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三十七章 岛上激战(上)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心怀天下苍生的人是可敬的,齐宗无疑是个让人敬佩的人,但乔觉依然不会认可他的所作所为。

     乔觉虽有青炎在身,但他从未想过要以青炎之力去做祸害天下苍生的事情,以前不会,今后也不会。

     齐宗守护的是天下人,而他没有这么伟大的胸怀,他只是想守护身边人,不让身边人受到伤害。

     因为要守护身边人,所以他不能死。

     上清道德宫以剑法著称于修行界,齐宗的剑阵更是上清道德宫精妙高深的道术,周身剑气纵横,在他身上留下了道道血痕,他强自运转体内青炎护住周身,那些伤口在青炎的治愈下快速愈合,但仍不及剑气造成的伤害快。

     青炎已然耗去大半!

     乔觉没有死的觉悟,因为他相信师父,师父说了有他在自己就不会死,所以自己肯定死不了,师父必有安排。再者此处如此剧烈的元气波动必会惊动九尾天狐苏沫。

     “九尾天狐与自己有些交情,她总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吧?”

     乔觉如是想到,齐宗错估了形势,若是没有九尾天狐苏沫同行,他只怕凶多吉少,不过他肯定死不了,因为还有自家大师兄呢,师父说过自家大师兄很能打,既然师父都说他能打,他肯定能打得过齐宗。

     强大的自信在他心头攀起,他尖啸一声,浑身青炎熊熊燃烧,笼罩在青色的火焰里,嗤嗤焚毁身前的剑气,他冲了出来。

     “不必做无谓的挣扎,也不用想着有人来救,既然能来此处围杀你,我们自然是做了最妥当的安排。”齐宗提剑而行,看似很轻微的动作,但速度却极快,一跨步又逼近了乔觉十米之内。

     乔觉挥拳,拳上闪烁着剧烈燃烧的青炎,青炎一打出,便浓缩成一个火球,在齐宗身前爆炸开。乔觉从未如此高负荷的使用青炎,体内青炎尽数打出,他眉心处的青莲纹便再生一股青炎,游走他全身。

     青莲纹有吞噬星辉之效,每日乔觉从未间断过牵引星辉,所以他体内星辉之力足够再次补充青炎。

     齐宗抬手,纵横的剑气尽数收敛,变作一道巴掌大的小剑,直直穿过了青炎形成的光球,两者一触到,便如遇到沸水的冰,同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乔觉再次挥拳,这一次速度极快,连续数十拳轰出,夹着青炎汹汹之势,一起迎上了齐宗再次布下的剑阵。

     数十个拳影打在了剑阵的剑气上,竟然发出金铁交击之声,当当作响。

     一轮狂风暴雨的攻击,驱散了剑气,乔觉心下一喜,再次挥舞拳头,贴身攻了过去。

     “就此结束吧...”

     齐宗云淡风轻,他手中的剑当空画圆,道家正宗真元之力从他体内直至剑尖,雪白的剑尖蒙上了一层玄青色,剑尖的圆越画越大,转眼间将乔觉圈了进去。

     乔觉感觉进入一片汪洋大海,拳上的力道轰在了圆弧上,被圆弧上的道家真元之力化解,悄然卸去了所有力道。他几欲吐血,在这个剑气形成的圆中,所有力量都被卸去,根本就近不了齐宗的身。

     乔觉第一时间默念六字真言。

     六字真言中嘛字真言主攻杀伐,青炎经由加持,逐渐变得锋利,在他指尖凝成了一把锋利的小刀,这把小刀不断攻击,在剑气形成的圆的同一个地方一点点地留下了一个缺口。

     打破这个圆,方能化解剑阵之势,若是不能化解,只怕会陷入无穷无尽的攻击之中,最后力竭而亡。

     嘛字真言不愧为佛门无上真言,青炎经由加持,威力倍增,这个剑气形成的圆终于被打破了。

     “嗯?没想到你竟能破得了我这一剑,看来你体内的青炎确实不凡。”

     齐宗饶有兴趣了打量了一下乔觉,忍不住赞叹一声,眼前这个少年确实是修行天才,短短时间,便能利用青炎生出多般变化,竟然生生破了他这玄妙一剑。

     上清道德宫以一部剑阵秘籍及一部古剑法开宗立派,传承千年,经过这千年上清道德宫无数先辈不断完善其本源功法,到现今剑阵与远古剑法已然成为修行界中极上等的修行功法。

     齐宗对于剑阵以及剑法造诣极深,一剑被破,再出一剑,那剑尖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任由乔觉身形飘忽,依然破开重重拳影,直刺他的心脏。

     随之,六道剑气再次布下剑阵,分为六个方位,阻住了乔觉的退路。

     六道剑气如影随形,乔觉摆脱不得,只有以指硬撼剑尖,经由青炎灌注的指尖点在了剑尖之上,乔觉立马感觉指尖一阵刺痛,他清晰地看到剑尖破开了他指尖凝聚的青炎,刺入他指尖的肌肤,在他指尖留下了一道极深的血痕。

     乔觉食指虽然经由青炎改造,但仍是血肉之躯,硬撼一记,他的食指都像是断了一般,传来阵阵剧痛,他甩了甩食指上的血迹,冲向了左侧剑阵布下的一道剑气,未曾受伤的左掌狠狠地握在了剑气之上。

     剑气虽是真元所化,却有如实质,他的掌心再次被剑气割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乔觉终是躲过了这一剑,但他的食指与左掌同时遭到了重创,实力下降六成,齐宗本身修为高出乔觉一大截,乔觉这一遭重创,再无反击之力。

     血肉之躯终是血肉之躯,再强悍也难敌神兵利刃,这一刻他多么希望师父那根黝黑的棍子在身旁,毕竟师父所传授两式棍法威力极大,若是黑棍在手,至少能再多抵挡齐宗几剑,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竟当姐姐我不存在吗,你想要这小子的命,问过我了吗?”

     齐宗正要出剑,忽闻耳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他停下了手中抬起的剑,往身后望了过去。

     “终于来了。”乔觉心下大定,她终于来了。

     九尾天狐来了,随着她来的还有孙书平。

     “黑棍!”

     乔觉惊讶的看见孙书平手中握着师父那根黑色的棍子。

     “上清道德宫之人胆子不小,竟敢当着我的面杀我师弟,今天我不想杀你,滚。”孙书平声音随后而至,他本就严肃的脸,变得更加严肃,他眼中更是蕴含着澎湃煞气。

     “阁下大名在下早有耳闻,但我上清道德宫乃是奉上天旨意取这少年性命,还望阁下不要插手。”

     说完,他自怀中掏出一枚令牌,这枚令牌并无特别之处,只是在令牌正中,刻着一个“天”字。

     孙书平见了,脸色一沉,神情变得极为痛苦。

     半晌他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