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七十一章 菩萨(中)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普贤菩萨历经五十二位,宣说十大行深誓愿,回向往生西方,普劝善财及华藏海众,一致同行,求生西方,最终菩提心成,成为无上菩萨位。

     然而这位菩萨也不知历经怎样的变故,本应在西天极乐世界享受万民敬仰,却不料于这茫茫东海之上,受尽欺凌之苦,心间那颗菩提果位也不知去向何处。

     普贤菩萨不愧是获得菩萨位的尊贵大士,即便菩提心已去,全身伤痕遍布,仍旧不见任何惨容,依旧是云淡风轻模样,他双掌合十,面带笑意,就这样面带微笑望着乔觉。

     乔觉坐在菩萨身旁,咧着嘴,眼睛一眨不眨的与普贤菩萨对视,好久才道:“菩萨,你认识我?”

     普贤点点头,脸上隐隐带着慈悲被坚定,常寂光现于脑后,一片柔和。

     乔觉嘿嘿笑着,拿起猴儿酒,自己喝了一口,又推到普贤菩萨面前,道:“菩萨,你来一口么?”

     普贤摇了摇头,道:“我时日无多,有些话想对你说。”

     乔觉起身,正欲向普贤行跪拜之礼,却不料普贤菩萨伸出手,一片柔和佛光将他托了起来,道:“受不得如此大礼。”

     乔觉只得再次盘膝坐下,静静地等着普贤开口。

     “自我成就菩萨位后,一直于西天修行,然而忽然有一天,佛界传出一个惊天传闻,佛祖不见了,我与观音、文殊两位菩萨听后,赶往西天须弥山,但在途中听到须弥山大乱,东方药师佛坐下胁侍日光菩萨、月光菩萨于须弥山之上大发佛光,无数灵山诸佛、菩萨不敌,皆被打落须弥山,就此落入轮回,我与观音菩萨联手挡下两位菩萨,文殊菩萨则去东方仙界请天帝镇压乱局。”

     “过了三日,文殊菩萨带来更为惊人的消息,称东方仙界业已大乱,天帝不知所踪,仙界紫薇大帝正率百万天兵天将攻打仙界南天门,仙佛两界同时大乱,那一战仙佛凋零,无数仙佛被诛杀或被逼着堕入轮回。”

     乔觉至此才知道仙佛两界发生的那场大劫指的是什么,与他猜到的也相差无几,但佛祖和天帝同时失踪,这在仙佛两界是头等大事,但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那猴子不是被誉为三界战力第一人,这关键时刻他去哪了?”

     普贤菩萨听后,苦笑了一声,道:“你说的是战斗圣佛吧?”普贤菩萨抬了抬手,道:“他呀,就是个喜欢乱窜的猴子,旃檀功德佛本意让他出面平定仙佛乱局,但想不到那猴子关键时刻发了疯,竟在仙界大开杀戒,乱杀一气之后,又去须弥山杀了一通,杀得仙佛两界抬不起头,当乱局将定时,他突然跑了。”

     “啥?佛祖跑了、天帝也跑了,就连那个猴子也跑了?”

     乔觉苦笑,仙佛两界的大人物怎么都喜欢跑路,看来自己这个乔跑跑的名号,可以颁给这三位大人物了。

     “不过好在那猴子乱杀了一通之后,仙佛两界暂时罢手,四方势力皆按兵不动,我寻着这个空子,去了极乐净土,去了欲界六天,去了四梵天寻找佛祖,但仍不见佛祖其踪,后来又来到人间,寻了三百年,仍是一无所获,本想再回须弥山,但没想到此时须弥山上发出一道佛光,将我的菩萨位给收了回去,我也自此被关在这茫茫东海之上。”

     普贤叹了口气。

     普贤寻找佛祖之路也够坎坷的,乔觉不断消化着这些惊天秘闻,以他如今的修为,乍一听到漫天神佛,心中难以平静,这些遥不可及的人物,好想冥冥之中受到了指引,一齐向着他涌来。

     “须弥山自古就有东西佛界之分,佛祖一去,东西佛界之争在所难免,而仙界哪有什么东西之分,为何还发生了大乱?”乔觉心中不免如此问道。

     普贤想了一下,道:“在我想象中的仙佛两界是美好的,是世间少有的净土,但在人间行走的三百年时间里,看尽了人间的你争我夺、阴谋算计,却突然发现,仙佛两界其实和人间差不多,只是那些仙佛的算计更厉害,更隐蔽一些,佛祖与天帝在位之时,那些人自然不敢表现出来,但佛祖和天帝一去,他们的算计、他们的野心尽显无疑,而且所用的手段比人间之人更暴力、更狠毒。”

     “仙和佛也是人,只是他们活得更久了一些而已,正好有无数的时间去想些阴谋诡计,布阴谋大局,我这人不像文殊那么有智慧,自然看不破他们的局,所以落得这么个下场。”

     自修行以来,乔觉没觉得仙佛有什么好的,仙佛也是人,也有人的欲望,在千万年的时间里,仙和佛深埋在心底深处的欲望一旦爆发出来,会发生比人间更可怕的灾难。

     “仙界太上老君、三清这样的大人物为什么不出面平定仙佛两界的乱局呢?”

