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九章 光阴流淌
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 !
    穿梭时光是什么感觉?
     假如是封印多元中其他宇宙的强者,或许会一脸莫名地注视向祂们提问这个问题的人。
     众所周知,在这个多元宇宙中,除却笨办法外,不存在任何逆流时光的可能。
     要不坐黑洞时光机,要不局部/整体逆熵,亦或是一个基本粒子一个基本粒子的逆还原……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凭借其他效果达成时光逆流的结果。
     而这些笨办法顾名思义,看着就知道是什么感觉。
     ——不会真的有人觉得坐黑洞时光机很有趣吧?
     但是,正如同多元宇宙中没有必然,总有例外和奇迹那样……乐章大宇宙,就是封印多元中的这么一个例外,这么一个奇迹。
     在这个宇宙中成长的强者,具备修行时光神通的可能,倘若愿意支付代价,甚至能强行将这能力扩散至封印多元中的其他宇宙。
     正如同现在的苍穹神王。
     此刻,祂正燃烧着自己七个完整纪元来,收集而来的永恒要素,强行突破烛昼之道的源流,顺着因果朝着时光之前的之前回溯而去。
     这一过程会遭遇很多艰难险阻。
     曾经德乌斯在第一次得到部分永恒要素,尝试其威能时,回溯过一段时间的时光。
     那个时候,祂的感觉就像是对抗整个宇宙的倾压,不仅仅要抗衡世界本身的压制,还要面对自己存在本身的因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大象强行要钻进只够老鼠进入的下水管道那样不可思议。
     逆流回溯时光,抵达过去,冲刷回溯者乃是整个宇宙,一不小心,即便是合道也要遭受重创,甚至是自己的存在本质也被消磨,在伤害敌人之前,自己就彻底不复存在。
     归根结底,哪怕是可以避过多元宇宙的禁令,时光神通也是诸多神通中最难也是最危险的,没有任何存在可以为所欲为的玩弄时空,力量越大,危机就越大,因为强者存在本身能改变的事情太多太多,甚至足以颠覆诸多宇宙的未来存续。
     这一次,德乌斯也是实在是找不到胜机,故而兵行险着——那原初烛昼强的就像是洪流一般冲刷而来,祂只能逆流而上,不然等待祂的,恐怕是比死还恐怖。
     轰!!
     剧烈的时光潮涌化作巨浪,拍击在德乌斯身上,祂虽然通体巨阵,但一阵阵朦朦胧胧的无色光晕泛起,没有任何颜色,却又仿佛包含了所有颜色的火光化作朦胧光晕,护住祂的心智。
     而破开这个浪潮,祂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封印宇宙·三千万年前——
     在朦胧火光的保护下,苍穹神王抵达宇宙真空中。
     而在祂的身后,一切聚拢又消散的景象破碎,就像是由砂砾构成的城堡,原初烛昼那可怖的身影已经消失,乐章大宇宙也再也感应不到,周围卷曲的时空也正在急速地平整,还原,变得和周边真空一般。
     最终,所有激荡的时光长河都不再泛起波澜,因逆流者而激荡的过去止息之河逐渐平静。
     陌生宇宙的外来者凝视着这个三千万年前的封印宇宙,祂长长吐出一口气:【空寂,冰冷,就像是老家的虚空……而且这样的冰冷虚空占据这个宇宙的绝大部分区域】
     【原初烛昼的故乡,居然是这样冰冷死寂的废土宇宙?本以为祂来自于那些好管闲事的高能秩序宇宙,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和深渊地狱也差不了多少的地方】
     乐章大宇宙诸神和神王都很少去虚空中探索,偶尔出去几次也是去一些相似的大陆位面世界,自然会感觉宇宙空间空旷。
     不过问题不在这里。
     祂在这里,居然感应不到烛昼的气息?
     【为什么?】
     环视周边宇宙时空,德乌斯只能看见几颗星球,其中一颗星球上有原始智慧生命存在的迹象,但是祂不敢触碰分毫。
     祂是顺着原初烛昼的因果而来,也只能改变原初烛昼的因果,除此之外,祂无论是触碰,交流,改变了原初烛昼之外的事物,那么接下来的因果反噬,时空变动需要耗费的能量,全部都由祂来承担。
     别说祂并非永恒,哪怕真的是永恒,有着无限的力量,一旦肆意妄为太过,恐怕也只能永恒地被多元宇宙铁则压制,把自己用来填坑了。
     归根结底,多元宇宙之所以禁止时光神通,正是因为这一切的改变——当强者可以随意改变过去现在和未来,将万事万物都视作玩物,那么万事万物又有何意义?
