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三十五章 我不会死!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

     月挂中天,白日的喧嚣沉于平静,当所有学生睡下之后,乔觉悄然爬起身,信步走到水边。

     今晚夜色很美,天际布满了漫天的星辰,他在慢慢牵引着星辉入体。

     夜晚很平静,岛上没有鸟虫欢叫,只听得见帐篷里传出的轻微鼾声。

     星辉在体内运行一周天,没入乔觉眉心青莲纹中,隐约间他能感觉眉心处有一丝温热。

     蓬地一声,他指尖冒出了青炎,唵字真言默诵,青炎渐渐变得灵动起来。

     这时,高三八班两个带队的老师和王磊同时从帐篷里钻了出来,隐没于黑夜间。

     “乔觉同学,不介意我坐下吧。”

     其中一个老师径直走到了乔觉身边,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就那样站在乔觉身边,眼神温柔,充满了怜悯之意。

     乔觉熄了指尖的青炎,而后回过头说:“高一八班新来的齐老师?”

     那老师点了点头,道:“我叫齐宗。”

     “有什么事吗?”

     齐宗脸上挂着笑意,说道:“没事,只是今晚夜色很好,正巧碰到你,所以想和你说说话。”

     齐宗淡然坐下,仰望着星空道:“这片星空真的很美。”

     “嗯!”

     乔觉认真点了点头。

     齐宗望着乔觉,脸上笑容渐收,平静地道:“为了守护这片美丽的星空,为了守护脚下这片大地,我们上清道德宫多少先辈为之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作为上清道德宫弟子,我不允许有人破坏这片美丽的星空和大地。”

     而后,他转过头,又道:“古往今来,总有那么一些人妄图借用不属于这世间的力量,去破坏这片美丽的星空和大地。”

     “这非人间之福,不属于人间的力量必须彻底消灭于天地间。”

     他猛地站起身,皎洁的月光照在了他身上,像是披上了一层纱,月光照出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背影伟岸如山。

     乔觉指了指自己,道:“你所说的不属于人间的力量,是指我体内的青炎吧?”

     “我不想卷入修行的是是非非,然而我也不会坐以待毙,你所守护的东西看起来虽然伟大,但我并不赞同,你今晚是要来杀我吗?”

     齐宗淡道:“你本性善良,若不是你身怀青炎,只怕我会忍不住有将你收为徒弟的念头,但可惜了!”

     齐宗无疑是个很正直的人,也是个心怀苍生的人,但乔觉很不认同他的做法,只要出现不属于人间的力量就要铲除,这样的做法太过于偏激了。

     一个修行者拥有这种力量,修炼起点无疑会比普通修行之人高很多,难免会目空一切,视苍生万物为蝼蚁,但乔觉心内并未有此想法。他只想过平静的生活,但无奈的是,这一切看来只怕是个美好的愿望。

     “人分善恶,即便拥有这不属于人间力量的修行者,不见得会是个祸害天下苍生之人。”

     齐宗闭目,似在沉思,半晌他才睁开眼,斩钉截铁的道:“这是天意,断然是不会错的。”

     乔觉问道:“难道你所说的天意完全正确吗?”

     齐宗断喝:“住嘴,千年来我上清道德宫秉承天意,以驱除邪魔外道为己任,怎会错?”

     乔觉无言,上清道德宫是道门传承千年的门派,自小起铲除不属于人间力量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怎么会因自己的一席话而改变呢?

     话音刚落,齐宗又道:“虽千万人吾往矣。”

     “一个顽固而又可怜的大叔。”

     不知为何,齐宗萧索的背影和凄凉的话语,乔觉一瞬间觉得他有些可怜。

     或许固执到极点的人,人生都会充满各种各样的悲剧吧。

     夜间,起了淡淡的薄雾,雾中带着丝丝清香,笼罩了整个岛屿,雾中响起了清越的铃声,由远及近,那铃声荡起一道波纹,蕴含着镇定安魂之音。

     乔觉脑海不由一片混沌,起了一分睡意。

     青炎在他指尖萦绕,随着唵字真言诵起,驱散了浪潮一般涌来的睡意,他的心神逐渐变得清明。

     然而,铃声越来越急,不远处帐篷里轻微的鼾声尽数敛去,帐篷里所有的学生都沉入了熟睡。

     “这是上清安魂铃,放弃抵抗吧,对你来说,在睡梦中死去,或许就不会有恐惧了,这未免不是个最好的结果。”

     齐宗怜悯地看着乔觉,心下想着:“这个少年心境纯粹,确非大恶之人,但上清道德宫秉承天意行事,这股不属于人间的力量必会让这个少年陷入无底深渊,若不除去,日后必然危及苍生。”

     远处铃声像密集的鼓点,不断响起,空气中那道震动的波纹越来越强烈,像是澎湃的浪,一直涌向乔觉。

     安魂铃是上清道德宫三大法器之一,有震慑心神之效,全力运转起来,绝非一般修行之人可以抵抗,乔觉体内那缕青炎足足抵挡了十分钟,足可见得他体内这股力量的强悍。

     青炎受唵字真言加持虽然效果显著,但在安魂铃的攻击之下,乔觉已然有些承受不住,他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抵挡地越发吃力。

     “可惜了!”

     乔觉已是强弩之末,齐宗心中暗叹,这个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心性之坚可媲美一些修行中的天才,这个心性坚定的少年即将陨落,他心内不禁起了一丝不忍。

     他苦笑了一下,呛地一声,一把长剑出现掌间,随后手捏法诀,剑光四作,结成一个上清剑阵,将乔觉笼罩其中。

     齐宗道法高深,凭借精湛的上清剑阵,在上清道德宫是个修为极强的高手,这致命一击施展开来,破空声嗤嗤响起,剑阵由六把剑气组成,不断攻击乔觉身前青炎化成的光幕,将青炎一层层绞碎。

     “糟糕!”

     剑气不断击在光幕上,乔觉不由心神一荡,一道剑气已经突破了光幕的阻挡,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血痕。

     咫尺天涯,取自天各一方之意,乔觉看似要被剑气绞碎,却有意无意借助纵横剑气之势,急速冲出了剑阵。

     “师父说过,只要他在一天,我就不会死,我无条件的相信他,正如你相信你所谓的天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