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八十三章 青城之祸(五)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吕谨言与乔觉达成一致,心中甚是得意,少年终归是少年,在自己面前还是太稚嫩了,而乔觉见他一副占了便宜的模样,心里更是痛快,等击败南宫破化身之后,想必吕谨言知道了结果后,必然会气得吐血三升。

     此时,天上青莲剑阵再次告破,南宫破化身知道乔觉有仙诀在身,不敢贸然进攻,朝着青城后山飞去,青城后山正是青城千年灵根所在。

     “乔兄弟,快出手!”吕谨言大急,自己的三千青城弟子倒下无数,现在整个青城有战力之人不过寥寥,他体中真元也耗尽,眼下唯一的依靠便是乔觉。

     乔觉并不急于动手,喝了一口猴儿酒,对苏谨言道:“吕掌门,还请你去掠阵,困住那南宫破,只要你能困住南宫破化身片刻,我必定一击杀之。”

     吕谨言心中不快,自己已经许下了一壶灵泉的好处,为何这少年还是不动手,当下道:“乔兄弟,这是何意,我青城既然请你出手,为何你还站在不动,不见南宫破化身已经进入我后山深处了吗?”

     “还是欺我年少,将我当成那有点好处就莽撞出头的二愣子了。”一壶灵泉,乔觉并不看重,此前若不是看在王知维的面子上,他早已离去,但王知维毕竟是自己修行的领路人,此次青城一役,算是了了与王知维的恩情,他日再上青城,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若是吕掌门觉得凭你青城无上剑阵还困不住南宫破化身片刻,那这青城也没必要存在了,我也没有必要再留在此地了。”乔觉抱拳,留下一句之后,转身便走,态度极为强硬,走得极为决绝。

     此时,青城后山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随后见一座大殿轰然倒下,青城千年灵根溢出的灵泉也展露出来,见南宫破化身欲吞下灵泉,苏谨言这才脸色剧变,飞上高空,一把拉住乔觉,道:“乔兄弟,即便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也要看在王师侄的面子上,助我青城一臂之力。”

     乔觉对吕谨言更是厌恶,缓缓道:“不知苏掌门能否困得住南宫破化身?”

     吕谨言当即点头,道:“待会劳烦乔兄弟动手了。”

     说完,吕谨言提着禅杖,化作一道金光,朝着南宫破化身冲去,一到南宫破化身身前,口中连喷几口鲜血,身上枯竭真元再次汹涌澎湃。燃烧寿元以助涨修为,在这修行界中也是常见,不过却很少有人施展,修行人比普通凡人更爱惜自己性命,以燃烧寿元为代价获得短时间强大修为,只有被逼到了绝境才会施展出来。

     眼下对于吕谨言来说,正是绝境,他以燃烧寿元为代价,换来将近五十年的修为,实力增了五成,那禅杖受他真元所激,透着阵阵佛光,比之前犹胜三分,万道佛光普照,将南宫破化身笼罩进去。

     佛光骤现,南宫破化身的仙灵之气显化不出来,施展不出强大剑术,唯有以体内仙灵之气不断与佛光抗衡。

     乔觉身子一动,化作一道青光,体内菩提心运转,他手中的棍像是燃起来了一般,黑色的棍子带着青色的冷意和浩然佛息,一棍落在南宫破化身之上,随后棍中骤然光华大盛,转眼将南宫破化身淹没。

     刹那芳华这一式仙诀于人间来说,那是无上神通,以乔觉此刻将至半仙修为又有普贤佛力化成的菩提心相助,威力是何等的大,南宫破化身经受万千光华及身,仙灵之气尽消,不到片刻即化作了无数光点。

     南宫破化身被破,吕谨言拄着禅杖大口喘气,看着眼前这彷如神仙般的少年,心中惊奇万分,这少年不过修行四年,便有如此修为,他到底得到了什样的奇遇,若是这样的奇遇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出十年,便是昆仑人王在自己前面,恐怕也要逊色三分吧。

     心中如是想到,妒意大增,若是自己夺了这少年一身修为,重现青城声威,那不是板上钉钉之事吗?

