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四十一章 老骗子(上)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入夜时分,火车站广场人群渐少,仍是没有见到老骗子的行踪。

     乔觉不得不佩服老骗子的脸皮之厚,那三条横幅上的三句话传遍了整个省城,他必然知道火车站广场之事,但仍选择了龟缩,这份隐忍的功夫,确实是修炼到家了。

     乌云遮蔽了半边月亮,那露出的半截月亮洒下朦胧的光辉,入夜时分,火车站上的人群也慢慢散了,不负白日的喧嚣。

     乔觉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在火车站广场出口看到一个猥琐的身影。

     “老骗子!”

     乔觉立刻喊了出来,老骗子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原先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现在也有一搭没一搭的黏在脑门上,那身道袍更是破得不成样子,玄青色的道袍全是被火烧过的痕迹,隐约还可以看到臀部露出半边屁股。

     若不是乔觉心细,哪里会发现这打扮的像是乞丐的老骗子。

     乔觉追了上去,老骗子见状,吓得赶忙溜走。

     咝地一声,老骗子那破得不成样子道袍的被乔觉撕下了一大块,整个臂膀和前胸都露在了外面。

     周边的人群见了,都投来异样的眼光,心下在想这老乞丐是不是个暴露狂。

     “臭小子,有你这么埋汰人的吗,快点把你那横幅扯下来,要是被我师兄知道了,你小子死定了!”老骗子一边遮挡胸口和背部,一边戟指大骂。

     老骗子既已现身,横幅自然可以收起来了,不过老骗子比乔觉更快,他赶紧扯了一条横幅围在身上,终是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之躯。

     乔觉扯下横幅,一把丢在了老骗子身前,说道:“如果你早点现身我也不必用这个法子逼你出来了,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臭小子。”老骗子顺了顺围在身上的横幅,怎么看那横幅上的字,怎么看怎么也觉得心里不舒服,他悄悄地在横幅上抹了一把,浸入横幅的字迹被他掌间抹过,成了一滩污迹。

     老骗子这一手道术,让乔觉眼前一亮,不过现在不是他好奇的时候,他正了正脸色,道:“老骗子,我们的账该算一算了吧。”

     “小兄弟,我知道那天的事是我不对,不该丢下你们跑路,我已经深刻的反省自己了。”老骗子眼珠子转了一下,摸了一把被火烧过胡子,嗅着掌中残留的焦味,鼻子使劲吸了一吸,有些陶醉在那股焦味之中。

     乔觉黑着脸,老骗子还真是重口味。

     “那次的事就算了,这次的事怎么说?”

     老骗子作茫然无知状,努力地睁着眼睛,像个天真地孩子似的,问道:“这次什么事?”

     “上清道德宫。”

     乔觉嘴里刚一吐出这几个字,老骗子不再做天真无邪状,他苦着脸道:“这并非是我本意,我也是迫于无奈。”

     乔觉冷哼一声,道:“那你说该怎么办吧?”

     老骗子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乔觉空无一物的双手,得意地道:“臭小子,你一个人就敢来省城,连那根棍子都没带,就不怕贫道把你绑了送去上清道德宫吗?”

     乔觉冷声道:“你敢么,九尾天狐是我姐姐,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她就敢只身荡平你龙虎山。”

     老骗子脸色顿苦,眼前这小子也是个麻烦精,来一趟省城把省城整个道上闹得鸡飞狗跳不说,而且还放出了九尾天狐这等传说中的妖物,九尾天狐的名头可媲美上古十大神兽,修为高得离谱,不要说荡平龙虎山了,就算把整个修行界闹得天翻地覆都没人敢惹她。

     当然他并不知道,在一千三百年前九尾天狐的修为确实冠绝天下,但被关一千三百年,她一身妖力已十存其一,怎敢真去荡平龙虎山?

     虽说将乔觉身负青炎之事透露出来的并不是他,但是传播者却是他,再者他可不敢将全部责任推到澄观老和尚身上,眼前这个小子看起来年轻,但骨子里透着一股狠劲,要真是得罪狠了,只怕他真敢带着苏沫去龙虎山逛一圈。

     就算苏沫不闹,他把责任推卸在澄观老和尚身上,掌门师兄也会将他狠狠地训斥一顿。

     “既然事情发生了,没有回旋的余地,我个人给你补偿!”

     乔觉眼睛一亮,龙虎山作为传承近两千年的门派,底蕴丰厚,这两千多年的积累,随便拿出一样东西来,足够他获益良多。

     “除了龙虎山符经,其他的我都看不上眼!”

     乔觉狮子大开口,一开口便直指龙虎山本源功法,龙虎山符经收录天下所有符咒攻击之法,乃是无数修炼符咒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臭小子,信不信我杀了你!”

     老骗子大怒,符经乃是龙虎传承的根本,只有龙虎山掌门才能研习,就算老骗子这个地位仅次于掌门的派中长老也只能修习其中一小部分符咒,说着他从破烂的道袍里掏出一大把符咒,誓要将乔觉击毙于此。

     乔觉很好奇老骗子是怎么从那破烂的道袍里掏出这么多符咒的。

     他的本意并非是符经,他也知道真开口强要龙虎山符经,只怕所有龙虎山的人都会追杀他,不过先把讨价的门槛提高了,才有更多的余地慢慢讨价还价,不是么?

