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六十一章 有故事的老骗子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入夜,乔觉与李小胖在玄武峰后山赏月,玄武峰山势奇高,仿佛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天上明亮皎洁的月轮。

     “乔哥,你那葫芦里的灵酒能不能再给我喝一口?”李小胖对于赏月这等文雅的事不怎么感兴趣,虽然陪着乔觉一起来,但心底里一直惦记着白天张真人送给苏沫的那葫芦灵酒。

     白天他尝了一口,那种浓香馥郁,带着一股甘甜味道,一入口便化作滚滚真元,全身每个毛孔都充斥着灵气的感觉,让他回味无穷。

     乔觉自然是不给,这灵酒虽好,可是酒劲极为厉害,普通人一小口便会醉得一塌糊涂,虽说他们两人均是修行人,但喝得多了,也照样会醉得不省人事。

     再者,这是张真人给苏沫送的礼物,他怎么好意思给喝完?

     李小胖嘟囔着嘴,显是趣味索然。

     “呵呵,小胖子,灵酒好喝吧?”

     在此时,老骗子出现在了两人身后,手提着一个酒坛子,自百纳袋中拿出三个高脚玉杯,原地坐下,斟了三杯酒水,将其中两杯递给乔觉和李小胖,自己则浅浅抿了一口,一口酒入喉,他的神情渐渐黯淡下来。

     乔觉和李小胖一口饮尽,龙虎山灵酒确实功效不凡,这一杯下肚,化作体内澎湃真元,少说可以抵得上两人苦修半个月。

     老骗子再为二人斟满一杯,李小胖再次饮尽,道:“这酒真他奶.奶的好喝,比我老爹私藏的那个什么茅台原浆液好喝多了,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李小胖摸了摸脑袋,他这个不学无术的脑袋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乔觉鄙视了他一眼,道:“琼浆玉液。”

     李小胖一拍大腿,道:“对,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琼浆玉液了。”

     老骗子呵呵笑道:“是啊,这灵酒世间难觅,只有极为爱酒之人才能酿得出如此美酒。”老骗子饮尽了杯中酒,道:“你们知道这酿酒人是谁吗?”

     乔觉与李小胖摇摇头。

     老骗子站起身,山间冷风吹得他道袍猎猎作响,他站于崖边,手指西边,道:“巍巍昆仑云岚仙。”

     “历一段情,讲一个故事,今日有酒,也有故事,那便醉了今朝,明天再重头吧。”老骗子大灌了一口,凛冽灵酒如刀子一般,直入他的肺腑,胸间涌出一股悲意,道:“三十年前,我本是修行界中天才人物,不到二十岁的年纪,便已入半仙境,此生有望飞升,然而正是那一年,我于月下与昆仑云岚仙子相遇,随后结伴同行,共历生死,暗生情愫,本可以是神仙眷侣,然而最终两人天各一方,落得个劳燕分飞的下场。”

     老骗子提着酒坛子,三个杯子再次满上,对两人敬了一杯,饮尽,他指了指绵延不绝的龙虎山,道:“也正是那一年,昆仑金虚真人亲至我龙虎山,怒斥我动摇了云岚仙子一颗坚定向道之心,随后金虚真人不顾与我龙虎山结下仇怨,举剑要断我龙虎山根基,我自是不能让他得逞,奋起反抗,结果被他一剑断了修行,从此修为直落。”

     “太猖狂,太嚣张了,金虚欺人太甚!”

     老骗子俯身轻触手边一朵于傲雪中生长的白色雪梅,梅瓣浓郁的花香混合着淡淡雾气,氤氲出奇异的香气,从鼻翼一直入了他的心里,他摘了一朵雪梅,淡淡说道:“那一年,正是这个时候,我于此地,目送云岚西去昆仑,那一夜我连喝十八坛灵酒,醉得不省人事,但那颗心依然疼得要命。”

     他一把将雪梅碾碎,恨恨道:“此生我必再上昆仑,问一问那金虚真人,知否情为何物?”

     老骗子酩酊大醉,轰地一声倒下,他缓了许久,伸出手掌,虚握住那轮明月,看着萦绕于指尖的淡淡月华,呵呵笑道:“我曾以为伸手就能握住属于自己的命,却不料最后所得不过指尖一缕清冷月光、心头一丝牵肠挂肚。”

     老骗子放声大笑起来,有些疯癫地道:“小子,告诉你,贫道的符咒天下无双,总有一天贫道要画出一个惊天动地的符咒,不管是昆仑山的金虚真人还是天上的神佛,贫道都让他们在我画的符咒里死翘翘。”

     “老骗子,你就吹吧!”

