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五十一章 引雷(上)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冬日雪花飘舞,天地一片白,鄱阳湖水域流动,丝毫未被坚冰覆盖,湖中水浪涛涛,其中蕴含着滂沱的灵气,乔觉自修为恢复之后,每日都游走于鄱阳湖面,吸纳水中灵气用以修行。

     他立于水波之上,足下生出朵朵青莲,每一步踏出,那朵青莲便再次出现足下。

     青莲乃是真元所化,让他置身于水中不至沉落,观星法这道家引导之术不仅能够牵引星辉,也能牵引水中灵气,虽然效果不及牵引星辉强,但比一般修行之法却要强上许多。

     水中灵气刚一入体,便入他的灵台气海,落在了他灵台气海的那片湖中,成为湖中万千青色湖水中的一部分。

     在那漫天风雪中,一道白色的身影踏波而来,她足尖轻轻点在一片落下的雪花中,借着雪花下落之势,身形再次腾了起来。

     苏沫手中提着一个人,笑盈盈地到了乔觉身前。

     “姐姐,你这是闹哪样?”乔觉看着苏沫手中提着的那个人,惊讶地问道。

     苏沫将手中那人往湖水中一扔,那人被冷水所激,瞬时醒了过来,刚一醒来,他便大声叫道:“大仙饶命。”

     “咯咯,姐姐今日正在天山赏雪,却不料被这上清道德宫中人给扰了雅兴,本想要了这人性命,却不料从这人口中得到了一个对你来说不是太好的消息。”

     那上清道德宫中人面色凄苦,他在御剑飞行途中恰巧碰到天山逸出一道妖气,本以为是一只小妖作祟,正想落下飞剑,将妖物杀了,但这个念头却害苦了他,他实在不曾料到那在天山赏雪的,竟是九尾天狐这样的绝世妖物。

     本来惹上了这样的妖物,他心知必死无疑,不料被逼问一阵之后,苏沫听到乔觉这个名字,瞬间消了杀机,反而提着他来到鄱阳湖老爷庙这片水域。

     “到底怎么回事?”乔觉正色问了问。

     那上清道德宫中人为了活命,自然是知无不言。

     乔觉这才知道,原来苏白衣那个白痴竟然在谋划一件大事,据那上清道德宫中人所说,天山天池困着一个已入半步神仙之境的活佛,苏白衣此次正是为了夺取那活佛的道果,借助活佛道果以证大道。

     “哈哈哈,那个白痴所图不小,不去捣乱一下,真是对不起自己了。”乔觉心情大快,自他修为恢复以来,他正愁找不到对手练练手脚,没想到苏白衣这时候撞了上来。

     苏沫莹莹眼光一亮,拍手道:“这次我陪你去,我也想去看看呢。”

     乔觉连声说好,有苏沫这样的绝世妖物陪伴同行,他安全得很,只要不是碰上像龙虎山张真人那样的绝世高手,未达半仙以上的对手,凭苏沫的手段,自然是来一个灭一个。

     道门修行中人千千万,半仙之境以上高手,十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他相信自己运气不会太差,会碰上半仙境界的绝世高手。

     当下,乔觉便道:“姐姐,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苏沫看了看那上清道德宫人,眼中杀机一露,直让那上清道德宫中人心神俱寒,战战兢兢地说道:“大仙饶命。”

     乔觉摆摆手,道:“不过是个不入流的角色,姐姐还是少些杀戮吧。”

     本以苏沫杀伐果断的性子,手下绝不留活口,但乔觉开口,她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杀机。

     那上清道德宫人对着乔觉连声说谢,不料乔觉口中再出一句:“直接废了他的修为,让他安心地做个普通人吧。”

     那上清道德宫人受不了修为被废的打击,立时晕了过去。

     乔觉抬足便走,这上清道德宫中人并非善类,既然参与了苏白衣一事,那便是敌人,对待敌人,怎能仁慈?

