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八十五章 又见韩凝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鄱阳湖面渐渐起了波涛,微风逐渐变得强烈,吹起了二人的头发,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于微风中,眼波暗送情意。

     长发飞舞,衣衫飘飞,唐美霞那一张清丽无双的脸即便是不施粉黛也让人感觉到一种给人极为舒服的美。

     唐美霞不发怒的时候,气质很宁静,特别是修佛之后,身上更多了一丝淡然从容。

     “我能亲你一口吗?”

     乔觉忽然生起要亲吻眼前女生的想法,话一出口,他便看向了这个女生,见她没有露出丝毫怒气,将脸往她面前凑了过去,正要亲在她的额头。

     “咳。”

     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乔觉心中荡起的情念,乔觉心中微恙,循着那个声音望去,正见韩凝站在距离二人不足百米的湖面上,那双像是昆仑山上万年坚冰的眸子,正一眨不眨的打量着二人。

     “是你!”

     唐美霞回头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生,正是元宵节看到的那个追杀乔觉之人,心中怒意蓬然而起,眼中带着敌意,向韩凝望了过去。

     “你就是乔觉口里那个心爱的女生吧,果然长得极美。”

     唐美霞紧紧盯着她,道:“这次你又是想来杀乔觉的吗,如果是,那你请回吧,这是我的男人,只有我能欺负。”她加重了语气,道:“你不行!”

     韩凝眉头皱了一皱,乔觉心爱的女生不是平凡人,方才一眼对视,她看见了这女生眼神中透着一丝坚决,虽察觉到她身上没有任何真元存在,但眸子里却隐然可以看到一丝淡淡佛光,这是修佛之人佛法修到高深之处后自然生出的景象。

     “你误会了,这次我是来劝说乔觉的。”

     “这是他的事,你凭什么干涉。”

     “凭我是昆仑人王一脉,有守护人间之责,乔觉与南宫破一战,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其中牵扯太复杂。”

     “那又如何?”

     两人首次交锋,双方气势皆是不弱,韩凝如那万年坚冰,唐美霞则如那鄱阳湖之水,水与万年坚冰相遇,谁也奈何不得谁,谁也压不住谁。

     “包子,你先回去,我倒是想知道,昆仑人王一脉有何话说。”

     唐美霞回头,点了点头,踏波而去。

     乔觉问道:“你想说什么?”

     韩凝面无表情,道:“上清道德宫有一道仙界之门,不管你们之间一战结果如何,南宫破都会强行打开仙界之门,到时天上仙人下界,仙人举手抬足便有毁山断岳之力,人间之人绝难承受。”

     “仙界之门?”乔觉心中大惊,一个半步神仙都已经这么难以对付了,如果真引来了天上仙人,他该如何应对,心中虽是这么想的,但嘴上仍道:“这与我无关,与南宫破一战,龙虎山张真人是推动之人,你应该找他,如果你能说服张真人与谪仙,我自然孤立无援,连命都难以保全,还谈什么诛杀南宫破。”

     “张真人誓死不让半步,谪仙皆说一切因果在你,若是你放弃,他便自然再次隐入人间,不问世事。”

     乔觉大苦,虽然他不明白谪仙李成器说的因果到底是什么,但他知道李成器这是拿他当挡箭牌了,然而如今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真得退了,他只怕会立刻被半步神仙南宫破诛杀。

     他也不能退,退后一步,日后面临的是半步神仙南宫破无穷无尽的追杀,向前一步,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退不得。”

     韩凝忽而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退后一步,我是想来告诉你,此次上清道德宫一战,本派金虚真人会亲临上清道德宫,南宫破与金虚真人有旧,到时只怕金虚真人会出手,特地前来告诉你,让你做好准备。”

     乔觉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韩凝想了一下,道:“或许是冥冥中的缘分吧,或许是师姐不想让你死。”

     “你师姐,云岚仙?”

