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十七章 截胡
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兽皮书一尺见方,呈现银色光泽,在上面密密麻麻能有数百个字符,不是以笔墨书写,而是以刀刻上去的。
     王煊用手抚过,纹络清晰,触感明显,刀功极为精湛,每个字符都有种意境,充满了美感。
     然而,所有字符他全都不认识!
     这是什么鬼画符?笔画繁多,复杂无比,他想向钟鼎文靠拢去联想,发现没有相似之处。
     他左看右看,这也不是甲骨文,到底是什么时代的文字,他居然一个字都不认识。
     王煊运用速记法,双目盯着这数百字符,当成照片般,努力烙印进脑海中。
     现在不认识不要紧,回头去查,找人去破译,总能解决,最为关键的是要牢牢默记在心中。
     这次行动为了保密,所有人都不允许带能与外界联系的手机等,不然的话王煊可以直接拍照。
     虽然他身上有纽扣大的微型扫描器,但这是探险组织给予的,最后恐怕要上交。
     王煊默记,觉得难度颇大,数百个复杂的字符都不认识,只能当天书般死记硬背。
     还好,这些年来他已锻炼出来,他练旧术当中的根法时,就是需要存想各种复杂的景物,不能有半点疏漏。
     他现在将整张银色兽皮书当成一幅复杂的画卷,摹刻在心底,不断存想。
     王煊确信,没有问题了,全部记在脑中。
     但最终他还是将微型扫描器开启,从不同方位扫描这些文字,他怕角度不同,另藏玄机。
     “即便需要上交,也希望青木允许我备份。”
     王煊没有想着独占,一是他觉得,这是所有人共同付出所得。
     二是他认为,吃独食没好下场,他身上既然有扫描器,说不定早已自动开启,记录下这次行动的所有过程。
     这世间妙法不少,好东西太多了,财阀挖遍旧土各地,连金色竹简那种奇物都曾得到,但也没听说谁能练成什么。
     关键还是要看人,最后看谁能悟出,真正练成它记载的东西才是根本。
     王煊严重怀疑,这篇经卷短时间估计没人能练成,甚至根本无人能解析出其精华奥义。
     毕竟,连那个身穿羽衣、被认为是方士中绝顶强者的人物,至死都在看此兽皮卷,他那么强大,都还在研读,足以说明问题。
     接着,他将玉函取出。
     所谓玉函就是个玉石盒子,大部分洁白温润,是块美玉,只在其中一侧有斑斑点点的血沁,是件古物。
     在当中竟是几片金箔,被钉在一起,像是几页金色纸张组成一本薄薄的金书。
     王煊看了下,只有五页,每一页金箔上都有些人形图案,没有文字注释,那些图很连贯,记述的已经足够细致。
     他确信,这是一门体术,看样子很深奥,涉及到了催动五脏六腑的繁复动作,应该很不简单。
     他再次开始默记,总的来说,这些熟悉的人形图远比银色兽皮卷上的字符好记多了。
     最后,他又用扫描器将金书整体扫描,全部记录。
     他知道,兽皮卷不见得能悟出什么,最起码短时间不指望,那是顶尖方士才能研究的东西。
     或许,这金书当下对他的价值更高过兽皮卷。
     王煊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背靠石壁,手持能量枪,然后再次仔细观看金书、银卷。
     时间悄然流逝,青木、黑虎等人还没有回来,显然那地下通道地形复杂,被前人挖的如同蛛网般,他们追敌不顺。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煊突然不寒而栗,他想都没有想,抬手就以能量枪横扫,刺目的光束打的乱石崩碎,四处飞溅。
     一道身影像是虎豹般敏捷与凶猛,动作飞快,几个闪避,竟躲开能量枪交织的光束,又如苍鹰般一跃,到了一块岩石的后方,隐去形体。
     王煊无比严肃,那绝对是一位大高手!
