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二十八章 大师兄(上)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转眼快要开学了。这个暑假里,唐美霞同学一直在寺里苦读佛经,几次要求乔觉一起苦读,然而乔觉确实不是读佛经的料,读了几天之后,一大半被他忘了个干净。

     他对这些佛经很抵触,那种自心底里的拒绝让他很是苦恼。

     唐美霞同学使用了几十种方式软硬兼施,但无一奏效,最后终于放弃了,任由他在野外胡闹。

     少了和唐包子同学一快玩耍的时光,总是感觉少了一点东西,而在这个暑假,李小胖同学那个就读于首都最高学府的高材生哥哥也呆在了家里,管束着玩疯了的李小胖。

     没有玩伴,乔觉只能每天呆在桃花岛上,无聊地数着蚂蚁,也别说数了这么多天蚂蚁他的目力变得极好,犀利的目光甚至能看到一群蚂蚁小腿部的小斑点。

     这个暑假,乔觉过得挺舒适的,自从唐美霞同学入住庙里,花大婶和老唐隔三差五的都会送来一些吃食。今年老唐的建筑公司借着国家政策的春风,生意干得红红火火,赚了不少,经常会给唐美霞买不少零食,乔觉也跟着沾了不少光。

     乔觉脚边放着一袋夹心饼干,是老唐前两天送来的。两块饼干夹着一块凝固的奶油,一口咬下去,奶油的香味从舌尖传来,那种味道简直太棒了。

     日子虽然过得挺舒适,但乔觉有点不习惯,自从唐美霞同学到了庙里,自家师父再也没有理会过他,也不会大清早地将他从被窝里拉出来练功。

     乔觉就像电视剧里皇帝身边被冷落的妃子,被打进了冷宫,无人过问,这对于习惯了之前挨打生活的他,现在这么悠闲的生活让他感到有点空虚。

     他像个受气地媳妇似的,在水里游了两圈,想要扫去身上的燥意。

     当他走在回庙里的路上,这个平常没有多少人踏足的庙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短袖衬衫的男人,这个男人脸很长,浓密的胡须从他的鬓角蔓延到了整张脸,然而他的眼睛却很亮,亮得刺眼,简直和电视里孙猴子的火眼金睛有得一拼。

     乔觉不敢跟他对视,垂下头说道:“你是来找师父的?”

     男子点点头,道:“麻烦你去说下,孙书平来了。”男子后又想了一下,说道:“我就不进去了,省得相看两厌。”

     乔觉点点头,道:“好。”

     乔觉将孙书平在外等一事告诉自家师父,没想到这个从不见怒容的老和尚竟然勃然大怒,对乔觉说道:“你去告诉他,如果想见,为何不自己进来,难道还要我请他进来吗?”

     乔觉原封不动地将自家师父的话告诉了门外的孙书平,却不料孙书平刚迈出一脚,随后又将脚收了回来,说道:“你去告诉他,我没脸见他。”

     乔觉又跑到老和尚身边,这话一出口,老和尚又是冷哼一声:“现在知道没脸见我了,当初干嘛去了,你当初的万丈豪情都被狗吃了,你就是个懦夫。”

     “愚蠢,蠢不可及!”

     一番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外面的孙书平听完,默不作声,只是垂着头,在那里喃喃自语:“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当初就不该逃避。”

     “你回去吧,师父真的生气了,我不知道你和师父是什么关系,但我希望你不要再惹他生气,他的身体不是很好。”

     孙书平听后,楞了楞,嘴里说道:“看来这些年他是真的老了。”而后又望着乔觉,道:“按辈分来讲,我是你的大师兄,不过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再过几天,我还是你的班主任。”

     乔觉疑惑道:“大师兄,你是师父的大徒弟?你还是我的班主任?”

     孙书平点点头:“是师父吩咐的,本来我以为他将你交给我,是原谅我了,但我没想到他始终还在生我的气。”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上火狠狠地吸了一口,把烟吐在身前的空气里,久久不散。

     孙书平终是没有踏入庙门一步,他在庙门口站了一会儿,朝着庙里磕了个头,转身下山去了。

     乔觉看着这个被夕阳拉得很长的背影,看着这个给人感觉颓废落魄的男人,心里说了一句:“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回到庙里,唐美霞还在抄佛经,而师父却闭着眼睛,看似已经睡去。

     乔觉蹲在澄观跟前,说道:“他说他是我的大师兄。”

     澄观眼皮抬了一抬。

     乔觉继续说道:“他说你把我交给他了。”

     澄观发出一个鼻音,算是回答了他的话。

     “你还有几个徒弟?”

     老和尚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

     老和尚睁开了眼睛,淡淡说道:“除了刚才那一个,都是顶天立地的真汉子。”

     “你为什么生他的气,他看起来很不容易。”

     老和尚哼了一声,道:“如果他换做你,我肯定会亲手清理门户。”

     乔觉问道:“为什么,难道我好欺负一点吗?”

     老和尚道:“他很能打,我打不过他。”

     “我也能打,给我一根棒子,我能打一百个!”

     正在抄佛经的唐美霞看着二人在这一问一答,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笔,对澄观老和尚道:“孙书平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应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老和尚道:“机会已经给过了,开学之后,他是你们俩的班主任,他虽然是个懦夫,但是能够保证你们的安全。”

     这句话像是在临终托孤,乔觉心生不舍,哽咽声道:“师父,你不要死!”

     “啪。”老和尚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抬手在乔觉脑门来了一记,怒喝道:“你这个孽障,你是在咒我死吗?”

     乔觉捂着脑袋,连忙说道:“师父我不是这个意思。”

     “滚出去!”

     乔觉落荒而逃,他真想自打嘴巴,这张嘴太不会说话了。

     “哼,活该!”唐美霞笑盈盈地站在门口,笑靥如花,煞是可爱。

     老和尚一改对乔觉的暴脾气,温和地对唐美霞说道:“我今天给你讲般若心经,我那几个徒弟都不爱看经书,难得碰上你这么个爱学习的好学生。”

     于是,这一老一少两个人问答的声音在房间里传出。

     繁琐的经文直让觉得头疼,跑得更远。