     虚无,没有实在性的玩物罢了。所以便有这样严格的约束。
     【三千万年,对于合道而言,应该也算是相当漫长的时光,哪怕是原初烛昼那样的合道巅峰,三千万年前,估计也就是初入合道,甚至可能不过是区区主神,神祇之境】
     以神王之力,观测宇宙,德乌斯硬是找不到一星半点有关于烛昼的气息,祂登时就困惑起来:【难道说,这个时候,烛昼还未成道?】
     【亦或是说,祂现在还没有踏上后世的道途,是行走在另外一条道路上的存在?】
     如此想来,倒也不奇怪——烛昼的威名虽然在后世多元宇宙中流传,可仔细想来,也不是很古老的事情,应该是某位昔日的古老存在为了突破洪流境界,故而改换门庭,换了个名字和过去,再行全新之道吧。
     如此的话,就能得到解释,德乌斯当即便开始搜寻封印宇宙中,那些和‘龙’有关的强者。
     祂记得很清晰,在乐章大宇宙痛殴自己的‘神龙烛昼’‘巨龙烛昼’,显然比‘神鸟烛昼’要来的熟练和强大,而人形的烛昼,应该就是烛昼之道的根本道躯,还有大道神兵相随。
     既然是三千万年前,那么现在的烛昼,应该还是龙才对!
     很快,德乌斯就感应到了,在这宇宙时空中,有着一丝和那原初烛昼有着些许相似气息的存在——没有任何迟疑,祂即刻出发,便朝着远方那无尽星辰的中央,那宏大的合道气息飞驰而去。
     此时此刻,远古仙女系中央黑洞吸积盘中。
     还在澎湃的物质流中半睡半醒睡大觉的以太巨龙始祖突然睁开自己的六双眼瞳,有些惊疑不定地环视周边。
     【谁?】
     这头以太祖龙纳闷道:【谁在窥探我?】
     【自从古老时代的那群疯子离开之后,这个宇宙中的新生种族应该就没有几个知晓我存在了……难道说,除我之外,还有其他懒得第一时间离开的老古董吗?】
     有倒是有的,比如前几十万年在虚空中认识的那头虚空凤凰……但那家伙也前几万年也跑了啊?封印宇宙的危险是谁都能知晓的,越是强大,越能感受到压抑。
     想到此地,龙的语气肃然起来:【亦或是说……想要违背契约,想要争夺宇宙碎片的叛徒?】
     的确很有可能!
     以太祖龙原本就并非是封印宇宙的强者,祂和其他几条以太祖龙来自于一个远古濒临毁灭的以太宇宙,是在宇宙终结后仍然存在的究极强者。
     以太宇宙的毁灭,乃是因为以太龙王们之间的战争,祂们摧毁了自己的家园,让自己的种族变成了在多元宇宙虚空中流浪的无根之民。
     这头以太祖龙和自己的同伴也参与了封印多元宇宙古老时代,针对宇宙碎片的争夺战,结果颇为不妙——封印宇宙也被祂们打的迸裂出第二,第三个碎片,宇宙意志也在觉醒,多元宇宙更是生出了排斥。
     醒悟自己的错误,不想让自己的第二故乡也因自己的原因而破灭,诸多强者和文明联手签订契约,决定封存三大碎片,离开这个宇宙。
     而作为最早停手,不再战斗的以太祖龙,祂们被视作不属于任何一方的仲裁者和见证者,见证其他所有缔道者级的存在离开封印宇宙。
     现在,一个不知源自于何处的合道强者,正朝着自己而来?
     【有意思】
     如此想着,位于黑洞之上,庞大无比的星之祖龙张开口,对准了那不知名来客所在的方向。
     吸积盘,黑洞,乃至于黑洞周边的时空,都开始不以黑洞为源头凹陷,而是以这龙神的巨口坍塌。
     不可思议的光,能量,时空,都在足以对抗宇宙崩灭,万物寂亡的神龙之口中凝聚,荟萃,这可怖无比,甚至足以创造出一个小宇宙的能量,如今转换成了纯粹的,足以破灭万事万物的神光。
     ——哪怕是后世的子嗣,还未成长至巅峰的以太巨龙,其吐息就能突破物理定律,转换矢量,摧毁所有护盾和防御,湮灭一切阻挡之物……哪怕是烛昼都赞叹不已,将其化作自己的武器。
     而最初的龙祖,其吐息,又有何威能?
