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三十章 死亡角斗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猎鹰直升机的发动机还轰鸣着,旋翼也还没有完全停下来,地上狂风呼啸,夏平安就已经提着他的挎包下了飞机,猫着腰,朝着停机坪外快步走了过去。
     夏平安的挎包内,只有他的黑色眼镜蛇钢鞭与一套换洗的衣物。
     在停机坪的外面,有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双手插在兜里,满头银发的男子在等着夏平安。
     虽然漠言少也喜欢穿黑色的风衣,但那个满头银发的男子穿着黑色风衣给人的感觉,却更加的酷一些,那种黑白的对比,更加的强烈。
     在直升机的旋翼转动的狂风中,那个男人满头银发飞扬,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像是降临人间的恶魔,亦或是天使。
     那个男人很帅,目光很冷峻,很年轻,似乎不比夏平安大多少,但同时气息也很强大。
     夏平安走过去,他身后的直升机重新起飞,返回香河市国家秩序委员会的驻地。
     “你就是夏平安?”那个银发男人直接开口问道。
     “是的!”看到那个家伙双手插着兜里,丝毫没有要握手的打算,夏平安也没有客套。
     “我不想浪费时间,所以我们干脆一点,我叫颜夺,漠言少应该已经和你说过这次的任务了吧?”
     “漠主任只说这是一次特殊的任务,让我带着钢鞭来,听你安排,其他没说,我的时间也很宝贵,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所以,今天有什么任务,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看到夏平安如此干脆,按个男人目光精光一闪,嘴角飘起一个冷傲的笑容,颜夺看了看自己手表上的时间,“很好,我喜欢干脆的人,你现在就跟我走吧,任务从现在开始,到了目的地我会告诉你任务是什么!”
     夏平安点了点头,跟着那个男人就朝着远处走去。
     益州省国家秩序委员会的总部比香河市的那个总部更大。
     同样是一栋黑色立方体大楼,但这里大楼的规模,却更大,而且大楼背后的军事基地的驻军,有整整一个快速反应师在这里驻扎。
     那军事基地内战车轰鸣,不时有直升机,无人机和战斗机从头上呼啸而过,显得很繁忙,基地内直接就有一个军用机场。
     颜夺没有带着夏平安去总部,而是去了停车场,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Q7,直接就开车迅速冲出了总部驻地。
     夏平安以前带夏宁来过新川市,作为省会,新川要更繁华。
     夏平安不知道颜夺要把自己带去哪里,他只是在车上安静的等待着。
     黑色的奥迪Q7驶入新川市的城区,在满街的车流和大厦之中灵诺穿梭着,在半个小时后,黑色的奥迪Q7驶入一栋外表看起来有些老旧的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在那栋大厦负二楼的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停了下来。
     颜夺熄火,打开旁边的扶手箱,就从扶手箱中掏出一个东西丢给了夏平安,“你先戴上这个……”
     夏平安拿起那个东西来一看,颜夺丢过来的,就是一个血红色的头套,头套的顶部尖尖的,头套上只在眼睛的部分有两个洞,可以露出两只眼睛。
     这头套,分明是古代欧洲刽子手和行刑人头上才会戴的东西。
     夏平安也不吭声,只是皱了皱眉,“这是干什么?“
     颜夺再次看了一下他的手表,“你有两分钟时间准备,两分钟后,带上你的钢鞭,我会带你进入这里的一个地下格斗场为你安排一场使用兵器的生死格斗,你的对手是一个人渣,但那个人渣刚从国外回来,是一个嗜血的恋童癖和强奸犯,在亚洲和非洲罪行累累,早就该死,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他还活着,你是我们现在能找得到的最合适出手的人,所以呆会儿,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在格斗中杀了他,要么被他杀了,如果害怕,你现在可以离开,算任务失败……”
     尼玛!
     夏平安在来这里之前就知道这次的任务可能会很特别,但他也没想到这次的特训会这么特别,一来就是极限任务,就是生死考验,就要去和变态搏杀。
     漠言少还真会给自己挑任务。
     “秩序委员会的职责还负责处理这些人渣么?”夏平安问道。
     “呵呵,这不是处理,这是处决!”颜夺冷冷一笑,“这样的人渣在国外干什么我们管不着,但炎国不是这种人渣该来的地方,海关和警察处理不了,我们来处理,秩序委员会的职责比你想象得要多得多……”
     夏平安不说话了,他打开他的行礼,拿出了黑色眼镜蛇的钢鞭,然后戴上那个血红色的刽子手的头套。
     颜夺又拿出一个奇异花纹的银色的金属面具,戴在自己脸上,随后就下了车,带着夏平安朝着不远处的电梯走去。
     走到电梯门口,颜夺抬起头,看了电梯门口的监控器一眼,那电梯就自动打开了。
     两人进入电梯,电梯自动下行了两层楼,然后停下,电梯门再次打开,外面是一条铺着红色地毯的走道,四个身体强壮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抱着手站在一道进入避难所的安全门的门口。
     这里的一切,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隐蔽神秘的地下俱乐部。
     一个大汉上前,先拿出一个金属扫描仪,在颜夺和夏平安身上检查了一下,检查确认两人身上没有携带枪械。
     在确认过两人身上没有枪械之后,旁边的一个大汉对着耳麦说了一句什么,那安全门才一下子打开,让两人进去。
     在两人进去之后,那安全门又关了起来。
     一个金发碧眼穿着晚礼服的白人老头微笑着站在门后,对着颜夺抚胸行了一个礼,用纯真的华语说道,“9号先生,欢迎光临!”
