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六十九章 东海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离苏白衣夺取菩萨的道果日子不远了,乔觉和澄观老和尚打了一声招呼,随后从他手里接过了五百块钱,就这样出发了。要去东海,必须经过浙省,坐上了去浙省的火车,差不多八九个小时后,火车就到站了。

     东海幅员辽阔,他不知道苏白衣具体位置在哪里,只得一处处去寻,上清道德宫经过天山一事,是不会那么高调的动辄出动上百人,弄出那么大的阵势,再者上清道德宫经过天山一战之后,派中精锐弟子死了大半,这次取菩萨道果,只怕就算想出人,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乔觉下了火车之后,在火车站小贩那里买了一张地图,火车站的地图贵是贵了点,但却很详细,东海上许多岛屿都一一标注,极是方便了他寻找苏白衣的踪迹。

     转了一趟车之后,他就出了浙省省城,在码头上坐了一艘前往舟山群岛的船,在舟山下了船,为了避免太过惊世骇俗,游上了一座无人的小孤岛之后,运足了真元,腾空而起,转眼便上了天际。

     自龙虎山喝了大半潭子灵泉,他体内真元充盈,御气飞行虽然做不到日行万里,但飞个两三千里,倒也是不难。

     茫茫东海,尽是无尽浪涛,想在大海上寻找人的踪迹简直太难了,乔觉不知苏白衣具体位置,只能放出神识一个岛一个岛的寻找,就这样过了大半天,依然一无所获,他体内真元已经耗得差不多,只得停在一座孤岛上休息。

     在东海之上,这样的孤岛多如牛毛,孤岛上从无人烟踏足,是以这里的植被生长得极为茂盛,其中多有野兽出没,乔觉在岛上转了一圈,打了几只野兔,生火烤了起来,吃过之后,净了净手,坐在原地休息。

     这个小岛和之前县一中那次组织郊游的小岛差不多大小,坐下来之后,想起了齐宗,那个可敬但又可怜的上清道德宫大叔,上清道德宫为了自身利益,大肆抢夺人间大修道果,可怜的他一直被蒙在鼓里,为了上清道德宫打生打死,却还依然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在守护这片天地。

     还好齐宗已经死了,不知道上清道德宫南宫野和那位半步神仙的狼子野心,若是他还活着,肯定会很痛苦吧?

     乔觉想了想,扫去了心头杂念,心神沉入灵台气海,经与韩凝一战,他发现了湖中青莲的妙用,只需心念搬动灵台气海中的青莲,那片青色的湖便会炸起无数真元,可以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当然,这种力量也有副作用,那就是短暂的时间里修为尽失,想要再次恢复,得过上一两天。

     这无疑是保命的手段,若不到了迫不得已的情况,他不会轻易动用,这次苏沫没有跟来,单是靠他一人之力对付苏白衣,将会是一场苦战。

     好在,他临来之前,棍子被他一同带了过来,如今修为大涨的他,凭借手中棍子,对上真人境的修行之人,也有一战之力!

     这根棍子绝对是神物,就是不知道以什么材料制成,非常坚硬。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天上渐渐起了一层浓厚的铅云,狂风暴雨将至,浓重的铅云之中,道道闪电划出雪白的光,纵横乱劈着。

     乔觉心里大喜,上次天山之战,天陨石中的力量用掉了大半,现在雷光一起,正好可以再次补充天陨石中的雷电之力。

     全力催动之下,天陨石上发出璀璨的光,乔觉瞬间将它抛到空中,天地间的雷电一齐受到吸引,尽数劈在天陨石上,天陨石骤然生出一股吸力,将雷电之力吸收。

     乔觉依然不满足,心神沉入灵台气海,牵引出湖中青莲上的一丝气息,天地间雷电大作,酝酿着一场更大的雷电,天劫神雷慢慢生成,微弱的电弧上闪烁着可怕的惨白雷光。

     他立刻转身飞走,转眼间已到了十里开外。

     天劫神雷不断劈下,天陨石吸收一阵之后,天劫神雷便又散了。

     不断再引,如是几次之后,天陨石已到了极限。

     “日后若是遇到天上狂风暴雨,岂不是可以直接引来天劫神雷?”

     乔觉蓦然一惊,大拍脑袋,暗骂自己猪头,他体中青莲本就可以引动天劫神雷,如果当天狂风暴雨,他哪里用得着天陨石?只要将敌手困在那里,而后引动天劫神雷,不把他给炸个魂飞魄散?