     【什么玩意?!】
     这点,看苍穹神王德乌斯的表现就知道了——在刹那间,云雾巨人浑身雾气就骤起波澜,祂几近于面色煞白,惊呼道:【这不是烛昼——但是这个吐息?!】
     【因果的尽头……崩塌了!这是连因果时光都能吞噬,湮灭的龙息!什么不死不朽,永存不灭,都要被这一击摧毁源头,直抵‘虚无’的彼岸!】
     黯淡的光……不,没有光,在德乌斯的眼中,所有的物质时空都开始缩退,仿佛都在急速远离自己,坠入远方那巨龙的口,而这反而凝聚了一道光,一道指引吐息方向,摧毁敌人的光芒!
     而这光芒,就锁定在苍穹神王的头颅正中!
     以太祖龙的吐息,可以折叠宇宙时空,破坏一切物质,精神,概念乃至于最基础的存在……怎么说?如果说宇宙是一个空荡荡的杯子,里面的水就是万事万物和众生,那么当万事万物和众生都消失时,杯子就空了,最初等的‘虚无真空’就出现。
     但是,以太祖龙的力量,却能破坏‘有无’的界限,将杯子本身都彻底破坏,湮灭,抵达第二等的‘虚无真空’!将杯子和摆着杯子的桌子也摧毁。
     据说,倘若这力量再更进一步,就可以摧毁多元宇宙虚空本身,湮灭诸多宇宙时空,抵达可以对多元宇宙也造成不可逆转破坏的第三等‘虚无真空’,将存放桌子杯子的房子都彻底破坏……但那即便是在以太巨龙文明中也算是传说了。
     能拆房的人,从来就少。
     这第二等的虚无真空吐息,可以超时空,无视一切距离,防御,在发起的瞬间就命中,达成破坏的结局。
     感应到这根本不讲道理的神通,苍穹神王还能怎么做?
     当然是直接跑啊!
     【打不过!至少在这个宇宙打不过!】
     果决地催动神通,德乌斯立刻回溯时光——祂不是不能挡住这吐息,但祂已经察觉对方并非是原初烛昼的过去,倘若真的被这一击打中,那么祂要承受的不仅仅是对方的神威,还要承受时空变更的反噬。
     燃烧永恒要素,祂回归时间流中,消失不见。
     【嗯?】
     而察觉到敌人突兀消失,就像是之前祂突兀出现那样,正在酝酿吐息的以太祖龙疑惑地闭上嘴,祂摆了摆尾巴,困惑地摇头道:【什么怪胎……】
     侦测了一下周边时空,确定整个封印宇宙中都没有对方残留痕迹后,搞不明白的以太祖龙怀着疑惑回归了自己的老巢:【是幻觉吗?还是说有人试探我?】
     【算了,这地方越来越难呆,再睡一会,确定没有其他缔道者后,我也走吧……是时候找个新宇宙定居了】
     ——时空流——
     【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还有些晚惊魂未定的德乌斯有些难以理解:【那条巨龙,身上的确有着和原初烛昼类似的气息……但却并没有任何关系!】
     【难道说,三千万年前,原初烛昼就已经离开自己的故土,前往多元宇宙了吗……而那条巨龙,就是祂遗留在故土,血脉稀薄了许多的后裔?】
     虽然完全猜反了方向,但不管怎么说,神王都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毕竟,以太巨龙是龙也不是龙,烛昼是龙也不是龙,两者的确有其相似之处,祂这样误解倒也不算错。
     而在德乌斯看来,原初烛昼的力量远胜过那条以太祖龙,别的不说,那柄神刀的斩击,已经可以影响多元宇宙虚空本身,将宇宙斩出四个平行时空,这可比摧毁宇宙本身来的困难许多。
     如若不是乐章大宇宙特殊,直接被斩碎都是好下场,强大的神王和合道都会被破碎大道而死。
     【更早!】
     如此想到,德乌斯下定决心:【三千万年前,子嗣的血脉就稀薄至如此地步……看来原初烛昼的历史远比我想象的要长,是多元宇宙中也算是古老的远古强者!】
     【也难怪,差一步,就可以抵达洪流之境!】
     【这些外界的合道虽然难以成就,但是一旦成就,寿命当真无穷无尽,几近于永恒……罢了,以我的资质,想以合道之路走向无限基本不太可能,只能走本地的永恒之如】
     摇摇头,甩脱一时的动摇,苍穹神王宁静心神,祂开始专注逆流时空,朝着更加远古,更加古老的过去而行。
     但是,祂却不知晓……
     有无形的种子正在落下,正顺着祂回溯的道路,铭刻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烛昼的因果正在蔓延。
     漫长,又短暂的回溯结束了。
     伴随着朦胧闪烁,无色初始的光晕,苍穹神王抵达了祂预计的,更加古老的目的地。
     ——封印宇宙·五亿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