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六十三章 新年(上)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今天三更,有人投推荐票吗,没有的话,我等下再问,嘿嘿

     谪仙乃是天上仙人转世,历经十世轮回,无需经历心境修炼,无需叩问仙门,修为至大圆满境,自可飞升而去,李成器已是十世轮回之身,这一世若无差错,自然可以重列仙班。

     李成器待人温和,每一句话都像是一阵清风在众人耳边飘过,这等人物,让张真人为之心折。

     这一世李成器生于鄱阳湖畔,自二十岁始,初启仙人夙慧,短短两年时间,便已至现在修为,足矣让所有修行之人艳羡不已。

     为了李小胖一事,他放弃闭关参悟,亲至龙虎山,显然对李小胖爱护之极。

     见李成器答应张真人对付上清道德宫南宫野以及他幕后的半步神仙,苏沫也放下了架子,答应参与,三人于殿中定好了最终决战之日,次年八月十五,距离现在不过九个月时间。

     然而,这九个月时间里,他们得做诸多准备,毕竟那半步神仙极为厉害,合三人之力,也难以对付。

     一切矛盾在欢乐的气氛中释然,张真人高兴之余,当场就让门中弟子送了苏沫五坛灵酒,四人下了龙虎山之后,均回了县城,乔觉被带到了庙里,苏沫放下他之后,便转身离去。

     澄观老和尚知道了乔觉在龙虎山的所作所为,不断叹息,而当唐美霞明白前因后果之后,则是柳眉倒竖,声称要是他再敢喝酒,就打断他的腿,吓得他赶紧发誓,再也不喝酒。

     龙虎山一行落下了帷幕,乔觉于龙虎山一行,可以说是得了大造化,喝了那么多灵泉,体内真元澎湃,而且他自观灵台气海,发现了灵台世界那两颗星辰,以及星辰周围虚化的两扇门。

     乔觉百般尝试,心神却怎么也触及不到那两扇门,唯有运转六字真言时,那两扇门稍微晃了一下,他反复默诵六字真言,那两扇门动得越来越厉害,最后竟然有一丝被推开的迹象。

     然而,那两扇门不管他念诵多少次六字真言,却始终是推不开。

     期末考试很快就结束了,这是今年乔觉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期末考试成绩终于出来了,乔觉随手将成绩单放在口袋里,去教师宿舍和孙书平打个招呼,顺便邀他大年三十晚上一起过年。

     还未到门口,乔觉就见孙书平拿着教鞭从宿舍里走出来,赶紧大喊,做求饶状:“师兄,求放过。”

     孙书平看了看他,疑惑道:“你这是干什么?”孙书平疑惑地将手中的教鞭扔在垃圾桶里,不解地看着乔觉。

     乔觉虚惊一场,以为自家师兄是要惩罚他在龙虎山犯下的大错,他嘿嘿笑道:“没啥事,我就想问,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师兄你今年要不要和我一起过年?”

     孙书平愣了一下,摇摇头道:“算了,师父不想见我,我也没脸见他,我们两人一旦见了,只怕这个年过不成了。”

     乔觉默然,两人都是固执的性子,都让不得一步,之前师父又放了狠话,自家大师兄要是真去了,只怕也会被赶出门吧。

     “乔觉,你过来!”

     孙书平带着乔觉来到了教师宿舍后面的池塘,两人坐了下来,孙书平道:“你在龙虎山的事,苏沫已经和我说了,你小子平白得了一场造化,怕是心里欢喜的很吧,不过日后你不要再这样胡作非为了,当年师兄性子比你还调皮,天不怕地不怕,最后惹出事来,险些命丧当场,若不是诸多机缘巧合,怕是早已经化为飞灰了。”

     乔觉点了点头,谨记在心。

     或许是快要过年了,被过年欢快的气氛感染,孙书平话很多,不过大多数都是关于澄观老和尚的话题,从话语之中,乔觉能够感觉得到,自家大师兄对师父还是极为关心的,但他想不通,为何这对感情极深的师徒,变得连陌生人都不如。

     乔觉不解,抬头望了望天,下过一场大雪后,天刚放晴,天空很蓝,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带着阵阵暖意,偶尔翩跹而过的白云,不断变幻形状,一会儿变化成一只白兔,一会儿变化成一条遨游天际的小船。

     天空中,又飘来一朵白云,速度奇快,拖着一条白色的尾带,从天而落,直落向乔觉。

     乔觉眯着眼睛,看着那朵白云快速飞来。

     云中,一把剑带着凌冽的杀意,破天而来。

     “飞剑!”