     苏沫点出一指,散了这人的修为,而后纵身跃起,足下生出一道云气,提着乔觉冲上云霄。

     苏沫御气之法极为精湛,不多时已出了百里。

     修行中人大多都会御空飞行之法,但皆是借助随身法器飞行,像苏沫这等靠着本身真元飞行数千里的,当世实属少见。

     乔觉虽然羡慕,但他也知自己修为尚浅,像苏沫这样御空飞行数千里,他绝对办不到。

     苏沫于云中行走,速度快得离谱,乔觉只听到耳边声音呼呼响,眼睛俯瞰着下方大地冰封千里的壮阔美景,心中生出一股说不出的痛快。

     “难怪从古到今人人都想着飞天,原来飞在天上的感觉这么好。”乔觉心下想着,而这时苏沫已飞过了万重皑皑积雪覆盖的大山,横跨了三千里。

     乔觉渐渐腻味了高空飞行那种新鲜感,当天上一架飞机从身前擦身而过时,他调皮地向着机舱内的乘客吐了吐舌头,引得机舱乘客皆惊叫不已,纷纷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时,只看见机舱外那翩跹的云层,哪里还能见得到那个对他们吐舌头的少年,于是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天山全长2500公里,苏沫赏雪之处在最南端,而那位活佛所困之地却在最北端,两者跨越了2500公里,待进入天山山脉,苏沫便落下了下来,与乔觉在雪地中行走。

     “臭小子,接着。”

     苏沫手边忽现一根棍子,抛给了乔觉。乔觉心下大喜,惊讶道:“这是师父的棍子!”

     苏沫有些感伤地道:“这根棍子本是你大师兄的,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你大师兄将这根棍子交给了澄观大师,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碰这根棍子。”

     “这根棍子乃是神物,只有你大师兄那等人物才能尽现这棍子的威力,棍子交给你小子,也只是一根稍硬点的凡铁而已,不过以你现在的修为,凭着这根棍子乱打一通,倒也颇有些威力。”

     乔觉握着手中的棍子,感受棍中传来冰凉的气息,不由想到,自家大师兄到底是怎样通天彻地的人物?

     二人在雪中提着真元奔行,这千里冰封的山脉中灵气浓郁,乔觉一边修行,一边奔行,当二人走了半个小时后,眼前突然出现一座高耸的山脉,整个山都覆盖着皑皑白雪,在那耸入云端的峰顶,凝聚着大片乌云,纵横的雷电不断从云中劈下。

     “这座山常年布满雷电,其中雷电精华充裕,你那天陨石若是放在峰顶祭炼三天,必定可引下九霄神雷,威力倍增。”苏沫咯咯笑道,对于这座雷山的底细,她仿佛清楚得很。

     乔觉掏出天陨石,心中意动,不过瞬间苦了脸,道:“但是怎么穿过峰顶层层劈下的雷电?”

     苏沫扬了扬嘴角,得意道:“小瞧了姐姐不是,你姐姐当年修出九尾之时,九极天雷都经历过,若问这世间谁最能扛得住雷击,必是你姐姐我了。”

     “换做是你未被关押前,我自是深信不疑,但这一千三百年来,你体内元力十去其九,怕是难敌这雷电吧。”

     乔觉心里刚一闪过这个念头,苏沫似是知他心中所想,掏出乔觉给的玉葫芦,打开塞子,仰头喝了一口,道:“这灵酒以纯净灵泉所酿,灵气非凡,最适合我不过了,有这一壶酒,区区雷电怎能拦得住我?”

     乔觉心里暗暗想着,这灵酒对苏沫这么有效,下次碰到老骗子让他再贡献一点出来,好让苏沫早点恢复修为,那时候苏沫修为尽复,上清道德宫算个球!

     “小子,姐姐给你打头阵,随我来。”

     苏沫白衣飘飘,踏着虚空,冲向了峰顶。

     乔觉紧随其后,一接近峰顶,云层中的雷电像是长了眼睛,疯狂地向着二人劈了下来。

     苏沫叱喝一声,双手握向虚空,劈下的雷电被她握着手中,掌间元力一起,劈在他们身前的雷光尽被她一把捏散。

     越是接近峰顶,雷电之力越大,苏沫再喝一口灵酒,双掌在虚空中划出道道残影,无尽雷光尽化作雷电精华,被她吸入体内,补充自身元气。

     乔觉跟在后面,看着苏沫豪气干云地喝一口酒,打爆一片雷光的威猛姿态,悄然竖起了大拇指,赞道:“真是个霸气的女汉子!”

     乔觉被她豪气吸引,真元运起,当先冲在前面,手中棍子打出一道棍影,没入虚空之中,硬生生在漫天劈下的雷电中劈出一条道来。

     “敬你是条汉子!”乔觉哈哈大笑,从苏沫手中接过玉葫芦,猛地灌了一口,灵酒入体,瞬间化作滚滚真元。

     苏沫娇笑道:“小子你竟敢说我是汉子,是不是讨打?”

     苏沫踏着虚空而行,九尾尽现,一条条尾巴像是一条条威力绝伦的鞭子,抽打在虚空,抽得雷电之力不断乱劈,她显得游刃有余,回过头对乔觉说道:“姐姐就算是条汉子,那也是个温柔的美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