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六十六章 战韩凝(中)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韩凝立于南山之巅,俯视着南山下通明的灯火,间中隐约有欢声笑语传到耳边。

     此人间烟火气息,她在昆仑山中从未见过,每日只有修行、修行再修行,哪曾得到过快乐?

     她笑了,满足道:“这世间总要有那么一些人守护,所以才有了这世间繁华,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些人流过多少血和泪,昆仑人王一脉,负有守护人间众生之责,我既已入了人王一脉,自然肩负起这守护之责,虽千万人吾往矣。”

     “你真伟大。”乔觉竖起大拇指,这个执着的少女执着起来有点可怕。

     乔觉拍拍身上的灰尘,一屁股坐了下来,仰视着这个固执的少女,说道:“你为了要守护世间这片繁华,所以要我跟你去昆仑,但是我不会跟你走,我也有我要守护的人。”

     韩凝笑了笑,道:“你今天必须跟我走,到了昆仑并非金虚真人一言可断你生死,还有诸多长老,若是他们不同意将你诛杀,那你就可以安然回家了。”

     乔觉咧嘴一笑,把脚上的运动鞋脱了,让走了一晚上路的双脚在地上被清冷的山风吹拂着:“别说这些虚的,你还是赶紧走吧,我怕我一失手真的把你打死。”

     韩凝皱了皱眉,见他那不雅坐姿,心生厌恶,又听到他略带嚣张的话语传至耳边,怒意大增,道:“我昆仑要捉拿之人,还没有一个能逃得脱的,你也不例外。”

     “那就战吧,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过我可告诉你,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死的概率会大很多。”

     韩凝已将眼前少年定义为一个嚣张的无赖,当下身上随着真元的运转,飘起了朵朵白色花瓣,带着冷冽的清香,钻入乔觉鼻尖。

     南山上的风势尽消,摆动的小草瞬间安静了下来。

     乔觉回首,却见韩凝已至脑后,纤纤玉手直向着他的脖子握来。

     乔觉大退,直到撞在一个透明的结界上,结界上的反震之力将他弹了回去,直接落在韩凝面前。

     “这结界大约可以支撑十五分钟,在这十五分钟里,你觉得你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吗?”

     “你又不是如来佛,我又不是孙猴子,怎么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乔觉笑着,手中木棍一扬,含着真元,如疾风骤雨一般打向韩凝。

     棍势一起,自是一往无前。

     就在此时,韩凝运起了绝妙道术,捏了个法诀,只见一道白光涌现在乔觉身前,片刻碎成朵朵花瓣,绕着他不断飞舞,煞是好看。

     然而那花瓣好看归好看,但是每一瓣之中,均含着一股如冰般的冷冽气息,不断翻滚,将乔觉木棍中的真元给击成一丝丝灵气,而后快速消散。

     飞舞的花瓣轻而易举的化去了棍中大势!

     乔觉皱眉,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少女境界奇高,所修道术竟可隐隐压住自己生出的大势。

     他深吸一口气,呵呵一笑道:“昆仑中人果然不凡,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或者聊聊天喝喝茶,总比在这清冷的山上打打杀杀好得多。”

     韩凝听到这句话,更觉他是一个无赖,心声鄙视,冷声道:“随我回昆仑,我自然会陪你喝茶聊天。”

     乔觉无奈,真要去了昆仑,他哪有时间喝茶聊天,只怕一进昆仑,便会被昆仑金虚真人给关了起来,夺去灵台气海中的青莲,青莲与他心神一体,被抽去之后,自己连亡魂都算不上,必落得个形消神散的下场。

     乔觉不从,举棍再打。

     韩凝立足平滑的地面,丝毫不惧滑跌,于乱石间纵横飞舞,每一步都恰好化去了乔觉打出的棍意。

     “爆发吧,小宇宙。”学着圣斗士动画片里的五小强,他大喊一声,棍上再度腾起青色真元,师父所传授的无名棍法第一式、第二式接连打出,在空中形成了一片狂暴的青云,肆虐期间,将韩凝周身纷飞不绝的花瓣给打得纵横激荡。

     韩凝后退数步,淡然一笑,摘下山间一株盛开着白色花瓣的小草,从掌心升了起来。

     这是一株南山上独有的在冬日生长的兰草,兰草在空中轻飘飘的荡着,她右手食指弹在了那株兰草之上,兰草上的花瓣片片凋落,白色花瓣受这力道一击,便忽然不见。

     下一刻,白色花瓣出现在乔觉身前,散发着淡淡的烟氲。

     乔觉虽然不认得昆仑道术中最为有名的秘法,剑心通明剑中的“兰心剑”,然而那白色花瓣中蕴含的力道,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对手太强大了,自己远非敌手。

