的脚,大刀举起,一颗颗的脑袋,就被砍了下来,一颗颗带着恐惧的,痛苦神色的脑袋,就滚落在地上。
     被砍掉脑袋的大人们的鲜血喷溅在那些孩子的身上,脸上,那些孩子们被吓得大哭,还有的直接被吓傻吓晕了。
     “妈妈,妈妈……”那个奴隶小女孩看着失去头颅的母亲的身体倒下,整个人坐在血泊中,目光呆滞,只是妈妈,妈妈的叫着,想要去抓母亲的脑袋……
     抱着小男孩的那个年老奴隶的鲜血,从那个小男孩的头上淋下,把那个小男孩染成了一个血人。
     ……
     哪怕是在界珠之中,哪怕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亲眼见证着这惨无人道的一幕,夏平安还是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在奴隶社会,这种事很普遍。
     如果要让夏平安在有奴隶制存在的华夏的历史中找出两个最残忍的汉字,这两个汉字,就是“奠基”。
     在这个时代,每当奴隶主们想要新建高楼华屋宫殿宅邸的时候,都会举行一个奠基仪式,奴隶们就会成为这个奠基仪式的牺牲品——在房屋动工的时候,奴隶们会被活活杀死,用自己的尸骨,奠在那高楼华屋之下,用自己的血肉生命,成为奴隶主们高楼华屋的建筑材料。
     除了动工的时候之外,在打基础的时候,在铸墙的时候,安门的时候,落成的时候,都会有奴隶被杀,用来给房屋进行祭祀。
     奴隶主们觉得这样做,可以保佑他们的高楼华屋屹立不倒,富贵延绵。
     在后世的众多考古挖掘之中,这个时代的那些华丽建筑的遗迹之下,都是奴隶们的累累尸骨,血泪斑斑,仅仅是洹南的一个宫殿遗址,就用了889个活人来奠基。
     ……
     被砍掉脑袋的奴隶们的断颈处血流如注,那几个衣着华贵的奴隶主们含笑看着这一切,然后下令士兵,拖着死去的奴隶的尸体绕着那片空地转几圈。
     士兵们把奴隶们的脚抬高,断颈处挨着地面,这样可以把奴隶们身体内的鲜血全部逼洒出来,用奴隶们喷洒出来的鲜血洒满浇灌在他们要兴建的高楼华宅的地面上。
     夏平安和其他的奴隶们,就在旁边看着。
     等到那几具被砍了脑袋的尸体的鲜血彻底流干,前面的一些奴隶被驱赶着上前,在那地上挖出几个大坑,其中一个大坑中是那些被砍掉脑袋的大人的尸体,而那些小孩,则被投入到另外一个坑中,不用砍头,直接活埋。
     最后,这奠基仪式才算完成。
     完成奠基仪式的奴隶主们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烈日,然后心满意足的说着笑着坐着马车离开,留下监工和士兵看守着这里。
     “快点,干活……”监工们挥舞着皮鞭,抽打在奴隶们的身上,开始指挥着奴隶们干活,搬运建筑材料。
     ……
     “啪……”夏平安搬着一根木头,那皮鞭,就抽在了他的身上。
     “快点,别偷懒……”监工吆喝着。
     看了看周围那些拿着武器披着甲的士兵,夏平安默默搬着东西,一语不发。
     奴隶们默默的干着活,一直干到天色黑下来,众人已经疲惫不堪,监工和士兵们才押着夏平安他们返回自己的居所。
     夏平安走在朝哥城中,打量着这座殷商的都城,这个时代的奴隶主的房屋很好分辨,几乎所有的奴隶主,都住在大大小小的那些还算精致高大的的“四阿重屋”之内,而平民们住的都是相对低矮的“套间房”或者“单屋”之中。
     “单屋”就是单独的房间,而“套间房”也很简单,就是两个连在一起的房间,中间有一道门,平民的房间里,最大的家具就是一张土床和火灶。
     奴隶们没有资格住房子,夏平安他们被驱赶到一些简陋的棚子和地穴之中,那棚子就是用最简单的木头和草叶搭起来的,而地穴,就是在地下挖的洞,犹如狗窝,不,在许多奴隶主的眼中,奴隶的命,还没有一条好狗值钱。
     地下阴暗潮湿,夏平安身边的不少奴隶因为长时间住在地穴之中,手脚上的关节有些扭曲,一看就患有非常严重的风湿骨病。
     至于奴隶们的食物,就是一些糠麸做的饼子和熬的一些稀粥。
     夏平安拿着一块焦黑的糠麸饼,默默的蹲在草棚之中,看着眼前的那些人。
     奴隶们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仇恨都埋在了心中,所有人的外表,看起来都一样的肮脏麻木,似乎是没有灵魂的躯壳。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整五天,等到第六天的时候,地基还没有彻底打完,夏平安他们停工了。
     那天晚上,他们破天荒的吃了一顿面饼,小米粥。
     也就是那天,夏平安听到监工和士兵聊天,说武王的军队打来了。
     朝哥城内的气氛开始紧张,那些住在“四阿重屋”之内的贵人们惶惶不安。
     第七天,朝哥城内所有的奴隶被组织了起来,发给了武器,被带到了牧野,所有的奴隶都知道,武王的大军打开了。
     武王的大军没有打来的时候,奴隶们只是那些“四阿重屋”之内的贵人们祭祀的用品,可以随意被杀,被埋,活得犹如猪狗。
     武王的大军打来了,贵人们给奴隶吃了一顿好吃的,然后发给奴隶武器,让奴隶去战场上为了保护贵人们去拼命。
     对贵人们来说,一切似乎顺理成章,本来就该如此。
     只是对奴隶们来说,一种莫名的气息在奴隶之中躁动着,像火星一样的躁动着。
     奴隶们没有地位,卑贱如草芥,但不傻。
     就算是一条狗都知道谁对它好,它就会对谁摇尾巴,何况是一个人。
     一只狗会去拼命保护一个随时用棍棒抽打它,虐待它,动不动就要杀死它,杀死它的妻儿老小的人么?
     狗不会!不仅不会,狗一定会对那个人龇牙,咆哮,恨不得化身为狼,撕碎那个人的喉咙。
     那为什么朝哥城中的一群奴隶主会理所当然的觉得那千千万万动不动就被他们拿去给屋宇宫殿奠基的奴隶会去保护他们的屋宇宫殿呢?
     夏平安一直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奴隶和奴隶主之间,一定有一个比狗更笨,一个比狗聪明一些,要不然不会出现这么匪夷所思的安排。
     在第八天早上的黎明时分,夏平安在那广阔的牧野上,看到了周武王的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