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八十二章 青城之祸(四)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南宫破化身蕴着淡淡仙灵之气,带着无上威压,就那样立于守山大阵之外,看着吕谨言手持禅杖,率领青城三千弟子与自己对峙,嘴角挂着一丝冷漠笑意,手中剑泛起浓烈剑光,掌间一翻,那把剑便斩了下来。

     剑飞舞如蝶,于守山大阵上万千剑气中,找到一处破绽,狠狠斩了下去。

     守山大阵一阵颤动,其上光华登时一暗,显有破碎迹象。

     “结青莲大阵。”

     吕谨言大喝一声,立时有一位真人之境的青城长老带着五位长老,分立青城六个角落,一齐运转真元,朝着地上刚刚及腰高的玉柱拍了下来,瞬间六道剑气冲霄而起,没入守山大阵之中,那黯淡下去的守山大阵立即再次亮了起来,嗤嗤冒着剑气,锁定了南宫破化身之后,一齐向着南宫破化身斩去。

     南宫破化身冷哼,喝道:“区区剑阵,怎及我上清道德宫守山大阵,看我破之。”

     剑中仙灵之气爆绽,一道粗如长河的剑气便立劈而下。

     半步神仙南宫破化身之威,显然比上次乔觉看见的那具化身更为厉害了许多,也不知南宫破这段时间又做出了怎样的突破,这具化身隐有其六成修为,乔觉不得不承认,若是自己要真个对上,即便体内菩提心通透,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乔觉并不急于出手,他在等待机会,青城待他如此冷淡,他没必要强行出头。

     青城守山大阵在千年之前,那绝对算得上是人间难得的大阵,然而千年过去了,这阵法之中的灵气早已消失大半,而青城从上到下,虽是发现了大阵异样,但青城上下皆是自负,以为青城仍是当年蜀山剑宗那等世间一等一的大派,从来都不认为会有人敢欺上门来。

     守山剑阵被南宫破两剑便破,吕谨言面色沉凝,对着身下三千青城弟子喝道:“三千青城弟子听令,结青城无上剑阵。”

     立时,三千青城弟子齐应一声,四下不断游走于场间,不一会儿井然有序的排列好,各自握着手中剑,手捏剑诀,剑上青莲寒芒微吐,结出无数道青莲剑气。

     场中剑气泛着莹莹光华,声威奇大,三千青城弟子不论修为,只论卖相,确实不俗,然而这无上剑阵还未及结出,南宫破化身之上便爆发出强烈的仙灵之气,剑上仙灵之气隐约亮起一道火焰,他踏着虚空,对着三千青城弟子一剑斩落。

     仙剑横过,场中那三千卖相极好的青城弟子皆喷一口血,手中剑咔嚓嚓无数声脆响,同时断裂,被吕谨言寄予厚望的三千青城弟子还未来得及施展出青城无上剑阵,便被南宫破一剑破去,三千弟子还能站着的,不到百人。

     如此剧变,吕谨言心中大骇,怒吼一声,道:“南宫破,今天与你不死不休。”

     南宫破化身呵呵冷笑,弹指震剑,冷笑道:“这就是你那三千青城弟子,实在太弱!”

     吕谨言眉头一拧,一咬牙,手持禅杖飞上高天,禅杖吐着强烈佛光,当空斩向南宫破化身颈项之间。

     禅杖中的佛光能将修行之人真元逼回,南宫破上次便吃了这个亏,不敢正面硬斗,连退百步,堪堪避过了禅杖一击,后来又见那禅杖打来,只得再退。

     两击便将南宫破化身逼退,吕谨言气势如虹,大声道:“天助我青城,有如此神器,南宫破你今日留在这里吧。”

     南宫破化身也是无奈,这把禅杖乃是苏白衣在世俗间一座仙人洞府所得,他本意想收了这把禅杖,但后来得知普贤菩萨被关在东海,便绝了这个念头,命苏白衣带着禅杖去夺普贤道果,却未料被乔觉打乱,不仅禅杖失了,而且还被谪仙所得,再又被赐给吕谨言,现下吕谨言便拿来对付他。

     吕谨言看似气势如虹,但心内自知,催发禅杖中的佛光,他所耗费的真元颇巨,如此凌厉连击,体中真元耗去大半,仍是未沾到南宫破这具化身一片衣角,心下急切,便再也顾不得许多,全部真元灌入禅杖之中,势要一击击毁南宫破这具化身。

     经他真元全力催发,禅杖上佛光大盛,似有梵音自期间荡起,那佛光受禅杖牵引,一齐打向南宫破化身。

     吕谨言虽刚愎自用,但修为确实不浅,也于三年前入半仙之境,全力一击,南宫破化身不敢随意接下,只得再次弹指震剑,剑中仙灵之气大起,与佛光相互抗衡。

     佛光一寸寸将仙灵之气重新逼回南宫破体内,吕瑾言脸色大喜,不断催发佛光,但不知是怎么回事,南宫破化身中的仙灵之气无尽,喷薄之际,反而将佛光给慢慢逼回禅杖之中。

     这把禅杖虽是无名佛的宝物,然而一般人怎能施展出其中威力,其中能将人真元逼回之效,虽是厉害,但却极耗真元,真元一弱,禅杖上的佛光威力渐弱。

     “哼,若是李成器手持此等宝物,我自然是不敌,然而你算个什么东西!”南宫破化身连弹剑身,其上仙灵之气大作,将佛光荡开,而后一抬手斩出一剑。

     “怎么可能,这是谪仙神器,我怎么会败。”

     吕谨言脸色大变,眼看剑光斩下,身上瘫软,一副失魂落魄模样。

     “哎。”

     乔觉叹息一声,运转咫尺天涯步伐,踏上虚空,刹那芳华一现,他指尖涌出一点青光,轻轻点在了南宫破化身之上。

     仙灵之气急速淡去,南宫破化身上的仙灵之气被一指消去不少,这具以仙灵之气凝化的化身黯淡了几分。

     “小子,又是你!”

