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八章 逆流三千万年!(4800)
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 !

    诸神,本质上就是一群优秀且幸运的人,意外得到力量之后,却又不肯放手,就是这么一群意图永远将力量握在手心的家伙。

     最初诸神,究竟是什么模样?无论是谁都不知晓,哪怕是神王也不知道,因为即便是存活最悠久时光的神王,也不过是存续了几十个真纪元轮回,并没有贯穿古今,留下自乐章大宇宙诞生之初出现的传承。

     他们并不知道古老的最初诸神在得到神力后,作出了怎样的事情,对世界造就了怎样的改变。

     但祂们自己,却在漫长时光中,逐渐被铭下了一个刻印。

     【永恒】

     朝生暮死的蜉蝣,是追逐不了永恒的,祂们太过微渺,时光飞逝间就化作烟尘。

     庸庸碌碌的凡人,也是追求不了永恒的,他们辛勤的劳作,痛苦的活着,要被人压迫,收税,杀死,折磨,许许多多的人死时想的并不是‘来世还为人’,而是‘再也不要来到这个世界’。

     是啊,这个世界充满苦难,只要选择就有遗憾,世间总是有无尽的烦心事,

     唯独富人,唯独持权者,那些富有四海,称尊做祖,为皇为帝者。

     唯独这样的享尽荣华富贵,知晓生命的妙处,也理解权柄的美好的家伙。

     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去期待永恒,才会去追逐长生。

     世间还有谁,能比诸神更加可以享受荣华富贵,更加富有权柄,更加可以高高在上,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再也没有了。

     所以,谁也不可能,比诸神更加渴望永恒,渴望这无上的神力和权柄,能够永驻其身。

     苍穹神王德乌斯,记得自己成神前后的记忆。

     在成就神祇之前的那一世,他是一位知名的帝皇,领导了浮空舰的开发,引领人类前往天穹,建造了十二座浮空城,确定自己在伊洛塔尔大陆上至高无上的权柄,故而被称颂为苍穹神皇。

     凭借此等功绩,他在下一纪元,成为苍穹神王,而祂的诸多班底,那些引领时代走向巅峰的朋友与下属,也都大多成神,成为了那一纪元的神系成员。

     只是,时至如今,德乌斯昔日的班底已经全部都消亡殆尽,化作凡人,在这天地间轮回……只剩下德乌斯一人仍高居天穹之上,追逐着缥缈的永恒。

     每次回忆过去时,德乌斯总是可以坚定自己的信念。

     他七岁时,还是那时帝国皇子的父王带着他前往贫民窟,德乌斯很清楚自己的父王为何如此做。

     天生聪慧的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知晓人心的欲望,也能像是读懂童话一般轻易理解一切人类行为背后的寓意,当德乌斯来到贫民窟,看见那些贫穷普通人麻木而带着憎恨的表情时,他就知晓父亲想要告诉自己的事情。

     ——如若想要当一个不会被人推翻的皇帝,德乌斯,那么就不应该让你的国家中存在有贫民,不应该让你的子民中有这种表情。

     很显然,德乌斯理解这点。

     他后来能成为苍穹神皇,正是因为他践行了这一道理——他的治理下国泰民安,人民幸福安康,甚至愿意主动贡献诸多贡品,令神皇可以前往苍穹之上。

     这也是他成为神的根基。

     ——人类的皇帝,这么做,是足够的。

     ——但是作为神的王,这么做,可以吗?

     那显然是不行的。

     异朽,终有一死,权柄源自于人类的‘人间帝皇’,需要‘人类的集体’本身给予他力量。

     他的力量是集体的力量,是制度,社会,人民的信任叠加在一起,所以才有其威力。

     换而言之,首先是因为制度,然后再是行动,紧接着是人民相信,国家的力量,才会成为帝皇的力量。

     但是神王不同。

     神王,首先是具备力量,所以才能行动,紧接着去缔造制度。

     至于人民相不相信……

     那是无所谓的事情。

     最起码,对于追求永恒的神王而言,人民有什么用处呢?他们是这么的脆弱,这么的容易腐朽,一代人在梦中就消散了,睡一觉十代人就过去了,当神王专注于铸造祂天上云中的宫殿时,大地之上已经兴衰百代,国度更替十几次,上演了数之不尽的悲欢离合。

     自己昔日缔造的国家,早就灰飞烟灭,不是永恒的事物,就算再怎么鼎盛,也一定会腐朽。

     太虚无了。

     但……那又如何呢?

     虚无就虚无,无所谓的事情罢了,只要自己现在还有着神王的力量,其他都是小事。

     无法感同身受,无法深入理解,人类的帝皇本就已经孤独到了极致,除却身边人外都无法信任,神王更是如此。

     除却自己与永恒,祂们寻觅不到其他任何目标可以长久的追逐。

     在追逐永恒的过程中,德乌斯一次又一次地俯瞰大地。

     祂总是能看见人如火星,在转瞬间亮起又熄灭,这令祂无比恐惧。

     神王已经是这个世界最高等级的存在了,德乌斯根本找不到任何一种方法可以变得更强,凡间的帝皇能够统辖万物,在万物众生的赞歌中成神,但是已经是诸神之王的神王,又该做什么?

