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五十七章 莲生活佛(五)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莲生活佛就在眼前,怎么救?

     乔觉挠腮抓耳,眼前那道金色光罩是一个巨大的阻碍,光罩中蕴含着佛光,人间之力绝难破除阻碍,乔觉想了许久之后,心下想着,灵台气海中的青莲想必能破除这金色光罩吧。

     小剑深入莲生活佛的心口,直没剑柄,若是剑柄完全没入心口,那已是神仙难救了,乔觉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沉入灵台气海。

     天山少有人迹踏足,而且环境险恶,很少有修行中人在此修行,是以灵气比其他地方浓厚许多,经乔觉牵引,天地间道道灵气皆从地面上涌入他的丹田,而后随着他的催动,一齐涌向了灵台气海中那颗璀璨的星。

     星辉洒落,垂下无数条瑞彩,落在了湖中那朵青莲上。

     灵台气海那片枯寂的湖骤起千层浪,湖中青莲喷薄着浩荡光华,一齐涌入他的奇经八脉间,青莲中的光华浩荡无尽,似是洪水猛兽,在他体内肆虐。

     乔觉悄然运起菩提经,受这修行法门引导,所有光华都涌入了他的右臂食指。

     “如是我闻,无量光渡世间一切苦厄,渡众生重入轮回,消一切因果。”

     乔觉不理会体中肆虐的光华,低头诵经,灵台气海浩荡的光华不断在他右手的食指间压缩,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渐渐从他食指尖凝聚,食指虽受过青炎淬炼,但青莲光华压缩的痛楚仍遍布他的全身,那种钻心噬骨的痛让他肌肉痉挛,全身冷汗直流,衣衫尽湿。

     莲生活佛似有所感,睁开了双眼,念诵经文,菩提心运转,全身荡起一道金光,他像是一个慈悲的佛,双手合十,每一道光都冲向了身前的金色光罩,抵住了光罩,不断削弱光罩上的佛光。

     金色光罩佛光大盛,隐约间还有一丝佛音浩荡在天地间。

     苏沫察觉到了异样,从远处飞来,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下微叹,看着乔觉那张被金光映照的脸,感觉像是看到了一个慈悲的真佛,那副悲天悯人的模样与澄观老和尚极为相像。

     金色佛光有克制妖物之力,苏沫不敢贸然相助,只得静静看着,她怀中小憩的青狮则不然,察觉到异样之后,挣脱苏沫的怀抱,利箭一般,冲向了金色光罩,张开口,一口咬了下去,咬下一小片佛光,然后吞入腹内。

     “心有菩提,可成舍利可成妖。”

     菩提经短短三百余字,乔觉颂完之后,食指尖的气势一成,他一指点在了光罩上,那片金色光罩与青色光华相撞,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天地间佛光乱洒,青光四溢,转眼间只见莲生活佛破了那道佛光,握住心口处的小剑,剑上仙灵之力被他一把捏散,小剑被他生生拔了出来。

     金色光罩被破,乔觉立时倒飞出去,大口喷血,再也爬不起来,但看见莲生活佛心口处的小剑被拔出来后,他对着同样被炸飞的青狮笑了笑,不过却得了青狮一个充满鄙视的眼神。

     那把仙气盎然的小剑脱手飞出,射入远处一座山峰,充盈的仙气暴增,将那片山峰彻底夷为平地。

     仙家法剑一击,竟有如此之威!

     然而,这一切都将成为定局之时,高天之上,再落一道更为强大的佛光,化作一座巨大的雪山,轰然压在了冲霄而起的莲生活佛身上,将他再次镇压在天池冰冷孤寂的池底。

     天池正中起了一座雪山,那座雪山最顶端,隐有一丝佛光。

     “不!”

     乔觉再次喷了一口鲜血,大声喊着,他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天上落下的佛光为什么这么残忍,将这个诚心向佛的活佛再次镇压。

     或许是被莲生活佛这么悲惨的经历影响,他生出一股悲凉之意,提着棍子冲到了雪山之上,不断轰击雪山上,然而那座雪山巍峨高耸,且覆盖着万年坚冰,手中棍子纵是再强横,也撼动不了雪山分毫。

     “自我踏入西天佛界之门退回后,我的结局便以注定,这是我的命啊。”雪山底下,莲生活佛悠悠叹息传来,止住了乔觉疯狂的行为。

     乔觉颓然坐在地上,讽刺道:“什么狗屁命运,什么狗屁佛,总有一天我会将他们通通打爆。”

     莲生活佛再叹,道:“当初我没有选择沆瀣一气,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下场,不过我不后悔,自玄奘大师失踪之后,世间再也见不到真佛了,于我来说,这世间就是个牢笼,关在哪里不是被关呢?”