     道家神仙人物太多,其中境界最为高深的当属太上老君、三清这样的人物,若是他们出面平定乱局,仙佛两界也不至于发生如此大劫。

     乔觉这样想着,毕竟太上老君、三清这样的人物家喻户晓,而且也被塑造成高大伟岸的形象,这么高大上的人物,为什么就不见有动静?

     普贤再次苦笑,道:“他们都躲了起来。”

     “什么!”乔觉大惊,仙佛两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连让这样的大人物都躲了起来,不敢出面。

     “情况太复杂了,我也看不透,用了数百年的时间去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自下了人间我才最终隐隐触摸到了一些东西,也找到了其中关键人物所在。”菩萨微微一笑,望向了乔觉。

     “那关键人物是谁?”乔觉看着普贤那灼灼目光,心中有一丝不安,咽了咽口水,静等普贤回答。

     “你啊。”普贤合掌微笑,笑得极是快慰。

     “啥?你说那个关键人物是我,菩萨我可是救了你一命的人,你也不至于这么害我吧!”

     乔觉很清楚自己的能耐,那些人物可是活了千万年的人精,修为高的没边,随便来一个人都可以一根手指头捏死他,不费一丝力气,要是被天上那群人知道自己是仙佛两界大劫中的关键人物,自己岂不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普贤再次微笑,笑得很开心,笑得很有深意。

     普贤带着深意的微笑,让乔觉不禁打了个冷颤,强颜笑道:“菩萨,咱能好好说话吗,我这瘦胳膊瘦腿的,哪里打得过那些人,你放过我行不行,咱们就当没见过。”

     关键时刻,乔觉怂了,他不是个怕事的人,就算上清道德宫南宫野亲自杀来,他也不会怂得脚下发颤,但是普贤说得太吓人了,自己竟是仙佛大乱的关键人物,第一时间他便露出一副低微无能、胆小怕事的样子,希望普贤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会断了这样的想法。

     “老朋友你真调皮!”

     普贤又笑了,笑中带着无奈。

     乔觉咧嘴回道:“菩萨,你也太调皮了,想来是被我这猴儿酒给熏醉了,在这说醉话吧。”他压住心中的惊恐,提着葫芦里的猴儿酒,正要往口里灌,但他的双手发颤,灌了几次,嘴没对准葫芦口,猴儿酒洒了他一身。

     “老朋友,你那灵台世界的青莲可不是凡物啊!”

     噗地一声,乔觉刚灌入口中的猴儿酒喷了出来,眼中生出惧意,这普贤菩萨果然厉害,竟能看透自己灵台世界中的那朵青莲。

     因青炎之故,他战斗之时刻意隐藏了青炎的气息,避免太多人知晓他灵台气海中的那朵青莲,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但没想到在菩萨眼里,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

     “菩萨修为果然高深,神识竟能看透人的内心深处,但咱别这么玩人行吗,你的愿望太大,我肩膀太小,扛不起这样的重担。”乔觉苦笑。

     “青莲生于混沌,现已植入你的灵台气海,与你化为一体,你终究要走上这条不归路,这是你的命,你避不了,也不能避,今天就算我不逼你,日后自然会有无数人逼着你踏上这条路,逼着你扛起这担子。”

     乔觉无比认真地说道:“菩萨,我家师父跟我说过很多次我的命不好,我也这么认为的,但不管我的命如何不好,我也认了,但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别人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

     普贤摇摇头,不再言语。

     就这样,一人一菩萨静静地相互凝视,谁都不再言语。

     “嘿嘿嘿,老朋友还是和当年一样,那么刚烈,那么执拗。”普贤终是开口,满脸无可奈何。

     “菩萨,我得走了,我家师父还在等我呢!”

     乔觉心中杂念渐生,对眼前这位菩萨好感渐消,看了看天色,天上乌云密布,转眼就要落下倾盆大雨,他想赶在大雨之前,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了断上清道德宫南宫野一事之后,安安心心地呆在庙里,本本分分的学习,不再去理会仙佛两界的腌臜事。

     “呵呵,既然来了,你走得了吗?”

     普贤菩萨依旧是那副笑容,只是笑意间带着一丝决绝。

     乔觉提棍,冷道:“菩萨是想强留下我?”

     “是!”

     普贤身上渐起佛光,向着乔觉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