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黄金召唤师 > 第四章 上门
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夏平安深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打开安全门,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的面容才出现在他眼前。
     “你好,请问你找谁?”夏平安平静的问道。
     “当然是来找你的!”那个男人站在门外说道。
     夏平安想了想,侧过身,让那个男人走了进来。
     进到屋子里的那个男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着夏平安住的地方,夏平安关上门,转身面对着那个男人。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漠言少,是香河市国家秩序委员会的主任,昨天我们见过!“这个男人的眼神锐利明亮,看着夏平安的目光,带着职业的审视,莫名就给人以压力。
     炎国国家秩序委员会可是炎国最强力的机构,这个机构的权威名声,那可是大名鼎鼎,不仅在炎国,在全球各国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在各种影视剧中,这个机构和机构里的人经常出现,强悍,冷酷,几乎无所不能,让所有歹徒和那些空间入侵的魔物都望而生畏,而且炎国国家秩序委员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
     “你是……点灯人!”想起之前看到的这个男人恐怖的身手和召唤师的技能,夏平安的眼神动了动。
     “这点灯人的称呼是以前的,我们已经很久不用了,炎国现在是法治国家,我们只是服务于国家机器和国家利益的特殊公务员群体,一切行动都在法律的框架之内,不会随便杀人,除非那个人该死!”漠言少看着夏平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作为一个觉醒者,你的遥视能力很强,只是遇到像我这样的人,还是容易被发现!”
     既然人已经上了门了,夏平安反而平静了下来,他转身,给这个男人倒了一杯水,放在客厅的桌上,然后坐在了这个男人面前,“我对自己的能力掌握得还不熟,也没想到你也有遥视的能力!”
     “遥视能力在觉醒者的能力中属于少见的,但也不是没有,我恰巧也是其中之一,我能问一下么,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样的能力的?”
     “嗯,就几天前,我也很惊讶自己突然就有了这种能力……”夏平安平静的说道,甚至连伪装惊讶的表情都懒得做出来。
     几天前?骗鬼呢!漠言少嘴角上挑,他知道夏平安是在说谎。
     按照炎国的法律,所有觉醒者在确认自己觉醒之后都要在半个月内到秩序委员会备案自己的能力,夏平安一直没有去。
     如果这个遥视能力是以前觉醒的,夏平安隐瞒这么多年没有报备,明显已经触犯了炎国的《公共安全法案》和《觉醒者管理法案》的部分条款。
     但如果夏平安只是“几天前”觉醒的,那么,他此刻还没有报备就理所当然,法律也追究不了夏平安的责任。
     不过,漠言少可不是来给夏平安找茬普法的,夏平安以前怎么样他不管,重要的是夏平安以后要怎么样。
     “你还在其他人面前显露过你遥视的能力么,或者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你的这个能力,请如实回答,这个问题会关系到你的安危!”漠言少的脸色很严肃。
     夏平安想了想,摇了摇头,“我刚刚才觉醒这个能力,其他人还不知道!”
     “你还有一个妹妹叫夏宁,她也不知道么?”
     夏平安眼神下垂,还是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
     漠言少盯着夏平安,他知道夏平安第二次说谎了,夏平安的妹妹夏宁应该知道夏平安拥有遥视的能力,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夏平安拥有这样的能力,应该没有瞒过夏宁。
     夏平安摇头的原因,只是他笃定夏宁不会向任何人泄露自己的这个能力,哪怕被询问或站在法庭上也一样。
     漠言少也没有纠缠这个问题,他只是继续说道,“觉醒特殊能力应该向秩序委员会报备的,你应该知道这能力意味着什么,需要我再向你解释一下么?“
     在炎国,觉醒和拥有特殊能力,就要向秩序委员会报备,然后秩序委员会会做出评估,如果这种能力对国家有用,那么,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就会被强制征召,为国家服务,像服兵役一样。
     觉醒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基本上都会直接加入炎国的国家秩序委员会或其他国家部门,成为国家机器中的一员,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这条道路充满考验,但也无比光荣,是在为国家和人民服务——至少电视上是这么宣传的。
     炎国每年都会在高考之前对所有参考的考生做体检,从中发现有可能觉醒特殊能力的人才,然后加以培养。
     其实也不止是炎国,其他各国都有类似的做法,觉醒者都是各国非常重视的特殊人才。
     因为夏平安没有读完高中就辍学打工,所以他躲过了高考的体检,他的遥视能力也一直没有被发现。
     “这不是,还没有来得及么,作为炎国的守法公民,我当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我正准备过几天去报备!”夏平安还是不动声色。
     “你不用紧张,我来找你不是来兴师问罪和你讨论国家法律的!“漠言少微笑着说道,“你以前的事情我不想过问!”
     夏平安微微松了一口气,“明白了,能说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了么?”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漠言少直接说道。
     “寻找那几只跑掉的魔鼠?”夏平安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能让秩序委员会的人上门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的能力。
     “不错,在那几只跑掉的魔鼠之中,有两只是母的,我们必须尽快把它们找到击杀,一旦让它们跑到荒野之中生存下来,就会很麻烦!”
