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四十二章 社会的毒打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看到自己存在家里的钱不见了,夏平安就明白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夏平安拍了拍夏宁的肩,把生气的拉到自己身边,微微一笑,”没事,交给我处理!“
     夏宁则怒视着那对中年男女,”把我们的钱还来!“
     “小姑娘,什么钱,别瞎说,我们可没见到过!”那个中年妇女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夏宁,威胁道,“再瞎说,小心我撕你的嘴!”
     夏平安把夏宁拉到自己身后,再看向那对中年男女,也没有动怒,只是平静的说道,”把我妹妹的画和我们的钱还回来,其他的我就不计较了!“
     “小子,你在这里讹人是不是?”那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把烟头丢在地上,狠狠用脚碾灭,然后在桌子上啪的一声把一份合同拍在桌子上,瞪着眼睛,“别跟老子来这一套,想要继续住在这里,就把合同签了,要不住,马上结清房租搬着滚蛋,你也不打听打听我马六是什么样的人……”
     那个女人也指着夏平安气势汹汹撒泼似的骂了起来。
     “你一个修车的修理工,你妹妹还在上学,无父无母的,你们哪里来的钱,别想着来讹我,这房子里的地板已经花了,卫生间的水管要修,墙纸也有些损坏,这都是你们住的时候损坏的,我还要你们赔我钱呢,你们反倒来给我要钱了,要修好这些,起码还要五六万,你们两个不把这房子的损失赔清,别想走……”
     “你……你们……”第一次遇到这种蛮不讲理欺负人的人,夏宁脸都气白了。
     而对夏平安来说,一听到那个女人说出他是修车工,父母不在,他就明白,这两人,是已经知道了他和夏宁无依无靠又没有社会关系,所以才肆无忌惮。
     “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把钱和东西还来,我们明天就搬走!”夏平安对着两个人说道。
     “小子,你想找事是不是?”中年男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信不信我弄死你……“
     “我兄弟就在附近的警局,我家里多少人是在警局,我还怕你报警,你以为我会怕你们两个小屁孩……”那个女人也围了过来,指着两人大声嚷嚷,“我还要找你们两个偿还我的房子损失呢……”
     “呵呵……”夏平安笑了笑,这两人应该是夫妻俩,这个男的应该是在外面混的,黑社会都算不上,应该就是认识几个人,这女人的兄弟也的确有可能是在警局的,仗着这么一点关系,这夫妻两看到好欺负的就拿出撒泼耍赖这一套,蛮霸蛮占。
     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情,还真拿着两个人没辙,这两个人估计以前用这一套尝到了不少甜头,所以越发的肆无忌惮。
     “希望你们别后悔……”夏平安没有说话,只是拉着夏宁,转身就走,直接离开了房子。
     “小子,吓唬谁呢?”
     “先把我们房子的损失赔了再走……”那个女人说着,给那个男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就要过来拉扯。
     这种普通人之间的纠纷,一旦拉扯动起手来,就算报警,扯皮就扯不清了。
     看到两人要过来拉扯,夏平安一语不发,带着夏宁直接退出房间,转身就走。
     那两夫妻还愣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以他们的经验来看,两个小年轻遇到这种事,除了吵吵闹闹大不了报个警,其他也没什么手段,反正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扯皮,报警什么的,他们还真不怕。
     夏宁憋了一肚子气,不知道为什么夏平安居然直接就带着她从家中离开了。
     一直从单元楼上下来,来到小区的路灯下面,夏宁委屈得几乎要哭出来,“哥,他们……”
     “他们擅长的就是这个,蛮不讲理吵架说脏话撒泼耍横,这些我们不擅长,所以我们无需和他们比这些,狗咬了你一口,你不可能也跟着去要它一口吧!”夏平安笑了笑,“找根打狗棒就行了!”
     “那我们的东西还在上面呢?”
     两兄妹在那屋子里的东西,钱已经被人拿走了,其他剩下的东西,就是夏宁的几幅画,还有一些衣物什么的。
     “嗯,那些东西他们带不走,和他们吵着没办法打电话,要是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动起手撕撤起来来我怕吓到你,他们就是想和我们拉扯,你一碰她,她就倒地上,那钱就真要不回来了!”夏平安笑了笑,直接拿出电话,拨通了香河市的报警电话。
     看到夏平安不慌不忙,夏宁虽然气氛难消,但也镇定了下来,她知道,自己的老哥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喂,你好,这里是香河市的公共报警热线,请问我们有什么能帮你?”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警官的声音。
     “你好,我要报案?”
     “请告诉我们你的详细地址和你遭遇的事情,我们会立刻派人前来处理?”
