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六十二章 当世谪仙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求推荐,求收藏,推荐上来了就爆发,拜谢~

     玄武峰上挤满了人,整个龙虎山的弟子、长老等都聚集于此,张真人神色肃然,命数百名弟子将乔觉、李小胖、老骗子三人围住,那些龙虎山弟子皆是愤怒至极,若不是张真人在场,只怕会立刻就将偷喝灵泉的乔觉与李小胖给斩于剑下。

     龙虎山灵泉乃是这些龙虎山弟子们的命脉,修行、炼丹皆靠龙虎山灵泉供给,乔觉和李小胖二人一晚便喝完了灵泉五十年的存量,叫他们怎么不怒?

     张真人双掌向下压了压,躁动的龙虎山弟子皆噤声不语。

     张真人咳嗽一声,对老骗子说道:“本以为让你在红尘中历练会磨灭你这胡闹的性子,但没想到你竟然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来,我虽有心放你一马,但这龙虎山并非我一人之龙虎山。”

     颔首片刻,他挥了挥手,道:“你自去后山吧,什么时候灵泉恢复了,你再出来,若是十年未恢复,你便在里面呆十年吧,若是一百年未恢复,你就终老于后山吧。”

     张真人处罚极其严厉,老骗子不敢多言,灵泉乃是龙虎山命脉,这一次灵泉被乔觉、李小胖二人喝了个精光,他是始作俑者,若不是他喝得酩酊大醉,怎么会想到去偏殿。

     他自然无法将责任推脱,只得领命,被押着关入后山禁地。

     张真人处置完老骗子之后,对乔觉和李小胖说道:“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二人均是沉默,心知犯下了大错,心头悔意大增,昨晚不该喝得太多。

     “乔哥,我们会死吗?”

     张真人命门下弟子将二人关在了天门山玄武洞中,一进去之后,李小胖就开口问道。

     乔觉不知这次如何善后,本想托个消息给自家师父,但一想起这次惹下的大祸,他犹豫不决,最终还是决定了等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要真的不行,说什么也要把李小胖给弄出去,毕竟这次他跟来,完全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兴起。

     “我再好好想想,先想办法把你弄出去,你再想办法把我救走吧。”乔觉一言纯属安慰李小胖,他知道这次事情闹得太大,自己想要出去,机会很渺茫,除非自己修成半仙之境,凭着蛮力打出去,然而他现下修为,若无奇遇,想要修成半仙之境,至少得花费数十年之功。

     李小胖决绝道:“乔哥,我不会丢下你的,大不了我打个电话给我哥,让他救我们出去。”说完,李小胖笑呵呵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在乔觉眼前晃了晃。

     “......”

     乔觉无言以对,李小胖果然奇葩,身为一个修行人,还经常带着手机在身边。

     李小胖嘿嘿笑着,一边开机,但一看手机屏幕,把手机放在乔觉面前,苦着脸道:“乔哥,没信号!”

     乔觉呵呵一声,头看向了旁边,对李小胖无语。

     李小胖也是神经大条之人,手机没信号,他郁闷了片刻,竟然在那里拿着手机玩起了俄罗斯方块。

     如是过了一天,二人皆病怏怏的,浑身提不起劲,被关在这洞中无聊的要死,二人尝试着和洞外的龙虎山弟子打招呼,洞外的龙虎山弟子除了发出一声冷哼,再也没其他话语了。

     整个龙虎山弟子将他们两个视为仇寇。

     又过了两日,洞外出现了张真人的身影,看着一副快要断气模样的两人,冷哼一声,示意门外守着的弟子开启洞口铁锁。

     “张真人,你终于来了!”

     二人立刻生龙活虎,跳了起来,被关三天,他们感觉自己快要被洞里沉闷的气氛给闷死。

     “跟我来!”

     张真人淡淡说了一句,二人连忙紧随其后,来到了玄武峰大殿。

     大殿中,苏沫一袭白衣,尽显绝世风华,她慵懒地侧躺在殿中的椅子上,看着张真人带着灰头土脸的二人,笑靥如花。

     “坐!”

     张真人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让二人坐了下来,二人也不客气,坐下来之后,见中间一张茶几上放着一盘水果,欢叫一声,一人抢了几个,瞬间将一盘水果分了个干净,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你们龙虎山就是这样待客的,你也不瞧瞧他们这三天饿成什么样了。”苏沫立直身子,笑意一收,怒意渐增,一双眼睛如刀子般,直望向张真人。

     张真人双手后背,淡淡说道:“若不是看在澄观大师的面子上,我那天就便将这二人斩于剑下了,关押他们,已算是给足了澄观大师面子。”

     苏沫冷笑连连,道:“乔觉是被你叫上山来的,做出这等错事是因你管教门中弟子不严,我正想要问,乔觉能如此顺利地就喝了你们龙虎山灵泉,是不是你算计好了的。”

     张真人白眉一拧,道:“我是想过让乔觉劝你与我一起对付上清道德宫,但是我怎么可能会以龙虎山灵泉算计你。”

     苏沫嘴角一扬,道:“闲话少说,你说此事如何善后吧?”

