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七十四章 佛力爆发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这一段时间忙着找工作,可能更新时间有点乱,请见谅。

     待看到了县城那片无比熟悉的万家灯火时,李成器再也止不住身上的伤势,从天上笔直落了下来,一头栽在湖水里,乔觉艰难地从水里捞起李成器的身体,背着他游了数里,这才上了他儿时梦想征服的‘桃花岛’。

     乔觉再又下水,将掉落的禅杖捡了回来,一去一回,他感觉到身疲力竭,坐在李成器身边大口喘气,好一会身上才有了一些力气。

     半步神仙真身之威太过惊世骇俗,虽只斩出了一剑,已让乔觉感觉到恐惧,若不是李成器当机立断,将那一剑给挡了回去,要真被剑斩在身上,他只怕现在已经死得通透。

     半步神仙斩出一剑,李成器也不好受,之前他本已被半步神仙化身所伤,虽然稍加救治,压下了体内伤势,但现在伤势爆发出来,已经是不省人事。

     李成器谪仙之躯,本可安安心心寻找一处僻静之所精心参悟,不需多少时日,便可飞升而去,然而此番触动轮回因果,遭受此等杀劫,其果皆在乔觉身上。

     乔觉不经心之举,将李成器牵扯了进来,心中已是不安,只是李成器体中伤势,他完全束手无策,不得已之下,只得将李成器背回庙中,看看自家师父能否救治。

     老爷庙中亮起了灯火,像是一盏指路明灯,指引着乔觉回家的路。

     “哎!”

     当乔觉艰难地背着李成器踏入庙门那一刻,澄观老何深深叹息一声,慢慢走下地,脚步有些虚浮,颤巍巍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乔觉和李成器,只得运起一丝佛元,将二人给运回了庙里。

     次日清晨,乔觉与李成器同时醒来,二人对望一眼,转头看到了坐在庙外院子里的澄观老和尚,李成器赶紧行了个礼,而后在澄观老和尚身旁坐了下来。

     澄观老和尚活动了一下坐得久了的身子,锤了锤后腰,道:“你不该动了因果。”

     李成器又站了起来,行了一礼,道:“多谢大师关照之意,然而这因果既然动了,那便再也抽身不得,这一世我本意绝不动因果,然而冥冥之中,似有一股力量,将我卷入入这个是非漩涡之中。”

     “因果一动,只怕这天地间再也难以平静了,如今佛道两门渐渐势微,也不知日后,佛道两门会不会因此消亡。”

     李成器淡淡笑了一声,道:“千万年来,佛道两门历经种种灭顶之灾,最终还不是挺过来了吗。”

     澄观老和尚摇了摇头,道:“只怕这次有所不同了。”他抬起手臂,指向了虚空,再道:“你难道没发现,这片天地不同了吗?”

     李成器瞳孔陡然一缩,脸色苍白,汗出如浆,颤声道:“那个时代真的会来临?”

     “你于人间轮回千百年,夙灵未启,自是看不到什么痕迹,然而我于这庙里静观千年,终是看到了一些痕迹,也隐约看到了将来的一些片段。”澄观老和尚面色古井无波,瞳孔里仿佛蕴含着一片深蓝的湖水,他启唇再道:“多少年来,人类为了生存,大肆破坏环境,我们修行之人也是如此,只是破坏得比人类更干脆一些,这天地灵气终有枯竭的那么一天,真到了那一天,只怕世间又会横生许多波折。”

     “那一天或许永远不会到来,或许下一刻就来了,此番你出世搅动因果,而乔觉正是引出了你的因果之人,所有世间祸福皆系于他一身。”

     李成器脸色惨白,道:“怎么会?”

     澄观老和尚微微一笑,道:“将来事说不准,今日我们这番言语,不要让乔觉知道,巴蜀之地有一道灵脉,其中蕴含灵气,可助你养好伤势,你自行去吧。”

     李成器拱了拱手,便踏着虚空直往巴蜀之地飞去。

     “乔觉。”

     澄观老和尚唤了一句,乔觉立刻从房中出来,静静坐在澄观老和尚身边。

     澄观老和尚难得对他面露慈色,缓缓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乔觉想了一下之后,道:“为什么普贤菩萨要逼我,为什么你们都喜欢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

     澄观老和尚眼中透着无奈神情,深吸一口气,道:“若是晚生十年,你或许只是个快乐的少年,然而天意如此,让你早生了十年。”

     “师父,我终于明白大师兄为什么会与你反目了,你太执着,总是想着掌控我们的一切。”

     乔觉胸臆间憋着一口气,当他说出这么重的话来之后,心中生出悔意,暗道自己不该如此抵触师父。

     澄观老和尚面色一变,神色有些孤苦,颤声说道:“难道这样错了吗?”

     “师父,对不起!”

     乔觉低下了头,眼前这个老和尚虽不是自己的生父,但却胜似生父,多年的关怀之情,乔觉都记在心上。自家师父什么都好,但就是性子太拧,喜欢认死理,绝不会低头。

     “此前我心中已生悔意,从你修行开始,到梦魇一事,再到苏沫,皆是我多年前为你安排好的修行之路,之后我曾想过放下一切安排,却不料你仍是踏上了这条路,普贤菩萨一事,并非我刻意安排。”

     “哦。”乔觉轻声回了一句,也不知再说什么好。

     那一晚,乔觉少有的失眠,待天刚拂晓之时,他才沉沉睡去,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普贤菩萨、自家师父,皆出现在梦中,他头疼欲裂,在梦里他看到了自己全身放光,那是璀璨的佛光,然而璀璨的佛光却像是一把刀子,在不断地切割着他的身体。

     乔觉于梦中惊醒,感觉全身疼痛无比,他看到了身体里的每一块血肉之中,都蕴含着强烈的佛光,他的灵台气海、他的丹田,尽是浩荡佛力。

     “啊。”

     乔觉瞬间感觉到头疼欲裂,眼前金星直冒,大叫一声之后,便再次沉沉睡去。

     天边第一缕朝阳照了下来,澄观老和尚出现在了乔觉的房中,看着全身冒着金光的乔觉,神色变了变,叹息道:“菩萨,何至于此?”

     乔觉体内的佛力彻底爆发了,以他的血肉之躯,怎么承受得了普贤菩萨临终前燃烧肉身留下的佛力,这股佛力可断人生机,普天之下,唯有一处方能化解这菩萨佛力。

     “菩萨,你是知道我下不去手,所以想助我一臂之力吗?”

     澄观老和尚仰天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