     南宫破化身看见乔觉的身影,大惊失色,连忙后退百步,隐去身上仙灵之气,勃然大怒,那张老脸气得通红。

     “呵呵,我就是来瞧瞧的。”乔觉微微一笑,再度落回地上。

     吕谨言此时也是心中大骇,这个自己一直小看的少年竟然如此厉害,也不知是使了什么高深道术,竟能一指化去南宫破化身上的仙灵之气,还让南宫破化身如此忌惮。

     他的心中很不是滋味,悔意大增,恨不该当时对这少年不屑一顾,再看那少年风轻云淡,不见再次出手的迹象,心中更是懊恼无比。

     南宫破化身也看出乔觉不再出手的模样,喜上眉梢,呵呵笑道:“吕谨言,你青城只怕是要毁在你手中了,只要你交出青城灵根,我们就此打住,如何?”

     青城灵根乃是青城根本,若是灵根被夺,这清幽青城不出三年,便会变成黄沙漫漫,寸草不生的死地,他青城根基就断了,再者方才南宫破化身剑斩青城三千弟子,自己这三千弟子伤亡大半,这均是他多年心血,两人已结下死仇,还怎会罢休?

     “那也好,我便赐你一死,让你永生无法超脱。”南宫破化身震剑一斩,便又是一道剑气。

     吕谨言运起余下真元,禅杖一扫,便荡去剑气,然而又引着佛光,向着南宫破化身上的仙灵之气逼去。

     “你找死!”南宫破化身大怒。

     “呵呵,想要他死,问过我吗?”乔觉来到南宫破面前,刹那芳华再现,又削去了南宫破化身上不少仙灵之气,而后又退,将南宫破让给了苏谨言。

     这小子太狡猾了,趁着自己在抵御佛光之时杀来,化去身上仙灵之气,南宫破化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若是这样来几下,他这具仙灵之气的化身怎么承受得了?

     吕谨言也是同样的想法,这小子明明有可与南宫破化身一战之力,偏偏又不出手,将自己推在前面,他本想引着南宫破化身与乔觉缠斗,但是南宫破化身却对乔觉极为忌惮,任凭苏谨言如何引诱,南宫破仍是粘着苏谨言狂舞剑气。

     吕谨言体内真元告罄,禅杖中的佛光已经越来越微弱,他身上满是剑痕,是被南宫破手中剑给斩的,南宫破虽只是出了一具化身,然而修为直逼半仙中期境界之人,凭苏瑾言刚踏入半仙之境的修为,怎能对付得了。

     “噗。”

     吕瑾言被打落在地,重重地跌在了乔觉脚下。

     乔觉淡淡看着他,站在乔觉身边的王知维马上将他扶了起来。

     “快起守山剑阵。”

     吕谨言吐出一口血,大叫道,随着他的话语刚落,守山大阵重新开启,然而其上威势,却比之前差了太多。

     南宫破化身不敢贸进,他对乔觉极为忌惮,这个少年自上次一别,修为有精进不少,这样的修行速度,当世罕见,而且这少年体内还有淡淡佛息,其中带着普贤菩萨的气息,他不敢当着乔觉的面诛杀苏谨言,怕这少年会施展出什么要命的手段。

     “乔兄弟,请助我青城一臂之力。”眼前惨状,不由得苏谨言低头了,能下青城之危,也就只有眼前这个之前自己连正眼都懒得瞧一眼的少年了。

     乔觉呵呵道:“我修为浅薄,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苏谨言哪里不知道他心中带着怒意,只得沉声道:“若是乔兄弟愿意相助,我青城愿以一坛灵泉相赠。”

     乔觉呵呵冷笑,青城灵根虽然是世间灵物,然而那灵泉并非世间难寻,区区一坛灵泉就想让他出手,苏谨言还真是将他当成好哄骗的孩子亦或是将他当成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么。

     “吕掌门果然大气,我还从未尝过灵泉呢,不过我这里有半壶猴儿酒,也不知和你那灵泉相比,会不会差上太多。”

     若是龙虎山张真人听到乔觉说从未尝过灵泉,必然气得吐血,这小子和李小胖两人一晚便喝了龙虎山灵泉五十年的存量,这还叫没喝过吗?

     乔觉拔出猴儿酒的塞子,顿时一股灵气从葫芦嘴冒了出来,凝成成片的雾气,一股清冽香气顿时弥漫开来。

     猴儿酒中灵气胜过青城灵泉十倍,当时吕谨言的脸便绿了,这个少年太可恶,竟然如此奚落于他。

     他倒是没想过,之前自己是如何奚落乔觉的。

     “吕掌门,那南宫破同是我们的敌人,我也不欺你,你青城灵泉我也不多要,只取一壶如何?”说完,他从苏白衣那里得来的百纳袋中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玉壶,在苏谨言眼前晃了晃。

     吕谨言顿时大喜,这少年脑子好像有点问题,不过巴掌大的玉壶,再怎么装,也装不了多少灵泉,忙点了点头。

     然而,这玉壶只是表面上这般大小么?乔觉看着吕谨言那副占了便宜的模样,心头冷笑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