     乔觉大惊,他感觉到了剑中蕴含着恐怖至极的杀气,剑中蕴含的强大威压,他在龙虎山真人身上感受过,是半仙境的修行之人独有的威压,剑光眨眼即至,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剑上透着一股冰凉入骨的寒意,令他心胆俱寒。

     一剑自九天而落,能施展出如此惊天一剑的,除了上清道德宫南宫野那个老不死,还能有谁?

     南宫野出关了!

     乔觉心惊肉跳,陡然浑身寒意大增,面对自天上而来的一剑,他没有任何能力挡下。

     剑至身前,受杀气所激,乔觉全身真元像是被凝固了一般,提不起分毫,连向后踏出一步,都是不可能。

     半仙巅峰之境,已是人间修行巅峰,再往上便是半步神仙,然而千百年来,半步神仙之境的人物,除了昆仑现任掌门,只有上清道德宫幕后之人,但半步神仙受天地法则影响,只能自困于一地,不得出来,半仙巅峰之境,已算得上是人间修行中的绝顶。

     面对这一剑,乔觉除了等死,再也想不出任何办法。

     这就是半仙巅峰之境的实力,在这世间,唯有强大的实力,方能做到千里之外以一把飞剑取人首级。

     乔觉心内冰凉,他看到了剑上的纹饰,也看到了剑身上刻着的南宫两个字,这属于南宫野的飞剑已然来到了他身前。

     飞剑正要刺入他体内,身旁的孙书平冷哼一声,抬起手臂,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冷哼一声,轻轻夹住了剑身。

     剑身发出嗡嗡低鸣,受孙书平两根修长手指所制,飞剑再难寸进,就那样离着乔觉心脏不过一个巴掌的距离。

     乔觉瞪眼看着离自己心脏不到一个巴掌距离的飞剑,只要再入一分,这把飞剑就会刺穿他的心脏,贯穿他的胸口,他全身大汗淋漓,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般,从来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那么近。

     “咔嚓。”

     孙书平双指一用力,那把飞剑就像是一根冻结的冰似的,被他轻易捏断,然后像扔垃圾似得扔在一旁。

     “师兄霸气!”

     孙书平露出惊天一指,让他震惊不已,半仙巅峰之境的南宫野千里飞来的一剑,竟然被自家师兄轻易破去,那自家师兄修为岂不是高得没边了?

     孙书平抬头望了望天空,沉声喝道:“滚!”

     话一出口,天上飘过的白云顿时散去,露出碧蓝天空,在那遥远的上清道德宫中,刚刚出关的南宫野口喷鲜血,面色雪白,浑身汗水湿透,他满脸惊骇,坐于大殿上久久不语,最后他回过神来,对着门外弟子道:“请天字令牌。”

     随着他的话语,天字令牌送到他手中,不过巴掌大的令牌,蕴着极为浓烈的仙灵之气,南宫野将令牌抛入空中,令牌自行飞上云霄,破空之后,悄然出现在县一中上空。

     孙书平看着半空中那块天字令牌,面色极为痛苦,他强克制住体内的怒火,站在乔觉身前,与那天字令牌对峙许久。

     上清道德宫中的南宫野见天字令牌久久未回,心生出无力感,方才孙书平那一声大喝,已是重创了他的道心,当下他收回了天字令牌,再次返回闭关之所,静养伤势。

     乔觉目瞪口呆地看着孙书平,他知道自家师兄能打,但没想到自家师兄一指便断了半仙巅峰之境的南宫野的一剑,他好奇地问道:“师兄,你到底是什么人,师父又是什么人?”

     孙书平叹息:“师父啊,他是个可敬的人,又是个单纯得可爱的人,同时又是个老顽固。”随后,他又指了指自己,哂笑道:“你们不是都在背地里叫我孙猴子吗,那你就将我当做那孙猴子吧。”

     乔觉摇头道:“孙猴子是个敢于大闹天宫的主,师兄你虽然修为高,但看到一块蕴含着仙灵之气的令牌就怕成那样,哪有孙猴子那副藐视一切权威、爱憎分明的样子。”

     孙书平听后,身子一颤,手掌捂着心口,痛苦不堪。

     乔觉关心地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孙书平摆摆手,道:“没事,我房里有师父最爱吃的葡萄,你给他带过去吧,别说是我送的,不然他不收。”

     乔觉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提着那一大袋子少说有十斤重的葡萄,径直回了庙里。

     为了避免澄观老和尚担心,乔觉隐去了南宫野飞剑一击之事,静静地把葡萄放下,而后洗了满满一篮子,送到了澄观老和尚面前,然后回了自己房里,从书包里掏出从同学那里借来的《西游记》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不时口里还惊呼“这猴子霸气”“唐僧怎么那么没用,老是靠着孙猴子保护。”

     门外,澄观老和尚听见乔觉大呼小叫的声音,愣在原地,脑海里无数记忆涌现,送到口里的葡萄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彷然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