     “我叫夏平安,是光谷通讯社驻香河市的特派记者,我在香河市的住所,遭遇盗窃,失窃的财物有几幅画作,50万现金,还有一支手枪和10多发子弹……“
     夏宁在旁边听着,眼睛都瞪圆了,一听到夏平安说出的这些,她就知道,自己的老哥要收拾人了,只是,自己的老哥不是在秩序委员会么,怎么又变成了光谷通讯社驻香河市的特派记者?
     夏宁心中疑惑,但也只是在旁边听着,不说话,不打岔。
     “你说你是光谷通讯社驻香河市的特约记者,你的住所被盗,还丢了一支枪和10多发子弹?”电话里那个刚刚还语气平静的女警官的声音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光谷通讯社的记者可不是普通的地方媒体记者,光谷通讯社的记者的报道和新闻稿件内参是可以直达大炎国的最高层的,所以地方政府面对光谷通讯社的记者都非常小心,丝毫不敢怠慢大意。
     而枪支案件,那也是警方最紧张最重视的案件,涉枪案件都要直接上报市局,由市局的刑警大队直接处理。
     电话那边接线的女警官一听到夏平安报案居然涉及到这两个要素,又是光谷通讯社的记着又丢枪的,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连忙想要确认。
     “嗯,是的,我的记者证编号是‘光89871654919’,我的持枪证编号是‘一级36450016717’,我丢失的枪支型号为曼纽因MR98,属于特殊工作配枪……“
     普通的记者当然是没有持枪证明的,而光谷通讯社的记者拥有持枪证却很正常,因为知道的人都明白,光谷通讯社的记者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并不是单纯的记者,而有可能负责一些特殊的调查任务,属于拿着记者证的情报员,就算是在大炎国内,也有可能会遭遇一些意外事件,所以可以持枪。
     “……我之前租的房子换了房东,今天我回到家,发现家里的锁被换过之后,家里的钱和枪就都不见了,家里的东西被翻动过,应该是遭遇盗窃,我租住房子的详细地址是……”
     “嗯,是,这里对我来说已经不太安全,刚才有人对我发出人身威胁,想要弄死我……是的,我回去的时候他们就在我的住所……我现在正准备到光洲酒店住下,你们有什么情况可以到光洲酒店找我,是的,这个手机可以和我联系……”
     报完警,挂了电话,夏平安对着有些目瞪口呆的夏宁微微一笑,“走吧,老哥今天带你去住五星级的酒店……”
     “哥,你发财了?“夏宁疑惑的看着夏平安。
     夏平安耸耸肩,“会有人给我们付账的!”
     “这就是你找的打狗棒?”
     “嗯,有些疯狗肆无忌惮,见人就敢龇牙,原因就是缺少社会的毒打,打上两顿就好了!”夏平安又摸了摸夏宁的脑袋,“走吧,我们打车过去……”
     “哥,假冒记者和说有持枪证没关系么?”夏宁还是有点发懵,还有些担心,“你刚才说得那么溜,我都差点相信了!”
     “没关系的,这是秩序委员会的福利,可以随便假冒……”
     “是吗?”夏宁疑惑的看着夏平安,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夏平安直接带着夏宁出了小区,叫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光洲酒店。
     ……
     夏平安他们离开这里不到十分钟,几辆警车开到小区,从一辆防爆车上跳下一队全副武装的特警。
     特警冲到了楼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那对戴着黑色头套的那对中年男女挎着从楼上扭送下来。
     黑色的头套下,刚才撒泼耍横的女人头发撒乱,脸肿了一边,浑身颤抖,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而那个胳膊上露出纹身的男人,满脸鲜血,门牙都被特警的枪托打飞了几颗,身体犹如筛糠一样,像一条死鱼……
     ……
     刚才两人在房间里,还正在翻着东西,把夏平安和夏宁的东西丢得七零八落,还商量着准备把这些东西明天丢出去,安全门突然就被人从外面破开,一队戴着头套穿着黑色制服的特警就持枪冲了进来。
     纹身男脑袋有些短路,没搞懂情况,看到一队黑衣人冲进来,刚想抓起手边的一个暖水瓶想要自卫。
     “不许动……”冲进来的一个特警怒吼着,顺手一枪托就狠狠的捣在了纹身男的脸上,然后对着肚子上一脚就把他踢翻在地……
     “你们干什么?”女人张牙舞爪的尖叫着,想要去拉扯,却直接被一个冲过来的特警勒住脖子狠狠按在地上。
     女人倒下,一边脸撞在地板上,半边脸都撞麻了,眨眼就肿了起来。
     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和暴力机器,两人直接被吓傻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