     无论是诸神直接统治,定居于神山之上,以半神英雄为辅,管辖万民。

     亦或是委托人王代理执掌凡间,凡人的归凡人,神祇的归神祇。

     亦或是直接袖手旁观,诸神收回赐予的神力,绝地天通,只是俯瞰人间兴衰生灭。

     这一切的行为都不影响诸神的力量。

     做的再怎么好,诸神再怎么让天下的万物喜悦赞美,神也终究会陨落,谁也搞不清楚这一切背后的规律。

     所以,当诸神看见那天生就持有永恒之要素的永恒之女时……祂们是多么的嫉妒啊。

     无需轮转千世万世,无需坐看身边的人逐渐步入腐朽,她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等待觉醒,那超越了神王的永恒之力就注定是她的。

     她就是未来的永恒女神,虽然现在还没有觉醒,但是无限的时光中,她必然觉醒,而觉醒后,也就是必然的无限。

     如此不公……

     所以才嫉妒,发誓要得到。

     “什么傻逼想法!”

     然而却有这样的反驳声响起:“我来这个世界第一眼就看出来了,整个乐章大宇宙,众生都是音符,想要抵达永恒,就得所有音符一齐响彻,也就是全员成神!”

     “这都多少纪元了,你们就没想过众生一起成神?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愿意吧!”

     ——猛兽。

     德乌斯听见这声音,心中第一个跃起的想法,就是极致的危险感。

     如若说一个宇宙就是一个村庄,那么统治宇宙的诸神就是村庄的村长和护卫队,祂们掌控村内的所有权利,自然也要面对村庄之外诸多野兽和怪物的侵袭。

     对于德乌斯等神而言,那擅自自虚空中而来的原初烛昼,便是真正的猛兽了。

     他的存在,逼迫所有人将权利交托给一个人,用以对抗对方,展开惨烈的厮杀。

     但这样就太过危险,诸神很可能也会彻底陨落,所以祂们更喜欢的办法,乃是扔出一点村民,让那猛兽吃掉,吃饱的猛兽自然也会离开。

     可这名为烛昼的猛兽贪婪无度,又疯狂无比,他根本不屑于那点小小的血肉,一定要以诸神的权柄为食。

     他是不懂妥协,也不讲道理。

     亦是不会交流,也无法理喻。

     还是不遵规矩,也不分利弊。

     总而言之,烛昼就是这样……无法理解,无法交流,最为嗜血可怖,几近于无法战胜的……

     怪物。

     【不过是汇聚众生的力量,凝聚出一尊神而已……这也算众生成神?】

     徘徊于诸多时光浪潮之间,却没有精力去将这些世界的片段改变,对抗那远道而来的怪物。

     德乌斯能够感应到,烛昼夹杂着愤怒,漠然的意志,混杂着一种祂难以理解,但却仿佛要将祂整个燃烧殆尽的精神,正如同天陨一般朝着祂撞击而来。

     一道名为灭度,也名革天,更是革新的刀光,正劈开重重历史迷雾,横跨乐章大宇宙那贯穿过去未来的歌谣,朝着祂劈斩而来!

     德乌斯站立身形,这位苍穹神王的确卑劣,固执,自私,不懂什么叫做经验教训,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同理心,但事关自己的性命,祂自然会发挥全力。

     就在那炽燃的一刀斩来,就要彻底撕开德乌斯身体的瞬间,伴随着狂风的呼啸,祂的躯体再一次化作了由云雾状神力构成的虚态。

     嗡————!!

     寻常的元素化亦或是虚化,即便是叠加神力的量子态也会退相干,自然不可能挡得住灭度之刃的斩击,但是这一次,德乌斯下了血本,祂将永恒的要素凝聚在自己的肉体中,然后将其凝聚,强行固化在了灭度之刃周边。

     这就相当于祂用自己的肉体作为刀鞘,强行封锁住了苏昼的道兵,而在此之后,德乌斯咬着牙伸出手,牢牢抓住已经没入自己体内的神刀,闪动着灰蓝色光芒的双眸亮起,开始全力解析起苏昼的力量。

     炽烈燃烧的火焰翻腾不休,无时无刻都在灼烧德乌斯的神力,属于苏昼的圣歌宛如海啸一般的压过德乌斯鸣奏的乐章,倘若对方继续这样强行封锁灭度之刃,那么结局就是毫无疑问地被消磨而死。

     “傻了吗?”