     乔觉看了看天气,春节刚过,正是雨水时节,春雷阵阵,两三天便有一场雨下,只要等上一段时日,自然可以引动天上天劫神雷。

     收了天陨石之后,乔觉再次出发,掏出口袋里的地图看了看,望了望天,再次朝前面飞去,大约飞了半天的时间,他看到一座特别奇异的小岛,年前的一场冬雪过后,落叶凋零,枝头绿叶皆变得枯黄凋落,唯独这座岛上绿意葱葱,更为奇怪的是,岛上灵气充裕,竟然氤氲成雾。

     乔觉心下好奇,莫非这就是自己要寻的地方?

     他登上了岛,于参天绿树之中穿行,岛上野生猴子特别多,而且那些猴子特别有灵性,一看见乔觉登上小岛,皆纷纷散去,当快要登上小岛的最高处,山里的野生猴子皆大叫了起来,数百只猴子从树梢上、巨石间窜了出来,将他团团围住,不断龇牙大叫。

     乔觉心知必是侵犯了这群野生猴子的领地,他皱了皱眉,这么多野生猴子围着他,这还怎么走?

     当下,他握了握手中的棍子,朝着那群猴子中间打去,猴子纷纷吱吱乱叫露出惊恐之色,不过乱了一会儿,却又围了上来,露出凶恶模样,向着乔觉扑来。

     乔觉被这群猴子吵得烦躁,正要举棍打向一个扑来的猴子。

     正在此时,蓦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道:“莫伤我孩儿!”

     循着那个声音望去,只见乱石之中,一只老得牙齿都快掉光了的老猴子窜了出来,这只老猴子脸上毛发褪去的差不多,露出一张枯瘦的脸,若不是它身上毛发浓厚,与人没什么区别。

     “猴妖?”

     乔觉沉凝了片刻,举着手中棍子,正欲将这只猴妖降服,但那猴妖看到乔觉手中的棍子时,连忙大叫道:“且慢!”

     “你这根棍子是从哪来的?”老猴子窜到乔觉身边,仔细打量乔觉手中的棍子,许久之后瞪着一双猴眼,神情激动无比的问道。

     “怎么,你认识我手里的棍子?”乔觉很惊讶,为什么那么多人看到自己手中棍子时,都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老猴子欣喜地道:“少年人,这棍子的主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乔觉回道:“他是我家大师兄。”

     老猴子初始欣喜若狂,但蓦然想到了什么,尖叫道:“你说慌!”

     乔觉无语,手中棍子起了一道青色真元,欲将眼前猴妖给一棍打倒,但当老猴子看到棍子上的青色真元,带着淡淡青炎的气息,立时转口,道:“我说错了,你没有说谎,这棍子的主人就是你家大师兄。”

     老猴子又道:“少年人你既然路过此地,老猴自当尽一下地主之谊。”老猴子说完,将他往岛中央领,走过一条狭窄的山路之后,眼前瞬间开阔,一个巨大的瀑布出现在眼前,在那瀑布旁边有一座木桥,顺着木桥,便来到了瀑布后面的洞穴里。

     老猴子似乎很高兴,或许是很久没见过人,他喋喋不休起来,当乔觉问起他的来历时,他沉思了片刻,道:“在一千九百多年前,这洞名为水帘洞,里面住着我们猴子里面最厉害的人物,后来他跟着一个老和尚取经去了,取经之后听说他成了西天的佛,再后来听说西天的佛很多都死了,我们就再也没听过他的消息了。”

     老猴子顿了顿,又道:“我们在这等他回来,一直等啊等啊,等了一千九百多年,结果还没有等到。”

     “啥?你说的那只猴子是不是齐天大圣孙悟空?”花果山水帘洞,乔觉熟悉无比,西游记电视剧和原著他不知看了多少遍,老猴子讲得那只猴子不就是孙悟空吗,他没想到,天底下竟然真的有孙猴子这一号人物,他一直都认为这是杜撰的。

     “少年呐,你这棍子不得了,当年孙大圣一根如意金箍棒打得三界神佛抬不起头。”

     “啥,我手中这根是如意金箍棒?”乔觉惊得跳了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手中这根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的棍子会是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那岂不是说自家师兄是那孙猴子?

     “嘿嘿,我还没说完呢,我的意思是说你这根棍子和大圣的如意金箍棒很像,又没说是如意金箍棒!”

     乔觉有一棍打死老猴子的冲动,说话这么前言不搭后语,再想想也是,孙猴子的如意金箍棒可以变大变小,自己手中这根棍子可变化不了。

     “嘿嘿,不说啦,我有点累了,我这里有一点猴儿酒,你就拿去喝吧,这还是当年大圣爷在花果山的时候酿的,宝贵着呢?”老猴子拎着一个葫芦,挂在了乔觉的棍上,而后躺在石头上呼呼睡了。

     乔觉摇了摇头,真是个古怪的老猴子,而后径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