     咫尺天涯身法展开,他的动作快如闪电,自龙虎山得到一场造化之后,他的咫尺天涯身法同时也随着威力大增,一步踏出二十米,落足之后,脚下用力一蹬,蓬地一声响,南山上的巨石被他这一脚震碎,而他也借着巨石反弹之力,在半空中突然变向,斜着向前方掠去。

     白色花瓣瞬间从他的身子擦过,如同一道道锐利的剑锋,斩在他方才所站之地。

     乔觉大惊,韩凝一身道术高深莫测,他远非敌手,真要被困在这结界里,他迟早会真元耗尽,被韩凝擒住。

     咬了咬牙,他再次上冲,向着结界边缘掠去,当撞上透明的结界之后,灵台气海中那朵青莲瞬间被他引动,道道青色真元不断从他双掌之中涌出。

     青莲生出的真元不仅含有青炎吞噬的特性,也含有天火之心可焚万物的特性,但这蕴含两股火焰特性的真元撞在透明结界上时,竟撼不动结界分毫。

     “这是什么结界?”乔觉脸色凝重,对韩凝冷冷说道。

     韩凝淡淡回着:“这结界是以我体内通明剑心所布,只要我体内剑心不破,这结界你休想撼动分毫。”她嘴角动了动,再道:“这剑心结界是我人王一脉密法,专克你这种拥有非人间力量的修行之人。”

     说着,她右手微微一引,左手捏了个繁杂的剑诀,只见结界内的白色花瓣若被狂风骤雨吹起一般,漫天飞扬,而后又像是被冰霜冻结,化作漫天晶莹的冰剑,于刹那间齐向乔觉刺去。

     经由六字真言每日荡涤肉身,乔觉的身体比寻常人灵敏了数十倍,哪有那么容易被冰剑刺伤,他于漫天飞来的冰剑之中,挥舞着棍子,穿行在冰剑之中,动作迅捷无比。

     韩凝一皱眉,冰剑再次变换方位,倒转头,再向乔觉刺来。

     昆仑秘法剑心通明剑意共有三式,这三式秘法囊括世间一切,其中兰心剑可将天地间任何植物化作攻伐剑气,端是厉害无比,这南山之上,无数兰草皆是韩凝手中之剑,乔觉虽能躲过一次,但能躲得过无数次吗?

     答案明显是不可能,乔觉心中也知,他不再避了,举着木棍而上,棍中气势如虹,打在虚空,与兰花花瓣形成的剑气相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兰花花瓣碎了一地,他手中的棍子也变得支离破碎,这终究不是自家大师兄那根棍子,不仅威力小了很多,坚硬程度更是比都不用比。

     乔觉弃了棍子,掏出了胸口的小袋子,这小袋子里装着天陨石和紫云天罗古鼎,天陨石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他不敢用,要是真用上,固然可以将韩凝重创,但他也会在无尽雷电之下被劈得粉身碎骨。

     于是,他拿出了紫云天罗古鼎,古鼎在他掌间瞬间变大,垂下道道紫烟,氤氲紫烟一落下,仿佛长了眼睛,一齐涌向韩凝,紫烟所过之处,空间变得粘滞起来,韩凝终是变了脸色,略一分神之下,便被紫烟缚住。

     乔觉见她动弹不得,说道:“你只需散了这片结界,我保证让你安然离去。”

     韩凝忽将头抬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嘲讽,道:“紫云天罗古鼎虽然厉害,但你也太小看了我昆仑秘法了。”

     她晃了一下身子,地上兰草皆升了起来,瞬间化作剑气,绕在她的身前,像是一把把小剑,割开层层重叠的紫烟,瞬间冲了出来,兰心剑再次施展,无数道剑气直向乔觉呼啸而去。

     乔觉愣神,韩凝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就破去紫云天罗烟,心下大惊之时,他举起古鼎,当做大锤使,舞起道道紫气,叮叮当当一阵连响,古鼎荡开剑气,足尖在同时一点,不过三十米的距离,转瞬而至,他右臂如电,一把向着韩凝颈脖间抓去。

     韩凝飘身而退,然而乔觉手掌向上一扬,抓住了她脸上蒙着的面纱,一把抓了下来。

     “好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

     当看见韩凝真容时,乔觉不由心中赞叹,眼前少女不过二八年华,容貌极美,然而更让人惊讶地是,她那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简直世间难觅。

     她就像一块万年坚冰站在那里,身上并没有寒意生出,但只要一看到她的脸,便觉得如置身于皑皑白雪之中,身上自生一股冷意。

     “美女,我觉得我们可以交个朋友,我最喜欢和美女做朋友了。”乔觉嘻嘻笑道。

     韩凝冷着脸,脸色雪白,冷冷吐出两个字:“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