     言语间充满着绝望,那种深深的绝望深入肺腑,让人不禁肝肠尽断。

     或许这也是莲生活佛想要的结局吧,被关在这里,至少还有一点对真佛的幻想,若是真的进入滚滚红尘,怕是连最后那么一点幻想都会破灭了吧。

     “我们修行之人修为越高,越是难以保住一颗真诚之心,希望日后你凌驾于众生之巅时,千万别丢了那颗真诚之心,有些东西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莲生活佛说完,声音渐渐变得渺渺茫茫,雪山上的金光越来越盛,最后彻底断了莲生活佛与外界一切联系。

     乔觉谨记莲生活佛最后之言,噗通一声跪在雪地里,朝莲生被镇压之地重重磕了个头,对这位活佛致以最高的敬意。

     乔觉下了雪山,看到了苏沫,她脸上也起了沉痛之色,她能感觉得到乔觉心里头那种不痛快,这个少年终于长大了。

     “姐姐,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乔觉沉声问道。

     苏沫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我知道修行的尽头只剩下孤独了,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倒希望我还是当初那只快乐奔走在雪地里的小狐狸,每天为怎么扑捉猎物忙碌奔波着,不用去揣测人心,不用日夜提防着是否有人要害我。”

     乔觉咧嘴笑了一下,道:“当初师父问我为什么修行,我告诉他,修行之人的责任是守护,他很高兴,其实那时候我还在心底里悄悄加了一句,我只守护我身边的人,不知道他如果知道我这么想,会不会气得大骂我没气魄没担当?”

     苏沫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个小混蛋。”

     乔觉再咧嘴,竖起中指,直戳向天,对着湛蓝的天空比了个鄙视的手势,道:“我不是混蛋,他们才是混蛋!”

     苏沫找回了那把仙气盎然的小剑,小剑剑身古朴,其上布满云纹,在那云纹正中,有两个小字“玉衡”,苏沫看了一眼,把它放在乔觉的面前,说道:“这玉衡剑乃是天界廉贞星君之物,厉害得紧,只是不是为何被那半步神仙得到了,这玉衡剑你留着防身吧。”

     乔觉推辞,将玉衡剑放在苏沫手上,道:“我走的是以力破巧的路子,这把玉衡剑对我没多大作用,姐姐你身法轻灵,所学尽是灵巧之术,配合玉衡剑,必然如虎添翼。”

     苏沫也不推辞,收了玉衡剑,道:“我苏沫纵横一世,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人,眼见可以到手的活佛道果不要,连这样的仙器看都不看一眼。”

     乔觉嘿嘿傻笑,用力地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道:“我不要莲生活佛的道果是因为我不忍心,心中那一丝善念作怪,不要玉衡剑,那是因为你是我姐姐,我怎么好意思和你抢呢。”

     苏沫心中感动,口里却说道:“你这人心地太好,迟早会被人给卖了。”

     二人聊了片刻,向着被雪山镇压的莲生活佛俯身一拜,青色狮子非常通人性,知道莲生被镇压,两只眼睛里布满了泪水,低声呜咽着,临走之际,不时回望着那皑皑雪山,一步一回头,终是远离了天山天池。

     在路上,乔觉将天陨石与紫云天罗古鼎收回了袋子里,这一行他虽然获得了紫云天罗古鼎这等利器,但他没有丝毫喜意,一路上苏沫带着他飞行,再也不似先前那样欢快,默默地回到了庙里之后,他把自己关了起来。

     回忆莲生活佛的话语,乔觉苦思冥想许久之后,终是出了房门,正见师父围在火盆旁烤火,他想了一下之后,问道:“师父,什么是佛?”

     澄观老和尚回头看了他一眼,浑浊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清明,他闭目沉思了很久,才道:“心中有佛,自然处处是佛,佛无具象,一切都在你的内心,只要想通了这些,你可以成佛,我也可以成佛,既然你我都可以成佛,那何必要问什么是佛呢?”

     乔觉一愣,心中想道,若是莲生活佛听到师父这一席话后,或许会好受许多吧,他胸怀普渡众生之念,心藏慈悲之意,虽然没有获得佛位,但他的所作所为,谁能说他不是佛呢?

     “人人都有执念,这股执念伴随人的一生,也给了人为之奋斗下去的动力,给人以无限希望,所以你能明白吗?”

     乔觉猛地抬头,感觉胸中有一股火在燃烧,心底里有些东西隐隐要破体而出,但最终却没有透发出来,一切归于平静。

     澄观老和尚看了他一眼,心下道:“这孩子长大了,终于也会去想这些事情了。”

     澄观老和尚面露笑意,慈爱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年,那是一种期许,也是一种欣慰。

     他的眼神像是父母看着孩子渐渐长大,渐渐懂事,最后成为一个勇于承担责任的男子汉,心底里透露出来的如释重负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