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八十一章 青城之祸(三)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所有青城剑派弟子皆聚于主殿外的广场,广场极大,青城上下三千弟子站于广场之上,不见丝毫拥挤。青城弟子皆身着道袍,背负长剑,虽知明日便有一场苦战,但一想起掌门竟然请来当世谪仙神器,心中皆是大定,昂头挺胸,一副傲气凌人模样。

     吕谨言站于最前,在大殿广场外,看着眼前战意盎然,意气风发的一众弟子,心中得意,仰头大声道:“明日,我苏谨言亲率青城三千弟子,大战半步神仙南宫破,以恢复我青城道门大派威名,请祖师爷明鉴。”

     “扬我青城名威,誓死捍卫青城。”

     青城三千弟子皆学着苏谨言的模样,高昂战力直入云霄。

     吕谨言胸臆间涌出自豪感,自二十年前,他下令大开青城山门,引得无数世俗之人来青城寻仙问道,一时间青城弟子从寥寥二百人直增三千,隐然有与昆仑三千弟子相抗衡之意。

     二十年时间,青城便焕发出全新的生机,一切都是苏谨言之功,有这三千弟子,苏谨言逐渐变得张狂,视天下人为无物,心中蔑视天下同道之意逐年渐增。

     “借我三千天兵,复我青城浩荡天威。”

     吕谨言心中豪气万千,昆仑人王闭关三十年不出,明日再斩上清半步神仙一具化身,吕谨言已隐隐觉得自己明日之后便是天下道门第一人。

     乔觉将一切看在眼前,并没有任何言语,但他不得不承认,吕谨言这个青城掌门鼓惑人心的本事确实高强,然而他终是小看了半步神仙,即便是当世谪仙李成器对上半步神仙南宫破的一具化身,也没那么容易,上次若不是有自己相助,只怕李成器会伤得更重。

     这等鼓舞人心时刻,乔觉自然不会泼冷水,他一脸淡然,带着微笑之意,像是看着一群猴子般上蹿下跳的青城门人。不觉间,他感觉自己像是走进了动物园,听见一群动物在聒噪。

     “请谪仙神器。”

     随着吕谨言一句大吼,只见广场边上,五六个弟子搬着一张以金漆刷得明晃晃的桌子,置于吕谨言身前,在那桌子之上,放着一件兵器,以金色绸布遮着,看不见是什么。

     又有青城弟子端着一个以黄金铸造的脸盆,脸盆中盛着一盆水,其中含着淡淡灵气,显然是青城灵根之中溢出的灵泉。

     吕谨言净了净手,而后又有弟子拿来一块金色的绸布,擦了擦手,旁边弟子忙为他披上一件全是以金色绸布制成的道袍,在道袍上绣着朵朵祥云,其中还绣着青城天威四个大字,金光闪闪,华贵无比。

     吕谨言性格虽然有些让人生厌,然而那面相却是生得极好,穿上这身华贵的道袍之后,更多了几分贵气。

     他当即写了一片祷文,字迹遒劲有力,墨迹森然,确实是一笔难得的好字,当众念出,整片祷文大意是天佑青城,得仙人之助,恢复青城天威之类的话语,念完之后,他指尖燃起一道真火,将那片祷文放在脚下的铜盆里烧了,而后又点上三柱香,对着谪仙神器行三跪九叩之力,崇敬无比。

     程序非常繁琐,进行了半天时间,吕谨言这才轻轻掀开那片遮在谪仙神器上的金色绸布。

     金色绸布一掀开,所有青城弟子皆是呼声如雷,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

     “噗。”

     当看到那块金色绸布中的所谓谪仙神器,乔觉止不住笑意,笑了出来。

     这所谓的谪仙神器,不正是自己从苏白衣那里夺来的不知是哪位佛的禅杖吗?

     这一声笑很轻微,但却被吕谨言听在了耳中,他目光如电,向着乔觉冷冷望来,提着那把禅杖,数百步距离,眨眼即至,那把禅杖上佛光大作,架在了乔觉颈项之间。

     吕谨言冷冷问道:“你笑什么?”