     即便是苏昼,第一时间也想不到德乌斯究竟想要做什么。他虽然能理解,每一位合道,哪怕是德乌斯这种乐章大宇宙的便宜货,都有着自己独到的力量,更何况对方已经持有部分永恒之力,即便是灭度之刃也难以消磨,斩碎对方的大道本质。

     倘若没有永恒要素,就德乌斯这水准,早就和幽泉一样,甚至比幽泉还快就被打死了——灭度之刃的斩道之刀可不是好玩的,那是苏昼专门为了对付合道强者特化的破坏性。

     【烛昼,我本不想走到这一步】

     此刻,苏昼与德乌斯几近于贴身缠斗,苍穹神王一只手握住贯穿自己胸腹的刀刃,一只手架住苏昼的重拳,祂狞笑道:【原本这一招对你无效,但既然你自己改变了自己的本质,融入我们乐章大宇宙……那就代表你也成为我们的一员】

     【成为可以被时光宿命左右的一员!】

     一阵剧烈的爆炸闪光亮起,周围波动的时光倒映都如同水中月影一般震荡破碎,苏昼惊讶地睁大眼睛,因为在他的注视下,德乌斯赫然是毫无迟疑地自爆了——没有留给任何人交流的时间,伴随着不可思议的爆鸣和神力震荡,苍穹神王的神体破碎,震开了灭度之刃表层的界限,渗入到其内部的‘道意’之中。

     一瞬间,苍穹神王彻底放弃与苏昼正面交战的权利……与之相反,祂施展了一门苏昼极其陌生,他从未在多元宇宙的其他区域看见过的神通!

     宙光神通!

     【只要并非永恒,并非‘环’,那么就有因有果】

     【原初烛昼,你的强大,乃是因为你过去之因,但只要切断这因果,就如同一首中断的歌,将会无以为继!】

     此刻,能听见,那团正在消散的云雾中,传来德乌斯几近于疯狂的声音:【逐渐逼近永恒,我已经理解时光的奥义……想要抵达无限,绝对和永恒之境,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过去未来和现在都各自独立,力量永恒存在!】

     【但反过来说,只要不是永恒,万物众生,哪怕是合道,都要受到因果时光的影响!】

     此时此刻苏昼完全能感应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这顺着灭度之刃,这一自己道兵的本质,反过来回溯自自己的时光之中——德乌斯之前惨烈的自爆还有刻意的接刀,正是为了以最大的力量将自己的力量渗透自自己的时光之中。

     然后……

     祂要回溯!

     这个苍穹神王,要回溯时光,前往苏昼的过去,影响原初烛昼的起源!

     “真的假的……”

     环视正在自己周身缓缓旋转的灰蓝色风暴,也即是苍穹神王彻底放弃反抗的神躯,苏昼挑起眉头。

     他看着自己在乐章大宇宙最后的敌人,目光古怪至极:“你是说,你想要前往我时光的上流,杀死亦或是改变过去的我,从而让我彻底不存在,亦或是失去极大的力量对吧。”

     “换而言之,就是各种玄幻小说中的‘斩杀过去身’……哇,外界多元宇宙的确没这种神通,没想到乐章大宇宙特殊到了这种地步。”

     他的确从未见过这种等级的光阴神通,毕竟在封印多元宇宙中,想要玩这一手,不谈多元宇宙本身同意不同意,还要看其他伟大存在同不同意。

     但是现在看来,乐章大宇宙内部,是同意的,而苏昼选择成为乐章的一部分,就给了苍穹神王施展这一神通的机会。

     【等着吧】

     此刻,德乌斯的语气充满快意:【我已经通过你的大道,找到了你的起源知道……我的力量,将会顺着你的道途,贯穿至其他宇宙!】

     【原初烛昼,你这怪物将会彻底不复存在,即便代价是永恒的要素完全消逝,我也一定会击败你!】

     德乌斯的语气热血无比,活像是为了乐章诸神而迎战魔神的正义使者——在祂看来,或许事实的确就是如此,没有苏昼的到来,这世间不会起刀兵,也可称太平。

     一切的错,都是革新的错。

     所以,只要将革新掐灭在摇篮中,太平依旧,世间仍然可以清平安乐,得享永恒不移。

     “哦。”

     只是,对此。

     混沌的立约者,不死血的持有者,承世鳞的修行者,光阴角的继承者。

     名为苏昼的青年,甚至干脆放下了手,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真的吗?”

     他耸耸肩:“我不信。”

     毫无疑问,这个多元宇宙中不存在比现在的苏昼更加气人的生物了。

     【愚昧!】

     所以,即便是德乌斯,也在莫大的震怒过后,毫无迟疑地启动自己的神通。

     嗡!时光动摇,环绕着苏昼的光阴开始急速回溯,一切都开始逆流,宛如倒着播放的录像带。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苏昼丝毫不反抗,但机不可失,德乌斯知晓,这大概就是自己战胜原初烛昼唯一的机会。

     所以,第一次逆流时光,祂就没有任何留手……德乌斯拼尽全力,逆流时光,要回溯远古的时空,彻底断绝烛昼成长的历史和可能!

     而这第一次逆流时光的度量……

     乃是三千万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