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五十五章 莲生活佛(三)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苏白衣被打得连连后退,手中古剑早已布满裂痕,心中无比疼惜,这把古剑乃是以金元精铁经千锤百炼所铸,坚硬远超凡铁,但在乔觉手中棍子不断敲下,每一击都让古剑发出一声哀鸣。

     他以神魂养剑,古剑遭创,心神也随着受到了震荡,眼前已然有些模糊。

     两人皆是不相上下的年纪,苏白衣被誉为上清道德宫的天才,更是被掌门看重,指定他接任下一代掌门,这个自负的少年忍不得看到有比他更强大的天才出现,心中已然是起了极大的杀机。

     上清九剑式被誉为上清道德宫第一剑术,只有上清道德宫掌门以及下一任掌门方可修习,威力极大,乃是人间不可多得的高深剑术。

     苏白衣面色紧了一紧,上清九剑式施展开来。

     苏白衣手中古剑骤然发出一声清鸣,单手提剑,剑中随即发出一声直上云霄的清音,而后一道剑气在剑中生成,狠狠击在了乔觉手中打来的棍子上。

     乔觉不敢撄其锋芒,咫尺天涯身法展开,连闪几步之后,已到了数十丈之外。

     古剑去势如虹,剑气所过之处,周围空间泛起一道滔滔玄色真元之水,激起一道滔天巨浪,在他立身处不远处,倒地不起的上清道德宫弟子经不得这等凛冽剑气,纷纷体内爆出血雾,闷哼一声,皆是毙命。

     苏白衣全然不顾倒在地的上清道德宫弟的子死活,翻涌的玄色真元之水再次汹涌,一起涌向了乔觉。

     上清九剑式传自于上清道德宫开宗祖师,这等门派绝学经过上千年不断演化,趋于完美。

     剑意转瞬即至,乔觉无法回避,只能硬着头皮迎上,体内真元滚滚,清啸一声,舞起大片棍影,在他真元全力催动之下,棍子上起了一股一往无前的大势。

     澄观老和尚传的两式棍法,第一棍大气滂沱,施展出来之后,硬生生逼退了苏白衣手上古剑翻涌出来的真元之水,接着第二棍突破重重剑光,来到苏白衣脑后,悄无声息地落了下去。

     苏白衣不见乔觉的踪影,立时回身,将手中古剑架过头顶。

     当地一声,棍子中爆发出强大的气势,真元猛地炸开,古剑寸寸尽断,苏白衣哇地一声喷出鲜血,自空中笔直掉落,跌在天池水中。

     乔觉踏脚跟着冲了下去,一看见苏白衣冒出头,一脚踢了过去,正中苏白衣门面。

     打人就要打脸,这是乔觉无数次打架经验的总结,因为那样才会让人铭记这种痛。

     苏白衣浑身湿透,鼻孔鲜血长流,原本清秀的面孔在乔觉一脚之下,变得鼻青脸肿,狼狈至极。

     “啊啊啊啊...”

     古剑被毁,苏白衣的上清九剑式施展不出来,修为已是打了折扣,他恨得牙根痒痒,实在想不到乔觉在短短时日里修为进展如此之快。

     若早知如此,刚一碰面就将上清九剑式施展出来,一旦剑式漫开,乔觉修为再强,也不至于会让他将自己打得如此狼狈不堪。

     “苏白痴,被打脸的滋味好受么?”

     乔觉嘻嘻笑道,他非常喜欢打脸,特别是打苏白衣这种高傲得像只大红公鸡似的所谓修行天才的脸。

     天才算个屁,还不是被踩在脚下!

     苏白衣气得吐血,瞳孔似要喷火,如果眼神能杀人,乔觉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哼,别逞能,今天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苏白衣从怀中掏出紫云天罗古鼎,鼎中紫云天罗烟升起,落下条条瑞彩,自行向着乔觉缚去。

     紫云天罗烟束缚之力极为强大,紫烟落在乔觉身前,周围空间立刻变成一个浓稠的泥潭,乔觉打出的棍子每一击宛如打在棉花上,没有任何动静。

     紫云天罗烟越来越多,束缚之力也越来越强,乔觉已被淹没于其中,随着紫云天罗烟不断收缚,他所能行动的范围越来越小,逐渐地他感觉体表像被捆了一根根牛皮绳,任由他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得这股束缚之力。

     “去死!”

