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三十九章 岛上激战(下)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那块石头名为天陨石,是由天外陨石经由剧烈燃烧而形成,后经历三百年雷电洗礼方才成型,再又经上清道德宫善使雷法之人祭炼,最终令这颗陨石不仅本身含有雷电之力,一经触发,更能牵引天上神雷。

     乔觉深知劈下的雷电有多么的厉害,瞬间他运转咫尺天涯身法,飘身至那颗陨石十米之外,足尖连点,在岛周的水面上快速踏波而行,已踏出百米,避过了雷电一击。

     然而,那雷电却似生了眼睛,一道雷电接着在他头顶劈落。

     天雷之中,九霄神雷最为厉害,这陨石中蕴含的雷电之力滂沱无比,每一次劈下,竟化作八道雷光,与那最为厉害的九霄神雷只是少了一道。

     这块陨石若能招来九霄神雷,乔觉自然无力阻挡,好在天陨石吞噬雷电之力时间尚短,还不至于化作九霄神雷。

     纵是八道雷电劈下,也让乔觉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上清道德宫不愧为传承上千年的门派,底蕴浑厚,为了诛杀他竟然动用了这一大杀器。

     他并不知道天陨石本是苏白衣用来保命之物,然而苏白衣为了尽快除去他,勉力祭出此等杀器,他体内真元全力催使,方才能令天陨石现出如此巨大威力。

     苏白衣自信乔觉不能抵抗这天地之力,加之他又存了必杀之心,现在的他体内真元尽去,就算是一个稍微会些拳脚的普通人都能击败他。

     然而事实正如他所料吗?

     只见乔觉如水中飘萍,足尖点在水面泛起一个个波纹,连成一片。

     一念花开,青炎入了水中,化作一朵朵青莲,蓬勃而生,每朵青莲都蕴含着青炎本身具备的吞噬之能,虽然这吞噬的力量并不是很强大,但胜在数量庞大。

     无数朵青莲喷吐着青炎,缓缓吞噬雷电中的雷电之力。

     苏白衣显然已见异样,他心中的妒意更胜,不由想到,若他能拥有青炎,假以时日必可傲视天下。

     雷电依旧不断落下,那块天陨石中的雷电之力仿佛用之不尽,无数道雷电纵横,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乔觉身处于其中,已是避无可避。

     既然避无可避,那便不避了!

     乔觉抬起棍子,青炎尽数没入棍中,自家师父传的第二式棍法立刻施展出来。

     棍子带着璀璨的青光轰在了身前的雷电上,青炎与雷电同时消散,但这一轮攻击,却引来了更多雷电。

     雪白的雷光照得四周一片白,乔觉的脸色都白得异常,这白光中唯有一根燃烧着的棍子在其中搅动整个雷电世界。

     棍法第二式乃是追求一往无前之势,乔觉深得其中诀窍,他体表燃起青炎护在身前,踏着咫尺天涯身法,舞动棍子,打得周遭雷电不断扭曲。

     大势不散,威力不止,那根棍子冲到了雷电世界的中心,那块天陨石旁。

     这中央雷电之力最为滂沱,乔觉虽仗着身法精妙成功避过一道道雷电,但雷电中逸散的力量依旧电得他浑身发麻。

     乔觉发麻的身子似乎有点不听使唤,他突然伸出手,握住了那块天陨石!

     失去了天陨石牵引之力,天地间所有雷电失去了目标,狂乱暴动着,在水面不断乱劈。

     在握住天陨石的那一刻,乔觉被雷电之力击中,全身麻痹,任由雷电劈击,他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若是寻常人被雷电劈中,只怕会立时丧命,乔觉被雷电劈中的那一瞬间,他眉心的青莲纹冒了出来,垂下丝缕青丝,护住了他全身,这青丝一出,劈在他身上的雷电威力竟然减了六成。

     “真的成功了!”

     乔觉紧紧地握住天陨石,这块天陨石可是好东西,只需催动真元即可触发其中牵引雷电之力,若是将它放在常年布满雷电的地方吸收雷电精华,威力只怕会大得难以想象。

     “不知在上清道德宫里来上这么一下,能不能毁了整个上清道德宫?”

     乔觉心内如此想到,上清道德宫无缘无故设计杀他,他自是不能任由欺负,终有一****会去上清道德宫讨回公道。

     雷电之力失去牵引,茫无目的地乱劈了一通之后,便消散得无形。

     刹那间乌云散去,露出漫天星辰。

     “可恶!”

     苏白衣祭出天陨石本想将乔觉击杀,但不料乔觉竟然安然无恙地活了下来,他亲眼见了青炎强大到此等地步,心内现下不是想如何击杀乔觉,而是想着怎样才能青炎占为己有。

     “还有什么杀招一并使出来吧,我接着就是了!”

     乔觉提棍上前,向苏白衣逼近。

     苏白衣冷冷道:“你给我等着!”

     此刻苏白衣真元尽无,怎能使得了其他杀招,说完他手中长剑迎风见涨,他踏了上去,片刻间已是腾空而起。

     “想走,没那么容易!”

     乔觉双脚冒着青炎,随之冲天而起,接着一个旋身,身形暴涨,来了苏白衣背后。

     他抬起一脚重重地踏在了苏白衣的背心,咯嚓一声,苏白衣的背心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

     苏白衣身子一坠,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流星似地落在了水里。

     乔觉并没有去追,方才夺取天陨石他已受了重伤,体内青炎耗去九成,再者苏白衣身为上清道德宫弟子,自然有许多保命的手段,若是贸然去追,怕着了他的道。

     苏白衣受这重重一脚,椎骨被踏断,这一次就算能活命,没两三个月功夫也休想康复。

     回到帐篷区,九尾天狐苏沫早已结束了战斗,她静静地站着,望向孙书平那个依然亮着灯的帐篷,良久她才回过头来:“不要怪他,他也是个苦命人。”

     乔觉点点头,道:“我从没怪过他。”

     气氛有点尴尬,苏沫随意地挽了挽耳边垂落的长发,苦笑道:“上清道德宫那两个兔崽子实力不错,我与他们对战百余招方将他们斩杀,若是换做姐姐以前,只需抬手便可取他们性命。”

     乔觉怔了怔,这九尾天狐果然是个狠厉之人,出手便是取人性命,不过换做是他,对待想取他性命之人,他也会如此。

     只是有点可惜,齐宗那个正直有胸怀的汉子,因其固执丧了性命。

     “不管你有没有听到,我会告诉你,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乔觉抬头望了望天,天边一颗流星划过。

     “咯咯,你也不瞅瞅你现在的样子,学别人发什么呆,你这幅尊荣配上你这表情,胆小的人肯定会被你吓死。”

     苏沫望着他直笑个不停,乔觉回过神来,对着水面照了一下,瞬间大窘。

     水中倒影着的是一个活脱脱从煤矿里出来的矿工,被雷电之力电了几回,他身上衣服、头发都像是被火烧了一般,全身焦黑,没一寸白的地方,唯有露出的那两颗大门牙,雪白雪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