     韩凝点点头,道:“我师姐说你是老骗子看中的人,所以她让我来告诉你这些的。”

     “看来老骗子果然有手段,竟能让云岚仙对他如此念念不忘,你能来告诉我这些,看来还是沾了老骗子的光了。”乔觉面露欣喜,嘿嘿笑道。

     韩凝看着乔觉那副笑容,皱了皱眉,感觉这笑容和张天正那猥琐的笑容那么像,难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

     “师姐的话我已经带到了,至于你和南宫破之事我希望你能够让步,到时如果真的仙人下界,必会生灵涂炭。”韩凝脸色越来越凝重,手中斩缘提了起来,湖面上的水受剑意所引,荡起层层波纹。

     “我知你必不会让步,为了人间安定,那也只有将你斩杀于此,消除祸端了。”

     “这少女脾气还真是古怪,刚才还是笑容灿烂,转眼就是一副杀气大作的模样。”乔觉站起身子,菩提心转动,指尖涌现一丝青光,带着佛息,点向了韩凝。

     此时,湖中无数个荡起的波纹中,骤然生出无数把湖水凝成的剑气,转眼便于虚空中纵横交错,化作无数剑网,向着乔觉杀来。

     这一式乃是剑心通明中的‘若水剑’,以水灵之力化作剑气,在这湖水浩荡的鄱阳湖上,威力更盛。

     一根青色的手指点在虚空中,万道剑气立时消散,乔觉再出一指,点向韩凝。

     韩凝长袖飞舞,手中斩缘清啸一声,兰心剑与若水剑同时施展出来,湖中浮着的飘萍以及荡漾的湖水皆化作了密密麻麻的剑气。

     乔觉于剑气之中穿行,凭绝妙身法避过了无数剑气,身子腾空之际,菩提心疾运,将体内真元沿着手臂直逼入指尖,仙诀刹那芳华使出,生生击在了斩缘剑尖上。

     一声脆响从那处传了开来,荡起一道真元波纹,发出绵绵声浪,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指尖与剑尖轻微一触,斩缘剑上的真元迅即涣散,漫天嗤嗤大作的剑气随即消失无踪。

     “怎么会?”韩凝惊声道:“短短时日,你修为怎会进步如此之快?”

     “呵呵,今时不同往日,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愿与你为敌,你还是离去吧。”

     “既来此,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乔觉冷道:“看来,你是要与我不死不休了。”

     “若是你退后一步,或许我可以考虑和你做朋友。”

     乔觉呵呵笑道:“你都要杀我了,我现在不想和你做朋友了。”

     对话虽然幼稚,像是两个小孩子吵嘴,然而二人身上却是同时真元大作,相互杀至,于半空中相互,双眼对视,像是情侣那般深情凝望,斩缘剑当空化了个剑弧,刺向乔觉心口,而乔觉菩提心再转,他再次施展出刹那芳华仙诀,二人战作一团。

     青光与剑气交融,爆发出炽烈的光华,许久之后,光华散去,只见乔觉指尖点在韩凝眉心,而韩凝手中斩缘也架在乔觉颈上。

     “我这一指下去,你会死得通透,所以你还是离去吧。”

     韩凝脸色倔强,反击道:“我这一剑下去,你这颗大好头颅只怕也会落地,你若是答应退步,那我便放下手中剑。”

     “为什么非要帮着上清道德宫那群老不死,我就知道你昆仑必定与上清道德宫那群老不死有勾结。”

     “休要胡言乱语!”

     韩凝手中斩缘进了一份,在乔觉颈上留下一道轻微的剑痕。

     乔觉指尖青光一亮,一道真元便没入韩凝眉心,直入她的心神,带着淡淡佛息的真元立时扰乱了韩凝的心神,她闷声一声,手中斩缘噗通一声落入水中,她的身形骤然一沉,轻点湖面,荡起一道道涟漪,而后才堪勉强不落入湖中。

     手中剑一失,韩凝也知再难阻止眼前少年,她望向乔觉,眼底里露出无奈。

     “后会有期。”

     乔觉挥挥手,便踏波离去,独留下一脸无奈的韩凝,看着乔觉那洒然模样,深深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