     刚才,那个人欺身到离他不足五米处,这才被他感知到,并且又迅如闪电般,躲避过他的扫射。
     一般的人根本做不到,这个人多半不弱于青木,练成了极其强大的旧术,实力恐怖。
     “自己人!”那块岩石后方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并且露出部分躯体,穿着与王煊一个样式的防护服。
     王煊没有出声,躲在岩体后方,手持能量枪随时准备开火。
     那个人很危险,尤其是刚才无声无息都快欺身到近前了,让王煊寒毛炸立,对方分明是想对他动手。
     人影绰绰,地宫外来了十几人,都持着能量枪,躲在岩石后方以及转角等地。
     有一位女子开口:“我们与青木是老相识,你不要误会,更不要误判,赶紧将东西送过来,这里的发现关乎甚大,不容有失,我们是负责接应的人,要带你快速开地宫,再晚一些的话周家与凌家的援军可能就到了。”
     王煊问道:“既然是负责接应的人,刚才为什么要对我动手?”
     他确信,如果不是能量枪始终未离手,并且他反应无比敏锐,刚才说不定就被大高手袭击成功。
     早先出手的那个中年男子开口:“你误会了,我们进入洞中需要时刻警惕,我带领他们潜行进来,自然要注意排查危险,你躲在暗中,我起初没有意识到是自己人,不过小伙子你的反应速度确实惊人,不错!”
     王煊不为所动,发出嘶哑的假音,道:“既然是自己人,那我们一起等青木、黑虎他们回来。”
     那个女子似乎有些不耐烦,道:“你怎么不听劝?都说了,周家与凌家的人要到了,你如果不愿走,赶紧将兽皮卷交过来,我们先送走。”
     王煊顿时更加不信任他们,连兽皮卷都看到了,还不能看到他身上穿着一样的防护服吗?结果还是暗中接近,要偷袭他。
     他一语不发,借助巨石等防御,向着地宫深处潜行。
     后方的人察觉后,立刻加快脚步追了下来,王煊没客气,直接就用能量枪扫射,进行警告。
     “青木,黑虎,你们回来了吗?”王煊放声大喊,依旧是嘶哑的的假音。
     远方传来动静,显然这么长时间过去,青木、黑虎等人踏上归程。
     “追上去!”
     后方那女子喝道,一群人顿时飞快跟进。
     那个实力强大的中年男子最为可怕,无声无息,数次要逼近到王煊的近前,都被他用能量枪阻退。
     “吼!”
     地下通道深处,传来青木的吼声,他觉察到这边出了状况,带人迅速赶来。
     地下如蛛网般的通道地形很复杂,王煊蓦地止步,迅速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藏身,而后朝着前方射击。
     果然,在璀璨的光束中,又看到那个中年男子,竟从其他岔路口绕到前方去,刚才正准备伏击他。
     “金川,你来做什么?”青木的声音传来,他的速度很快,已经冲过来了,与那中年男子对峙。
     王煊立刻开口:“青木,我得到先秦方士留下的银色兽皮卷,这群人说是来接应我们的,要从我手中取走经卷。”
     他简单而直接的说出过程。
     “金川,你真行啊,来这里截胡,是不是太过分了?!”青木一听顿时生气,带着怒意。
     同时,他也有些欣喜,他们只得到一个空金函,而留下来的王煊竟然寻到真正的传承。
     金川略表歉意,道:“青木,你我都知道,这次的东西非同寻常,你不要怪我。”
     “你都带着手下来抢了,还让我不怪你?!”青木冷笑。
     金川郑重无比,道:“你放心,我只看一遍,立刻就还你们,绝对不截胡,我可以发誓。”
     “不行,你触碰了我的底线,不可能给你翻看。”青木直接拒绝。
     金川一挥手,他带来的那群人立刻向着王煊的藏身地包围过去。
     青木寒声道:“你还真敢对我们动手,你不要忘记,我们这个探险组织最恨内部仇杀与血拼,谁敢这么做,到时候其他各部人马共同围剿,不管你是躲在旧土,还是逃向新星,没有活路!”