     “小子,我说的是真的,贫道得到一卷仙册,上面记载了一道惊天符。”

     “呃,我们才不信呢。”

     “呵呵,世人皆不懂我啊,算啦。”

     老骗子说完,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睁着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天空。

     乔觉和李小胖几杯灵酒下肚,已是醉得东倒西歪,勾着肩搭着背,如一滩泥躺在老骗子身边,丝丝山风吹过,三人酒意醒了几分,老骗子看着东倒西歪的二人,嘲讽道:“这点灵酒你们就受不住,太没用了。”随后,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拉起了地上的二人,道:“贫道带你去我龙虎山酒窖去喝,喝他个天昏地暗。”

     乔觉和李小胖同时眼睛一亮,大声说好,三人相互搀扶着,一同向着龙虎山酒窖行去。

     走过一条通幽小径,醉醺醺地乔觉感到了一股更为强大的力气扑面而来,入眼处是一片药田,田里种着奇花异草,尽含氤氲灵气,龙虎山以丹药、符咒出名,为了方便山中弟子炼丹,自然有自种的药田,这其中大多是珍贵药物,乔觉只粗略认识几种,其他的见都没见过。

     药田方圆百亩,三人一路摇摇晃晃地走了许久,这才走到一处偏殿,到了殿门口之后,老骗子大着舌头说道:“这...这是我们龙虎山的玉清殿,殿里藏着一百坛灵酒。”老骗子醉意朦胧的看了看四周,低声对两人神秘地说道:“这殿里最深处有一道灵泉,我们龙虎山的灵酒全是以灵泉水酿造。”

     乔觉和李小胖均是醉意朦胧,低声道:“灵泉哪里有灵酒好喝,我们要喝酒。”

     老骗子“哦”了一声,从怀里掏出钥匙,对了半天,这才打开殿门,一进殿门,只觉一股馥郁酒香扑面,三人皆大笑一声,冲到酒坛子边,提起酒坛子,大口灌酒。

     以乔觉和李小胖现在的修为,哪里能喝得了那么多灵酒,但乔觉灵台气海已开,灵酒中的灵气一入体内,便被气海青莲吸收,再多的灵气他都能承受得了。

     至于李小胖,他是个奇葩,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滩泥,灵气就像是水,有谁见过水能将粘稠的泥巴给破坏的,所以灵气一入体,便被他吸收。

     三人放开口大喝,喝了近十坛后,乔觉感觉腹中一阵胀意,醉眼朦胧的到处找方便之所,老骗子喝得已经晕头转向,指着偏殿最深处,乔觉和李小胖勾肩搭背的一起去了。

     去到那里之后,乔觉听到声声水响,见到一道泉水从殿内的一个小孔里流出,好奇地看了许久,道:“原来这里还有酒。”

     说完,张口向那个小孔而去,大口的喝着小孔里的泉水。

     李小胖见乔觉霸占了那个小孔,他又见殿中有个长宽一米左右的水潭,噗通一声趴在水潭边,大口喝着水潭里的水,小孔中溢出的泉水不知什么时候不再流了,乔觉心中不爽,也学着李小胖趴在潭边大口喝着。

     这哪是什么灵酒,这是龙虎山灵泉!

     乔觉和李小胖浑然不觉,一旦体中稍有胀意,体内真元自行运转,化去了身上不适。

     此际,乔觉体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灵泉水一入他腹中,灵台气海中的青莲便生出一股吸力,疯狂的吞噬着灵泉水中的灵力,气海中的那片湖轰然炸开,灵台世界尽是灵气。

     灵台气海挂在天上那颗星发出了璀璨的光华,一分为二,再次在旁边化出一颗星辰,那颗星辰初始暗淡,但是随着灵气灌入,逐渐变得明亮起来。

     灵台世界中的两颗星越来越亮,浩荡星辉无尽,再度落在湖中青莲之上。

     如此循环往复,灵台气海中的两颗星散了发光,反而暗了下来,在周边起了一道淡淡的光华,自那光华之中,有两个虚无缥缈的大门,逐渐地显现出来。

     天刚放亮,乔觉和李小胖二人停止了疯狂的行为,打了个饱嗑,沉沉睡去。

     当第一缕阳光洒遍天地,龙虎山弟子皆已起床,准备做早课,却不料听见玉清殿中师兄发出一声惊呼,所有弟子皆往这边赶来,待看见玉清殿中那七倒八歪的酒坛,老骗子正在那呼呼大睡,立刻觉得不妙,慌忙赶到灵泉泉眼处,正见乔觉和李小胖两人打着呼噜,睡得正香,再看灵泉落下的那个潭子,水潭子里空空如也,灵泉那个小孔也不见再冒灵泉。

     出大事了!

     在场的龙虎山弟子皆大感不妙,立刻将玉清殿里的情况上报给了掌门张真人。

     待张真人到了玉清殿,乔觉和李小胖揉着发疼的脑袋,咧嘴对张真人说了句:“张真人早啊。”

     张真人看见灵泉已被这两人喝了个干净,脸上青得厉害,灵泉生长极慢,两人一晚上时间,便喝了龙虎山灵泉近五十年的存量。

     乔觉感觉气氛不妙,看了看四周,再看看了自己旁边的水潭,立时心里大惊,出大事了。

     “张...张真人,这灵泉水是我喝的?”乔觉硬着头皮指了指自己,心中大悔,后悔昨晚不该和老骗子喝那么多,现在好了,一顿酒喝光了龙虎山灵泉泉水。

     “哼,莫非是我喝的不成?”

     张真人脸色铁青,饶是乔觉胆大,也被吓得不轻,生怕张真人会举剑杀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