     目中杀机毕现。

     乔觉正了正色,恭维道:“久闻当世谪仙有一把无上神器,今日终于见了,心中实在激动,这才忍不住胸中狂喜,还望苏掌门不要怪罪。”

     “掌门,还请饶过乔觉。”王知维苦着脸,未曾料到乔觉竟于此时发出笑声,还偏偏被掌门听到,当下便为乔觉求情。

     吕谨言不想破坏此间高昂战意,怕鲜血溅染破了气氛,放下架在乔觉颈项之间的禅杖,冷冷说道:“此等神器,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轻易能见得到的。”

     “若是这苏掌门知道他手中的禅杖是我送与那谪仙的,不知会作何感想?”乔觉心下想到,嘴中却仍是恭维不断:“也只有苏掌门这等世间绝顶人物才能得到谪仙神器,若我此生也能有苏掌门这等天大机缘,便是死而无憾了。”

     “那是自然,谪仙与我青城交情匪浅,能赐下此等神器,乃是我青城中兴开始。”

     吕谨言再回场中,手持禅杖,真元运送禅杖之中,禅杖便起了万道佛光,一时间如那遥不可及的天上神仙。

     “真是个可怜又可嫌之人。”乔觉蓦然想起,小时候学过的两个成语:坐井观天、夜郎自大,眼前景象,恰应了这两句成语。

     “乔兄弟,我未想到掌门对你成见如此之深,要是早知如此,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来青城,受这冷待奚落之苦。”王知维无可奈何,掌门这二十年来愈发自大,容不得任何人亵渎、轻视,更听不进任何劝谏。

     乔觉微笑道:“王大哥,当年你留下一部观星法,让我踏入修行之门,我心中甚是感激,不知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乔兄弟,你想说什么?”

     乔觉想了片刻,指着青城三千弟子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道:“这青城是你心中所希望的青城么?”

     王知维一愣,道:“我自三岁入青城,已二十三年有余,在我刚入青城时,青城上下团结一心,但随着门中弟子逐渐增多,掌门愈见自大,收徒不讲品性,只讲修行天赋,这传承千年道门大派,便沦落今天这等模样。”

     乔觉笑了一下,问道:“你可有取而代之之意?”

     王知维脸色顿变,道:“乔兄弟不要胡言乱语,掌门待我恩重如山,我怎会做那等欺师灭祖之事。”

     乔觉想了一下,又道:“那便算了吧。”

     王知维这才镇定心神,立在乔觉旁边,久久不语,看他时而皱眉,时而露出失望之色,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到了掌灯时分,青城三千弟子皆进入战备状态,青城守山大阵也已开启,三千青城弟子皆是心神激荡,不时舞剑,不时高声长笑,显然对明日半步神仙来攻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王知维完之后,满脸苦涩的走到了乔觉房里,与乔觉站在门外,看着青城三千弟子人生百态,王知维心中更觉失望。

     “南宫破虽是一道化身来攻,但他早已是半步神仙之境,凭着门外这三千人,怎能挡得住?”

     王知维仰天长叹,青城地处蜀中,掌门又多次下令门中弟子不得轻易行走于世俗间,门中绝大多数弟子皆与外界断了联系,怎知外界之事,王知维有幸常年于俗世间斩妖除魔,自是知道外界情况,但仅凭他一人之力,想挽回掌门闭门不出的想法,实在太难。

     乔觉看着窗外守山大阵,大阵中不时激荡出道道剑气,再看见大阵不时露出一块空白,未被剑气遮盖,这守山大阵想来是有很多年头未曾修补了,其中灵气破损的厉害,以这样的守山大阵,怎能敌得过南宫破化身?

     他转过身,对着王知维道:“这一战过后,只怕青城从此泯然众矣,王大哥还是早些找好后路,若是你还呆在青城,日后只怕也会和这青城一般,慢慢消失于人间长河中。”

     王知维神色坚定,道:“青城待我不薄,这里是养我的地方,怎能割舍得下。”

     “当世谪仙所修法术皆是世间绝顶,若是拜于他的门下,你必可成就一番大作为。”乔觉想了一下之后,道:“这样吧,我给你写一张便签,如果想通了,拿着我写的字条,去找谪仙,想必他会传授你一些修行法术。”

     说完,他在房间里寻了许久,才在角落里找到了一支秃了毛的毛笔,再找了许久,找不到任何墨水,只得咬破手指,沾了一滴鲜血,撕下一片衣角,想了想,写道:“谪仙,我给你找了个徒弟,看在我的面子上,你收下他吧。”

     字迹有些潦草,但却有一股子轻灵飘逸的美感,王知维心中感激,接过这片衣角,小心地折好,放在了怀中隐藏的口袋里。

     天刚放亮,天边隐约有一股仙灵之气冲天,南宫破的那具化身终于来了。

     第一时间,夙夜未眠的青城三千弟子在苏谨言的带领下,一齐来到了青城主殿,守山大阵剑光大作,形成巨大的剑网,将整个青城都护在其中。

     “吕谨言,想好了吗,你我同是道门中人,交出灵根,我便放你青城一条生路。”

     南宫破化身忽然而至,站在青城守山大阵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