     “我给你一颗天王保命丹,关键时刻可以保你不死。”

     老骗子知道眼前这少年不好忽悠,别看这少年人小,但脑子太好使了,不是个随便就能打发的主,真要是谈崩了,这少年一气之下带着九尾天狐去龙虎山大闹一场,只怕自己会成为罪魁祸首,弄不好还会被赶出龙虎山。

     龙虎山始创于东汉年间,其创派祖师张道陵以符咒、丹药冠绝于天下,这天王保命丹更是一药难求,龙虎山目前也只存不到二十枚,老骗子这么大方的送出天王保命丹,虽脸上看不到肉痛的神色,但心却在滴血。

     天王保命丹,他也只有不到区区三枚。

     “一枚破丹药就想打发我,我看你根本没诚意,既然这样,那我先告辞了。”乔觉转身就走,边走边道:“姐姐上次说她太久没松松筋骨了,我正想带她去龙虎山走走呢。”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块得自苏白衣的天陨石,青炎一动,天陨石受激发,噼里啪啦地闪着电弧。

     “天陨石!臭小子,你是想毁了我龙虎山根基!”

     老骗子神色大变,这少年竟然得到了上清道德宫三大法器之一,当然他并不知道九尾天狐也得到了同是上清道德宫三宝之一的安魂铃。

     天陨石可牵引天地间的雷电之力,这等威力极大的东西若是交由九尾天狐使用,一经引下九霄神雷,就算龙虎山守山大阵再厉害,在九霄神雷之下,也得飞灰湮灭。

     这一刻,老骗子很想下手把眼前这个小子给做了,但他不敢确定九尾天狐是否在暗处,当下咬咬牙,大吼道:“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乔觉转过身,微笑地走到他身前,道:“我就知道张天师是个爽快人,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老骗子眼中冒着火,被眼前这个小子给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他强忍着怒意,将手伸向了胯下。

     乔觉不明所以,被老骗子猥琐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他不禁想到,莫非这猥琐的老骗子有那龙阳之好,想要掏出胯下棍子,将他就地正法?

     他预想中的场景并没有发生,老骗子将手伸到了胯下,并没有大喊“吃俺一棍”而是在大腿根处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布袋,口中念念有词,那布袋里飞出了一个玉葫芦。

     “这是百纳袋吗?”在省城呆的几天,秦三爷给他讲了不少修行中的事,在秦三爷有限的知识里,他着重讲到了修行之人最实用的百纳袋。

     百纳袋是修行中人必备之物,然而并非每个人都能拥有,能有一个百纳袋的在修行界中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修行界高人皆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若是这样的人物外出游历或者会会好友,总不能背着大包小包吧,这样哪里还有什么高人风范?

     老骗子警觉地将百纳袋重新塞回了胯下,生怕乔觉会抢。

     乔觉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老骗子也是修行界一朵奇葩,若是换做其他人的百纳袋,他还有些兴趣,对老骗子的百纳袋他提不起任何兴趣,毕竟他还没有那么重口味,天天没事握着老骗子带着**味的袋子。

     他脑补了一下那样的场面,顿时觉得胃里翻滚,差点要吐出来。

     目光回到了老骗子手中的玉葫芦,看不出有什么奇特,和平常街边小贩号称以帝王绿制造的玉葫芦差不多,只是在那玉葫芦上多了一个八卦图案。

     玉葫芦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老骗子身上除了几张破符之外,就没值钱的东西,要是真有值钱的物件,以老骗子好色的性格,只怕会马上变卖换成现金在省城某些娱乐场所大战数百回合,也不至于靠打着算命的借口趁机在那些小媳妇身上揩油。

     老骗子很不舍的把玉葫芦送给乔觉,递过来的玉葫芦递了半天,也没见动一下。

     乔觉看见老骗子肉痛的神色,心下大喜,看来老骗子对玉葫芦很在意。

     老骗子在意的东西,必定是个宝贝。

     乔觉一把抢过玉葫芦,向老骗子问道:“这东西是不是和西游记电视剧里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芦一样,可以收人?”

     边说着,他将葫芦对准老骗子,口里喊道:“老骗子张天正!”

     老骗子满头黑线,黑着脸道:“趁着我还没有反悔,快将它收起来!”

     乔觉故意慢吞吞地打开葫芦塞子,顿时一股清冽酒香传到鼻尖,酒香熏得他差点醉倒。玉葫芦里灌满了酒,从溢出的酒香味里,他能感觉到酒中蕴含着滂沱的灵力。

     “好东西!”

     乔觉满意的将玉葫芦塞在裤袋里,老骗子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裤袋子看,直看得他头皮发麻,大腿根都有些发凉,将玉葫芦放在胸口,老骗子的目光也跟着转向了他的胸口,无奈之下只得双手护在胸口,断了老骗子抢过去的念头。

     “臭小子,贫道饿了,你请吃饭!”

     东西落在了这小子手里,想要回来肯定是白日做梦,老骗子心中一口怨气发不出来,只能靠大吃大喝来平复心中的怨气。

     “六块钱的麻辣烫走起。”

     “不行,得七块的!”

     “我没钱。”

     “你没钱可以啊,把玉葫芦还我,贫道请你去省城最高档的酒楼去吃一顿满汉全席。”

     “嘿嘿,我来请,怎能让你龙虎山张天师破费呢。”

     乔觉心中大觉快慰,跟在老骗子后面,看他那副郁闷模样,心里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