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六十四章 新年(下)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第二更到,你们投推荐票没,没有的话,我等下再来问,哈哈哈哈

     一九九七,这一年很快就要来了,对于全国人民来说,这是个举国欢腾的一年,因为新年一过,再过七个月,被分离出的那片土地即将回归祖国的怀抱。

     除夕夜,老唐一家邀请了澄观老和尚与乔觉一同过年,吃了一顿年夜饭后,老唐则与澄观老和尚交谈起来,询问澄观老和尚来年运势如何,澄观老和尚只是眯了眯眼,言称必有富贵,让老唐高兴不已。

     花大婶是个闲不住的人,吃完年夜饭之后,她便在厨房里忙着刷碗,不时笑眯眯地回过头,看着窃窃私语的乔觉与唐美霞,脸上笑容更盛,那完全是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表情。

     花大婶忙活完了后,一家人便围在火盆边,看起了春晚。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除夕看春晚已经成为了所有人除夕夜的习惯。

     当然,对于少年们来说,春晚看不看无所谓,但是过年的压岁钱可不能少。

     深知少年心性的老唐笑呵呵地给唐美霞和乔觉一人发了一个红包。

     乔觉连忙摆手不要,口里说着:“叔叔,别这样。”

     然而,他另外一只手却出卖了他,不见他那只手掰着口袋边,将整个口袋拉得张开,不正好方便老唐塞红包吗?

     花大婶哪里看不出他这幅欲拒还迎的样子,站起身来,按住他的口袋,从老唐手里接过红包,笑盈盈地道:“嗯,乔觉是大人了,这压岁钱就不用给了,把它给我们家包子吧。”

     唐美霞咯咯直乐,伸手接过红包。

     乔觉瞬间脸色凄苦,后悔刚才为什么装作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呢,现在好了,红包入了唐包子口袋,还有要回来的机会吗?

     花大婶看穿了他的小心思,道:“你这调皮的猴子,我们迟早都是一家人,给我家包子,不也是你的吗?”

     唐美霞瞬间脸色通红,娇羞道:“妈,你说什么呢,我和乔觉才不是一家人呢。”

     老唐乐呵呵地道:“乔觉这孩子我看着喜欢,反正你们也都大了,要不赶着这个年,先把亲事定了?”

     乔觉本来听着花大婶那句话还挺高兴的,但老唐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出口,乔觉拼命往口里塞着的点心,一不留神全噎在喉管里,难受得直咳嗽,好半晌他才讪讪说道:“唐叔,我们都还高二呢,现在提订亲是不是太早了?”

     “怎么,你想反悔?”唐美霞是他的命根子,一听乔觉有拒绝之意,这个木讷的汉子来了脾气,拍着桌子,大声道:“小子,你要是敢不要我家包子,我跟你拼了。”

     “老唐,你反了天了还,敢在澄观大师面前拍桌子!”花大婶见老唐也不知是发了哪门子脾气,突然拍起桌子来,大吼一声,老唐立时坐了下来。

     乔觉看着这差点上演全武行乱斗的场面,心下尴尬,还好花大婶制止了老唐,不然他今天要是被老唐给揍一顿,哪里说理去?

     老唐家都是花大婶做主,老唐只有保留意见的权利,没有发言的权利,花大婶这性格好像遗传给了唐包子,不然唐包子怎么也会和她妈一样,那么霸道呢?

     待老唐坐下之后,乔觉迎着老唐足可以杀死人的目光,赶紧解释道:“唐叔,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等我们大学毕业之后,再定亲也不迟。”

     老唐掰指头算了一下,皱着眉头,道:“等你们大学毕业,还有五六年,时间太长了,我和你花大婶还等着抱外孙呢。”

     “爸,你就不能少说两句,我都还没答应呢?”唐美霞羞红着脸,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老唐自然是笑意讪讪,而花大婶则不干了,吼道:“你这孩子,乔觉哪里不好了,你也不瞧瞧,县里多少人都想着把自己女儿介绍给乔觉。”

     一时间,又是火药味冲天,这一家子,不吵不闹,还真是不自在。

     澄观老和尚似乎很喜欢这一家子满屋的火药味,满脸褶子颤动,双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静静看这一家子人在那闹得欢腾,良久才阻止道:“好了,你们也别吵了,你们这个女婿是跑不了的,至于他们的亲事,他们年纪还小,等过几年再说吧。”

     澄观一发话,这一家子静了下来,老唐坐下后,嘴里嘟囔着道:“过完年,乔觉虚岁十七了,当年我和梅花定亲时,刚好也是十七。”

     似是勾起了他们的回忆,花大婶也凑了过来,数落着当年和老唐定亲时的一幕幕,口里还不停说着老唐家多穷,连一块好一点的土布都没有,言语间虽然埋怨不绝,但脸上却满是幸福。

     乔觉和唐美霞禁不住花大婶的唠叨,只得落荒而逃。

     来到房里之后,唐美霞径自坐了下来,盯着乔觉,说道:“上次在学校,你被半步神仙盯上了?”