     金川摇头,淡笑道:“不,你误会了,我只是与你切磋,我带来的那些人想与小王切磋,不会出现流血事件。”
     说到这里,他对那些人命令道:“你们不要动枪,为表诚意,都放在地上。”
     黑虎、风筝等人这时也不远了,在通道中呵斥着,警告金川的那些人不要轻举妄动。
     青木喊道:“小王,保护好你得到的东西,按照我们组织的约定,你只需上交探险所得的一半,所以,那是你自己的战利品,千万不要让人截胡!”
     王煊点头,他对这群后来者很不爽,如果不是他足够的警觉,就真的被收拾掉了,活下来也许没问题,但是金书、银卷肯定会被这些人抢走。
     王煊自然不会惯着他们,这些人想截他的胡,现在更是都不问他,就想看经卷,拿小王不当回事儿吗?
     那些扔下能量枪、借助地势逼过来的人,将王煊这里包围,越来越近。
     王煊什么都没说,安静的等待,直到有人猛然扑击过来时,他才双手持枪,一顿猛扫。
     噗通!噗通!
     有几人坠地,昏厥过去,也有高手迅速后退,成功躲开。
     “这年轻人不讲究,都说了,我们徒手以旧术切磋一番,他却动枪了!”有人不满地喊道。
     王煊无视,对你们讲究?怎么可能!
     这群人原本想伏击他,夺走他的战利品,现在还有什么脸皮这样说话。
     终于,黑虎、风筝率先赶回来了,直接“很讲究”的杀了过去,以旧术对抗,针对那些人。
     “小王,你也‘讲究’下,给他们露两手。”青木喊话,他在与金川对峙,似乎对这边的情况很放心。
     王煊观察了一番,金川的带来的手下中还有几个年轻人没有被人对上,同时他们手中并无热武器。
     王煊走了出去,二话不多,双手发出风雷之响,他动用体术中的金刚拳,只身闯入那几人当中。
     瞬间,这片地带拳风激荡,地面都被踩踏出裂痕,王煊的攻击力将几人惊住了,这么年轻的旧术高手实在太少见了!
     砰!
     片刻间,其中一个女子脸上挨了一脚,口中吐血,横飞出去,撞在石壁上,瘫软在那里不动了。
     喀嚓!
     接着,又有一个年轻男子被王煊的金刚拳砸中肩甲,骨骼顿时断裂,他闷哼出声,摔倒在乱石堆中。
     噗!
     在激烈交手中,第三人被王煊凌空一脚踹飞,肋骨断裂三根,嘴里不断吐血沫子,倒在那里爬不起来。
     在很短的时间内,王煊连续出手,先后将五人放翻,并且他又冲向黑虎、风筝等人的对手那里。
     黑虎、风筝跑的快,先于其他人赶回来,都各自在对抗数位对手。
     现在王煊冲过去,直接将其中一人打的飞出去七八米远,让他大口的咳血,挣扎了半天都起不来。
     这可是一群三四十岁、练旧术早已有成的中年人,结果依旧被王煊放翻数人,有些直接断了手臂,折了肋骨。
     “不打了。”金川一看情况不对,立刻喊罢手,道:“看不出啊,这还是个新人,就这么猛,最关键的是手挺黑,我手下的一群老鸟都扛不住,这次失策了,除了我外没带高手过来。”
     “青木,就这样算了怎么样?我欠你一个人情,下次还你!”金川放低姿态。
     青木点头,道:“行,下次把你家传的经文白虎真解给我看看,如何?”
     “滚你!”金川带人走了。
     “我们也走!”青木聚拢完人马后,带着众人迅速离开地宫,不久后坐上飞船,顺利离开青城山。
     双倍时间段马上就要过了,呼唤月票,各位书友还有的话请发功。
     感谢:巫马行、白糖o两位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