     苏白衣面露凶光,抬起一脚,向着乔觉的脸上踩去。

     乔觉动弹不得,心下大惊,要真被苏白衣这一脚踩在脸上,他这张清秀的脸只怕立刻鼻青脸肿,和人打架从来只有他打别人的脸,今天只怕要反被打脸了。

     苏白衣抬脚如风而至,在正要踩在乔觉脸上的那一刻,乔觉勉强地侧过脸,苏白衣一脚踩在了他的肩上,一股强大的力道让他如一颗炮弹般,落在了天池水里。

     一落水中,乔觉不敢冒头,真元作用在身上,忽然生出千斤之力,身子笔直跌落池底。

     苏白衣杀乔觉之心已起,不达目的则不罢休,他沉凝片刻,也冲进了水里,放出一道神识在水中搜寻乔觉的踪影。

     乔觉静静地躺在池底,被紫云天罗烟捆得粽子似的,他隐约可见苏白衣在水中穿行的身影,心下大急,生怕苏白衣发现了他,牙尖一咬,他将心神沉入灵台气海。

     灵台气海依旧是一片枯寂的空间,灰蒙蒙的天上挂着一颗璀璨的星,当乔觉心神触及灵台那颗星之后,骤然涌出湛湛星辉,洒下湖中青莲。

     得星辉之助,青莲光华大作,一道青色真元沛然生出,涌入丹田。

     乔觉大喜,连忙运转真元,一道青色的光自他体表燃起,紫云天罗烟被青光一触,便如消融冰雪,化作道道雾气,而后消散于水中。

     气海中那朵青莲生出的青色光华有青炎吞噬真元的效果,而且不知为何,竟然还有天火之心那种可焚万物的特性,这两种效果加在一起,紫云天罗烟瞬间除去。

     乔觉行动自如,他并没有立刻冲出水面,而是悄然蛰伏于池底,放出一道微弱的真元。

     这股真元一起,苏白衣心生感应,心下大喜,破水击来。

     乔觉嘿然冷笑,苏白衣本身修为较他弱了一些,如果不是借着紫云天罗鼎,他怎么会怕?

     苏白衣越来越近,速度极快,转眼已经到了乔觉刚才所在之地,他仔细搜寻了一遍,竟然没有发现乔觉的踪迹,心下一紧,只听到耳边破水之声传来,他立刻举紫云天罗古鼎,迎了过去。

     一记闷棍敲在了紫云天罗古鼎上,古鼎立刻爆发出强烈的紫烟,裹向水中的乔觉。然而,乔觉怎么还会让紫烟缠住,在一瞬间,他灵台气海中的那朵青莲再次涌出一道光华,化作了滚滚真元,消融大片紫烟。

     苏白衣大骇,连忙运起真元,护住全身,转身就要冲出水面,但是乔觉岂会让他如意,棍子破水击去,一棍打在他背上,阻止了他的上冲之势。

     乔觉气势一起,那自然是如汹汹涌出的黄河之水一般,真元无尽,皆作用于棍上,连连打在苏白衣护体真元上。

     这根棍子每一击都有开山裂石之力,每一棍都打得苏白衣护体真元一荡,隐有破碎的迹象。

     苏白衣不愧是上清道德宫的天才,乔觉打了十几记,仍打不破他的护体真元,不过每一棍子打出,巨大的威力一小部分透过苏白衣的护体真元,作用在他的身上,打得他口中鲜血狂喷。

     这是在吊打这个上清道德宫的天才!

     苏白衣被棍子打得眼冒金星,毫无还手之力,他的护体真元快要被打碎,只得将紫云天罗古鼎托起,迎上了疯狂打来的棍子。

     乔觉一个连击,两式棍法交替打出,打得紫云天罗古鼎发出阵阵脆鸣。

     苏白衣疯狂逃命,在水中冲行了一段之后,接近了水面,他正要冲出,只见乔觉又是一棍,将他打落水底,反复几次之后,苏白衣恼羞成怒,催起紫云天罗古鼎中的紫烟,连同古鼎一齐向乔觉砸去。

     “白痴,你是给我送宝物的吗,那我就不客气,笑纳了!”

     紫云天罗古鼎困人之效极强,有这样的法器在身,寻常修行中人,困一个中一个,乔觉早就想夺他的紫云天罗古鼎了,但是苏白衣视它如命,被打了无数棍都不放手,现在把紫云天罗古鼎抛了出来,正合乔觉心意。

     乔觉伸手握住紫云天罗古鼎,鼎中骤然间起了一丝细小的烟气,钻入他的体内,在他体内形成一道紫烟,缠住了五脏六腑,慢慢收缩,想将他的五脏六腑化成血水。

     “靠,苏白衣这个白痴真阴险。”乔觉大骂了一声,紧握着紫云天罗古鼎,放弃了追击苏白衣的念头,当下就运转灵台气海中那朵青莲溢出的光华,在五脏六腑之间行走了一周,这才化去那股束缚之力。

     乔觉冲出水面,看见苏白衣已经化成一个白点,想追恐怕是追不上了,只得对着高空大喊:“苏白痴,谢谢!”

     化作白点的苏白衣显然听到了乔觉的大喊,他一个跟头栽下了下来,砰地一声栽在雪堆里,溅起无数落雪,后又从雪地里爬起,再次逃向远方。

     而那边,苏沫与两位真人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满地都是尸体,上清道德宫近百名精锐弟子都被苏沫击杀,那两位真人身上皆是伤痕累累,道袍早就破得不成样子。

     苏沫战得也苦,云鬓杂乱,一身白裙染满了血迹,其中有上清道德宫人的,也有她的。

     乔觉见状,大吼一声,加入战局,迎上一位真人,棍子连连击散纵横的剑气。

     紫云天罗古鼎同时落下紫烟,当头罩去。

     那真人动弹不得,苏沫浅笑一声,食指指甲如刀,洞穿了他的胸膛,而后转身向着另外一名真人,九尾一起,道道元气如潮,化作凌厉的刀剑,将最后一人瞬息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