     乔觉一愕,问道:“你怎么知道?”

     唐美霞撇了撇嘴,道:“你忘了我也是修行之人,虽然不具任何攻击力,但灵识却是极为敏感,就连之前你和李小胖把学校院墙轰塌了,我都能感知的到。”

     乔觉窘意大增:“半步神仙太厉害了,当时要不是师兄在场,只怕我已经死透了。”

     唐美霞沉思片刻,道:“你家大师兄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那****无意间一瞥,竟然看到他身体中蕴含着一股极为强大的佛家元力,那股佛家元力虽然不是佛光,但比佛光还恐怖。”

     “咱家大师兄到底是什么人?咱师门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乔觉实在想不到。

     嘈杂的大厅里再起了一连串的笑声,乔觉和唐美霞赶忙离开房间,见苏沫抱着青狮点点,手里提着一大袋子礼物,和花大婶聊得正欢。

     “姐姐、苏老师。”

     乔觉和唐美霞叫了一声,而后唐美霞径直走向了苏沫,从她怀里抱起了青狮点点,啪嗒在它头上亲了一口,青狮点点很享受地在唐美霞怀里拱了拱,余光瞥向乔觉,眼神中尽是得意,一只爪子搭在唐美霞胸前,一只爪子悄然竖了起来,对乔觉比了个中指。

     “靠,这头色狮!”

     乔觉气得冒烟,这头青色狮子太可恶了,真元一运,一股气息自眼中而出,望向了青狮点点。

     “嗷呜。”青狮点点看到了乔觉眼中的怒意,隐约有些害怕,在唐美霞怀里不断往后缩,唐美霞感觉到了它的惧意,白了乔觉一眼,叫他收去气息,青狮点点惧意大减,却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对乔觉比中指,只是在乔觉转身之时,仍悄然竖起爪子。

     当诸人坐下来之后,苏沫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红包,给了乔觉和唐美霞一人一个,随后又拿出一个大红包,放在了澄观老和尚面前,说道:“这是孙书平代我交给大师的新年红包,还望大师能够收下。”

     澄观老和尚摇了摇头,道:“退回去。”

     “他不让!”苏沫苦笑。

     “哎!”澄观老和尚叹息一声,将那红包收了,交给乔觉。

     “把红包交出来。”当看见乔觉偷偷地将红包藏在口袋里,唐美霞一把夺过了他的红包,风轻云淡地收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乔觉脸上凄苦,只得安慰自己好男不和女斗。

     苏沫坐了一会儿之后,告辞离去,到了凌晨,澄观老和尚也和乔觉一起回到了庙里,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便各自睡了,澄观老和尚晚上似乎睡得很不好,一整夜都在辗转反侧,不时叹息,显然是想起了自己的大徒弟孙书平。

     除夕一过,正月拜年忙,今年老唐和花大婶也不知是起了什么心思,竟然硬拉着乔觉让他陪一家子人走亲戚,老唐家里的三姑六婆特别多,每到一家,花大婶滔滔不绝地介绍乔觉,当老唐家里的那些三姑六婆知道乔觉是澄观老和尚的弟子时,脸上都是艳羡之色。

     乔觉跟着走了几天,自然是让老唐一家面子大增,毕竟澄观老和尚在县城那可是活神仙一般的人物,佛法高深不说,更有人传言,据他们的爷爷的爷爷那一辈说,澄观老和尚来自天上,能与这样的人物攀亲,那是所有人都求之不得的。

     虽然累了点,但能让老唐和花大婶这么有面子,乔觉也是甘之如饴。

     虚荣心每个人都有,老唐和花大婶也不例外,别看他们生意做得大,但他们那些三姑六婆都不是简单人物,一张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每次老唐和花大婶听到他们的儿子在外面怎么怎么成功,他们的儿子娶了什么样的媳妇时,心里都不是滋味,毕竟他们只有唐美霞这么一个女儿,在这个年代,就算你赚钱再多,没生个儿子,那就是这些三姑六婆的谈资,永远低人一等,现在有乔觉撑撑门面,老唐和花大婶一扫往日的郁闷,变得意气风发。

     老唐和花大婶也暗暗起了心思,趁着乔觉还年轻,没有受过外界的诱惑,早早地用女儿拴住他的心。

     当然,这些个心思算不上算计,哪个做父母的不想自己女儿找个好归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