     “我知道,小学课本上学过的,消灭魔鼠,人人有责嘛!”夏平安微微笑着,“魔鼠几乎可以吃除了石头和泥土之外的任何植物,动物,腐尸,草根,树皮,虫子,下水道中的污物,把一只魔鼠丢到南北极它都能生存下来,而且它们的繁殖能力很强,一年可以生育三次,每次可以繁衍三到六只魔鼠,而且魔鼠的身上还有可能携带着上千种来自异界的病毒病菌,其中可以传染给人类的病原体有一百多种,其中最危险的就是僵尸病毒,鼠疫和流行性出血热,还有变异的斑疹伤寒……”
     “是的,你知道就好,这样的空间入侵生物跑到野外是非常危险的,它完全没有天敌,而且有可能会快速繁殖,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特别行动处拥有遥视能力的人只有我一个,秩序委员会其他拥有遥视能力的人分散在各地执行任务,赶来需要时间,而我们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那四只魔鼠从两个方向逃走了?”夏平安的眉毛动了动。
     “是的,我只能带人追击一个方向的魔鼠,盯着一个方向魔鼠的踪迹,而另外一个方向的追击小队,需要有拥有遥视能力的人陪同,你刚好有这样的能力!”
     “请允许我拒绝!”夏平安摇了摇头,想都不想就直接说道,“就算我觉醒了遥视的能力,但我现在只是普通的国家公民,缺乏自保的能力,追击魔鼠有生命危险,所以我有权拒绝参与此类危险任务,现在我还在报备期之内,在我正式向国家秩序委员会报备之前,你们无权强制我做任何事情,如果你们觉得我之前隐瞒了自己的能力,你们可以走法律程序进行调查起诉,我会应诉并承担一切后果……”
     漠言少平静的盯着夏平安,对夏平安的拒绝和难缠,他并没有感到有多意外。
     在来之前漠言少就拿到过夏平安的档案,就觉得夏平安不像是一般的年轻人,如果是一般的年轻人的话,拥有遥视的能力,很难像夏平安这样可以隐藏这么多年默默当一个修理工不告诉别人,不显摆,而夏平安却做到了。
     能一边隐藏着自己的遥视能力一边去打工挣钱住在廉价小公寓守护着一个妹妹长大的年轻人,其心智的成熟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面对这样的人,说那些大道理没用,甚至法律对他们的约束能力也很有限,像夏平安,他就明显知道他隐瞒自己能力的法律后果,但他还是选择这样做,这说明他就有承受后果的准备。
     这样的人,心智成熟,意志坚定,他们有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有着严格的自律能力和处事判断标准,能让普通人就范的法子对他们没用。
     漠言少深深吸了一口气,伸出两根手指,“两万,找到一只魔鼠奖励你两万!“。
     漠言少的这话说得铿锵有力,开门见山,“我知道你很缺钱,这是秩序委员会的悬赏金,和你一起行动的小队有两个召唤师,有经验丰富的秩序委员会安全部队的特战队员,不会让你陷入到危险之中,你只需要跟着他们,指出魔鼠在哪里就可以,战斗由他们负责,不需要你参加战斗!”
     “两万么?”夏平安揉了揉自己的脸,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大义凛然,“漠主任,作为炎国的公民,面对空间入侵,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我有觉悟的,随时准备为国家和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所以我决定帮助你们一起寻找魔鼠!”
     漠言少嘴角抽了抽,对夏平安变脸这么快有些意外,他有些无语的看了夏平安两秒钟,“你还真是……”
     漠言少感觉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见钱眼开,不要脸,市侩……这些词似乎只能描绘出夏平安的部分特质,但不是全部,眼前的这个夏平安,让漠言少都感觉有些难以把握。
     就在和夏平安见面的这几分钟内,漠言少总感觉夏平安隐藏着另外一幅面孔,让人难以捉摸。
     夏平安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摊开手,“漠长官,养一个喜欢画画的妹妹很费钱的,而且我马上就要交房租了,房东可一分钱都不会少!“
     “现在能走了么?”
     “能不能先预支我一万,要是找到那两只魔鼠,你们只需要支付我剩下的三万就可以,要是没找到,那一万就当我这次的辛苦费和精神抚慰金,你们应该有什么特别行动经费之类的吧,拿着钱,我也好安心工作,要不然我老惦记着容易分心,毕竟我这次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帮你们,我也没拿工资,而且和你们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还会耽搁我工作挣钱的时间……”
     漠言少又沉默了两秒钟,“咳……咳……我身上没带钱……”
     “那先写个欠条吧!”
     夏平安转身,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了纸和笔……
     漠言少深深吸了一口气,迅速的写了一张欠条递给了夏平安,然后看着夏平安把那张欠条放到了屋子的一个抽屉里,沉声问道,“可以跟我走了么?”
     “等等,我妹妹今晚会回家,我给我妹妹留张纸条……”
     夏平安说着,快速写了一张留给夏宁的纸条,用一个杯子压着,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留下纸条,夏平安才看向漠言少,确定的说道,“现在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