     张真人沉吟片刻,道:“按我本意,本想将这两个小子关上个二三十年,不过看在澄观大师的面子上,只关他们五年吧。”

     乔觉和李小胖顿时大惊,顾不得口中的水果,大声喊着:“不要啊!”

     苏沫看着满脸痛苦的乔觉,心下怒起,对着乔觉道:“都是你小子惹的祸,你还敢叫,等回了家,让你师兄抽你十鞭。”

     被孙书平抽十鞭虽然会痛上一阵,但总比关在龙虎山好,当下乔觉连连点头。

     张真人心知苏沫维护之意,淡淡说道:“你想带走乔觉,那不可能的,让孙书平亲自过来。”

     苏沫叱喝一声,道:“区区小事怎用得着劳驾孙书平,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今天我非带走他们不可。”

     张真人眉头一拧,掌中现出一把古剑,冷冷道:“莫非你要动武不成。”

     “呵呵呵,想必你也知道我九尾天狐威名,我向来蛮横不讲理,今天你不答应,那我便杀出去,将你龙虎山杀个血流成河。”苏沫玉衡剑在手,九尾也现了出来,再道:“听闻张真人道法超群,就让我领教一下吧。”

     “姐姐,不要!”

     乔觉慌忙阻止苏沫,龙虎山张真人算得上是个至诚君子,而且龙虎山在世俗间名声极好,要是被苏沫这一通乱杀,只怕这千年大派元气大伤,到时岂不是便宜了上清道德宫?

     “你一边儿去,今天姐姐带不走你,我九尾天狐之名日后还要不要了。”

     一场恶战一触即发,二人均是不会让步,乔觉陷入两难之间,不愿见到血流成河的场景。

     于这肃杀之气中,殿外广场走出一个青年人,锦衣华服,他缓步前行,每一步踏出,整个玄武峰都为之一震,一股淡淡仙灵之气自这青年人身体生出,散发着一股仙灵之气独有的威压,将龙虎山数百弟子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看似随意而行的步伐,每一步都能将天地间的肃杀之气荡去一分,走了片刻,他来到殿中,看着剑拔弩张的苏沫与张真人,随后扬手一挥,衣袂飘飘,淡淡仙灵之气拂过,二人身上杀意尽消。

     “哥!”

     李小胖看清来人,抱着那青年大腿嚎啕大哭,像是受尽了委屈一般。

     “你呀!”

     青年人看见李小胖只在那干嚎,哪里有半点眼泪落下,便知他是在讨娇,摇了摇头,脸上尽是无可奈何之意。

     “这就是李小胖那个神秘的哥哥?”乔觉惊呆了,实在想不到李小胖他那个神秘的哥哥竟然是这等人物。

     “在下李成器,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做了错事,我这当哥哥的便来求张真人给个面子,让我将这不成器的弟弟带回去严加管束,还望张真人给个薄面。”李成器话语虽然柔和,但身上的仙灵之气的威压则是越发强烈。

     张真人呵呵笑了一声,道:“没想到当世谪仙也来了,看来我这小小龙虎山恐怕是要给闹个天翻地覆了。”

     李成器拱手道:“张真人乃当世高人,我怎敢放肆。”

     “坐。”

     张真人知此事难以了断,也不再强求,吩咐门外弟子端了几杯茶水,脸色恢复平常,道:“既然二位出面,那便将他们带回去吧。”

     李成器拱手致谢,想了一下之后,道:“得知真人此次出关,与上清道德宫南宫掌门有个了断,不知张真人可有把握?”

     张真人摇了摇头,苦笑道:“上清道德宫南宫野修为已入半仙巅峰之境,而且那幕后之人更是半步神仙,一战过后,我龙虎山只怕会荡然无存。”

     李成器问道:“为何真人还要做这殊死一搏?”

     张真人叹息:“这并非我龙虎山恩怨,那上清道德宫这几十年间大肆抢夺他人修行道果,终有一日会引来天上仙人,一旦天上仙人下界,人间便万劫不复,到时我龙虎山必会受到波及,绝无生机可言。”

     李成器皱了皱眉,道:“上清道德宫确实做得过了,我本不想管,但若真有一天,天上那群仙人下界,只怕我也难以保全,也罢,决战之日,我便助你一臂之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