     “他是这个死亡角斗场的经理,你可以叫他查理!”颜夺向夏平安介绍着那个白人老头。
     “啊,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失去国家和故乡的老头而已……”那个叫查理的老头低声说道。
     颜夺然后又指了指夏平安,“这就是我今天带来的人!”
     新川市的死亡角斗场,这个地方夏平安第一次听说,只听名字就知道这个地方不会是合法的,应该是个地下组织,但秩序委员会就是与非法组织打交道的,所以对这个地方,夏平安一点也不意外。
     像新川这么大的一座城市,不可能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万物同理。
     “你是英国人?”夏平安问道。
     这个老头的身上的气质,让夏平安想起那些老派的英国管家,所以夏平安这么问了一句。
     自上个世纪英伦三岛彻底沦陷之后,不少英国人就流亡在世界各地,成了失去国家和故乡的人。
     “嗯,你很敏锐,我的故乡,已经成为了充斥着核辐射的魔物的乐园,我们这些人,已经成了浮萍,回不去了!“查理感叹了一句,然后又看了一眼夏平安手上的武器,“你用钢鞭?”
     “是的,用钢鞭!”夏平安点了点头。
     “这钢鞭倒是一个看头,很少有人带着钢鞭和人进行搏杀,那些先生和女士们会喜欢的!”
     “好了,那我把他交给你了!”颜夺对着查理说道,然后又告诉夏平安,“你跟着他去就行,剩下的查理会安排,你只需要负责上场,赢得胜利,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
     夏平安点了点头,查理就带着夏平安朝着旁边的一条通道走去,而颜夺却走向另外一边。
     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再次打开一道安全门,夏平安的耳边,一下子就被那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喧嚣声充满。
     一股燥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燥热的气息中,有酒味,有高级的香水味,雪茄味,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和汗水的味道。
     这些味道和那喧闹声混在一起,在刺激着进入到这里的所有人的肾上腺素。
     出现在夏平安眼前的,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巨大的地下角斗场。
     老查理带着夏平安出现在地下角斗场二楼的后台,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地下角斗场的全貌。
     这地下角斗场比一个篮球馆还要大,场地的中间,是一个占地两百多平米的巨大八角格斗笼,格斗笼的四周就是看台,看台上密密麻麻坐满了人。
     看台上的观众有男人,也有女人,但无论男女,从穿着上看,都衣冠楚楚,男的大多西装革领,女的也都穿着高档的服饰,有的珠光宝气。
     所有观众的脸上,都戴着不同的银色面具,没有人露出自己的真实面孔。
     周围的看台上,还有一个个的卡座,那卡座上,就有男的在搂着身材火辣的女人,抽着雪茄,在怒吼在加油。
     看台的四面,是四个巨大的显示屏,显示屏上的画面,正是角斗笼里的格斗画面。
     此刻在角斗笼内,一个戴着黑色皮质头套,遮住面孔,从肤色上看样子应该是来自亚洲的男人,正在和一个身体魁梧强壮戴着蓝色头套的黑人男子在赤手空拳的搏杀着。
     笼子内的黑人肌肉强壮,身材高大,一拳一脚极有威力,而那个来自亚洲的男人却一点也不怵,用凶猛的泰拳腿法拳法与那个黑人硬撼。
     两人已经全身是血,但依然在搏杀着,看台上的观众则在助威,呐喊,被场内的搏杀刺激得热血沸腾。
     查理把夏平安带到了后台的一间安静的休息室。
     “你在这里休息热身,等这场打完,再打一场,听到台上叫惩罚之鞭上场的时候,你就带着你的钢鞭出去,你的对手叫人熊屠夫,除了钢鞭之外,你还有权力可以选择一个防守用的盾牌,上台的时候,你只能穿一条裤子,要让场内的观众看到你上半身的肌肉,要让他们看到你除了手上的武器之外,身上没藏着其他东西,明白么?”查理对夏平安交代道。
     夏平安点了点头。
     查理离开,夏平安就在休息室等着,在这休息室里,就可以看到场内的情况。
     几分钟后,那个泰拳男子一记凶猛的扫腿就从侧面踢扫断了黑人大汉的小腿,在那个黑人大汉倒地的瞬间,泰拳男子一个迅猛的飞膝,直接用膝盖撞在那个黑人大汉的脸上。
     黑人大汉的脸上一下子就平了,一片血花从脸上炸开,颈骨骨折,脑袋歪到一边,一下子就倒在格斗笼内的地上一动不动,不死也重伤,只是有一滩殷红的鲜血在地上迅速扩散开来。
     那个泰拳男子举着双拳在八角笼内怒吼。
     场内的工作人员迅速进入格斗笼,把那个黑人抬了下去。
     “我宣布,这一场,来自泰国的丛林之虎获胜……”裁判拿着话筒进场,把那个泰拳男子的手举起。
     欢呼声和叹息声同时在场外的观众席上响起,一些人卡座上的人兴奋的开了香槟,还有一些人则失望的把自己手上的博彩卷朝着下面丢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