     乔觉哪里看不出他眼神中的贪婪,若是此前未被师父关入密室修心,只怕早就翻脸,然而现在,他已然淡定,修行界像吕谨言这样的人物何其多也,要是真一个个诛杀,自己哪有时间修行。

     “天色也不早了,吕掌门,我取了灵泉便回去了。”乔觉冷冷道。

     吕谨言想了一下,道:“乔兄弟与王师侄乃是至交好友,为何不在青城住上几日,与王师侄叙叙旧。”

     乔觉摆摆手,来到青城千年灵脉前,千年灵脉深藏于地底,唯有一处泉眼从灵根之上从外溢出灵泉,乔觉看了看,手中玉壶起了淡淡光华,生出一股吸力,灵泉便化作一条细线,慢慢被玉壶摄入其中,那玉壶像是个无底洞一般,吸了许久,苏谨言见潭子里的灵泉被吸去小半,心中立时起了寒意,冷道:“乔兄弟,你过了。”

     乔觉回过头,朝他笑了笑,道:“我说过只取一壶,那就只取一壶,现在我这壶中灵泉还只是灌了小半,离一壶还差得远呢。”

     玉壶名为乾坤壶,是仙家之物,也不知苏白衣从哪得来这样的仙家宝物,里面暗藏须弥空间,可以容纳无数灵气。

     说话间,壶中吸力越来越大,开始如涓涓细流的灵泉现在就像是决堤的洪水,滚滚涌入乾坤壶中。

     “乔觉,够了!”

     吕谨言手持禅杖,泛起一道佛光,向着乔觉颈项之间斩来。

     乔觉一棍将禅杖荡开,他灵台气海中菩提心运转,丝毫不受佛光影响,转眼间,灵潭中存着差不多百年的灵泉尽被乔觉吸入乾坤壶中。

     吕谨言目龇欲裂,眼睁睁看着灵泉被收去,心中大恨,不断挥舞着禅杖,状如疯狂。

     “对了,忘了告诉你,你手中那根禅杖哪里是什么谪仙神器,那不过是我送给谪仙的一件兵器而已,吕掌门还真是实在,率你那三千青城弟子对我这兵器三跪九叩,实在愧不敢当。”

     乔觉将玉壶重新放回百纳袋中,朗声说道。

     吕谨言像是握着一根滚烫的火棒,立刻将手中禅杖扔了,咬牙道:“乔觉,你欺人太甚!”

     “呵呵。”乔觉回道:“就欺负你了,怎么,你还想杀我不成!”

     立时,菩提心运转,身上便起了一股大势,菩提心中燃起的佛力在他体表形成一道金色的火焰,强大的威压压得吕谨言喘不过气来,若论修为,乔觉与吕谨言相当,凭着手中棍和菩提心,胜过吕谨言自然不在话下,若是吕谨言未受伤之前想以威压相迫,很难奏效,但他此刻修为尽去,耗去几十年寿元燃起的真元也熄了,修为更是大降,是以才被乔觉压得透不过去来。

     “乔兄弟,既然你已得到了青城灵泉,你还是快快离去吧。”此时,王知维见苏谨言癫狂模样,心生不忍,掌门虽然奚落乔觉在前,但现在已经尝到苦果了,若是乔觉再这么逼他,只怕他非疯了不可。

     乔觉回过头,看了王知维一眼,道:“那就给王大哥一个面子。”尔后,又说道:“这青城不呆也罢,王大哥你早点做好打算,离开青城。”

     王知维一愣,没想到乔觉在掌门面前向自己提出此事,他摇头道:“我死也不会离开青城的,多谢乔兄弟的好意了。”

     “后会有期了。”

     余音渺渺,乔觉早已在数里之外,化作一道流光,直向东去。

     “此子欺我太甚!”吕谨言咬了咬牙,看着飞向远处的乔觉,看了很久之后,回过头,冷冷说道:“此子是你引来的,我青城灵泉被夺责任在你,想来你知道怎么办了。”

     王知维心中一寒,乔觉一片拳拳之心千里相助,若非掌门处处奚落,他怎么会这么不通人情,然而掌门将责任推在自己身上,自己除了背着,还能怎么办?

     “哼,想我青城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也罢,天妖塔是时候开启了,是该让有些人知道我青城千年大派的厉害。”这一刻,吕谨言下定决心,拂袖转身便要离去,之前视如谪仙神器的禅杖,现在连看一眼都觉得厌恶,想起之前自己对这把禅杖三跪九叩,心中更是堵塞的慌。

     “掌门,那天妖塔一开,必会惹来天大的祸事啊。”王知维忙劝阻,然而吕谨言怎会听他之言,冷哼一身。

     入夜,王知维在青城后山起了一座草庐,收拾后山一片残局,收拾好之后,他便坐在青城千年灵根上方,以自身真元催生千年灵根,不一会儿千年灵根上方的那处泉眼里再次冒出滴滴泉水。

     千年灵根溢出的灵泉数量极少,就算以真元催出灵泉,想要恢复之前百年存量,没有个五六十年也难以办到,王知维心知此事,但却毫无办法,只得叹息一生,自己的后半生恐怕将要伴随着这千年灵根度过了。

     他捏了捏怀中那片衣角,心中想道:“青城已至如此地步,掌门若再强行开启天妖塔,势必会成为人间所有修行者大敌,到时我有该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